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了什麼服務?按/摩棒服務嗎?!

這畜牲還他媽的就這麼跑了。 “您好,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聽,請稍候再撥…” 謝清呈眼裡拉着血絲,暴躁地摁滅了通話,又去點賀予的微信,用力輸入幾個字符,然後點了發送鍵。 沒想到微信立刻發出了提示音,賀予居然秒回。 謝清呈頓了頓,還是陰着臉把正準備扔一邊的手機拿回來,定睛一看: “消息已發出,但被對方拒收了。” 謝清呈:“………………” 鮮紅的驚歎號映在謝清呈倏然睜大的眼睛裡,謝清呈不可置信地瞪着屏幕看了半天,以爲自己眼瞎了。 ...

Read More

進了門,看見這幫學生一個個還睡的跟死豬一樣,陳默上去挨個叫道:「醒醒,都快點起來!」

陳默這邊剛叫醒兩個學生,那邊坐起來的學生晃晃腦袋又躺了下去,氣的陳默連拉帶拽,費了半天勁,總算給這幫學生仔都叫醒了。 學生們一個個睡眼惺忪的走了出來,伸著懶腰問道:「老師,我們這麼早就要出發嗎?不吃完早餐再走嗎?」 陳默翻著白眼說道:「就知道吃,少吃一頓餓不死。」 「啊…可是不吃早飯,真的會很餓啊…」 陳默無奈,從包里掏了一塊肉乾扔了過去。 「咦?鹿肉乾不是吃完了嗎?這是什麼肉啊?」 「狼肉。」陳默面無表情的說道。 「狼肉?噫…這肉能吃嗎?」學生們很抗拒。 ...

Read More

這番話說出來,在場的人都悚然動容。

他們都知道國寶的價值,毫無疑問的天價! 可即便如此,這位嘉賓,還是捐獻出去,這種情懷,難道就是所謂的民族歸屬感嗎? 「666666!」 「主播懟得好,這種愚蠢的問題,以後就不要問了!」 「主播和魔都李館長關係好,應該會陳列在那。」 「我們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支持着主播,來,御林軍們,火箭走一波。」 拍賣會現場,經過短暫的沉寂后,很快又步入正軌。 如今,已經拍賣了三分之一的藏品,後面還有不少珍品。 ...

Read More

顧微微『嗯』了聲:「他自己應該也知道段時間內是處理不好的,所以剛才叮囑了我許多。那威廉哥哥你有什麼建議嗎?」

「有,」威廉.斯賓塞道,「我也去,我和他一同出面,他現在還在忙是嗎?那麼等他不忙的時候我給他打電話,我要和他商量一下。」 「好,」顧微微點了點頭,「一會兒他忙完了我直接讓他給你打電話。」 「好的,那我等你們的來電,我這邊也需要提前做些準備。」 兄妹兩人互道了再見,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大概十幾分鐘后,封燁霆終於從書房回來了。 聽到他開門的聲音,顧微微遠遠就朝他張開了雙臂。 封燁霆三步並作兩步地走過去抱住了她,嗓音有些嘶啞地問:「你怎麼還不睡?」 「我在等你。」顧微微柔順地將腦袋搭在封燁霆的肩膀上,「想到我們馬上就要分開了,我就特別珍惜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 ...

Read More

他想安慰她,但張了張嘴,什麼都說不出口。於是站起來從衣櫃里拿出一件很大的外套,試著披在韓靜身上。

「有什麼我能幫你的嗎?我現在就幫你想辦法。」楊祈緊緊交握著自己的雙手,懇切地看著搭在空氣上的外套。有這麼一瞬間,他想把自己的所有都拿出來為她造一個避難所。 「我有一本書,從我一個同學那借的,嗯,我想請你幫我還給他,我要走了,想見見他,我很捨不得他。」韓靜止了止抽泣慢慢的說。 「沒問題。」楊祈一口答應,隨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韓靜既然現在還能來找他,說明她還活著,只是身體不受支配了。那,他是否還能救她? 「你的身體在哪?應該,還有辦法挽回的。」楊祈試探著對韓靜說。 「不用了,謝謝你。」韓靜的語氣一下子冷了下來,她放下他的外套,腳步聲往門口走去,楊祈大腦一片空白,衝上去橫在門口。「你不要回去了,就住在著吧,」楊祈有點激動,但還盡量避開可能會刺激到韓靜的點。「你再告訴我一些關於還那本書的事,我,一定會盡全力幫你的。」 我現在只想留住你,不要再一個人回到讓你遍體鱗傷的地方。 韓靜垂下頭,裹緊外套,慢慢轉身走回沙發坐下。楊祈揪心地看著巨大的外套上描出的,她的瘦小的輪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魚人先知的出現也引起了楊禕的注意,據說商旅海岸的峽谷村裏有一個魚人先知,也不知道那個魚人先知有沒有來參加這次集會。 ...

Read More

喟嘆一聲,眼底儘是愧疚。

「原來就是你先說的,沒想到這一次又是你,這句話,應該我先對你說的, 小乖,我愛你!」 。《帶著全族成仙》第十一章大勝而歸(求推薦票,收藏!) 「剛才是你救了我?」蘇七少說着,突然撓頭道,「你是不是還在水中親了我?」 剛才他的眼耳口鼻都進了水,他根本連眼睛都睜不開,所以不知道是誰救的他。 聽到這話,長公主尷尬得腳指抓地,她忙道:「誰親你了?我那是怕你憋死,在給你渡氣!」 「渡……渡氣啊……」蘇七少支吾著,原來是渡氣,他還以為她在親他。 想起剛才長公主給他渡氣的那一幕,他俊臉一紅,囁嚅道:「幸好是你幫我渡的氣。」 ...

Read More

林漠把馬天成帶到了一個無人的房間,把所有人屏退。

他笑眯眯地看著馬天成:「馬老闆,出這麼大一筆錢,肯定很心疼吧?」 這一筆錢,基本等於馬天成這麼多年的積蓄了。 馬天成心疼的快死了,但嘴上還是連忙道:「不心疼,不心疼。」 「林先生,這……這都是我該受的懲罰。」 林漠隨手把銀行卡扔在桌子上,輕聲道:「這錢,我可以還給你。」 「不過,馬老闆,我希望,你能幫我做事!」 馬天成不由一愣,他瞪大眼睛看著林漠:「林先生,能為您做事,簡直是我的榮幸啊!」 「只要您吩咐一句,刀山火海,我絕對萬死不辭!」 ...

Read More

但沒一會就被道爺拉走不知道在談什麼。

「明早各回各家吧,綜藝類型跟話本已經定好了,團隊也已經準備就位了,現在就等我們準備了。」怪異姬在跟江白商量道。 什麼,已經定好了? 江白有點懵,他還不知道。 「你沒看群?」博愛探頭。 「沒看。」江白當場掏出手機。 「未命名」 嗯,既然是個臨時群,所以就乾脆沒搞群名了。 怪異姬:下面是轉發已婚站長給我的通知。 ...

Read More

餘韻一聽是清脆的女人聲音,不自覺地就警醒起來了,豎起耳朵聽了。

「哦,沒事,你說什麼事情啊?」 「我剛剛把孩子的視頻錄好又發給你了,你待會看下吧。」 「好,待會我再看吧,我現在有事,就先掛了。」 「好的。」 這聊天雖然簡單,餘韻沒捕捉出什麼信息來,但是女人是最敏感的動物。 越簡單她就覺得越有問題。 掛完電話以後,葉流也沒說話,繼續接力冷敷。 這下餘韻不樂意了。 ...

Read More

這時葉浩初,尹仙月等人走去了隊伍的最前面。

而走在尹仙月後面的齊案眉和霍有雪,頓時挨的葉浩初近近的,好像只有這樣她們才能有安全感一樣。 見此一幕的葉浩初,微微一笑。 然而,站在葉浩初後面的楊雪梨撇了齊案眉她倆一眼,自己總感覺這兩個浪蹄子對老葉有意思! 「哼!」 想到這裏,楊雪梨不禁對葉浩初冷哼了一聲! 「……」 這一下,葉浩初就有點懵逼了。 雪梨這娘們又怎麼了?本會長又哪裏得罪她了? ...

Read More

小凱看了一眼秦鋥,沒說話,沖爺伸手給了他一巴掌,「怎麼不說了?你不就是想說,暫時放棄整個申省市場,看霍達坤能支持多久的低價?讓他自已把自已拖垮。」

小凱低頭不說話。 秦鋥倒吸口冷氣,心裏明白,小凱就是這個意思。 對沖爺來說,這無疑是個明智的選擇,那麼就要放棄與他的合作了。 他也許沒什麼,但像燕七這樣他扶持起來的小經銷商就得任人宰割了,這不是他秦鋥會做的事,放遠了說,以後也沒人敢相信他跟他合作了。 「這是我會做的事嗎?」沒等秦鋥開口,沖爺又給了小凱一巴掌,心裏雖知小凱一心向他說的對,但他怎能如此對待未來女婿?硬著頭皮也要和霍達坤拼刺刀。 秦鋥非常感動。 他真不知自已何德何能,能得到沖爺如此鼎力相助? 那麼他又有什麼舍不下的?「沖爺,硬碰硬兩敗俱傷沒必要,要不讓我這樣.」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