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少年意氣,揮斥方穹,這才是少年人該有的氣象。」

不知什麼時候站在姬松身後的孫思邈負手笑道。 姬松赫然,拱手道:「讓道長見笑了!」 孫思邈越看姬松越是滿意,少年人文采飛揚,處世有道,還難得的謙虛有禮,難怪小小年紀就坐到如今高位。 「好了,松也要下山了,這株『華山參』就送與道長了,還望道長不要推辭!」 拿出那株無意間得來的『華山參』姬松提給老道。 「那好,老道就不推辭了,此物卻實與我有大用,老道行醫多年,但身無長物,沒什麼可以送你的。 這本行醫心得,算是我的一點心得體會,你沒事翻翻就好,要是沒興趣就丟了吧!」 姬松本想推辭,但看到是一本沒有任何名字的書,稍微遲疑下就沒有拒絕,而是恭恭敬敬地將它接過來,小心的放在懷裡。 「道長放心,此書松知道是道長的心血,不會使他埋沒的。」姬松鄭重道。 ...

Read More

四位好漢頓時感覺到身體表面傳來清涼舒適的感覺,而且這種清涼感還在漸漸朝體內蔓延。

「保持呼吸吐納的節奏,哎…對嘍…就是這樣!」 四位好漢找到了修鍊的感覺,臉上已經沒有了痛苦的表情,取而代之的則是或猥瑣或蕩漾的神情。 這幾個傢伙心裡都在想些什麼骯髒的事情啊? 沈軒心中好奇。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四位好漢的體表開始滲出灰黑色的粘液,這是在呼吸吐納功法和靈力的幫助下,排除身體內的雜質。 沈軒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四人,心中則在拿這四人與於秀娥、鄭老實、二牛的進階過程做著對比。 昨天於秀娥進階花費的時間最短,鄭老實次之,二牛最慢。 於秀娥應該是年齡小,身體素質好,體內的雜質少,加之從小練武,所以三人之中算是根骨最佳,所以進階的速度也最快。 鄭老實則是被年齡所拖累,已經是快四十的人了。不過憑藉強悍的身體素質,進階的速度也僅比於秀娥慢那麼一點點。 ...

Read More

一瞬間,蘇今白的腦子裏飄過無數想法,但最後都歸於沉默,她直接就傻了。

「那個......」司夜玄率先開口了。 「等一下,先讓我說!」蘇今白眼神慌亂,她抱着被子,正在努力思考對策。 怎麼辦怎麼辦,蘇今白你快點想個解釋啊! 「我的意思是......」司夜玄繼一開始的驚訝之後,反而冷靜下來:「你可以先把衣服穿上。」 蘇今白下意識低頭,發現晚上穿的兒童睡衣早就...... 「啊!」她趕緊捂緊被子:「我,我,你,我——」 「你別着急,慢慢解釋。」司夜玄很紳士的背過身,他的眸子裏,是一閃而過的羞怯和驚喜。 這件事,對他來說,不是驚訝,是驚喜。 然而現在的蘇今白仍在當機狀態,她不明白,自己怎麼莫名其妙地跑到司夜玄的卧室里來了,而且,是以現在的樣子! ...

Read More

這張床是由石頭製成的,其表面卻異常的光滑,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麼粗糙。

這樣的舉動是為了和安皓軒商量接下來的對策。 而隔壁的艾德森,抓著欄杆就死盯著安浩軒和達里奧,在那裡說一些他聽不清的話。 「我們要不再和那個叫艾德森的人多多交流一陣子,我覺得他的口中應該可以獲取很多的情報。」達里奧把臉扭向安浩軒那邊,對他說。 「的確,在我們這個地方了解的事情多的,而且還經常和我們交流的,就只有艾德森他一個人了。」安浩軒也覺得這個人可以提供許多珍貴的情報。 兩個人達成一致,他們一起轉到艾德森的方向。 正好艾德森此時已經冷靜了下來,他詢問著,「你們為什麼會被抓到這個地方來?這種問題我還從來沒問過你們。」 此後,安浩軒便把他的真實經歷給說了出來。他和自己的同伴乘著白鯤來到了這裡,被襲擊了。 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已經被關在了這個房間裡面。 「你們可算是太冤了,竟然這樣就被抓到這種鬼地方來,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艾德森閉上了眼睛,微微搖晃了幾下腦袋。 ...

Read More

對他有信心的人或許不少,但相信他林漠能拿下冠軍的,除了自己,便只有竹葉青了吧。

賤兮兮的走到林漠身旁,太子單手直接搭上了他的肩膀。 「怎麼了,捨不得了。 剛剛視線有些暗,沒有看清,你是不是送了什麼定情信物了。 我就說吧,你肯定在外面留情了。」 翻了個白眼,手肘一頂。 疼的太子,直接抱住了肚子嗷嗷叫。 「我可是,海城太子,你敢這麼對我。」 「快點了,太子大人,再不趕路,天都黑了。」 「哦!等等我呀,我艹,林漠你見色忘義。」 ...

Read More

小江剛剛度過危險期,劉黎明也沒有心情管那麼多是非,便叫上范明,一塊把小江推出了手術室。

「美女,我朋友已經脫離了危險,我想明天把他轉到我的醫院,希望你們早上你們幫忙辦理一下出院手術。」 劉黎明不好意思的說。 「你的醫院?你還開有醫院?」 「……」 劉黎明點了點頭。 「你開的是哪家醫院啊?」 范明在一旁,一臉自豪的說道:「縣城的心愛醫院就是我兄弟開的!這就是赫赫有名的劉黎明,劉院長。」 「原來你就是劉院長!」 小秋護士看著劉黎明,就像是看到了明星似的:「我說你醫術怎麼那麼好,劉院長,你可是我的偶像啊,聽說你會起死回生,是嗎?」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