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已經定位了許半夏的手機,此刻正在全速追趕。

林漠接到位置,也立馬驅車追了過去。 半小時后,林漠來到郊外一個破舊的廠區,許半夏的手機定位就在這裏。 陳聖元的人已經把這裏包圍起來了。 「林先生,這裏面有五個人。」 「他們挾持着許總,我們的人,暫時不敢輕舉妄動!」 陳聖元低聲道。 林漠皺眉:「那我妹妹呢?」 陳聖元搖了搖頭:「暫時還沒看到曦兒小姐。」 ...

Read More

但是這一刻,辰似乎可以看到,一條咆哮的巨獸陰影正出現在鳴人的身後。

身披九尾,張牙舞爪! 鳴人,本就該是最為暴虐與陰暗之人! 看著鳴人襲來,小櫻一時間嚇得呆在了那裡,她從沒想過,鳴人這樣的「白痴」,竟然還會有如此一面。 這種瘋狂的姿態,很是嚇人。 「有些無理取鬧了啊,小子。」 辰感受著鳴人的暴虐,眼中閃過一絲明暗不定的光芒,他是確定了,至少眼下的鳴人,絕對還是受到了從小被人歧視和暴力的影響。 當然,這其中必然也有九尾的功勞。 至於長大后,或者這個長大的過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 ...

Read More

看着全軍轉瞬間已經恢復了鬥志,劉贇雙手抱在胸前,望向遠處中軍的董雙,心中也一時感慨萬千。

這個人,不過二十齣頭,不但情商和軍事能力高的可怕,而且臨機應變的速度還這麼快! 不但有着獨步天下的槍法套路,如今對待為人處世方面,還能如此精通,真可謂,是個怪物! 真不知道,你是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劉贇心中感嘆了一聲,也催動坐下戰馬,和大軍一起追襲而去。 而唐斌則帶着一萬人馬,留守此地,順便整頓曾頭市投降的那兩萬五千多人。 而此時,遠處的密林中。 「鏘——鏘——砰!」 劇烈的兵器碰撞聲,響徹在這片空間中,甚至將地上的落葉都給捲起了許多層,給這空氣中染上了一層金黃。 兩個劍客的眼神中,只能看到一絲堅決,顯然,取勝,擊敗對方,是他們目前唯一的目標。 ...

Read More

然而墨風一把挽住了雲舒的胳膊,笑眯眯地看着李佳楠:「李佳楠,你離我姐遠點,你這個弱雞!」

李佳楠一下就炸了,反手操起鍵盤:「墨風,有本事solo一把!」 「就這?」 墨風早就看不慣李佳楠了。 一把扯過椅子:「來啊!」 兩人年輕氣盛,說干就干,很快就打的熱火朝天。 雲舒對這些沒什麼興趣,坐在一旁,淡定的刷微博。 另一側,慕容域和尚晉也到了電競館。 看到這一場進行的如火如荼的遊戲,尚晉饞了。 ...

Read More

他要了什麼服務?按/摩棒服務嗎?!

這畜牲還他媽的就這麼跑了。 “您好,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聽,請稍候再撥…” 謝清呈眼裡拉着血絲,暴躁地摁滅了通話,又去點賀予的微信,用力輸入幾個字符,然後點了發送鍵。 沒想到微信立刻發出了提示音,賀予居然秒回。 謝清呈頓了頓,還是陰着臉把正準備扔一邊的手機拿回來,定睛一看: “消息已發出,但被對方拒收了。” 謝清呈:“………………” 鮮紅的驚歎號映在謝清呈倏然睜大的眼睛裡,謝清呈不可置信地瞪着屏幕看了半天,以爲自己眼瞎了。 ...

Read More

進了門,看見這幫學生一個個還睡的跟死豬一樣,陳默上去挨個叫道:「醒醒,都快點起來!」

陳默這邊剛叫醒兩個學生,那邊坐起來的學生晃晃腦袋又躺了下去,氣的陳默連拉帶拽,費了半天勁,總算給這幫學生仔都叫醒了。 學生們一個個睡眼惺忪的走了出來,伸著懶腰問道:「老師,我們這麼早就要出發嗎?不吃完早餐再走嗎?」 陳默翻著白眼說道:「就知道吃,少吃一頓餓不死。」 「啊…可是不吃早飯,真的會很餓啊…」 陳默無奈,從包里掏了一塊肉乾扔了過去。 「咦?鹿肉乾不是吃完了嗎?這是什麼肉啊?」 「狼肉。」陳默面無表情的說道。 「狼肉?噫…這肉能吃嗎?」學生們很抗拒。 ...

Read More

這番話說出來,在場的人都悚然動容。

他們都知道國寶的價值,毫無疑問的天價! 可即便如此,這位嘉賓,還是捐獻出去,這種情懷,難道就是所謂的民族歸屬感嗎? 「666666!」 「主播懟得好,這種愚蠢的問題,以後就不要問了!」 「主播和魔都李館長關係好,應該會陳列在那。」 「我們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支持着主播,來,御林軍們,火箭走一波。」 拍賣會現場,經過短暫的沉寂后,很快又步入正軌。 如今,已經拍賣了三分之一的藏品,後面還有不少珍品。 ...

Read More

……

天目山脈,即便是放眼整個中州北域,名聲也是極為響亮,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自然便是那每三年出現一次的天山血潭,那種神效,對於絕大部分人來說,都是擁有著莫大的吸引力,而這絕大部分人,又是以年輕一輩為多,因為血潭的那種脫胎換骨,助人突破瓶頸的神效,對於年輕一輩,效果更大。 而也正是如此,那天山血潭能夠助人突破瓶頸的神效,方才能夠無限的擴大,最終令得中州北域無數年輕強者甚至風雷閣這等勢力,都是悍不畏死的對著這天目山脈湧來,所為的,便是能夠成為那十個名額之一……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花光了!」沈勇道。 「啥?花光了?你都幹啥了?你咋就花光了?嫖了?賭了?還是抽了?」 張春桃的嘴就跟一個機關槍一樣,『突突突』地問了一連串的問題。 「春桃嫂子!你把我想成什麼人!我可是老沈家,家族遺傳的老實人!我怎麼可能會做那三件損人不利己的事件呢!我用賣桃的錢買了一個手機!把錢花光了!」 沈勇見張春桃往歪處想,只好將自己買手機的事情說了出來。 ...

Read More

他想安慰她,但張了張嘴,什麼都說不出口。於是站起來從衣櫃里拿出一件很大的外套,試著披在韓靜身上。

「有什麼我能幫你的嗎?我現在就幫你想辦法。」楊祈緊緊交握著自己的雙手,懇切地看著搭在空氣上的外套。有這麼一瞬間,他想把自己的所有都拿出來為她造一個避難所。 「我有一本書,從我一個同學那借的,嗯,我想請你幫我還給他,我要走了,想見見他,我很捨不得他。」韓靜止了止抽泣慢慢的說。 「沒問題。」楊祈一口答應,隨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韓靜既然現在還能來找他,說明她還活著,只是身體不受支配了。那,他是否還能救她? 「你的身體在哪?應該,還有辦法挽回的。」楊祈試探著對韓靜說。 「不用了,謝謝你。」韓靜的語氣一下子冷了下來,她放下他的外套,腳步聲往門口走去,楊祈大腦一片空白,衝上去橫在門口。「你不要回去了,就住在著吧,」楊祈有點激動,但還盡量避開可能會刺激到韓靜的點。「你再告訴我一些關於還那本書的事,我,一定會盡全力幫你的。」 我現在只想留住你,不要再一個人回到讓你遍體鱗傷的地方。 韓靜垂下頭,裹緊外套,慢慢轉身走回沙發坐下。楊祈揪心地看著巨大的外套上描出的,她的瘦小的輪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魚人先知的出現也引起了楊禕的注意,據說商旅海岸的峽谷村裏有一個魚人先知,也不知道那個魚人先知有沒有來參加這次集會。 ...

Read More

喟嘆一聲,眼底儘是愧疚。

「原來就是你先說的,沒想到這一次又是你,這句話,應該我先對你說的, 小乖,我愛你!」 。《帶著全族成仙》第十一章大勝而歸(求推薦票,收藏!) 「剛才是你救了我?」蘇七少說着,突然撓頭道,「你是不是還在水中親了我?」 剛才他的眼耳口鼻都進了水,他根本連眼睛都睜不開,所以不知道是誰救的他。 聽到這話,長公主尷尬得腳指抓地,她忙道:「誰親你了?我那是怕你憋死,在給你渡氣!」 「渡……渡氣啊……」蘇七少支吾著,原來是渡氣,他還以為她在親他。 想起剛才長公主給他渡氣的那一幕,他俊臉一紅,囁嚅道:「幸好是你幫我渡的氣。」 ...

Read More

林漠把馬天成帶到了一個無人的房間,把所有人屏退。

他笑眯眯地看著馬天成:「馬老闆,出這麼大一筆錢,肯定很心疼吧?」 這一筆錢,基本等於馬天成這麼多年的積蓄了。 馬天成心疼的快死了,但嘴上還是連忙道:「不心疼,不心疼。」 「林先生,這……這都是我該受的懲罰。」 林漠隨手把銀行卡扔在桌子上,輕聲道:「這錢,我可以還給你。」 「不過,馬老闆,我希望,你能幫我做事!」 馬天成不由一愣,他瞪大眼睛看著林漠:「林先生,能為您做事,簡直是我的榮幸啊!」 「只要您吩咐一句,刀山火海,我絕對萬死不辭!」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