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陳金剛都沒讓如花去上班,說讓她在家裏好好調養。

因爲我和姬無雙每天都很是刻苦的修煉,也帶動了如花,如花每天也都更着我們練功。 不過如花英魄都還沒打開,我們也無從指導…… 這一日,如花見我和姬無雙再次修煉,便露出一臉的不悅之色,說什麼也得讓我和姬無雙陪她出去走走。 說她在家裏已經憋壞了,最終我和姬無雙倔不過如花,只能陪她出門。 可當道西安中心廣場,如花便接到電話。是她爹打來了,說公司裏除了些許問題,讓她馬上卻公司一趟。 因爲事情緊急,如花必須回去。而我和姬無雙也不想去如花的公司。結果很不幸,我倆大老爺們而就這麼杵在原地。 看着人來人往的人羣,我和姬無雙叼着煙,也沒有開口說話。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羣醉哄哄的中年男子突然從我們身邊經過。 ...

Read More

我不敢去探他鼻息,我怕承受不住這個結果。

我抱着他淒厲哭喊:“鳳子煜,醒醒,你睜開眼睛看看我。” 爲什麼會變成這樣子。鳳子煜不是南陰皇麼? 他不是很強的麼,就算君無邪飛昇了,跟讓打鬥,掐他的脖子,也不至於這樣。 爲什麼現在鳳子煜一點活人的氣息都沒有,身體冷冰冰的。 青蘭惱怒的朝我罵:“你知道嗎,他從崑崙山下來昏迷了三天三夜,身體就一直不行,後來想和君無邪爭冥王殿,帶着傷上陣,身體已經虧空了,你爲什麼不阻止,讓君無邪傷他,君無邪已飛昇,鳳子煜根本不是他對手,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對你這麼好,你就是這麼回報他的?” 青蘭一席話,把我說的啞口無言,根本不知道用什麼反駁。 是我理虧,是我欠他的,我沒能攔住君無邪傷他。 在崑崙山,夜冥自爆,君無邪鬼氣渙散昏迷不醒。 ...

Read More

然後便是不受寵的趙貴妃,在懷孕五個月之時,從皇宮中神祕消失,皇帝雷霆震怒,尋找了足足五年,卻沒有任何的蹤跡,皇帝知曉趙貴妃沒死,可是,卻始終都找不出,趙貴妃帶球跑後,究竟所藏何處。

而江湖之中。 也是大清洗了一次。 一些爲非作歹的幫派,在短短的一月之間,全數被分崩離析瓦解掉,滿身罪惡的人,頭顱被斬首掛在了城門口,而那些小羅羅,也一個個棄惡從良。 商界上,也出現了一些大燕百姓,從來都沒有見過的東西,香皂,肥皂,香水,以及從未有過的通透琉璃製品,不僅給大燕的百姓謀福,讓大燕的稅收,同先皇時期比較起來,更是增加了百分之七十的稅。 遠離喧囂繁華的大燕京城,一處山清水秀宛如桃花源般的隱世之地,一名宛若仙子般的女人,正在同謫仙的男子以桃花爲武器,打得難捨難分。 你是我的軟肋 而在不遠處,一名少婦裝扮的冷酷美人,懷中攬住一名年約五歲左右的漂亮男孩和一名粉嘟嘟的女孩。 “娘,輕狂姨姨他們究竟還要多久才完啊!小豆包餓了,小湯圓也餓了……。”小女孩搖晃着少婦的手臂,嘟起粉嫩的小嘴很是幽怨道。 ...

Read More

雙目在這個不大的空間裏四處摸索,四周的濃霧將他完全的遮蓋住,能見度根本沒有兩米。此刻她只想着怎樣才能儘快的尋找到尹琿,忘記了其餘的一切。

但是讓她失望的是,尋找了良久,根本沒有尹琿的身影,反倒是四周那冷冰冰的冰櫃一次次的提醒她,自己是在太平間裏面。 咔嚓。 忽然,一個輕微的聲音傳來,她嚇了一跳,忙警覺的望了望四周,但是四周無任何異常,她懸起的心這才放下,輕輕的呼喚尹琿。 鐮般 只顧着看兩邊尋找尹琿的身影了,竟然忘記了前方,一不小心碰上了盛放屍體的冰櫃。 這一下撞得她腦袋有些發暈,連連倒退了好幾步才勉強停下來,用手摸了摸額頭,冰涼刺骨,一些粘糊糊的液體蘸在了手上,將手拿下來一看,竟然是血,刺眼醒目的鮮血。 不過這血十分的冰涼刺骨,應該不是自己的。那這血是誰的呢? 經過她冷靜的分析,終於承認血是從冰櫃上面粘下來的,當下是小心翼翼的走上去,想尋找到冰櫃。心頭帶着一個大大的疑惑:既然冰櫃是冷冰冰的,血液也應該是凍住的纔對,而且太平間的屍體都是經過了處理,早就清理乾淨身上的血液了,屍體上不應該有血液纔對,但是這血液是…… ...

Read More

秦巖拿出四張符籙,分別貼在小狐狸精的四肢上。

又拿出兩根蠟燭,分別放在小狐狸精腦袋兩側。 然後咬破中指將鮮血滴在小狐狸精的眉心上。 鮮血落在小狐狸精的眉心上,就像是有人用硃砂在她的眉心上點了一個紅點。 “天地蒼蒼,陰陽茫茫,朗朗乾坤,鬼醫問道,融!” 隨着咒語唸完,鮮血慢慢地融進小狐狸精的眉心中。 秦巖伸出食指點在眉心上,閉上眼睛開始感受。 不一會兒,秦巖睜開雙眼,繞着小狐狸逆時針走了一圈。 當這一圈走完之後,貼在小狐狸精雙腿上的符籙“轟”的一聲被點燃了,燃燒起熊熊符火。 ...

Read More

何況是冥界鬼太子挑起來的事端,君凌殺掉嵐宜捅出來的。

天界千百年來一向霸道慣了,對六道其他不服從者,或者實力突飛猛進過快的。 先是打壓,如果還不聽從就直接滅族。 魔界就是明顯的例子。 千萬年來,在天界的長期打壓下,內憂外患,六道任何一個族類都難以和天界抗衡。 可以說是以卵擊石。 其他族類會同意嗎? 難怪鬼王和鬼後去了大半個月還沒有返回。 六道聯盟抵禦天界的事,可能沒那麼順利。 ...

Read More

老頭說:";剛纔她上廁所,回來之後躺牀上就不行了。喊都喊不答應。";

陳文大致瞭解了情況,進屋往牀上一瞧,大驚呵了一聲。 我也進去一看,也給嚇住了,老婦人躺在牀上,在她的身上,一個穿着死人衣服的人,正壓在她的身上。 ";難怪動不了,是被鬼壓牀了。";陳文說了句,然後對我說,";陳浩,你把中指咬破,走過去點在那個人的眉心。"; 我哪兒敢,陳文又推了我一把:";快去。"; 我擰着眉頭把中指咬出了一些血,走了過去。 不知道爲什麼,我能看見壓在老婦人身上的那個死人,老頭兒卻看不見,忙問陳文是怎麼回事。 陳文沒立馬回答他,看着我走過去。 我過去之後,那個死人沒反應,我咻地一下就把手指上的血點在了他的額頭上。 ...

Read More

這會兒,他去哪給金大龍拿龍帖去!

想到這,他自己都覺的可笑了,沒想到還真遇到了證明老子是兒子親爹的滑稽之事。 “龍帖我沒帶在身上,不過你可以去問張大靈理事,或者直接找你們秦侯來跟我說話。” 秦文仁雙手叉腰,傲然道。 “沒龍帖你嘰歪個屁啊!我去你先人個板的!” 金大龍一聽,原來是遇到詐胡的了。 登時一擦額頭上的冷汗,氣急敗壞的咆哮了起來。 “金大龍,他真的是秦侯的父親,你要再作,那可就是找死了。” 李敏沒想到秦文仁也不好使,忍不住有些急了。 ...

Read More

「把你剛才的話再說一遍。」秦驍見她下巴紅了,眼裡閃過心疼。不過想到她不怕死的行為,還是板起了臉。

蘇雯瀾微微仰著頭,用輕蔑的語氣說道:「你又不是我的什麼人,我幹嘛要徵求你的同意?」 秦驍臉色發沉。 蘇雯瀾咽了咽口水。 想她也是個吃軟不吃硬的,可是看見秦驍這幅神情,還是有點怕了。 不過,輸人不能輸陣。就算心裡虛了,面子還是要擺足的。因此,她還是不服氣地看著他。 秦驍被氣笑了。 他關心她,可是在她的眼裡變成了多管閑事。那他大半夜不睡覺,特意跑來找她是為了什麼? 這一切都變得可笑起來。 ...

Read More

「真是巧,在這裡遇見肅王世子。」秦驍淡道。

「是啊!我和兄長總是這樣有緣。」秦黎辰笑了起來。「不過,你和我的未婚妻說什麼呢?可以聽一聽嗎?」 秦驍淡道:「蘇小姐好久沒有回府,蘇家的人很想她。前不久見到蘇伯爺,幫他帶幾句話而已。」 「這是我的疏忽。作為蘇家未來的姑爺,我應該拜訪一下他們。以後這些事情就不勞兄長操心了。」秦黎辰道。 「本世子與蘇伯爺交好,並不覺得這是什麼讓人操心的事情。」 蘇雯瀾看了看兩人,朝旁邊挪了挪。 「瀾兒打算去哪裡?」秦黎辰開口。 「太後娘娘該進小佛堂念經了,我得去陪她。」蘇雯瀾說道:「你們有事要談就慢慢談,我不打擾了。」 「那瀾兒先去陪太後娘娘。稍後我會再來覲見太后。」秦黎辰深情款款地看著蘇雯瀾。 ...

Read More

我轉過頭,就看見容則正隔着好幾張桌子,朝我熱情地招手。

原本鬧哄哄的食堂一下子安靜下來。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我和容則身上。 我無奈地扶額。 容則,咱能不那麼高調嗎? 我不顧羅晗她們八卦的小眼神,頂着四周人的注目禮,走到容則旁邊。 “容則,你找我幹嘛!”我跟做賊一樣,壓低聲音道。 “我不是來找你,是來找容祁大人的。”容則看着我旁邊的容祁,道,“那件事安排好了,這週六下午,我來學校門口接你們。” 容祁淡定地點了點頭,而我還是一臉茫然。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