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少年意氣,揮斥方穹,這才是少年人該有的氣象。」

不知什麼時候站在姬松身後的孫思邈負手笑道。 姬松赫然,拱手道:「讓道長見笑了!」 孫思邈越看姬松越是滿意,少年人文采飛揚,處世有道,還難得的謙虛有禮,難怪小小年紀就坐到如今高位。 「好了,松也要下山了,這株『華山參』就送與道長了,還望道長不要推辭!」 拿出那株無意間得來的『華山參』姬松提給老道。 「那好,老道就不推辭了,此物卻實與我有大用,老道行醫多年,但身無長物,沒什麼可以送你的。 這本行醫心得,算是我的一點心得體會,你沒事翻翻就好,要是沒興趣就丟了吧!」 ...

Read More

四位好漢頓時感覺到身體表面傳來清涼舒適的感覺,而且這種清涼感還在漸漸朝體內蔓延。

「保持呼吸吐納的節奏,哎…對嘍…就是這樣!」 四位好漢找到了修鍊的感覺,臉上已經沒有了痛苦的表情,取而代之的則是或猥瑣或蕩漾的神情。 這幾個傢伙心裡都在想些什麼骯髒的事情啊? 沈軒心中好奇。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四位好漢的體表開始滲出灰黑色的粘液,這是在呼吸吐納功法和靈力的幫助下,排除身體內的雜質。 沈軒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四人,心中則在拿這四人與於秀娥、鄭老實、二牛的進階過程做著對比。 昨天於秀娥進階花費的時間最短,鄭老實次之,二牛最慢。 ...

Read More

一瞬間,蘇今白的腦子裏飄過無數想法,但最後都歸於沉默,她直接就傻了。

「那個......」司夜玄率先開口了。 「等一下,先讓我說!」蘇今白眼神慌亂,她抱着被子,正在努力思考對策。 怎麼辦怎麼辦,蘇今白你快點想個解釋啊! 「我的意思是......」司夜玄繼一開始的驚訝之後,反而冷靜下來:「你可以先把衣服穿上。」 蘇今白下意識低頭,發現晚上穿的兒童睡衣早就...... 「啊!」她趕緊捂緊被子:「我,我,你,我——」 「你別着急,慢慢解釋。」司夜玄很紳士的背過身,他的眸子裏,是一閃而過的羞怯和驚喜。 ...

Read More

這張床是由石頭製成的,其表面卻異常的光滑,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麼粗糙。

這樣的舉動是為了和安皓軒商量接下來的對策。 而隔壁的艾德森,抓著欄杆就死盯著安浩軒和達里奧,在那裡說一些他聽不清的話。 「我們要不再和那個叫艾德森的人多多交流一陣子,我覺得他的口中應該可以獲取很多的情報。」達里奧把臉扭向安浩軒那邊,對他說。 「的確,在我們這個地方了解的事情多的,而且還經常和我們交流的,就只有艾德森他一個人了。」安浩軒也覺得這個人可以提供許多珍貴的情報。 兩個人達成一致,他們一起轉到艾德森的方向。 正好艾德森此時已經冷靜了下來,他詢問著,「你們為什麼會被抓到這個地方來?這種問題我還從來沒問過你們。」 此後,安浩軒便把他的真實經歷給說了出來。他和自己的同伴乘著白鯤來到了這裡,被襲擊了。 ...

Read More

對他有信心的人或許不少,但相信他林漠能拿下冠軍的,除了自己,便只有竹葉青了吧。

賤兮兮的走到林漠身旁,太子單手直接搭上了他的肩膀。 「怎麼了,捨不得了。 剛剛視線有些暗,沒有看清,你是不是送了什麼定情信物了。 我就說吧,你肯定在外面留情了。」 翻了個白眼,手肘一頂。 疼的太子,直接抱住了肚子嗷嗷叫。 「我可是,海城太子,你敢這麼對我。」 ...

Read More

小江剛剛度過危險期,劉黎明也沒有心情管那麼多是非,便叫上范明,一塊把小江推出了手術室。

「美女,我朋友已經脫離了危險,我想明天把他轉到我的醫院,希望你們早上你們幫忙辦理一下出院手術。」 劉黎明不好意思的說。 「你的醫院?你還開有醫院?」 「……」 劉黎明點了點頭。 「你開的是哪家醫院啊?」 范明在一旁,一臉自豪的說道:「縣城的心愛醫院就是我兄弟開的!這就是赫赫有名的劉黎明,劉院長。」 ...

Read More

看着梨花帶雨的姜寒酥,蘇白起身蹲在她的面前,將她流下的淚珠再次給擦乾淨,然後趴在她的兩條大腿上,道:「真傻。」

他起身將她給抱了起來,然後自己坐在椅子上,將她給放在了腿上。 「這次同學聚會我又不是自己去,我準備帶你一起去。」蘇白捧起她淚還未乾的小臉說道。 「我,我去不了。」姜寒酥小聲道:「而且人家也沒邀請我。」 「沒關係,你以我家屬的身份去就行了。」蘇白笑道。 「什麼家屬啊?」姜寒酥不解地問道。 「我女朋友啊!難道你不想當我女朋友嗎?」蘇白問道。 「沒,沒有。」姜寒酥道。 ...

Read More

好霸氣!

好屌! 「那你是在逼我們殺你!」 「殺了他!」 兩家人同時怒吼,再沒有半點猶豫,直接轟殺了過來。 唰! 唰! 唰! ...

Read More

他們已經定位了許半夏的手機,此刻正在全速追趕。

林漠接到位置,也立馬驅車追了過去。 半小時后,林漠來到郊外一個破舊的廠區,許半夏的手機定位就在這裏。 陳聖元的人已經把這裏包圍起來了。 「林先生,這裏面有五個人。」 「他們挾持着許總,我們的人,暫時不敢輕舉妄動!」 陳聖元低聲道。 林漠皺眉:「那我妹妹呢?」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