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幫我邀請傅藝橫,還有商業合作夥伴,當紅藝人!越熱鬧越好!」

「為什麼點名傅藝橫,什麼時候對他感興趣了?」 褚逸辰只是淡淡掃了他一眼。 「讓你去就去!對了也邀請拍攝組!」 「你是說要在同一艘游輪上?行吧,你出錢,你是老大,在海上幾天都沒問題,反正選美就是不能太接地氣,怎麼豪華,怎麼來!」 他已經可以想象多少富豪公子掙搶參加上船。 超市。 李安安推著車子,選購蔬菜,她正想拿一顆花菜,看中的菜被人拿走。 「傅藝橫」 李安安眼中帶著驚喜,因為帶著口罩,她只露出了眼睛,明亮歡喜。 「這麼高興看到我?」 傅藝橫把菜放進她的購物車裡。 「當然,如果你先看到我,你也會是這個表情!」 傅藝橫笑笑,的確會。 「買菜做晚飯?」 「嗯,孩子們有點挑食了,所以多買點蔬菜,你?」 李安安看到不遠處等待著的一行人,西裝筆挺,看著應該是公司的精英,都在靜靜等著他。 而傅藝橫眼睛專註看著她,一如之前地有耐心,完全不把等著的人放在眼裡。 「他們在等你?」 ...

Read More

蘇勝天聽了蘇葉的話之後,老臉一紅。「葉子,謝謝你,是爹愚鈍了,以後爹會改進的。」蘇勝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甚至那抓着蘇葉拿給的面脂的手都有點發抖。

「爹,別緊張,我相信你。這東西你要放好,等會飯後去了房間里你在拿出來送給娘,我相信娘一定會很喜歡的。」蘇葉笑了笑的握了蘇勝天的手掌安慰道。 感受到自己女兒的鼓勵,蘇勝天心中信心倍增,果然不在像剛剛那般緊張了。 「你父女倆在這嘀咕着什麼呢。」這時,已經收拾好了東西的楊氏走過來說道。 「沒,沒什麼。」蘇勝天顯然沒想到楊氏突然過來,蘇葉拿給的禮物他都還沒裝好,瞬間就變得有些緊張的結巴了起來。 看着蘇勝天有些反常的舉動,楊氏立馬就露出了疑狐的神色,使得蘇勝天更是緊張了,那感覺比做賊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見此,蘇葉不由的覺得好笑,不由的站出來解圍。。 一轉眼,劉毅濤就快步走到了石台附近。 凡是觸發過祖瑪教主的玩家都知道,祖瑪教主在從石像之中掙脫而出后,就會第一時間從石台上一躍而下,所以,那些身處在石像的正前方的玩家,也少不了會被剛剛脫困的祖瑪教主給暴揍一頓。 而劉毅濤就比較雞賊了,他一路緊盯著石像的動靜,從石台的側後方靠近,再沿著石台邊緣緩緩向前移動。 直到祖瑪教主的石像終於開始脫落後,便立馬頭也不回的撒腿就跑,生怕跑慢一步就要慘遭祖瑪教主的毒手。 而剛從石台上縱身躍下的祖瑪教主,當即就發出一聲驚天的巨吼,並試圖威懾那些宵小的人類。 等到這一聲吼完,祖瑪教主也顧不得擺什麼造型了,因為其自身化為石像的時間太久,那該死造型早就擺得夠夠的了,還是抓緊時間去享受這場饕餮盛宴吧。 於是,祖瑪教主便順著劉毅濤逃跑時的路線開始奮起直追。 可等祖瑪教主剛一竄出石台,立馬就被躲得老遠的楊平凡給施加上了紅綠雙毒。 緊接著,祖瑪教主便身形一轉,開始向著那名敢於偷襲自己的人類,快速殺去。 楊平凡見狀,嘴角勾起一抹奸計得逞的弧度,等祖瑪教主快要行至一處較為空曠的地方時,早就好整以暇的多多們,便在楊平凡的一聲令下,開始朝著祖瑪教主迅速聚攏。 眼看著雙方就要交匯到一處,為確保包圍計劃萬無一失,楊平凡還特意開啟了隱身術,瞬間就讓祖瑪教主失去了楊平凡這個仇恨目標,從而將仇恨轉移到離得最近的敵人身上。 而離得最近的敵人,自然便是那十隻迅速圍攏而來的多多了。 ...

Read More

如今,他居然能聽到周零親口承認,在此之前她也是喜歡他的。

就算在江炑與他之間選一個,周零也會毫不猶豫的選他。 時運指尖有些發冷,甚至激動到有些手抖,他特別想伸手過去牽她,卻發現手不聽使喚,怎麼都抬不起來。 周零見他沒有說話,她心裡也挺忐忑的。 這是她第一次主動向時運坦白,告訴他,過去她喜歡的人叫時運。 時運抬眸,柔情似水的看了過來,喉嚨像是卡了什麼東西:「……那現在呢?」 「……」 周零神色複雜的看了他一眼。 現在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她真的沒有勇氣邁開這一步。 哪怕他們早就把誤會說開了。 周零低下頭:「就這樣挺好的……」 時運:「……」 他心臟狠狠地抽疼。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原本相愛的兩個人走到了這一步。 一番話結束后,車裡又恢復了寧靜。 時運盯著她看,眼底隱隱透著一絲通紅,放在方向盤上的手,不自覺的握緊了。 他臉上沒有絲毫表情,眉宇間隱約藏著落寞與憂傷。 不知道二人僵持了多久,最後周零重新抬起頭來看他,冷清的說:「以後咱倆盡量少點接觸吧。」 「為什麼?」時運的喉結不經意滑動了一下。 ...

Read More

翌日。

薩爾滸城頭被抹去了整整一截。 剩餘的牆體焦黑。 不時有從城牆內堆砌掉落下來的清軍屍體,皆被烤成了可怖模樣。 多爾袞從城頭上探出了腦袋,城外的夏軍終於是消停了一會,昨夜戰爭打得很是迷惑。 攻上城頭的始終是那麼百來個野人,帶後方的火力卻一點也不少,夏軍的重炮要更遠且精準。 而至於多鐸爭奪陣地的戰爭,昨夜足足是反覆進攻了十次,全軍身心俱疲,也完全近不得壕溝半分。 最多只在陣地前十餘步外就倒在了槍口,多鐸拋下了千餘具屍體,悻悻而歸。 「漢賊無恥!」 多鐸始終還是這一句。 多爾袞則是面色凝重,當前城內的糧草充足,可是城牆跟士兵完全挺不下去了。 昨天晚上多爾袞有一種錯覺,城外的夏軍或許是在練習如何攻城,因為每次進攻手段都不一樣。 「十五弟,薩爾滸或許不是久留之地,先前的戰術一旦受挫。 薩爾滸城就成為一處困地......」 多爾袞望了望迴路,那面也不太暢通。 多鐸詫異道:「阿哥你是想棄城而逃?」 「必要時保存實力,薩爾滸後邊還有撫順城。」 多爾袞很是認真的說道。 清軍當下要做的就是知退知守。 ...

Read More

“趙飛凌,跟我走吧!你姐姐見到你一定會很開心的。”

"閉嘴!我變成這樣都是因為你。徐真,我付出這麼多,就是要親手打敗你···你不知道我受了多少罪···" 趙飛凌忽然丟下手中長劍,猛然將自己的上衣撕碎。 在他的身體上到處都是可怕的傷口,最讓徐真在意的是,這些傷口並非是意外所致,看其紋理還是縫合的痕迹,徐真已經明白,趙飛凌的身體,徐天改造過。 "天王改造了我的肉身,我是最強的。徐真,我要你為當初做的事情後悔莫及。" "啊啊啊啊啊····" 痛苦的吼叫從趙飛凌的喉嚨中發出,他的身體開始出現一條條綠色的紋理。然後,徐真便感受到趙飛凌的修為開始增加了。 五級戰王。 八級戰王。 九級戰王。 然後在來到半步戰皇境界時,陡然停止。 感受到隱藏在趙飛凌體內的一絲微弱氣息,徐真的眉頭微蹙起來。 "哈哈哈!力量,這就是半步戰皇的力量嗎?徐真,你看到了沒有?我還在變強,我已經踏足半步戰皇了,你必死無疑。" 看著趙飛凌走火入魔的模樣,已經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徐真可以肯定了,徐天在生化病毒里參雜了魔氣。 "徐天,你到底要做什麼?" "如今星辰殿將要開啟,你沒有出現在星辰殿那裡,讓這些人來釋放生化病毒是為了什麼?" 徐真嘗試著將神靈力散布到這片天地之間,他希望徐天能夠聽見他的聲音,為他解惑。 但是,這裡除了哀怨哀嚎什麼聲音也傳遞不出去。 ...

Read More

她面容妖艷明媚,眼尾微挑,天然帶著勾人的弧度,一雙眼睛又媚又柔,只是眼底有化不開的寒冰。

身材也是妖嬈至極的,妥妥的膚白貌美大長腿,動人心魄的美人兒! 她紅紅唇微勾,「都是大家努力的結果,我也只是儘力而為。」 在外門幾十年,她早就學會了如何與人相處! 果然,這話讓同行的人心裡都舒服了許多! 「哪有,你出的力最多!」 上官昔音笑而不語。 眼看就要到院子,其中一個面容溫婉的女子眼神一閃,問道,「上官,你的天賦這麼強悍,按理說不應該在外門的啊,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 「如果有,你說出來,我認識一個內門的師叔,讓他幫你……求求情!」 後面的三個字,讓上官昔音想要嘲諷的心情頓時戛然而止! 求求情? 還真是……笑話,沒有嘲諷的必要。 「上官,不急,慢慢來!」另外一個女子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是不相信上官昔音得罪了月神族的高層的。 因為,如果是真的話,上官昔音連進都進不來! 「多謝,我沒事,我到了,你們自便。」上官昔音看到自己的院子,笑著說了一句。 然後直接進了院子關上門。 看著緊閉的房門,幾人心思各異,面上都看不出什麼來。 上官昔音也沒管外面的人,院子都有隔絕陣法,只有主人能打開! ...

Read More

若是想要到結果出來再開,那可能就有些來不及了。

江瀾不要,老闆也不好意思開價。 現在開,價格適合,師兄下次還能帶江瀾來摘。」 客棧老闆:「.......」 一時間他都不知道自己是開口還是不開口。 「我有個提議。」見客棧老闆未曾開口,妙月仙子繼續道: 「不如開兩個價格,一個江瀾摘了果實的價格,一個江瀾轉頭不摘的價格。 老闆的果實確實不是為江瀾準備的,後續也確實能被你家小子摘取,可老闆有沒有想過時間? 無法使用且無人購買的寶物,是沒有價值的。」 說完妙月仙子看向莫正東: 「師兄覺得如何?」 「都可。」莫正東未曾反駁。 最後就看客棧老闆了。 聞言,客棧老闆低着眉思考了下,時間是真正的問題。 這片天地... 有大劫。 時間沒有那麼多。 「好,我同意。」客棧老闆點頭答應。 隨後他們便看着客棧,等待江瀾的上去,以及最後的決定。 ...

Read More

若是跪了,南宮世家,真的會被滅門。

看着任桐華那悲痛欲絕的模樣,沈雨農不住的嘆息。 沉默一陣,沈雨農拿起一盒抽紙,起身來到門口。 「別怪小羽心狠。」 沈雨農將抽紙遞給任桐華,「這在你看來,或許是哀求,但在小羽看來,這是脅迫,他不會受任何人的脅迫。」 任桐華接過抽紙,感激的看了沈雨農一眼,搖頭哭泣,「我沒有脅迫他的意思。」 「我知道。」沈雨農點頭道:「你們所站的角度不同,所以,同一件事,你們的看法也不一樣。」 「我……」 任桐華微微一窒,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只能抽出紙巾默默的擦拭臉上的淚水。 只是,無論她怎麼擦拭,臉上的淚水都不曾消失。 沈雨農心有不忍,四下打量一番,湊到任桐華耳邊,低聲道:「其實,你應該高興。」 「嗯?」任桐華抬起紅腫的眼睛,茫然的看着他。 「小羽只是不讓你跪,但沒趕你走。」 沈雨農的聲音壓得更低,「這要是放在之前,他早就叫我把你攆走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聽到沈雨農的話,任桐華頓時愣住。 稍稍一想,她便明白了沈雨農的意思。 林羽對他們的態度有所緩和了? 仔細一想,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 ...

Read More

這個時候,就算真吞併了新楚國,也沒辦法凝聚「聖元果」。

因此,項擎天目前還不能死! 放他離開,繼續坐鎮新楚國虛界,才是幫了蘇景行的忙。 其次。 巨鯊島沉沒后,出現的幽深大洞裏,傳出的恐怖氣息、可怕氣機,蘇景行需要解決。 那一聲聲咆哮,掀起的巨大動靜,都彰顯大洞裏的存在,絕不簡單。 天外魔蟲? 蘇景行元魂感應中。 一條直徑數十米的巨大觸手,突兀從水花瀰漫的大洞裏伸出來,拍打虛空,轟擊海面。 「嘭~!」 「吼!!」 海面晃蕩,無數浪花席捲天空。 伴隨震天的咆哮,又一條巨大觸手從大洞裏伸出,緊接着,一顆黑白條紋遍佈,整體形狀如同鬼臉般的怪物腦袋,自大洞裏鑽了出來。 「嘭~!」「嘭~!」「嘭~!」 巨大觸手拍擊虛空,砸翻海面。 怪物長達千米的體型,一寸寸從海底伸出,盤旋在海面上。 沒有多餘動作,僅是趴在海面,就蒸發的大量海水,化作霧氣,遮天蔽日。 但那冰冷、邪惡的氣機,怎麼也遮掩不住,衝擊的海面上所有人心神顫動。 「鬼臉魔蟲!巨鯊島下方,居然有一隻鬼臉魔蟲!」 ...

Read More

元首皺眉說道:「對於你們文明來說,執行方舟計劃應該不算什麼難題。」

天子微笑道:「方舟計劃沒有你所想象的那般簡單。此刻我之所以能執行它,是因為許多儀器設備已經被我的製造者們費盡千辛萬苦製造好了的緣故。唔,當然,總的來說,執行方舟計劃很難,但並不是無法克服。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處於穩定狀態,不受方舟計劃波及的關鍵空間節點只有一個。在這個關鍵節點上所能建造的最大的飛船,最多也只能容納一百萬人。而當時瑞墨提文明的總人口,已經超過了五百億。」 許正華心中一震,立刻站起。 「所以,你們的文明毀滅了。」 天子再度含笑點頭,望著決策者們說道:「身為人類世界的領導者,你們應當可以理解。」 不患貧而患不均。要麼大家都死,要麼大家都活。但如果五百億總人口之中,卻只有區區一百萬人可以得到拯救,那就不行了。 身為決策者,人們一瞬間就能想明白這個道理。不僅是對於瑞墨提文明,哪怕人類,又何嘗不是如此? 「那是一場慘烈的戰爭。」天子的語氣之中多了一些感慨。與此同時,幕布之上也開始出現有關戰爭的慘烈場面。 許許多多矮小,有著堅韌黑灰色外皮,面部平坦,頭部較尖——這應當是瑞墨提文明的人類——的生物一片一片的倒下。漆黑的天空之中不斷出現不明意義的閃光,宏偉的都市如同沙堡一般被輕易夷為平地。 面對著畫面之中傳遞出來的慘烈和死亡氣息,人們神色凝重。 「很可笑是吧?」天子微笑著說道:「明明是為了拯救文明的方舟計劃,最終卻毀滅了我們的文明。其實當時我們計算過,哪怕什麼也不做,文明至少也可以再延續上千年。但我們做了所有能做的,文明卻不到一百年就毀滅了。」 「這不可笑。」元首低聲說道:「這是生命的天性。如果是我們人類,我想,結局同樣不會改變,甚至毀滅的更快。」 「我想是的。不過,對於你們生命來說不可笑,但對於我來說很可笑。」 翌日。 「呼——」 深深吐出一口濁氣,瞬間睜眼,眼眸里閃過一絲精光。 感知一下體內,沐塵很滿意。 如今,體內的傷勢在白玉靈參的藥力下,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剩下的,只需調養一下便就應該好的差不多了。 站起身,體內噼里啪啦的響了響,氣息似乎濃厚了許些。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