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薩爾滸城頭被抹去了整整一截。 剩餘的牆體焦黑。 不時有從城牆內堆砌掉落下來的清軍屍體,皆被烤成了可怖模樣。 多爾袞從城頭上探出了腦袋,城外的夏軍終於是消停了一會,昨夜戰爭打得很是迷惑。 攻上城頭的始終是那麼百來個野人,帶後方的火力卻一點也不少,夏軍的重炮要更遠且精準。 而至於多鐸爭奪陣地的戰爭,昨夜足足是反覆進攻了十次,全軍身心俱疲,也完全近不得壕溝半分。 最多只在陣地前十餘步外就倒在了槍口,多鐸拋下了千餘具屍體,悻悻而歸。 「漢賊無恥!」 ...

Read More

“趙飛凌,跟我走吧!你姐姐見到你一定會很開心的。”

"閉嘴!我變成這樣都是因為你。徐真,我付出這麼多,就是要親手打敗你···你不知道我受了多少罪···" 趙飛凌忽然丟下手中長劍,猛然將自己的上衣撕碎。 在他的身體上到處都是可怕的傷口,最讓徐真在意的是,這些傷口並非是意外所致,看其紋理還是縫合的痕迹,徐真已經明白,趙飛凌的身體,徐天改造過。 "天王改造了我的肉身,我是最強的。徐真,我要你為當初做的事情後悔莫及。" "啊啊啊啊啊····" 痛苦的吼叫從趙飛凌的喉嚨中發出,他的身體開始出現一條條綠色的紋理。然後,徐真便感受到趙飛凌的修為開始增加了。 五級戰王。 八級戰王。 ...

Read More

她面容妖艷明媚,眼尾微挑,天然帶著勾人的弧度,一雙眼睛又媚又柔,只是眼底有化不開的寒冰。

身材也是妖嬈至極的,妥妥的膚白貌美大長腿,動人心魄的美人兒! 她紅紅唇微勾,「都是大家努力的結果,我也只是儘力而為。」 在外門幾十年,她早就學會了如何與人相處! 果然,這話讓同行的人心裡都舒服了許多! 「哪有,你出的力最多!」 上官昔音笑而不語。 眼看就要到院子,其中一個面容溫婉的女子眼神一閃,問道,「上官,你的天賦這麼強悍,按理說不應該在外門的啊,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 「如果有,你說出來,我認識一個內門的師叔,讓他幫你……求求情!」 ...

Read More

若是跪了,南宮世家,真的會被滅門。

看着任桐華那悲痛欲絕的模樣,沈雨農不住的嘆息。 沉默一陣,沈雨農拿起一盒抽紙,起身來到門口。 「別怪小羽心狠。」 沈雨農將抽紙遞給任桐華,「這在你看來,或許是哀求,但在小羽看來,這是脅迫,他不會受任何人的脅迫。」 任桐華接過抽紙,感激的看了沈雨農一眼,搖頭哭泣,「我沒有脅迫他的意思。」 「我知道。」沈雨農點頭道:「你們所站的角度不同,所以,同一件事,你們的看法也不一樣。」 「我……」 任桐華微微一窒,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

Read More

這個時候,就算真吞併了新楚國,也沒辦法凝聚「聖元果」。

因此,項擎天目前還不能死! 放他離開,繼續坐鎮新楚國虛界,才是幫了蘇景行的忙。 其次。 巨鯊島沉沒后,出現的幽深大洞裏,傳出的恐怖氣息、可怕氣機,蘇景行需要解決。 那一聲聲咆哮,掀起的巨大動靜,都彰顯大洞裏的存在,絕不簡單。 天外魔蟲? 蘇景行元魂感應中。 一條直徑數十米的巨大觸手,突兀從水花瀰漫的大洞裏伸出來,拍打虛空,轟擊海面。 ...

Read More

元首皺眉說道:「對於你們文明來說,執行方舟計劃應該不算什麼難題。」

天子微笑道:「方舟計劃沒有你所想象的那般簡單。此刻我之所以能執行它,是因為許多儀器設備已經被我的製造者們費盡千辛萬苦製造好了的緣故。唔,當然,總的來說,執行方舟計劃很難,但並不是無法克服。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處於穩定狀態,不受方舟計劃波及的關鍵空間節點只有一個。在這個關鍵節點上所能建造的最大的飛船,最多也只能容納一百萬人。而當時瑞墨提文明的總人口,已經超過了五百億。」 許正華心中一震,立刻站起。 「所以,你們的文明毀滅了。」 天子再度含笑點頭,望著決策者們說道:「身為人類世界的領導者,你們應當可以理解。」 不患貧而患不均。要麼大家都死,要麼大家都活。但如果五百億總人口之中,卻只有區區一百萬人可以得到拯救,那就不行了。 身為決策者,人們一瞬間就能想明白這個道理。不僅是對於瑞墨提文明,哪怕人類,又何嘗不是如此? 「那是一場慘烈的戰爭。」天子的語氣之中多了一些感慨。與此同時,幕布之上也開始出現有關戰爭的慘烈場面。 許許多多矮小,有著堅韌黑灰色外皮,面部平坦,頭部較尖——這應當是瑞墨提文明的人類——的生物一片一片的倒下。漆黑的天空之中不斷出現不明意義的閃光,宏偉的都市如同沙堡一般被輕易夷為平地。 ...

Read More

「還好……還好,他們似乎都沒有注意到。」

姬夜不斷地拍著胸口自我安慰,殊不知唐虎他們這是下意識的忽略了。 「別愣著了,帶你去找機緣。」 正好趁著這段時間把姬夜的修為提升提升,不然在聖戰中還不一定能獲得第一。 「啊?好好好!」 姬夜反應過來,連連點頭,跟著江塵走出客棧,心裡卻在好奇,「公子為何知道我有機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 。 章梅打掉李新年的手,白了她一眼,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什麼男朋友?我可沒這麼浪漫。」 頓了一下,像是下了決心似地說道:「這事我本來早就想告訴你,可一直猶豫。」 ...

Read More

然而,傻逼的藍玉顏並沒有察覺到,她的全部精力都在藍曦若的身上,一直在不停的想著什麼,妖媚的眼中閃著算計的陰毒光芒。她一會看看藍曦若,一會又看看黃穎黎,似乎是想要黃穎黎直接殺掉藍曦若才好。

藍曦若現在是一有機會就開始跑,迅速接近夢落草。然而黃穎黎卻是寸步不讓,步步緊逼。 藍曦若有些著急了,因為她的餘光看到藍夭澈和沉月已經被紫月離和橙澤式逼的節節後退,很快就撐不住了。 到底該怎麼辦呢? 藍曦若心裡著急,餘光不住的在周圍環視。忽然,她的嘴角詭異的勾了兩下,不知道想了些什麼,下一秒,她的身形晃動了兩下,忽然消失。黃穎黎正著急呢,眼前忽然又出現了一個人。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是一頓攻擊。 絕對不能把藍曦若放走,黃穎黎心裡這麼想著。只要今天打傷了她,或者讓她靈力耗盡就好了。自己現在也要去摘那株靈草呢! 然而呢,真正的藍曦若早就已經溜掉了,至於藍曦若以前的位置上是誰——只要你環顧四周,就會發現,藍玉顏不見了。 沒錯,藍曦若現在已經是在空間里了,她神不知鬼不覺的飛速靠近夢落草。而藍玉顏,在還陰狠的算計著藍曦若的時候,就被直接一頓狂揍,而且還是沒有還手之力的那種,連話都沒法說…… 所以……誰能告訴她這是什麼情況? ...

Read More

褚逸辰語氣冰冷「你的喜歡是建立在傷害她的基礎上。」這是他不能容忍的。

傅藝橫生氣「如果我想傷害她,早就傷害了,而不是等到現在,所以你的話,真是多餘又讓我厭惡,褚總,好好地守着你的新歡吧,畢竟她也不錯。」 說完傅藝橫掛斷電話。 冰冷詢問。 「顧匯怎麼樣了?」 鄒應說「已經送去醫院,沒什麼大事,但醫院那邊傳來消息,褚逸辰讓人去收拾了他一頓。」 傅藝橫臉色陰沉沉 呵呵,真是多事,需要他管! 游輪上。 ...

Read More

蘇軾被項八問這一手驚呆了,師伯現在都這麼不要老臉了嗎,虧他能說出這種話。

「算了,年輕人不跟老頭斗,學分都收了,出點力就出點力吧。」 蘇軾安慰自己道。 李平羨慕的眼睛都發紅了,師弟這待遇要是能給自己,他改姓項也行啊,哪知師弟還一臉不情願的樣子,人與人的差距真有那麼大? 「小師弟,不如你我切磋一二?」 項和平有些技癢,他本來就是戰鬥狂,在楚武內又找不到真正的對手。 現在蘇軾橫空出世,他早就有點心癢難耐了。 像李平那種渣渣,一點戰鬥的快感都不能帶給他! 蘇軾自從螭吻同階戰場回來,還沒正式和人動過手,他也想知道自己到底到達哪種層次了。 ...

Read More

「你們總不能讓我們白努力一場吧!」

四大七級宇宙文明高層都不是傻子,聽到這裡,哪還不明白蘇寒的意思。 於是乎,繁星帝國的高層終於開口說道:「蘇寒,只要你願意把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交給我們繁星帝國,那麼你們龍淵星以後將由我們繁星帝國罩著,任何一個七級宇宙文明想要動你們龍淵星,就必須要經過我們繁星帝國這一關。」 聽到繁星帝國給出的條件,蘇寒暗中撇了撇嘴。 當初,龍淵星本就是繁星帝國的『星際殖民地』,可是繁星帝國害怕其餘三大七級宇宙文明的聯合,主動放棄了龍淵星。 現在,卻想用這麼一個條件收買龍淵星,未免也太天真了一點吧。 貝爾帝國的高層害怕蘇寒答應繁星帝國的條件,連忙開口說道:「蘇寒,只要你願意把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交給我們貝爾帝國,我們貝爾帝國不但會庇護龍淵星,更是會賜予你們大量的稀有資源。」 「蘇寒,把那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交給我們白熊帝國吧,別的我不敢說,但是有了我們白熊帝國的庇護,就算是其他七級宇宙文明想要動你們龍淵星,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加碼帝國的高層見到其他七級宇宙文明紛紛開出自己的條件,頓時有些又氣又急。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