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瞬間場面變得一團混亂……

蔡風祁臉色漆黑的看著那些,忽然像是被人控制的魔獸,心裡疑惑不已!他們有沒有控制魔獸,他比誰都清楚,可不是他們的人,又是誰呢? 看了看一邊冷笑的冷冥夜和冷殘淚等人,蔡風祁瞬間明白了過來,看起來對方當中,也存在一名厲害的馴獸師!只是不知道究竟是誰…… 另一邊,上官澈和上官落等人,遇上的則是寒園的暗衛們!雖然上官澈和上官落等人的實力不俗,但是面對寒園的暗衛們來說,還是弱上了幾分…… 而且,上官澈兄弟兩人純屬是來看熱鬧的!也沒想著奪寶的事情,見實力不如對方,便退在了人群的後面,準備隨波逐流,大家都進得去,就跟著進去看看,都進不去那就算了,反正他們就是來看熱鬧的…… 面對寒園暗衛們強悍的實力,久攻不下的人群,有些人已經產生了退意,只是外圍這些護衛都這麼厲害了,想必這是那個大家族的人,即便他們進去了,恐怕也得不到寶貝,一時之間,雙方人馬便僵持在原地…… 這時,一隊人馬浩浩蕩蕩的來到了人群前方,有參加過拍賣會的人,認出這幾人是之前在拍賣會上出現過的,而且還是坐在三樓的,最後拍到了兩顆紫玄丹和兩件半神器的人!眾人一直都在猜測著他們的身份,沒有想到他們也來了這裡…… 為首的藍衣女子,看著對面的一群暗衛囂張的說道:「好狗不擋道,麻煩讓讓!」 身後的眾人都為這姑娘捏了一把冷汗,要知道面前這群黑衣人,可不是好惹的啊,出手都是一招斃命!看地上這些屍體就知道了…… 聞言,寒園的暗衛們直接將她的話給無視了!對方的把戲對於他們來說完全沒有用,他們都是暗衛,執行的就是主子的命令!一般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殺人,而不是吵架! 自己說話被人無視了,讓藍衣女子憤怒不已:「既然你們聽不懂人話,那就別怪本小姐不客氣了!」 說著抽出腰間的鞭子就抽了過去,她身邊的老者這一次也沒有阻止,眼神看著裡面那如火般的天空,老者也是非常激動的…… 沒有想到這一次出來,還能遇到如此寶物出世!看起來自己的運氣不錯…… 至於,眼前這些攔著他們的人,老者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裡!看了眼身邊的弟子們道:「去幫大小姐一把,速戰速決!」 「是,大長老!」一群人興奮的說道,一起沖了上去。 不對不對,我們人都在這,大叔怎麼會知道我們在對夏婆做什麼?不過我隨即一想,大叔既然都能用這種辦法警告我們,那肯定確實如楊塵之前所說的一樣,他們母子兩能暗中聯繫! 不寒而慄的情緒瀰漫着我全身,真要是這樣的話,指不定明天我們過去會不會被他們母子兩聯手給坑了! “咦,他怎麼知道我們在做法?”郭勇佳自言自語嘀咕了一句:“沒想到老烏龜還挺厲害的,居然這都能被他察覺到!” “他既然這麼重視自己的老孃,肯定有我們不知道的辦法。”楊塵皮笑肉不笑道。 ...

Read More

南老仙又帶着我們走到了一條小路以後,這小路還非常的荊棘,到處都是雜草叢生的樣子,走起來也非常的難受。

終於,南老仙走到了一個山洞外面的時候停下了腳步,我緊跟着看着南老仙問道:“是這裏嗎?” 南老仙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說道:“對的,正是這裏。”說到這以後南老仙頓了一下指了指山洞裏面以後看着我說道:“走吧,我帶着你們進去吧!” 我倆點點頭以後,南老仙走在了我們前面,我和老易走在南老仙的後面,進了山洞以後我發現這山洞裏面很涼快,一種清涼清涼的感覺,讓我整個人都感覺一陣舒暢。 我一邊往裏面走一邊看着老易問道:“這裏就是狐狸洞?” “對,這裏的房間特別的多,你可別走亂了, 迷了路怕是我也找不到你。”說到這以後南老仙看着我們兩個人說道:“帶手電了嗎?” 我和老易點點頭以後趕忙把自己手裏的狼眼手電拿了出來,打開以後,一陣亮光照射了出去,隨後南老仙帶着我們在這山洞鑽了幾圈以後,走到了一個房間的門口以後,南老仙看着我說道:“就是這裏了。”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深呼了口氣,走上前敲了敲門,這個時候,門很快就被打開了,我進了這個房間的時候發現這個房間很大,很涼快,會有一些微弱的光芒能夠照射進來。 黑媽媽看見是我以後,眼神顯得有些不舒服的樣子“你怎麼來了?” 我看着黑媽媽說道:“我來見胡小玉。” 黑媽媽看了我一眼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就在裏面,你去看看吧!” 說着話黑媽媽便轉身走了進去,我跟在黑媽媽的身後走進去以後才發現胡小玉躺在一個牀上,那牀上到處冒着寒意,像是有冰塊一樣的感覺,非常的涼。 胡小玉的臉色也非常的蒼白,我根本感受不到她的呼吸,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擔憂了起來,我一臉擔心的樣子看着黑媽媽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被招魂幡傷到了魂魄,三魂七魄受到了傷害。”說到這以後黑媽媽頓了一下,看着我繼續說道:“外加上她對你動情了,流過淚了,天道反噬全部都被她一個人抗了下來。” 我聽到這的時候腦袋嘭的一下就懵了,這是什麼情況,胡小玉還能不能醒過來了? 想到這些以後我趕忙看着黑媽媽問道:“那她還要多久才能醒過來啊?” 黑媽媽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也有可能下一秒就醒過來了,也有可能這輩子都醒不過來了。”說到這以後黑媽媽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如果沒有爲你動情的話,她也不至於被傷的如此之重。” 黑媽媽的這一席話像是狠狠的紮在了我的心裏一樣,非常的刺痛,痛的讓我整個人都無法自拔,我看着黑媽媽問道:“那她還有救嗎?” 黑媽媽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現在就是這麼個情況了。”說到這以後黑媽媽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 ...

Read More

這時,洞上面好像有動靜了!!!

“小浪蹄子,居然敢設計騙爺爺我們!” “別讓我抓到了,等我抓到了,第一個搞死你!!” “瞎子,快過來,這邊有血跡!!!那丫頭往這邊跑了!” “快追!!!” 突然,鋪天蓋地的,鑼鼓般的聲音從遠方向着這個方向鋪天蓋天而來!!! 距離這個洞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也越來越響。 那裏面手電筒光串來串去,頓時聚集在這個洞的上方!!! 像是很多人的腳步聲,白仁靜將耳朵貼在地面上,聽見那些腳步聲正在火速的往她這個方向趕來。 慘了!!!這下她該怎麼辦啊? “安子,血跡到前面就停止了。”有人大叫起來。 “大家就在前面仔細搜索,她一定躲在這裏!!!”安子命令道:“快追!” 第1006章不要小公主,要小弟弟 在醫院門口,雲暮終於見到顧凝凝,此刻的顧凝凝正準備回家,準備將一桿黑漆漆的步槍,送給侄子做生日禮物。 甚至顧凝凝已經想到,當侄子問起這件事情的時候,可是說是他的未來叔叔送的。 就在顧凝凝高興的時候,雲暮突然衝到她的面前,將她手中的槍,一把奪走。 因為動作過大,顧凝凝險些摔倒在地上。 「雲暮,怎麼你會出現在這裡?」 「昨天喝那麼多酒,肯定非常不好受吧?」 ...

Read More

「到底什麼信息,和我說說吧,萬一知道,那你就不用這樣麻煩。」

「是受朋友所託,尋找一個叫做范啟星的。」 「只是過去這麼長時間,在官縛的辦公室里找遍雲城各地名單,始終沒有這個信息。」 「范啟星是我朋友一個同學,真的和官縛沒有任何關聯,這點一定要信我。」蘇妙兒忙不迭的解釋。 南初激動的手指尖都在微微顫抖。 事情怎麼可能巧成這個樣子,先是有半雨筆跡的信,再是蘇妙兒親口說在雲城尋找范啟星。 「妙兒,和我說說那個朋友叫做什麼名字。」 「就是之前一直說想要介紹你們認識的,她的名字叫做謝蝶。」 現在唯一的差別就是名字沒有對上,南初的心中已經開始懷疑,謝蝶就是謝半雨,只是換名字而已。 「妙兒,這個謝蝶很有可能是我一位失蹤多年的朋友。」 「什麼?怎麼會有這樣巧的事情?」 「雖然聽起來非常匪夷所思,但是事情很有可能就是這樣」 「既然這樣,那我問問謝蝶,看看謝蝶願不願意和你見面。」 兩邊都是自己朋友,蘇妙兒擠在中間,衡量以後,做出這樣一個決定。 當著南初的面,蘇妙兒將電話撥通。 「是妙兒嗎?」 電話裡面傳來一道清麗女音。 聽到那聲音,南初就已經百分百肯定,這個一定是半雨,半雨沒有死,只是這些年隱姓埋名一直躲在雲城。 儘管時間已經過去五年,但是謝半雨的一顰一笑,南初通通記在心裡,從來沒有遺忘。 ...

Read More

曦禾用力的抽出自己的手,然而那個人的手好像一個大石頭一樣,曦禾用手指掐都掐不動。

其他的人也用若有所思的目光盯著曦禾,眼中閃爍著雀躍的光芒。 曦禾心中冒出一滴冷汗。 疑惑道:「怎麼了?難道這有問題嗎?」她不由暗自後悔,覺得這玉佩好看,就多留了一些時間,沒有把它賣出去。 那人卻對她揚了揚眉,「小孩子說謊話可不乖。」 曦禾看了他一會兒,突然也皺起了眉頭,「你又是幾個意思,我好心招待你,你卻還冤枉我說謊話。」 那人被曦禾堵的說不出話來了。 一旁的人說道,「青乙真人,我看這丫頭一定是我們要找的那個人,你覺得呢?」 一個老者轉過頭來,看向曦禾,「神女,你知道如今召喚出涅槃火焰么?」 曦禾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那老頭看了她一眼,然後慢慢的把手鬆開。 突然轉過頭看向渾身發抖的曦禾爹爹娘親,道:「敢問你們的女兒今年多大了?」 「曦禾今年才十五歲。」 曦禾爹爹聲音哆哆嗦嗦的說道。 「小女如果有什麼事情得罪了各位,她她她,她年紀還小,還請見諒,大家千萬不要和一個小丫頭計較,我向你們道歉。」 「沒有沒有,你們不要擔心,我們沒有惡意的,只是令女長得好像我一個孫女,我看著她比較喜歡,才多問兩句罷了。」 「不過……我怎麼看令女和你們夫妻二人長得不太一樣呢?」 青乙真人眼中閃過精光。 「是啊,因為曦禾長得像她的生母……」 接下來,白衣人沒有再多事。 ...

Read More

我有些好笑:“你膽子這麼小?”

“嗯,害的我想做些壞事都不敢!怕被她聽見。”景文猥瑣的說。 我“…” 他又補充:“金小玉想幹什麼?不會是偷聽我們吧…” 我以爲他在開玩笑,回頭發現這貨眉頭緊鎖,居然真的是在思考金小玉是不是在偷聽我們。 我無語的搖搖頭,這種情商真是醉了。 “你慢慢想,我出去看看!”我一點也不想看到這隻幼稚鬼,這種情商也不知道會不會遺傳?以後生個和他一樣的冒着傻氣的孩子怎麼辦? 多年後,蕭白抱着傻里傻氣的景鈺寶寶,很無語的說:“你兒子是不是傻?都兩歲了還不會說話?” 景太太抽了抽嘴角,無語:“他是裝的,沒看到爲了哄他說話,你買了多少零食了嗎?”“這麼沒臉也不知道像誰?”景先生頗爲煩惱的插了一句嘴。景太太氣的要吐血,像誰?還不是像你? 我開門,看到金小玉真的猶猶豫豫的站在門口。 “打擾你們了?”她抱歉的問。 我搖頭:“有事嗎?” “嗯!” 看到金小玉吞吞吐吐的樣子,我就知道她有話說。 “去你房裏說吧!”我說。 兩個人進了金小玉的房間。 金小玉還是猶猶豫豫的。 “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我說。 金小玉嚥了咽口水:“我…”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