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頭說:";剛纔她上廁所,回來之後躺牀上就不行了。喊都喊不答應。";

陳文大致瞭解了情況,進屋往牀上一瞧,大驚呵了一聲。 我也進去一看,也給嚇住了,老婦人躺在牀上,在她的身上,一個穿着死人衣服的人,正壓在她的身上。 ";難怪動不了,是被鬼壓牀了。";陳文說了句,然後對我說,";陳浩,你把中指咬破,走過去點在那個人的眉心。"; 我哪兒敢,陳文又推了我一把:";快去。"; 我擰着眉頭把中指咬出了一些血,走了過去。 不知道爲什麼,我能看見壓在老婦人身上的那個死人,老頭兒卻看不見,忙問陳文是怎麼回事。 陳文沒立馬回答他,看着我走過去。 我過去之後,那個死人沒反應,我咻地一下就把手指上的血點在了他的額頭上。 剛點上去,他就猛地一下跳了下來,嘴裏嘰裏呱啦叫了起來,連滾帶爬往外跑,纔剛跑了幾步,就沒了影兒,不見了。 按照陳文的說話,這叫做魂飛魄散。 我也一愣,我啥時候這麼厲害了? 那個死人沒了,老婦人也睜開眼,看了我一眼:";蛋子,你跑我屋頭做啥?"; 陳文見沒事兒了,也沒跟他們多解釋,帶着我回屋。 路上我問陳文:";爲啥不跟他們說是鬼在作怪?"; 陳文說:";普通人一輩子又有幾次機會遇到鬼?跟他們說了,怕他們剩下的這幾年擔驚受怕,乾脆不說。"; 我哦了聲,又問:";剛纔那個鬼,是我弄死的嗎?"; 他說:";我跟你說過吧,你把鬼看成小狗小貓,就不會怕了,你這一輩子還會遇到無數次呢,慢慢就不怕了。"; 我說:";那我下次也用中指血。";丸有畝。 ...

Read More

這會兒,他去哪給金大龍拿龍帖去!

想到這,他自己都覺的可笑了,沒想到還真遇到了證明老子是兒子親爹的滑稽之事。 “龍帖我沒帶在身上,不過你可以去問張大靈理事,或者直接找你們秦侯來跟我說話。” 秦文仁雙手叉腰,傲然道。 “沒龍帖你嘰歪個屁啊!我去你先人個板的!” 金大龍一聽,原來是遇到詐胡的了。 登時一擦額頭上的冷汗,氣急敗壞的咆哮了起來。 “金大龍,他真的是秦侯的父親,你要再作,那可就是找死了。” 李敏沒想到秦文仁也不好使,忍不住有些急了。 “他要是秦侯的父親,老子就是秦侯的祖宗,艹!” “敢冒充侯爺的老子,來人,給我往死裏打!” 金大龍哈哈狂笑了幾聲,懶的再廢話,手一招,手下的秦幫弟子如狼似虎一般衝了上來,劈頭蓋臉就打。 “金大龍,我向你保證,你會後悔的。” 秦文仁哪裏是這些如狼似虎一般的傢伙對手,偏偏他一身傲骨,死不服軟,頓時被打的頭破血流,好不悽慘。 “給我拆!” 在打手們張狂的吼叫聲中,金大龍一揮手,推土機轟隆隆撞開了院牆。 “李敏,今天先放過你們,明兒老子再來接你,到時候再不乖乖聽話,我就滅你全家!” “還有,我警告你,秦幫的事,你就是找省委一把手來,也休想擺平,在這裏一切由老子說了算!” “弟兄們,走!” ...

Read More

景鈺寶寶拿着手裏的玩具邊玩邊說:“媽媽讓我給你的,說這裏天氣幹,喝一點很好的!”說完他補充:“這是我媽媽從乾爹那拿來的,乾爹有很多,你拿着吧!”

玉靈這才點了點頭。 摸了摸景鈺寶寶毛茸茸的小腦袋:“你媽媽和爸爸感情很好啊!” “嗯,我爸爸以前病了,纔好的!”景鈺寶寶說。 “那你爸爸是做什麼的?”玉靈問。 “什麼也不做呀,每天就陪着我媽媽!”景鈺寶寶說着已經把一個拆成零碎的小飛機組裝好了。 玉靈看的一愣一愣:“你怎麼這麼聰明?這都能裝好?”景鈺寶寶看了看飛機不以爲然:“這個很簡單啊,記住每個零件就行了!” “真聰明!”玉靈忍不住親了親景鈺寶寶的臉。 景鈺寶寶卻突然臉紅了,害羞的低了頭。 玉靈越看越覺得可愛,而且他像極了景文… “姐姐,你是不是喜歡我爸爸?”景鈺寶寶突然問。 “我…我…沒有!”玉靈心裏的祕密被拆穿了,一時間有點結巴,臉也紅了, 景鈺寶寶狡猾的笑了一下:“鎮子上好多姐姐阿姨都喜歡我爸爸!” 玉靈一愣,有些好笑的問:“你媽媽不吃醋嗎?” 景鈺寶寶搖搖頭:“我媽媽也有很多人喜歡,她爲什麼要吃醋?” 說完他不解的問:“吃餃子的時候她就吃醋了!” 一品暖婚 玉靈被他逗的哈哈大笑。 不過她總覺得眼前這個小寶寶看着什麼都懂不像個四五歲的小娃娃。 ...

Read More

「把你剛才的話再說一遍。」秦驍見她下巴紅了,眼裡閃過心疼。不過想到她不怕死的行為,還是板起了臉。

蘇雯瀾微微仰著頭,用輕蔑的語氣說道:「你又不是我的什麼人,我幹嘛要徵求你的同意?」 秦驍臉色發沉。 蘇雯瀾咽了咽口水。 想她也是個吃軟不吃硬的,可是看見秦驍這幅神情,還是有點怕了。 不過,輸人不能輸陣。就算心裡虛了,面子還是要擺足的。因此,她還是不服氣地看著他。 秦驍被氣笑了。 他關心她,可是在她的眼裡變成了多管閑事。那他大半夜不睡覺,特意跑來找她是為了什麼? 這一切都變得可笑起來。 在她的眼裡,自己是不是特犯賤啊? 「你幹什麼?」 蘇雯瀾見秦驍沒有氣得轉身就走,反而越靠越近。他怒極反笑,可是笑起來讓人瘮得慌。 秦驍將蘇雯瀾抱在懷裡,壓著她的後腦勺,毫不憐香惜玉地吻過來。 「唔……」 蘇雯瀾捶著秦驍的胸口。 登徒子! 自從第一次破了戒,現在動不動就親。他以為她是誰?這種事情是隨便亂來的嗎? 壞人! 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樣的。 ...

Read More

「真是巧,在這裡遇見肅王世子。」秦驍淡道。

「是啊!我和兄長總是這樣有緣。」秦黎辰笑了起來。「不過,你和我的未婚妻說什麼呢?可以聽一聽嗎?」 秦驍淡道:「蘇小姐好久沒有回府,蘇家的人很想她。前不久見到蘇伯爺,幫他帶幾句話而已。」 「這是我的疏忽。作為蘇家未來的姑爺,我應該拜訪一下他們。以後這些事情就不勞兄長操心了。」秦黎辰道。 「本世子與蘇伯爺交好,並不覺得這是什麼讓人操心的事情。」 蘇雯瀾看了看兩人,朝旁邊挪了挪。 「瀾兒打算去哪裡?」秦黎辰開口。 「太後娘娘該進小佛堂念經了,我得去陪她。」蘇雯瀾說道:「你們有事要談就慢慢談,我不打擾了。」 「那瀾兒先去陪太後娘娘。稍後我會再來覲見太后。」秦黎辰深情款款地看著蘇雯瀾。 「行。」他要見太后,又不是來見她。在這個時候拒絕,那不是自作多情嗎? 蘇雯瀾走後,秦黎辰和秦驍連句多餘的話都沒有就各自離開。他們都非常清楚,這個時候的他們已經連虛偽的客套都不想維持了。 剛才秦驍沒有說的是最近他已經連續被三撥刺客刺殺。今天他也想知道與宮裡的那個刺客有沒有關係。 「見過皇上。」秦驍和秦黎辰同時被傳進宮殿。 幾乎是同時,兩人行禮。 皇帝正在為刺客的事情一籌莫展,見到這兩人時,他的目光格外的複雜。 為什麼這兩人之中就沒有一個是他的兒子呢?隨便哪個是他的兒子,這儲君之位就能定下來了。 「傳話的奴才有沒有給你們說,我讓你們進宮做什麼?」 「回皇上,公公說宮裡出現刺客。至於其他的,微臣不知。」秦黎辰拱手回答。 「不錯!宮裡出現刺客,而且這個刺客還死了。刑部的人也來了,你們一起去看看吧!朕希望能夠早些找到幕後的人。就算找不出幕後的人,也要查清楚這人的來歷。朕可不想哪一天突然醒不過來。」皇帝臉色難看。 ...

Read More

我轉過頭,就看見容則正隔着好幾張桌子,朝我熱情地招手。

原本鬧哄哄的食堂一下子安靜下來。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我和容則身上。 我無奈地扶額。 容則,咱能不那麼高調嗎? 我不顧羅晗她們八卦的小眼神,頂着四周人的注目禮,走到容則旁邊。 “容則,你找我幹嘛!”我跟做賊一樣,壓低聲音道。 “我不是來找你,是來找容祁大人的。”容則看着我旁邊的容祁,道,“那件事安排好了,這週六下午,我來學校門口接你們。” 容祁淡定地點了點頭,而我還是一臉茫然。 “去幹嗎?” “我拜託了容則和他師傅,調查容家那女鬼用回魂之術的事情。”容祁答道。 我愣住。 容祁竟然還在查那女鬼的事情? “你不是已經知道那女鬼用回魂之術,是想復活那小鬼嗎?他們都魂飛魄散了,還要查什麼?”我忍不住問道。 “我之前也跟你說過,那小鬼和女鬼背後肯定有人在幫他們。”容祁道,“所以我仔細調查了一下他們佈下的回魂之術,然後發現,裏面果然有問題。” “什麼問題?” “回魂之術其實是一個很複雜的術法,雖然很多人知道,但如果真的要實施,過程十分複雜。 我當車商那些年 我原本以爲那女鬼不過是胡亂實行回魂之術罷了,但調查後發現,她的回魂之術竟實行得是非完美,儼然如玄學高手所做的一般。” 我有些明白過來。 ...

Read More

見今日這般開口,好似也不願過多的談起他的雙眸。而夜雨的眼睛,我們都已經知道,是佛家典籍中的阿修羅之眼,也就是陰眼。

至此,我們便沒有再詢問,只是在匯合之後商談下一步該如何行動。 而戰場之中因爲三具千年屍王的死去,四大邪教已經在沒有了什麼阻擋我們進攻的步伐。 此刻依然呈現出了兵敗如山倒的趨勢,我方大軍如同洪水猛獸,對準了四大邪教的妖道們就是一陣陣碾壓。 哀嚎與喊殺之聲並存,我方人馬這會氣勢如虹,在這種大勢之下,勝利只是早晚的事兒。 不過我心中卻很是擔憂,童瑤在這裏,那麼黑蓮鬼兵一定也在這裏。 現在都這個時候,黑蓮鬼兵依舊沒有出現。但我清楚的明白,當黑蓮鬼兵出現的時候,那纔是真正的戰爭。 現在四大邪教大勢已去,劍宗掌門盧西安,紫陽觀掌門鐵雲道士,這會兒正在拼命抵擋。就算他們悍不畏死,但在這麼多人馬和大勢之下,他們必亡。 所以我絕對沒有必要在繼續出手,我們必須保存實力等待黑蓮聖女童瑤的黑蓮鬼兵。 這會兒罵我說出了我心中的想法,衆人聽我這般說道之後。全都表示贊成,畢竟讓我感覺棘手的不是四大門派的妖道,而是童瑤手中的黑蓮大軍。 至此,我帶着衆人準備回到石臺,繼續在周圍觀戰。 可就在此刻,我突然聽到一聲虎吼在這戰場之中響起。緊接着,我們的左前方突然出現了一股濃濃的陰氣。 而且這股陰氣之強,如同潮水一般,直接就涌向了此刻正在追殺四大邪教人馬的我們道士們。 這股陰氣剛一出現,我的心便“噗通”一聲。同時心中暗道;來了。 我們害怕的終於來了,此時向着左前方望去,見那遠方陰氣沖天、鬼影涌動。 看着那金戈鐵馬,刀槍劍戟,這不是童瑤之陰山後帶回陽間的鬼兵,又會是什麼? 不敢怠慢,當場便在戰陣之中大吼一聲:“左前方結陣。” 隨着我的一聲大吼,我周圍的道士們紛紛放棄追擊,開始在左前方聚集,全都磨刀霍霍準備與即將出現鬼兵大戰。 同時間,指揮全局的宋叔和白老太太也發現了下方的異常。這會兒那不敢怠慢,連連打出旗語,讓剩餘的一千多名道士趕快前往左前方結陣。 ...

Read More

後續還有許多的江湖消息,另外古二爺跟我講了許多關於朝堂之上的事情,真真假假,這些都難以辨認,只是當作一樂。

不過據說這段時間與我們修行者有關的幾個部門,有經過大換血,調了一些比較有魄力和才幹的人走上了領導崗位。 說到這些的時候,古二爺笑了。 他說這一次對付黑手雙城殘餘勢力的雷厲風行,便有着這些新生代力量的幕後推動。 畢竟一個蘿蔔一個坑,這幫老大上位了,肯定要給自己以前的心腹和下屬一個可以期望的官銜,如果能夠通過打擊那些舊有勢力,將位置騰出來,想必是極好的。 那一夜,我們聊了許多,一直到了下半夜時間,古二爺睏倦不已,方纔各自散去。 我和屈胖三一覺睡到了第二天下午,聽到有敲門聲,我方纔爬起來,問了一聲,外面古娜低聲說了一句,說他爺爺找我們。 我簡單洗漱過後,找到了古二爺。 古二爺拿着一張紙,瞧見我進來,遞給了我,然後說道:“除了林齊鳴,落入白城子監獄的,還有餘佳源、董仲明,朱雪婷和白合在前些天失蹤了,不知下落……” 餘佳源也就是布魚道人。 也就是說,七劍之中,除了張勵耘和尹悅在很久之前就已經失蹤了之外,現如今的三個男性成員,包括林齊鳴、布魚和董仲明在內,都給關進了白城子監獄,至於白合和朱雪婷兩人,則在搜捕的過程中逃離。 說是失蹤,明眼人只要稍微動一些腦子,都能夠,這兩人要麼是逃走了,要麼是暴力抗法,發生了某些不可對外公佈的事情。 最壞的結果,是死了。 這兩個女子之中,朱雪婷我們打的交道比較少,至於那位白合,曾經屢次三番被派到我老家監督陸左,甚至還跟小妖姑娘打過一架。 對於她,我還算是熟悉的,不過平心而論,她也是公事公辦,我對她實在是提不出太多的恨意來。 而現如今,當初威震江湖的七劍七零八落,得了個這般的下場,着實讓人有點兒遺憾。 紙條上除了七劍之外,還有其他黑手雙城嫡系的消息。 我在這一頁薄薄的紙張裏面,瞧見了一個印象比較深的名字。 趙中華。 ...

Read More

“是因爲我的笛聲?”

“我不知道。有許多事情並不需要理由,你說呢?” 甦醒不明白池翠的話什麼意思,他的目光忽然移到了小彌臉上。只見那重瞳般的眼睛對他眨了眨,他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是的,就像我與小彌的相遇,也許真是一種緣分。小彌,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好的。”小彌微微笑了起來。 池翠摸了摸小彌的頭說:“這孩子已經很久沒笑過了。” “那我真榮幸。”甦醒回答。 “你知道嗎?他已經在窗口盼望了整整一天了,就是爲了等你的笛聲吹響。當你的笛聲傳來時,他就完全沉浸在其中了,我無法形容他當時的表情。我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害怕,但我知道他非常陶醉,他從你的笛聲中得到了快樂。也許在冥冥之中,他和笛子真的有緣。” 說話的瞬間,池翠的腦子裏忽然掠過了七年前的那個夜晚。在那神祕笛聲飄揚之夜,她和肖泉度過了一個錯誤的夜晚,從此小彌就在她的腹中生根了。這是一種宿命嗎?池翠看着小彌的眼睛,心中隱隱作痛。 “真的嗎?他也許會成爲一個了不起的男人。”甦醒摸了摸小彌的臉說。 小彌伸出手撫摸着甦醒帶來的笛子,用那細嫩的童聲說:“我想我們能夠開始了。” 池翠也向甦醒點頭示意了一下。 他微微一笑,把笛子舉到小彌的面前說:“首先,讓我們來認識一下笛子。中國笛子又名‘橫吹’,通常由竹子做的。正如你現在看到的,它有一個吹孔、一個膜孔和六個音孔,此外還有前後出音孔。笛膜一般用蘆葦杆的內膜製成。” “它看上去就像人的眼球。”小彌指着笛膜說。 “像眼球?不,笛膜是透明的。” “人的眼球也是透明的。” 池翠突然打斷了小彌的話:“別亂說,人的眼球當然是有顏色的,大多數人的眼睛是黑的,還有些人是藍色或棕色的眼球。” 甦醒不明白她爲什麼會對小孩子的話如此緊張,他繼續說:“過去傳說是西漢張騫出使西域時把笛子傳入中國,但事實上早在七千年前中國就出現了笛子。浙江河姆渡遺址就出土過骨哨和骨笛。湖北曾侯乙墓和湖南長沙馬王堆漢墓都出土過橫吹。唐朝是竹笛的興旺時期,出現了許多著名的演奏家,如李暮、孫夢秀、尤承恩、許雲封等一代名家。” “甦醒,小彌只有六歲,他連漢字都認識不多,更別提中國歷史了。”池翠提醒了他。 “哦,對不起。” ...

Read More

我抽了抽嘴角,苦笑着心說:晚上可千萬別出岔子,我得想辦法阻止她。別等到一桌子菜沒吃就先看着他們打起來,是要出事的。

(本章完) 總之就是手忙腳亂了一通,我又去樓下菜館炒了幾道菜,但是人家過年回來剛營業,菜色不齊,只能買了雞魚和大菜之類的。 小莫他們非常準時,六點鐘準備敲門,我過去給他們開門,林宇和白子晗在前邊,林宇的手中拎着各種水果還提了一箱好吃的,白子晗更是抱着一個輕便的榨汁機,我被這架勢個逗樂了,再看他們後邊,大利也過來了,然後小莫的手裏牽着一個小男孩兒,約莫四五歲大小,瘦瘦的,俊俏白皙的小臉和潮流的髮型,標準小帥哥一枚。 我看着這個孩子,詢問的目光望向小莫。 小莫一挑眉領着孩子進門,順便帶上門。 那邊林宇和大利去廚房慰問許盈盈了,白子晗在客廳的桌子上整理了一下水果和榨汁機,開始準備給大家配置飲品。 小莫抓着小男孩的手一鬆,那個小孩兒迅速撲到我的雙腿,把我緊緊抱住。我愣了一下,小男孩閃爍着水靈靈的大眼睛:“小童,抱我。” 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等等,怎麼回事?這什麼情況? 你無法想象一個陌生的,俊俏的,惹人憐惜的小男孩抱着你的腿,還能清晰地叫出你的名字是怎麼樣一副畫面,我是徹底驚住了。 小莫終於大發慈悲地解釋:“狐王大人,就是這隻啦,他目前能變的人形就是這個樣子,年齡太小沒辦法,過個百八十年,應該能長大一些,還有啊,他身體裏有狐王的戒指,所以才能很快變成功,可不是說他就比我厲害。” 我眨了眨眼睛,努力接受面前的事實:“你是小狐王?” 他點點頭,又說了一遍:“抱我。” 我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彎下腰,結果小莫拎着狐王的衣領就給換了個方向丟到了地上:“自己走路自己找地方做,這裏是屋裏,你沒事往小童身上靠什麼靠。” 面對這樣一張稚嫩的小臉,我是什麼重話都說不出的,但小莫偏偏不在乎,只要狐王有任何想要找我撒嬌的動作都會被他即使發現並且制止。 莫名有些心疼小傢伙,他都快哭了。 那邊不明真相的大利對狐王招招手:“來,男孩子要勇敢,不能說哭就哭的,來我這。” 狐王嫌棄地對他翻了個白眼,默默走到一邊坐下,噘着嘴不開心。 林宇把大利拽走:“過來幫忙洗盤子。”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