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着全軍轉瞬間已經恢復了鬥志,劉贇雙手抱在胸前,望向遠處中軍的董雙,心中也一時感慨萬千。

這個人,不過二十齣頭,不但情商和軍事能力高的可怕,而且臨機應變的速度還這麼快! 不但有着獨步天下的槍法套路,如今對待為人處世方面,還能如此精通,真可謂,是個怪物! 真不知道,你是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劉贇心中感嘆了一聲,也催動坐下戰馬,和大軍一起追襲而去。 而唐斌則帶着一萬人馬,留守此地,順便整頓曾頭市投降的那兩萬五千多人。 而此時,遠處的密林中。 「鏘——鏘——砰!」 劇烈的兵器碰撞聲,響徹在這片空間中,甚至將地上的落葉都給捲起了許多層,給這空氣中染上了一層金黃。 兩個劍客的眼神中,只能看到一絲堅決,顯然,取勝,擊敗對方,是他們目前唯一的目標。 每個人的力道,隨着手中的刀劍,似乎都已經貫徹到了極致,高俅的打法是爆髮型,因而,他每經歷一段短暫的壓制黑衣人後,都會進入到平緩的狀態。 這個時候,他只用劍來防守,而不是主動出擊,實際上,這是他為了尋找敵人破綻,而一擊斃命,自創的一種既能節省自己體力,又能保持最大勝率的戰術。 而此時,高俅的眉頭有些皺了。 他能看出來,這個黑衣人擅長的是體力,他的劍法如今看來,就像是海浪層疊一樣,在保持穩定的模式下威力逐步加強。 更恐怖的是,這個黑衣人,他的體力絲毫沒有下降的跡象,高俅心中只是冷笑一聲,既然要打持久戰,我們不妨就來試試,誰能撐到最後。 高俅的神情變化,自然盡數落在了黑衣人的眼中,他卻什麼也沒說,只是露出了一抹優雅的笑容。 與此同時,他身形往下一滑,整個人一個翻滾,已經避開了高俅刺往他心臟的爆發一擊。 「不錯啊,年輕人。」 拭去了臉上的一抹血痕,又看了看高俅,黑衣人只是笑了笑:「居然能傷到我,你足以感到自豪了。」 「你也不賴。」 ...

Read More

為了成名,不擇手段。

這樣的人,真是讓人感到噁心。 張若塵假裝聽不懂趙義丙的話,笑道:「我就算名氣再大,實力再強,你也永遠是我的師叔。」 「不要臉。」 趙義丙的身後,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 張若塵尋聲望過去,盯在趙涵兒的身上,學著林岳,做出一副英姿颯爽的模樣,笑道:「師妹,許久不見,我也十分想念你。」 張若塵知道,林岳與趙涵兒的關係很好,當然先與她攀上交情。 趙涵兒,看上去十六七歲的樣子,模樣頗為清麗,長有一雙圓溜溜的眼眸,顯得十分可愛 。 若是以前,趙涵兒聽到林岳說出「十分想念她」的話,肯定會激動好幾天。 但是,她親眼見到林岳跪在邪道高手的面前,一副貪生怕死的懦弱樣子,以前她對林岳的所有憧憬和迷戀,瞬間崩塌。 此刻,聽到「林岳」說出想念她的話,只是讓她更加覺得,以前簡直就是瞎了眼,怎麼會暗戀上這麼一個慫貨? 趙涵兒雙手抱在胸前,斜盯了張若塵一眼,冷聲道:「離我遠點,別叫我師妹,我會感到噁心。」 圍在趙涵兒身旁的幾個內門弟子,頓時譏笑了起來,眼神鄙夷的盯著張若塵。他們的心中,說不出的愉悅。 以前,趙涵兒的眼中,完全就只有林岳一個人。他們無論是天賦,還是樣貌,根本比不過林岳,也就不敢和林岳爭搶趙涵兒。 現在卻不同,小師妹顯然已經不再迷戀林岳,他們自然也就有大把的機會。 所有人都刻意疏遠「林岳」,甚至毫無留情的冷嘲熱諷,但是,「林岳」卻渾然不放在心中,依舊死皮賴臉的跟著他們。 趙義丙帶領一群內門弟子,離開神台城,向兩儀宗的山門行去。 兩儀宗的山門,乃是兩座並排在一起的黃石山峰,遠遠望去,兩座山峰就像是兩扇敞開的大門一樣,既是巍峨,又散發出強大的古韻。 ...

Read More

然而墨風一把挽住了雲舒的胳膊,笑眯眯地看着李佳楠:「李佳楠,你離我姐遠點,你這個弱雞!」

李佳楠一下就炸了,反手操起鍵盤:「墨風,有本事solo一把!」 「就這?」 墨風早就看不慣李佳楠了。 一把扯過椅子:「來啊!」 兩人年輕氣盛,說干就干,很快就打的熱火朝天。 雲舒對這些沒什麼興趣,坐在一旁,淡定的刷微博。 另一側,慕容域和尚晉也到了電競館。 看到這一場進行的如火如荼的遊戲,尚晉饞了。 「域哥,你今天要不要和我一起solo?」 慕容域挑眉:「就你?」 尚晉覺得自己被挑釁了。 「域哥,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我現在很厲害,我在遊戲世界也算是小有名氣!」 最後這幾個字,尚晉說的有點沒有底氣。 他確實小有名氣。 只不過是在他們菜雞群里,算是最菜的那一個。 慕容域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尚晉覺得自己心裏還是要有點B數,「域哥,你說雲舒天賦這麼好,為什麼不去打職業?」 上次的單挑,徹底讓尚晉見識了雲舒的能力。 ...

Read More

他要了什麼服務?按/摩棒服務嗎?!

這畜牲還他媽的就這麼跑了。 “您好,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聽,請稍候再撥…” 謝清呈眼裡拉着血絲,暴躁地摁滅了通話,又去點賀予的微信,用力輸入幾個字符,然後點了發送鍵。 沒想到微信立刻發出了提示音,賀予居然秒回。 謝清呈頓了頓,還是陰着臉把正準備扔一邊的手機拿回來,定睛一看: “消息已發出,但被對方拒收了。” 謝清呈:“………………” 鮮紅的驚歎號映在謝清呈倏然睜大的眼睛裡,謝清呈不可置信地瞪着屏幕看了半天,以爲自己眼瞎了。 賀予把他拖黑了? 謝清呈低低“操”了一聲,嗓子啞的冒煙。 賀予居然、有臉、把他給……拖、黑、了?!?!! 得虧謝清呈不玩某些社交軟件,不然他就會意識到賀予的行爲很像當代某些特別無恥的青年,就是約完炮之後秒刪對方聯繫方式的那種。 但這也並不妨礙謝清呈急怒攻心,畢竟他覺得再怎麼說,昨天這麼噁心的事情發生之後,要刪也是他刪賀予吧? 輪得着賀予拖人嗎? 謝清呈很少有非常失控的時候,但他此時啪地把手機往池上一扔,擡眼時鏡子裡的男人兇狠的就像一頭被逼入絕境蹂/躪過的雄獸。 “賀予……!!” . 另一邊,賀大少爺是真把付錢這事兒給忘了。 ...

Read More

進了門,看見這幫學生一個個還睡的跟死豬一樣,陳默上去挨個叫道:「醒醒,都快點起來!」

陳默這邊剛叫醒兩個學生,那邊坐起來的學生晃晃腦袋又躺了下去,氣的陳默連拉帶拽,費了半天勁,總算給這幫學生仔都叫醒了。 學生們一個個睡眼惺忪的走了出來,伸著懶腰問道:「老師,我們這麼早就要出發嗎?不吃完早餐再走嗎?」 陳默翻著白眼說道:「就知道吃,少吃一頓餓不死。」 「啊…可是不吃早飯,真的會很餓啊…」 陳默無奈,從包里掏了一塊肉乾扔了過去。 「咦?鹿肉乾不是吃完了嗎?這是什麼肉啊?」 「狼肉。」陳默面無表情的說道。 「狼肉?噫…這肉能吃嗎?」學生們很抗拒。 「狼肉補五臟,養虛勞,御風寒,暖腸胃,填精髓,好東西怎麼不能吃。」陳默解釋道,接着又說道:「行了,邊吃邊走,昨天咱們才走了二十公里的路,今天必須要走二十五公里,那樣後天就能趕回基地市,你們也不想在野外繼續風餐露宿了吧。」 「不是吧…二十五公里的山路…」 「求放過啊,老師…」 學生們一個個哀求道。 陳默不為所動,指揮學生們收拾行李,馬上出發。 這一上午的路途還算平坦,不需要在爬什麼山,因為他們本身就是在山頂過的夜。 其實邊城這邊的山本身就不怎麼高,百十米的高度在南方充其量也就算是個山包。 臨近山腳下的時候,走在前方探路的陳默一擺手勢,示意隊伍停下。 學生們這兩天也都算是習慣了,一個個都貓著腰隱蔽著。 方言小聲問道:「發現什麼了?」 ...

Read More

這番話說出來,在場的人都悚然動容。

他們都知道國寶的價值,毫無疑問的天價! 可即便如此,這位嘉賓,還是捐獻出去,這種情懷,難道就是所謂的民族歸屬感嗎? 「666666!」 「主播懟得好,這種愚蠢的問題,以後就不要問了!」 「主播和魔都李館長關係好,應該會陳列在那。」 「我們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支持着主播,來,御林軍們,火箭走一波。」 拍賣會現場,經過短暫的沉寂后,很快又步入正軌。 如今,已經拍賣了三分之一的藏品,後面還有不少珍品。 而因為剛才那件國寶級文物的緣故,在場嘉賓的情緒,已經被渲染到了極致。 他們都對接下來的拍品,充滿了濃厚的興趣。 希望也能和這位華國小子一樣,撿到大漏。 林可頌原本從桌球館出來時心情就非常差,因為在馬彪那裏得到的線索並不足以讓她立馬找到興哥替廖有儀報仇,更不用說找出廖有儀車禍的真相了。 甚至,她沒法確定馬彪說的是真是假,她能做的,只是儘力憑着蛛絲馬跡去找,畢竟都十年了,而且,她很清楚這個過程她必定會受到威脅。畢竟,就算不去查這件事,廖涵若跟林可意倆母女都時刻想着她死。 奔跑使人大口呼吸,隨着肺部不斷吸入新鮮空氣,隨着周圍人越來越少,視線越來越寬闊,林可頌的心情似乎也在慢慢變好,再看前面的徐牧南,也順眼許多了。 徐牧南選了一處偏僻的角落停下,將林可頌圈在自己跟牆壁之間保護好,而自己則視線瞥向外面,生怕徐珂追來。 都說長姐如母,從小到大,徐牧南最怕的人不是徐甄更不是南卓華,而是徐珂,畢竟自他有記憶起徐珂就已經是個威嚴不可侵犯的姐姐,再加上徐珂日常把他當小孩,明明他都二十歲了,在徐珂眼裏似乎還是那個跟在她屁股后的小屁孩……這點最讓徐牧南頭疼! 「呼——」林可頌重重呼出一口鬱氣,胸腔起伏着,臉頰更是紅撲撲。 徐牧南經常跑步打籃球,這點運動量對他來說不過是小意思,垂眸看林可頌,突然就被她這紅撲撲的臉戳中笑點:「你臉怎麼那麼紅?」 ...

Read More

……

天目山脈,即便是放眼整個中州北域,名聲也是極為響亮,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自然便是那每三年出現一次的天山血潭,那種神效,對於絕大部分人來說,都是擁有著莫大的吸引力,而這絕大部分人,又是以年輕一輩為多,因為血潭的那種脫胎換骨,助人突破瓶頸的神效,對於年輕一輩,效果更大。 而也正是如此,那天山血潭能夠助人突破瓶頸的神效,方才能夠無限的擴大,最終令得中州北域無數年輕強者甚至風雷閣這等勢力,都是悍不畏死的對著這天目山脈湧來,所為的,便是能夠成為那十個名額之一……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花光了!」沈勇道。 「啥?花光了?你都幹啥了?你咋就花光了?嫖了?賭了?還是抽了?」 張春桃的嘴就跟一個機關槍一樣,『突突突』地問了一連串的問題。 「春桃嫂子!你把我想成什麼人!我可是老沈家,家族遺傳的老實人!我怎麼可能會做那三件損人不利己的事件呢!我用賣桃的錢買了一個手機!把錢花光了!」 沈勇見張春桃往歪處想,只好將自己買手機的事情說了出來。 「你買手機幹啥啊?咱們村比傳說中的世外桃源還要隱蔽!看個電視都看不了!更別說用手機打電話了!能與咱們村外聯繫上的高科技產品,只有村長家裡的那部老式電話機!」 張春桃的這些話,說出了山桃村的通信現狀,這些沈勇也都知道。 但是,現在的山桃村不能用手機打電話,不代表以後也打不了。 沈勇相信,山桃村以後不僅能用手機打電話,而且還要全光纖無線網覆蓋! 「我當然知道啊!」 沈勇自信地道,「雖然咱們村現在沒法看電話用手機,但是不代表以後用不了!相信我,咱們村很快就能變得比雲河縣城還要好的!」 「勇勇!雖然你說的不現實,但是嫂子就願意聽你這麼說!」 張春桃從身上掏出來一塊錢給沈勇,「去吧!去打電話吧!」 沈勇接過一塊錢硬幣,找了一個小賣鋪,用裡面的公用電話,給村長李坤家裡打去電話。 可是,沈勇打了十多次,都是佔線,根本打不通。 ...

Read More

顧微微『嗯』了聲:「他自己應該也知道段時間內是處理不好的,所以剛才叮囑了我許多。那威廉哥哥你有什麼建議嗎?」

「有,」威廉.斯賓塞道,「我也去,我和他一同出面,他現在還在忙是嗎?那麼等他不忙的時候我給他打電話,我要和他商量一下。」 「好,」顧微微點了點頭,「一會兒他忙完了我直接讓他給你打電話。」 「好的,那我等你們的來電,我這邊也需要提前做些準備。」 兄妹兩人互道了再見,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大概十幾分鐘后,封燁霆終於從書房回來了。 聽到他開門的聲音,顧微微遠遠就朝他張開了雙臂。 封燁霆三步並作兩步地走過去抱住了她,嗓音有些嘶啞地問:「你怎麼還不睡?」 「我在等你。」顧微微柔順地將腦袋搭在封燁霆的肩膀上,「想到我們馬上就要分開了,我就特別珍惜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 「傻瓜,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嗯,」顧微微窩在封燁霆懷裏說,「你給威廉哥哥打個電話吧,他有事情要和你說。」 她說着,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了封燁霆。 , 第1033章 宋三喜點頭,微笑,「好,不講這些了。煩惱,總會有消除的時候。你休息一下吧,我也閉閉眼。」 說完,他果斷閉眼。 坐在座位上,沉默中。 呼吸,很平穩。 秦香琳看了他一眼,這傢伙,長的真帥。 ...

Read More

他想安慰她,但張了張嘴,什麼都說不出口。於是站起來從衣櫃里拿出一件很大的外套,試著披在韓靜身上。

「有什麼我能幫你的嗎?我現在就幫你想辦法。」楊祈緊緊交握著自己的雙手,懇切地看著搭在空氣上的外套。有這麼一瞬間,他想把自己的所有都拿出來為她造一個避難所。 「我有一本書,從我一個同學那借的,嗯,我想請你幫我還給他,我要走了,想見見他,我很捨不得他。」韓靜止了止抽泣慢慢的說。 「沒問題。」楊祈一口答應,隨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韓靜既然現在還能來找他,說明她還活著,只是身體不受支配了。那,他是否還能救她? 「你的身體在哪?應該,還有辦法挽回的。」楊祈試探著對韓靜說。 「不用了,謝謝你。」韓靜的語氣一下子冷了下來,她放下他的外套,腳步聲往門口走去,楊祈大腦一片空白,衝上去橫在門口。「你不要回去了,就住在著吧,」楊祈有點激動,但還盡量避開可能會刺激到韓靜的點。「你再告訴我一些關於還那本書的事,我,一定會盡全力幫你的。」 我現在只想留住你,不要再一個人回到讓你遍體鱗傷的地方。 韓靜垂下頭,裹緊外套,慢慢轉身走回沙發坐下。楊祈揪心地看著巨大的外套上描出的,她的瘦小的輪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魚人先知的出現也引起了楊禕的注意,據說商旅海岸的峽谷村裏有一個魚人先知,也不知道那個魚人先知有沒有來參加這次集會。 平時這些魚人先知極少露面,楊禕還一次也未曾見過,乘此機會他使用領主之眼查看了高地上幾個魚人的屬性信息。 【名字】:黑鰭氏族智者(C) 【種族】:黑鰭魚人(雄性) 【等級】:4級魚人先知 裝備的是魔星釘鎚(4級/優秀)和秘文圓盾(4級/優秀) —— 【名字】:峽谷村魚人先知(D) 【種族】:黑鰭魚人(雌性) 【等級】:2級魚人先知,2級煉金師 裝備是橡木法杖(2級/優秀) ...

Read More

喟嘆一聲,眼底儘是愧疚。

「原來就是你先說的,沒想到這一次又是你,這句話,應該我先對你說的, 小乖,我愛你!」 。《帶著全族成仙》第十一章大勝而歸(求推薦票,收藏!) 「剛才是你救了我?」蘇七少說着,突然撓頭道,「你是不是還在水中親了我?」 剛才他的眼耳口鼻都進了水,他根本連眼睛都睜不開,所以不知道是誰救的他。 聽到這話,長公主尷尬得腳指抓地,她忙道:「誰親你了?我那是怕你憋死,在給你渡氣!」 「渡……渡氣啊……」蘇七少支吾著,原來是渡氣,他還以為她在親他。 想起剛才長公主給他渡氣的那一幕,他俊臉一紅,囁嚅道:「幸好是你幫我渡的氣。」 要是換成那些五大三粗的侍衛,他覺得他可以把自己埋了! 這時,雲若月看到大家的衣裳都浸濕了,忙道:「皇姐,七少,你們的衣裳都打濕了,我們先回璃王府換衣裳吧!」 「好,那我們走吧!」長公主趕緊站起身,她不敢看蘇七少,臉色緋紅,迅速地往前走去。 - 一晃眼,就入冬了! 下雪了! 天上飄着鵝毛大雪,大地一片銀妝素裹,整個盛京城都成了白色的世界。 雲若柳手中打着一把傘,一個人走在大街上。 她穿了一襲粉色的煙籠梅花長裙,外罩一件大紅羽紗面的狐裘披風,領口圍了一圈白狐狸毛,整個人顯得清新靈動,光彩照人。 若靈要出嫁了,母親和若靈每天都很忙,沒有人陪她玩,她便自己去璃王府找若月姐姐玩。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