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柚等:「……」

面對著季柚一群人無語的表情,柳扶風忽然抿嘴,露出一絲竊笑,說:「為了表示感謝,我可以請他們吃一頓火鍋。」 季柚與楚嬌嬌等幾個聽了后,心想這還差不多。 接著。 季柚交接了他們的群體任務,是黑金鼠的牙齒與爪子,呂梁老師審核的很仔細,將每一顆牙齒、每一個爪子,仔仔細細地查看一遍,確定達到了任務要求后,這才給季柚他們發放了獎勵。 拿到獎勵,季柚一行決定返回宿舍,好好的睡一覺,然後,就聽身後的呂梁老師道:「我覺得你們現在應該睡不著,尤其是季柚同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沈初回到公司的時候還不到一點,付文佩看到她這麼快回來,有些驚訝:「沈小姐,談完了?」 沈初輕笑了一下:「有人捷足先登了。」 付文佩怔了一下:「是……傅少?」 沈初哼了哼:「嗯。」 付文佩看着沈初,有些感慨,突然覺得這傅少也挺好的,起碼比薄暮年好上不止一點半點。 沈初沒吃午飯就回來了,如今有些餓了:「我還沒吃午飯,付秘書幫我定個飯吧。」 聽到沈初的話,付文佩回過神來,連忙點頭:「好的,付小姐,我這就去。」 「嗯。」 沈初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身個,回到辦公室,把包包放下,視線落到辦公桌角一旁的那個盒子,她微微皺了皺眉,伸手把那盒子拿了起來,打開把那條項鏈又拿了出來。 ...

Read More

「這位家屬你怎麼還在這裏?趕緊給病人掛號去。」

「我們都是專業的醫生,會給到病人專業的治療你不用擔心。」 「請出去吧。」 幾個護士正想把司寧往外面推,趙青霆和華知夏也趕到了。 「小葵!」 「小葵沒事吧!」 於是這裏一下又塞滿了人。 小護士終於生氣了。 「你們!該掛號的趕緊去掛號,該給病人拿換洗衣服的趕緊去拿,該準備清淡的飲食也快點去,反正能想到的你們全都去干,不要杵在這裏影響我們工作!」 小護士才不管他們是誰,猛虎發威把這些人全都轟走。 而主治醫生和其他護士默默給發威的小護士豎起大拇指。 剛! 這些,趙青葵是全然不知道的。 腦震蕩加上失血讓她陷入了半昏迷的狀態只覺得暈乎乎的只想睡覺。 「小姑娘不要睡!保持清醒回答我的問題。」 ...

Read More

看到往昔一起起操修鍊的夥伴躺在地上,眾人瞬間淚目。

「小五,我會帶你回去的!」 朱鑫強忍著淚水,去抱起小五的屍體。 就在朱鑫觸碰到小五的屍體時,朱鑫的雙手突然失去知覺,接觸小五的部位正迅速變黑,而且以極快的速度往上蔓延。 。 「太瘋狂了,這是真的嗎?那個狂徒竟然擋下了神靈的力量!」 「若非親眼所見,絕對難以相信這是真的,那可是神靈,神靈的神力被一個凡人擋下了!」 「傳聞東方有仙人存在,難道這狂徒已經和神靈一個等級了嗎?進入了仙人之境?」 「不可能,這狂徒才多大!這世上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年輕的仙人?我倒是覺得剛才神靈並未出盡全力。」 「對,絕對是這樣的……」 「看來你果真沒有讓人失望,給了所有人一個巨大的驚喜!」婆羅般若面含微笑,這少年還能再創造奇迹嗎? 「這個瘋子簡直太讓人不可思議了,不過……他雖然擋下了神靈一擊,但是太陽神宮那位神靈貌似還沒有真正的動用自己的力量吧?」墨陰帝一臉心顫的說道。 「嘿,小瞧了么?」黑暗神子邪魅一笑;「看來本神子要收回剛才的話了,他並非是在夾著尾巴做人,而是一如既往的囂張,哪怕面對神靈,也敢將這份深/入骨髓的囂張進行到底!」 「不愧是敢殺我天使之城神諭者的人,你的確給了所有人一個巨大的驚喜,不過今日在這公海之上,你怕是沒有活著回去的希望了!」天使之城的神諭者青年眼神漸冷,不過陳玄擁有的力量的確讓他感到心驚! 「嘿嘿,屠神,看來老乞兒是有機會見到這壯觀的一幕了,這個逼少爺可得把它裝好了!」老陳頭咧嘴一笑,天王殿其他強者也都稍微鬆了口氣。 ...

Read More

被剝削的太多,就想著來報復社會了。

救世主這些畜生。 尋找覺醒目標還找的挺准。 「緝妖大隊來了么?」趙信皺眉。 「不清楚。」李道義肩膀上扛著劍,「我看你跑了,為了抓你從人堆硬擠進來的,也沒看緝妖大隊的人啊。」 「錢是你得命么?」 真虧了李道義還能從樓下硬擠進來。 就當時樓下的情況,開著坦克往裡沖,那些顧客也都不可能讓一下。 「沒錢我要命有什麼用?」 李道義聳肩,皺眉看著商場中倒在地上的顧客們。 此時他們已經上了四樓。 就這幾層,李道義便看到至少二十幾個遇難的顧客。 「他們怎麼還追咱們?」 瞄了一眼後面的狼人,李道義不解的皺眉。 「不怕死?」 ...

Read More

「老婆,你這是雙標。」冷言好笑。

「嗯?是嗎?所以,你在怪我剛剛親你?」慕雪挑眉。 「沒有,我很喜歡。」冷言很自然地回答。 「那就對了。」 冷言:...... 為啥聊著聊著,他感覺自己被套路了?老婆智商太高,貌似也不是太好,怎麼辦? 慕雪不理會一臉懵逼的冷言,在陳江拉開車門后,直接鑽進了車裏,老婆都上車了,冷言站在原地也沒用,他只得從另一側上了車。 上車后,慕雪很自覺地升起擋板,而後看向冷言,一臉認真道:「現在可以了。」 「什麼?」冷言沒反應過來。 「可以親我了。」 冷言:...... 坐在前面開車的陳江:...... 慕雪看冷言愣愣地沒有動,而後挑眉:「你這是要我主動?」 冷言:...... 實在是忍無可忍,他扣住她的後腦勺,狠狠地吻了上去。 ...

Read More

若非之前受了人魔的恩惠,姜塵的實力又有所精進,怕是這一下,直接就能將他的右臂震成碎片。

強行壓下手臂傳來的不適之感,姜塵調動法力,施展出自己自創的神通太極印。 轟! 瞬間,姜塵身邊的虛空,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震碎,化成一道道先天太極之氣,咆哮著,洶湧著,席捲向了孫悟空。 太極印,可化萬物為陰陽二氣,有分解萬物之能。但是,那太極之氣轟在孫悟空的身上,只是將其打退,卻沒有傷到他分毫。 就看到,纏繞在孫悟空身邊的混沌氣轟然一震,就將湧向他的太極之氣震開,破滅、吞噬。 「好強,僅是一滴精血,就將孫悟空改造到這個地步,那這滴精血的主人,又該強大到何種地步?」 經過短暫的與孫悟空交手,姜塵已經感覺到那滴魔神精血內所蘊含的強大力量。 毫不誇張的說,若孫悟空放棄離職,徹底與魔神精血中殘留的魔神意志融為一體,那他就能在剎那之間,轉化成一頭先天道尊級別的凶獸。 但是,孫悟空並不想變為凶獸,哪怕失去了理智,他依舊在反抗著。是以,他的力量增長的很是緩慢,並沒有一步蛻變成先天道尊。 他在將多餘的力量發泄出來,以免自己徹底墮落,淪為凶獸。 如何發泄?唯有戰鬥! 通過不斷的戰鬥,瘋狂的戰鬥,來將自己體內多餘的力量全部發泄出來。 姜塵顯然看出了孫悟空此時的狀態,所以他打算幫孫悟空一把,陪他好好的打上一架,以供他宣洩力量,恢復神智。 正好,姜塵需要一個免費的陪練,來磨鍊自己的神通,現在的孫悟空最合適不過了。非但實力強大無比,更是不怕受傷。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