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感謝k哥打賞和氏璧和粉紅票,感謝子伽打賞香囊,感謝花草君君和紫如妍的平安符!麼麼噠! 小鳳載著墨九狸繼續在六重天北部尋找起來,這一次小鳳和墨九狸又是三個多月的時間,都沒有一點的線索,而且風鶴軒和神仙爺爺,三個月內仔細的搜索了六重天大半南部地區,也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主人,我們走過的地方,大概已經過了兩個山脈了吧,看起來接下來就是最後一個山脈了,也是六重天北中地區的琅琊山脈了!之前神仙爺爺說琅琊山脈是六重天最大的山脈……」

「嗯,琅琊山脈最大,卻也是最安全的,生長的都是藥材,連獸族都少,怕是也沒什麼可尋的!」墨九狸表情淡淡的說道。

她覺得無夢島很有可能不在六重天了,畢竟,自己和風鶴軒幾乎尋遍了整個六重天卻是絲毫線索都沒有!

小鳳也明白墨九狸的意思,所以向著最後一個六重天北部的山脈飛去,大概也就三四天的時間,小鳳載著墨九狸來到了最後一座琅琊山脈,一來到這裡就知道是琅琊山脈,就是因為琅琊山脈比較奇特,因為琅琊山脈的山峰比較多,因此很多山峰都被毀掉之後,也都是留下了一些痕迹的,因此說很好辨認這裡是什麼地方的……

小鳳照舊還是飛行的很低,讓墨九狸不必下去,就能清楚的去感應夜淏的氣息,三天後,小鳳和墨九狸忽然間停住了!

「主人,那個難道是無夢島嗎?」小鳳看著遠處一座孤島,震驚的問道。

他們找尋了這麼久的時間,近兩年的時間,它載著主人,幾乎飛遍了大半個六重天,一直在找的無夢島,竟然出現在眼前了么?小鳳有些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接著又睜開,發現遠處那座此刻看起來還是很小的島嶼依舊存在著……

而墨九狸的臉色卻很難看,絲毫沒有尋找到無夢島的欣喜,因為她也很確定前方很遠的地方,那座島嶼應該就是自己想找的無夢島,可是她卻一點夜淏的氣息都感應不到……

墨九狸不敢去想,如果夜淏已經……

「小鳳,我們過去!」墨九狸冷冷的說道。

小鳳也察覺到了墨九狸的想法,瞬間回神,神情也很凝重,它載著主人,找遍大半個六重天的無夢島如果找到了,卻沒有找到主人想找的人,那對它和主人來說並非是好事!

畢竟,它和主人找的是夜神,而不是無夢島!

想到這裡,小鳳加快了速度飛向遠處看著還很小的島嶼!

半天的時間,小鳳在天黑之前載著墨九狸來到了面前的島嶼,墨九狸站在小鳳的背上,俯視下面的島嶼,已經看不出來這個是不是無夢島,畢竟過去了不知道多久的時間了,完全看不到這個島嶼是本來就存在這裡的,還是後來落到這裡的,一點痕迹都沒有了……

「下去!」墨九狸說道。

小鳳聞言直接飛了下去,墨九狸從小鳳背上下來,小鳳變小站在墨九狸的身上,墨九狸打量這眼前的島嶼,神識幾乎籠罩在整個島嶼周圍,絲毫也沒有察覺到夜淏的氣息…… 墨九狸的臉色不好看,但是她並沒有轉身離開,拿出了之前夜淏留下的半個不完整的地圖,對照著眼前的島嶼,開始並沒有看出來什麼,但是墨九狸不斷的圍著島嶼對照,在圍著島嶼轉到第三圈的時候,墨九狸終於看出了端倪來了……

也終於找到了夜淏留下的位置,也證實了這個島嶼就是無夢島,確定了這裡是無夢島,墨九狸並沒有聯繫風鶴軒,因為她不確定夜淏還在不在,絲毫夜淏的氣息都沒察覺到……

讓墨九狸心裡又緊張又擔心,緊張的是她希望島嶼內又什麼隔絕了夜淏了氣息,讓自己感應不到。擔心的是夜淏真的不在這裡,更加不知道在何處,擔心的是夜淏真的在這裡,只是已經……

所以墨九狸在確定了無夢島的入口后,直接讓雲夏在前面探路,自己帶著小鳳,順著入口走了進去,不過走了並沒有多遠,雲夏就察覺到不對勁了,在心裡對著墨九狸說道:「主人,這路似乎不對,越往前走越熱是怎麼回事?」

「熱?我並沒有感覺到熱度?」墨九狸聞言詫異的問道。

「小鳳你呢?感覺到了嗎?」墨九狸想了想問著肩膀上面的小鳳道。

「主人,我也感覺到了,感覺裡面是火山似的!」小鳳聞言說道。

可是墨九狸看向前方和周圍,這無夢島是在六重天被毀后,不知道為什麼移動到琅琊山脈的,因此無夢島上面大概是六重天內,唯一的一個還有綠色植物生長的島嶼了……

所以周圍都是些尋常綠植,有的是低級藥材,但是目前還未看到任何獸族出現,墨九狸的神識之前覆蓋整座無夢島,表面是沒有獸族的!只有一些植物,藥材,毒花毒草等等……

但是墨九狸絲毫沒有察覺到前後左右有熱的地方,所以不明白小鳳和雲夏說的熱是怎麼回事!

想到這裡,墨九狸站在原地四處仔細檢查了一下,在看到周圍數十種植物后,墨九狸終於明白為什麼了!

「你們兩個先回去,我自己進去就行了,這周圍的植物混合在一起,會產生幻覺,所以不是這裡熱,是因為你們被迷惑了!」墨九狸說完將雲夏和小鳳送回了空間裡面!

墨九狸一個人繼續按照地圖上面走進去,但是走了一段距離,地圖上面就沒有了,而墨九狸的眼前出現了一片藤蔓環繞的地方,墨九狸站在原地掃視了一眼周圍無數藤蔓,唇角微微一勾……

手裡的火焰不客氣的直接丟了出去,她倒是沒有想到這個無夢島上雖然沒有獸族,而且這裡的植物,看起來也不特別,但是種類繁多,混合在一起倒是變成了很多的迷幻陣,還有眼前的迷陣,如果不懂陣法走進去就別想再出來了……

慶幸自己會陣法,不然怕是沒辦法走進這無夢島了!

墨九狸不想浪費時間,直接用火焰,將四處的陣法也好,藤蔓也好,如數的毀掉了! (ps:求各種票票~~~~~~!)

內廂,青黛還在小聲的抽泣着,林氏倒是不再哭了,一雙眼睛直直地瞪着,眼神透着空洞的虛無。

夫人,您可要想開些,心裏要是難過,就說出來,哭出來,不要憋着,奴婢擔心您呀!青黛伸手輕輕地幫林氏理着凌亂的髮絲,一面哽聲勸慰道。

林氏彷彿沒有聽到一般,陷入了冗長的沉寂中。

青黛看着林氏那失魂的模樣,眼淚流得更兇了,着急的在她耳邊喚着:夫人,夫人,您不要嚇奴婢呀

許久之後,林氏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哀慼的笑容:青黛,這是我第二次品嚐這種滋味了,再一次感受,依然是嗜心蝕骨般疼痛!

青黛擡眸,愣愣的望着林氏。

她在夫人身邊伺候了那麼多年,竟不曾聽聞夫人以前也滑過胎,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那是一個已經成型了的男胎,若是能平安生下來,他今年也已經十七了!林氏嘴角含着笑,目光依然凝着一個點,那眼神透着濃濃的慈愛和不可追溯的傷感。

青黛張大嘴,深吸了一口氣,伸手輕輕捂住。

十七歲?那,豈不是跟三娘子同歲?

難道夫人那個夭折了的孩子,跟三娘有什麼關係麼?

不可能吧,那時候三娘子也尚在母腹呢!

難道是跟死去的夫人劉氏有什麼牽連?

青黛將目光收回,眼中閃爍不定的神采漸漸掩了下去。

跟在林氏身邊時間長了,青黛也知道,什麼事情可問,什麼事情,不該問,也不要好奇!

林氏沒有繼續說這個話題,那就是一個被她深藏在心裏的刻意遺忘的傷疤,好不容易淡忘了。卻又被這一次的意外牽扯出來逼着她再一次直面流血流膿的傷口!

她閉上眼睛,喉嚨一陣鼓動,胸腔裏漾滿苦澀,那感覺,堪比黃連!

青黛。我想睡一會兒!林氏啞聲說道。

青黛應了一聲好。起身往牀榻走去,將錦毯拿了下來,重新鋪了一遍。

馮媽媽的身影出現在青玉珠簾外。她在外廂脫下木屐,輕聲喚了一聲夫人,撩開隔簾,走了進來。

馮媽媽來了!青黛露出一絲淺笑,上前接過馮媽媽手裏的暖壺。

夫人先把藥湯喝了再歇息吧!馮媽媽在林氏身邊跽坐下來,含着笑勸了一句。

林氏搖了搖頭,像個耍脾氣的孩子,冷冷道:死了才幹淨,喝什麼藥?

夫人胡說些什麼?您不想想二孃。想想阿郎,想想四娘?您捨得丟下他們麼?您不喝藥,身體便不能恢復,您病了您自個兒難受不說,還要讓關心您的人擔憂馮媽媽語重心長的嘆了一口氣,再看着林氏時。神情又鄭重了幾分:您比老奴更明白此消彼長的道理,您若放棄自己,消沉下去,便只能便宜某些人,她們正巴不得見夫人這樣呢!

林氏身體微微一震。打了一個哆嗦,一雙渙散的眼睛猛然擡了起來,直直的看着馮媽媽。

馮媽媽迎着林氏漸漸變得清明而犀利的目光,微微笑了:老奴相信夫人會振作的!您是咱們的主心骨,沒了您,咱們在府中,什麼都不是!

青黛也點點頭,跽坐到林氏身邊,看着馮媽媽的眼神充滿敬佩。

難怪夫人如此信任馮媽媽,這幾句話一說,比起自己一籮筐的囉嗦更加有效,而且是立竿見影!

夫人,媽媽說得對,咱快些喝藥,快些好起來,別讓人得意看笑話!青黛小心翼翼地將藥汁從暖壺裏倒出來,盛在瓷碗裏,端到林氏面前,勸道。

林氏沒有再耍脾氣,馮媽媽的話猶如當頭棒喝,讓她從沉迷的痛苦中清醒了過來。

已經沒有了的,就是再痛苦糾結,也回不來。

而現在自己所擁有的,她要緊緊的攥住,再也不能被別人從手中奪走

一雙手捧過瓷碗,因爲滴米未進,又哭鬧了一場,她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端着瓷碗的手,顫顫發抖。

馮媽媽伸手爲她虛扶着藥碗,含笑道:無論什麼事兒,咱們都在呢!

林氏嘴脣扣在碗沿上,閉上眼睛,大口地將苦澀的藥汁灌了下去。

青黛看着林氏將藥都喝完了,鬆了一口氣。

很苦吧,奴婢給夫人取蜜餞去!

不用了,不苦!林氏聲音沙啞,拉住了青黛的袖口。

這點苦,比上她心裏的,簡直不值一提!

藥喝了,夫人去歇一歇吧,一會兒雞湯燉好了,阿秦會親自送過來!馮媽媽說道。

林氏輕嗯了一聲,對馮媽媽說道:辛苦你了,你忙去吧,我沒事了!

得了林氏的肯定和承諾,馮媽媽連眼角都帶着笑意,忙幫着青黛攙扶着林氏上牀歇息,又囑咐了幾句話後,才吐了一口濁氣,走出東廂。

廊下的丫頭爲馮媽媽打開簾子,馮媽媽瞥了小丫頭一眼,淡淡地吩咐了一聲:都仔細伺候着!

是!小丫頭齊聲應道。

馮媽媽擡步走出馨容院,剛走上長廊,便看到了風風火火而來的金四娘,身後還帶着一大串的丫頭。

馮媽媽微微皺眉

四娘子!

胭脂扣 金妍珠看到了馮媽媽,眼中一喜,腳下速度更快,疾走而來,一邊問道:馮媽媽,我母親現在如何了?

夫人剛喝了藥,現在在歇息,你要去看夫人的話,等晚一些吧。馮媽媽說道。

我弟弟真的沒了麼?母親一定很難過金妍珠的眼眶紅紅的,聲音帶着哽咽。

馮媽媽無奈的點了點頭,應道:四娘晚一些來陪夫人用晚膳吧,說歇心的事情給她聽,弟弟的事兒,不要提起了,知道麼?

金妍珠乖巧的頷首,應道:我知道了!

老奴還有事情,就先下去忙了,四娘也回去吧,晚些再過來。馮媽媽笑道。

好!金妍珠應了一聲,看着馮媽媽離去。

總裁前夫別過 那我現在該做些什麼呢?

金妍珠耷拉着腦袋。

沐沐見自家娘子神情鬱郁,便開口說道:娘子,我聽我娘說老爺和夫人現在還在彼此置氣,夫人生氣可不利於養身子,不如娘子去勸勸老爺,老爺哄好了夫人,夫人心情才能鬆快!

金妍珠眼睛一亮,笑着敲了沐沐額頭一記,笑道:你這丫頭這回說到點上了9真是除了父親,沒人能讓母親開心了!

感謝shr,雪之妖精,飄過的浪花打賞平安符,感謝了了輕煙和飄過的浪花寶貴的粉紅票支持!謝謝乃們的厚愛! 這些植物大概也沒有想到墨九狸出手這麼狠,直接用火焰燒毀掉了!

比起一點點去探索前面的路到底怎麼走,墨九狸乾脆直接用火焰,將周圍的一切,眼睛所及的任何障礙物,全部燒毀掉了,小金的火焰不像當初那個女人的火焰,燒過之後滿地焦黑……

小金的火焰燒過的地方,所有東西都會消失掉,好像從未來過這世間一般,那是徹底的毀滅,毀屍滅跡,不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迹……

所以小金的火焰在前面開路,墨九狸眼前的路也就瞬間清明了很多,一眼能看到無夢島的如新的泥土,還有這條暗藏的小路,通往前面不知道那個方向……

墨九狸利用火焰,毀掉了半個無夢島,從無夢島的入口到裡面,幾乎繞過了大半個無夢島,在終於出現一個破舊的,隱藏在一片密集樹林裡面的入口……

小金的火焰凈化之後,發現入口是一扇鐵門,並不大,也就能容納兩人同時進出的樣子,鐵門上面應該是用利器刻下的無夢之門四個大字!

墨九狸面無表情,這扇門周圍有隔絕結界,讓墨九狸心裡微微泛起一絲波瀾,看起來夜淏可能真的在裡面!

墨九狸盯著門看了片刻,這才動手打開了眼前的隔絕結界,每當這個時候,墨九狸都無比慶幸自己這一世經歷的多,得到的東西也多,否則曾經的自己對結界是一點都不懂的……

現在結界在她眼裡就跟陣法沒有什麼區別了!

墨九狸打開結界后,鐵門也應聲被打開,墨九狸走進去,身後的鐵門也隨之關閉了,進去之後墨九狸打出火焰照亮,發現沒走幾步,就出現了一個帶著階梯的暗道,是直接向著下面的……

墨九狸剛才一路走來的時候,已經粗略看過了,這個無夢之門所在的位置,剛好是靠近無夢島頂部的地方,所以這暗道向下也跟夜淏留下的殘破地圖差不多,夜淏留圖的位置,自己應該是被關在無夢島底部的……

所以這向下的暗道也算合理,墨九狸靠著小金的火焰照亮前路,順著暗道向下走了大概不到一天的時間,路上各種迷幻陣法,迷陣等等不斷的出現,幸好來的人是墨九狸,換做別人怕是直接就死在這暗道內了……

墨九狸冷笑的看著前方不斷飛來暗器,一個個黑色的霧氣球,不斷的朝著墨九狸飛來,卻都被墨九狸無視了,因為這都不是真的暗器,不過是幻像罷了……

終於前面的暗道陷入了一片的寧靜,墨九狸慢慢走過去,發現最裡面是一個空曠的洞穴,空無一物,墨九狸微微皺眉,在這裡面她感應到了一絲夜淏的氣息,但是很淡……

墨九狸站在原地久久沒有動,仔細觀察了周圍的洞穴,最後視線停在了某一處,手裡的火焰快速的打了過去,接著數道黑暗屬性的靈力,從墨九狸的手裡飛出去……

紛紛打在洞穴的各個位置上面! (ps:月末求票票,什麼票都要……)

秋霜院這邊,宋姨娘吩咐着丫頭們將晚膳擺起來。

小丫頭們手腳很是麻利,不一會兒就將飯菜都擺好了。

一股誘人的飯菜香飄進堂屋,金元吸了吸鼻子,彈坐起身。

“老爺,您肚子都空一整天了,餓壞了吧?妾身伺候您用膳吧!”宋姨娘倚在門框上,笑意吟吟的望着金元。

宋姨娘的姿色雖然不算出衆,但聲音卻很甜美軟糯,再加上此刻倚門而站的嫵媚姿態,讓金元不由渾身一震,從骨頭深處透出一股酥軟。

“還真是餓了呢!”金元笑了笑,伸出手臂看着宋姨娘。

宋姨娘笑意越發溫柔,踩着蓮步走到金元身邊,拉着他修長的手臂,將之擱在自己的香肩上,含笑嗔道:“妾身可不相信老爺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要妾身扶着走!”

金元並沒有將身上的力氣都壓在宋姨娘身上,不過卻佯裝出一副腳步虛浮的模樣,淡淡道:“爲夫不僅是身體餓了,累了,連着心也累了。這人一累呀,就是從靈魂深處,也透着無力感!不信你瞧瞧,走路都虛着呢,你再不扶着爲夫,爲夫就得倒了!”

“老爺累了,就來妾身這裏歇歇,不管發生什麼,只要老爺能想起妾身,念着妾身,妾身就是拼了全力,也要扶着老爺走,守着老爺!”宋姨娘神色鄭重看着金元,眼眸微微閃爍,燦亮明媚!

金元抿嘴笑了,如果沒有早上那不愉快的事情,他興許還有心情跟宋姨娘調調笑,可現在,心真的是累的,一點興趣也提不起來。

他走到飯桌邊坐下。拿起筷子看了一眼菜色,又嘆了一口氣。

菜色很好,大魚大肉的,不過他卻一點胃口也沒有……

“怎麼了老爺?不是說餓了麼?”宋姨娘疑惑的看着金元。

金元擺了擺手,“沒事,吃吧!”

宋姨娘微微一笑,夾了一塊鮮嫩的雞胸脯肉放進金元的碗裏。“老爺嚐嚐看,這雞肉很新鮮的!”

金元輕嗯了一聲。拿起筷子,撥了一口米飯,只覺得食不下咽,心裏沒來由的堵得慌。

宋姨娘不斷的往他碗裏添着肉菜,一面還講着榮哥兒這兩天學了些什麼事情。

說起自個兒兒子,再聯想到今早林氏掉了的那個孩兒,宋姨娘不由心頭暢快,彷彿被打壓了多年的人,突然間得到了揚眉吐氣的機會,臉上的驕傲神色和笑意就別提有多麼燦爛了。

金元聽着她喋喋說着。米飯含在嘴裏,只覺得猶如嚼蠟。

重生之全能男神:雲爺拽翻天! “你吃吧,爲夫飽了!”金元將飯碗放下,準備起身。

“老爺,您才吃了幾口飯。這菜都沒有吃呢……”宋姨娘忙跟着起身。

金元沒有回頭,只讓宋姨娘接着吃飯,自己走出了堂屋。

小丫頭爲金元打起了簾子,宋姨娘不知道金元怎麼突然間就不高興了,也是一頭霧水,卻不死心的跟了出去。

金元站在院中望着漸漸低沉的天際,沉沉的吐了一口氣。

院外傳來小丫頭的說話聲,金元藉着廊下的浮動的燈光,看到了院門口探着腦袋的人兒。

是笑笑?

笑笑也看到了院子裏站着的老爺,臉上堆着笑意,朝金元欠身施了一禮,恭敬道:“奴婢見過老爺!”

“你怎麼來了?”金元好奇問道,這時候不是該留在瓔珞身邊伺候她用晚膳的麼?

笑笑靦腆一笑,回道:“是娘子讓奴婢過來的,娘子說看看老爺用沒用膳,若是還沒用,就請您過去清風苑那邊用,娘子讓樁媽媽買了豬肺和豬肝,晚上清風苑裏做了豬肺酸梅湯和豬肝粥,娘子說這兩味,最適合老爺享用!”

金元聽到豬肺酸梅湯和豬肝粥時,口腔中不自覺的冒口水,剛剛還覺得毫無食慾的感覺徹底消失殆盡了。他朗聲笑了一聲,心中鬱結漸散,對笑笑揚了揚手,招呼道:“走,去清風苑喝瓔珞丫頭的豬肺湯去……”

“還有豬肝粥呢老爺,味道老香了……”笑笑補充道。

“對對,還有吃瓔珞丫頭的豬肝粥!”金元附和一聲,拉着笑笑大步走出秋霜院。

宋姨娘想攔都攔不住,站在院子裏,一張臉氣得發白。

剛開始又說餓,擺上飯了,又吃幾口便說飽了……

三娘那邊來人說做了什麼豬肝豬肺的,一聽就樂成那樣,恨不得立馬飛過去……

暗夜殘情:首席的纏寵 敢情她精心準備的那些新鮮肉菜還比不上一個爛豬肺、爛豬肝呀?

看着金元消失在視線的盡頭,宋姨娘氣惱的跺了跺腳,冷哼一聲,轉身進屋。

“不吃就算,我自個兒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