Wшw ◆Tтkд n ◆c o

這時,一個詭異的聲音突然傳來,導致空幻被嚇了一跳。

“看你應該是他們的頭吧,似乎很困擾,打不贏我們,那麼,要不要投降呢?”

“啊咧!”

空幻神情一凝,皺眉掃視四周,大腦飛速活動之下,很快通過那彷彿幻聽般的聲音確定了對象,那隻腦蟲。

這裏,似乎也只有這隻腦蟲會說出這樣的話吧。

可是……

“哼,勸降?反了吧。”

雖然不確定對方的通訊模式,但空幻還是使用熟悉的精神力交流在自己腦海中對其作出迴應。

作爲主意識,他可不會在敵人面前露怯。

然而意外的是,那聲音卻如同真的幻聽一般只出現了那麼短暫一瞬,之後便毫無迴應。

“喂,不要弄錯了雙方的地位哦。”得不到迴應的空幻也懶得和對方拖時間,俯身將腦袋湊到肥嘟嘟的腦蟲面前,散發着能量的雙眼盯着對方充滿戲謔,直接用語言告知對方。

然而這隻腦蟲卻彷彿什麼也沒看見、什麼也沒聽見般,如同普通動物本能般,稍稍蠕動着後退一段距離。

這讓見到這一幕的楚潔臉上露出笑意。

“空幻,可別嚇着我們的客人哦。”

“你沒聽見嗎?”空幻詫異地看了看楚潔,伸手指向腦蟲。

“聽見什麼?”

“不,沒什麼。”

搖了搖頭,覺得沒什麼的空幻沒有做出解釋。

仔細回想之前那句話,從意思上來看應該是單獨對自己說的。

可這句話如果是真的,那麼其出現就表現出了很多問題:蟲族、至少是這隻腦蟲或者周圍某種東西,可以與朋人進行交流;對方可能能夠理解朋人的語言,並用類似的方式迴應;如果是腦蟲,不過幽神級中期的對方就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將意思傳遞給空幻,這也很奇怪……等等。

不,空幻搖頭。

仔細想想,現在自己降臨在月詠的身上。月詠本身只有靈魂級巔峯的精神力,降臨之後空幻投入其中的精神力也只有幽神級初期,而且因爲與身體的衝突,所以精神上更是有很多破綻。

這或許就能解釋,自己爲什麼會被幽神級中期精神力量的蟲子如此輕易地侵入的原因。

不過現在空幻已經在腦海佈設了精神力彷彿,平時這都是對付8051的,沒想到還真能用上正途,這讓空幻又些哭笑不得。

對了,月詠!

他心中一動,忽視掉貌似無辜的腦蟲將意識沉入腦海。

在降臨之後,作爲這具身體原有主人的月詠就只能可憐地擠在意識空間一角,如同一個旁觀者般觀看着自己的身體被‘邪惡’的空幻控制着的做各種舉動而無能爲力。

盲少掠愛:律師老婆休想逃 而且若非空幻有意,她甚至連旁觀都不能,只能被動接受。

不過空幻在降臨之初就安撫了她,除了一開始有一些驚訝和疼痛外現在倒也適應了。但是否真的完全接受還不好說,大概還需要時間吧。

在此時的空幻看來,之前的‘幻聽’,作爲身體原主人,之前有是旁觀者的月詠應該也能聽見,甚至知道的更清楚,所以他直接詢問。

“是啊,是有這麼一句話。”月詠點頭確認了那不是幻聽。

“那之後呢?”空幻詢問:“能確認目標嗎?”

這次,月詠稍稍回憶了一下,搖頭:“就只有那一句話,而且沒法確定方位,而之後就是長老你在哪裏故作不屑,不過恐怕除了我也沒人看見。”

“……”

“什麼叫故作不屑。”空幻囧然:“算了,仔細注意這裏的變化,如果再次出現的話,由我負責交流,你嘗試着找到對方的位置。”

“是。”月詠倒是沒什麼反對意見。

不過就在空幻想要退出意識空間之時,這位身體的原主人遲疑着叫住了他。

“怎麼呢?”

“那個,空幻長老,這具身體……”

一個大美女在你的面前扭扭捏捏顯然是一件很具有誘惑力的事情,可如是你正在使用對方的身體,那可就另當別論了。雖然可能與大家誤會的狀況很有出入,不過空幻還是很快理解了月詠的想法,因爲兩人此時的精神共通,情緒都是不加掩飾的。

“放心吧,我會愛惜你的身體的,而且,這裏的戰鬥結束就會退出。”

“謝謝,不過還有,那個。”可憐的月詠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因爲空幻的語句太過詭異以至於女孩都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雖然對方的意思是理解了,可是……

“還有什麼事嗎?”此時大概情商爲負數的某人見對方無準確的回答,皺眉再次詢問。

“還、還有一件事。”

天可憐見,若非在意識空間,雙方的交流建立在精神之上,空幻恐怕根本聽不見這位在朋族之中位於第二梯隊管理階層的月詠侍從的發言。

“長老這種降臨能力,雖然的確是爲了整體着想,但如果可以的話能否提前通過通訊,去通知被選中的對方,在獲得對付許可之後再行降臨。畢竟,並非所有人都願意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搶過身體的控制權。”

“這樣啊。”空幻呆愣片刻,看着彷彿鼓足很大勇氣才說出這些的月詠侍從,微笑着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這才點頭:“對不起,這次讓你受驚了,這樣使用這種能力,我也是第一次啊,而且一切也不會多用,並且會小心注意的。”

“嗯。”雖然語句還是容易讓人誤會,但大致意思還是被月詠理解。

她的臉上立刻露出欣慰的笑容,長老並沒有讓她這樣的人失望,並非是蠻不講理地佔據弱者身體的邪惡之人,這讓月詠感到很欣慰。

而空幻,在做出回答之後便退出意識空間,外界的時間也只過去了幾秒而已。

雖然有時候站在主意識的位置上,他也有產生過‘身爲自己的造物種族,聽從自己的一切命令,奉獻一切都是應該的’這種想法。可他是空幻,是還有着人性美好的人,所以那種想法也只不過一閃而逝。

這,恐怕也是朋族中瞭解他的人,爲何會如此支持他的原因吧。

不只是因爲感恩,更不是因爲能力,單純因爲雙方的信任與理解而已。 05號隕石基地東部90公里處,洞山防禦陣線。

在以三百多人的死傷換來地底戰線的勝利之後,天空與陸地的戰線也勉強得以穩固。

眼見初期的瘋狂衝鋒,在付出上萬蟲族的死亡也無法攻破朋族防線,而作爲攻擊目標的朋族遠程重炮,還是在肆無忌憚地轟擊蟲族內部的小基地之後,蟲族似乎也開始調整戰術。

它們首先退了下去,將雙方的距離維持在了五公里,隨後聚攏起來,一部分嘗試着攔截朋族的炮彈,一部分則在洞山周圍組建起了一堵地面防線。

而朋族方面缺乏進攻實力,只能接着這個不知道會持續多久的喘息機會,修繕防線的同時,爭取讓重炮團獲得更大的戰果。至於蟲族的地面防線,倒是並不被朋族看重,因爲集羣戰艦羣在想要撤離時可以完全帶着部隊離開,蟲族的地面防線作用不大。

可即便如此,在指揮部裏,氣氛卻依舊顯得沉重。

天空中黑壓壓的蟲羣遮天蔽日,地面密密麻麻的蟲海掩埋大地,無法看到更多的情況,放下望遠鏡的迪亞中將,轉頭看了看大都傷痕累累的戰艦、以及正在一名遁甲人指揮下加緊修補的防線,同時還有那搬運着傷員的擔架羣,嘆了口氣。

不發一言,他只是將望眼鏡輕輕放回固定杆,隨後轉身走回了已經坐滿一羣參謀和指揮官的會議桌旁,示意一旁的副官彙報情況。

“剛剛統計了情況,損失最大的是地底戰線。雖然防禦工事完美地實現了摸消敵方集羣衝鋒優勢的目的,從而讓我方得以順利伏擊對方的先頭部隊,並在此後與對方主力突擊部隊僵持,最終利用經驗幹掉對方。”

說到這裏,衆人都還算是振奮,不過副官緊接着的講述卻沒那麼激昂了。

“可是,根據地底防禦部隊的戰後總結,在伏擊開始到總結出經驗開始使用之間的那幾十分鐘,因爲缺乏合理的指揮,各部隊各自爲戰,導致了此戰最大的損失。戰後統計,此戰戰死總計277人,其中朋人67人、月靈人192人,遁甲人18人。重傷者基本死亡,地底部隊餘下全員輕傷。”

“死者的屍體……”

“還能找到的都已經集中起來,本來因爲戰時需要就地埋葬的,不過此前新朋島方面發文通知我方必須確保朋族方屍體不落入蟲族手中。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我們也不好繼續掩埋,所以現在的問題是:這些烈士遺體是直接火化,還是保存在浮空船貨倉內等運會朋族控制羣埋葬?”

火化當然方便,可衆人心理上都不怎麼能夠接受。

所以,這個選擇基本不被考慮。

“反正來時也是那麼多人,不佔多餘位置,就用浮空船保存吧。騰出一艘浮空船專用保存此戰死難者屍體,並配屬足夠的衛生院確保安全,到時候運到L11去再行埋葬。”

迪亞中將拍板決定,所有人都表示認同,而提出選擇的副官也只是隱祕地點頭,隨後便拿出了另一份文件。

“緊接着是陸地和天空部隊方面,雖然一開始蟲族的進攻非常猛烈,但這兩個方面的戰鬥上,我方的‘實戰經驗’也不少,所以還算能夠應付。艦隊也只是有些損傷而沒有艦船損失,陸地部隊幾個防禦點被蟲族一種自爆蟲炸了幾個,但整體防禦系統也算是穩固的。”

“統計損失,這兩方面加起來死亡279人、重傷81人、輕傷1221人。該做的也已經做完,現在正在緊急修補防線、治療傷員、以及補充彈藥。這些都已經通知了新朋島方面,具體的嘉獎令和安排都會在軍事院討論之後再做出,而我們只需要繼續戰鬥下去就是了。”

在副官放下文件之後,迪亞中將點頭接過,並將其放在桌面,隨後擡頭掃過在場衆人。

穿越極地之時都還有些嬉笑的衆位指揮官們,此時此刻終於帶上了些軍人的鐵血氣質,這或許是大戰洗禮的結果,不過就是有些過於嚴肅了。但在迪亞中將看來這是好事,他本人就堅持認爲軍人就應該嚴肅地面對所有問題,冷靜、謹慎和令行禁止纔是軍人應有的品德。

此前軍隊中很多人都太過散漫,不止一次遭到過這位中將的批評,以至於在軍隊中,他留下了一個冷麪指揮官的戲稱。

但他從沒想過去改變這種稱號,因爲他想要讓自己成爲一個標杆,讓衆人知道一個指揮官應該做什麼。

不過很多時候,他也認識到即便是自己,事實上離一個合格的指揮官也有所距離,在這方面,朋族太缺少經驗了。因此,他纔要認真對待所有戰鬥,如同海綿般吸收能夠吸收的所有可用經驗來充實自己。

而現在的他,對於蟲族也漸漸產生一絲推崇。

若論他那種軍人看法,蟲族無疑是最匹配的,嚴格的戰爭生物,沒有恐懼,一往無前,令行禁止。

當然,他並不會因此而對蟲族有什麼好感。

相反,這促使他更加嚴格地要求自己的部隊,因爲敵人的強大就更需要己方提升力量。

將視線收回,中將冰冷的雙眼甚至連坐在一旁的幾位幽神都感到些許不適,但他們並沒有說什麼。

這時,見時機合適,後勤主官站了起來。

“對於當前的戰況我表示欣慰,並對烈士們深表哀悼。但不得不承認,現在的我們還面臨一個很大的問題,在之前不過兩個小時的戰鬥中,我方的彈藥消耗就已經超出了預估,例如……”

“時間不多,請直接說結論吧。”迪亞中將打亂了後勤主官的話語。

“啊,是。”尷尬地笑了笑,後勤主官重新發言:“經過後勤部門的討論之後,得出的結論是以現有彈藥,參考之前的戰鬥強度,我們還能堅持的高強度戰鬥時間只有10個小時。”

“不會吧!”

“這就事實上。”後勤主官苦笑着擺了擺手裏的統計冊:“不過,如果戰鬥規模維持在現在這種對持狀態,我們可以延長到三天,而且還是三天後重炮團的炮彈會用完的原因。”

“那就好,不過,L11的補充呢?”旗艦指揮官心影少校舉手詢問。

“這個,我覺得大家還是不要抱有多大希望的好。”後勤主官搖了搖頭:“以蟲族現在這種天空實力,雖然L11浮空觀測站離這裏只有200公里多的距離,但我方要獲得後勤補給,並確保後勤線路的安全,那麼至少也需要派出一個主力艦編隊、或者兩個突擊艦編隊護航……”

衆人很快理解了其中的問題。

以現有洞山防禦實力,一個主力艦編隊或者兩個突擊艦編隊的戰鬥力,基本上就是洞山防禦陣地朋族方的1/3的實力。

拉走,防線肯定會不穩固;可不拉走,時間一到又會沒有彈藥。

很討厭的選擇題。

“所以視蟲族的攻擊情況,我們必須在10個小時到三天內做出決定,是否撤退是嗎?”

“準確的說,是8個小時到兩天。”第一突擊艦編隊指揮官看着看向自己的衆人,出言補充到:“撤離也是需要彈藥的。”

“嗯,這點的確需要考慮。”迪亞中將點頭,但沒有在這時候做出最終決定:“至於是否撤離,再看看情況吧。 二度婚寵 兩天時間,足夠讓很多情況發生變化了。”

這時,主力艦編隊指揮官史論中校擡頭:“03號方面的戰鬥情況如何了?先前不是說俘獲了對方腦蟲,那現在應該已經結束戰鬥騰出部隊支援我們了吧?”

“這方面恐怕得讓你失望了。”迪亞中將的副官搖頭:“長們只是俘獲了腦蟲,但並沒有控制住對方,現在被總數幾十萬的蟲子給圍在了隕石基地內部,一時間還出不來。而外面第一第二艦隊還沒能完全清理隕石基地外的固定防禦建築,所以根據預估,03戰區的勝利,至少也需要登上3、4個鐘頭。”

“而且,據說單論內部防空建築建的數量的話,05號隕石基地都沒法比。”

“這樣啊。”對比之下,衆人立馬知道了03號戰區部隊的壓力,畢竟05號隕石基地外面的防禦建築已經足以讓在座衆人頭皮發麻。

“啊,對了。”這時,副官補充道:“空幻長老也趕過去了,這是剛剛朋族發來的通訊,用的是靈韻長老和楚玲長老一樣的方法。”

“同樣的方法?”

一時間,幾人皺眉。

對此,迪亞中將雖然同樣有些遲疑,但很明顯這事與現在的戰鬥無關,所裏立刻將話題岔開:“現在的情況,就看蟲族之後的攻擊程度如何了,到時候我們在根據情況靈活調配吧。”

“可以這麼說。”副官在一旁進言:“若是蟲子攻擊強度很高,我們卻沒有戰勝希望,那麼只能選擇撤離;但如果戰艦羣能夠成功擊敗對方的空軍,那佔據天空優勢的我們,也許還能……”

說到這兒,衆人都看向了迪亞中將。

朋族三大作戰集羣,核心可就是這些戰艦羣,但受限於建造能力,戰艦數量並不多。

“如此,不如這樣。”

“在下次蟲族發起攻擊之時,我們組織一次戰艦突擊,地面和重炮部隊都給予全力配合。如果突襲成功當然不說,但如果失敗,那麼也只能考慮撤離重炮團開展游擊戰了。”

根據戰況靈活調整戰術,在迪亞中將看來是必須的,所以做起這些計劃來毫無負擔:“對了,重炮部隊的情況如何?”

“電石炸彈使用過多,現在只剩下1/3,其餘彈藥倒是很充足。”

“那好,我提議暫時停止電彈使用,不能因爲這東西好就一口氣用完,到時候留點底牌也能應應急。”

“是。”雖然雙方互不統屬,但戰略重炮團的團長還是選擇了接受這個建議。

如此一來,這方面的計劃似乎也完成了。

乘着這個機會,衆人再次討論了一下細節的問題,隨後才各自散去,回到崗位繼續監視蟲族的動向。

穿梁祝做女夫子 不過看起來,這些剛開始兇猛無比的蟲子,此時也沒多少進攻意圖。

雖然每一炮都能帶起幾隻蟲子的死傷,可看對方那滿不在乎的行爲和不見減少的數量,出於保存彈藥和保留士氣的目的,集羣指揮部也停止了大部分浮空炮臺的炮擊,只進行零星騷擾。

相比起來,衆人對於蟲族的下一步想法倒是好奇起來。

※※※

太陽已經越過頂點,開始向西偏斜。

遠西大陸東面,位於03號隕石基地內部支柱中的長老們,此時則看似危險,實則優哉遊哉地等待着外面集羣部隊的戰鬥突破。

這裏時支柱的中央區域,也是楚潔砸碎支柱外殼找到蟲族腦蟲的地方。內部直徑約20米,在上如樹冠下似樹根的支柱中段,此處正是最爲纖細的地方。

仔細想想,腦蟲被設置在這裏,恐怕就沒想過會被抓吧,否則也不會如此明顯。

“怎麼樣,想好要投降了嗎?只要命令那些蟲子停止攻擊就是了。”

支柱中,自先前莫名出現‘幻聽’之後,空幻就對着這頭腦蟲開始語言騷擾。雖然對方一如既往地毫無動作,空幻更是因爲自己的動作讓楚潔幾人一頭霧水,可他還是樂此不彼。

現在的情況是,蟲子想要幹掉幾名長老幾乎不可能,因爲幾名長老一旦受到生命威脅,能量體的她們想要衝出去卻是很簡單。但是,若是想要帶着這隻腦蟲衝出去,對於深陷包圍的長老們而言卻也成爲不可能的事。

這糾結的情況很讓人頭疼。

可事實上,一個恐怕沒被多少人注意的事,卻促使幾名長老悠閒地待在這裏,並隨意地讓蟲族圍攻,那就是:空幻帶來的外面第一第二集羣抵達的消息。

我們站在全局去看就會發現,俘虜了一頭腦蟲的五名長老,此時竟然牽制了03號隕石基地的70%以上的移動戰力。

而外面第一第二集羣所需要對付的就只是剩下那30%的蟲海,以及全部的陸地防禦建築。

30%的蟲海也只有兩三萬頭蟲族,實力大都偏低,在面對以彈幕武裝起來的第一第二集羣純戰艦編隊,被消滅也只需要一兩個小時。而接下來,沒有任何空中戰力的蟲族建築羣,面對機動性能不錯的戰艦羣的唯一結果就是失敗。

到時候即便隕石中的蟲羣衝出來,兩個集羣也有恃無恐了。

戰局可定。

戰鬥拖延到現在,空幻等人也不知道這隻腦蟲或者說外面的雙槍蟲是否發現了這種情況,但事實是:蟲子們依舊固執地圍攻着長老們,意圖‘救出’腦蟲,而對外面的情況熟視無睹。

而空幻在覺得那聲‘幻聽’很可能是腦蟲發出的之後,就不再讓幾人討論戰況的問題,避免被對方得知不應該知道的東西。

現在……

“空幻,你都和小8結婚那麼久呢?爲什麼就是不給大家添一個小孩呢?”

有着偉大的蟲族提供的堅固支柱容身,只需要兩名幽神就可以守住那個被楚潔敲在的裂口,而在精神力和視覺的確認之下蟲族也沒法偷襲,結果就是,幾名長老竟然在這種情況下悠閒起來。

而這時,空幻很悲劇地成爲了她們調侃的對象。

“你們不覺得這種時候,問我這個問題很不正確嗎?”月詠空幻挺胸做質疑狀。

對此,衆人一陣無語。

也只有這時候,你纔會注意到你附身之人的性別問題嗎? 一見鍾情[快穿] 楚潔在心中吐槽。

不過相比起來,楚玲似乎很大膽,她在月詠空幻厚着臉皮挺胸質疑衆人的問題之時,嬉笑着撲了上去,腦袋在對方胸部惡搞般地擠了擠,這纔在被原形畢露後滿臉通紅的空幻注視之下重新坐直身體。

隨後,楚玲開口:“別狡辯,我們問的可是空幻而不是月詠小姑娘,空幻可是男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