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是回應雲拂曉的是雪狐白白的腦袋,它對她的話全無表示。

等它吃完,雲拂曉又舀了一塊給它,最後碗里僅有的幾塊肉都到了雪狐的肚子里,雲拂曉才慢慢把湯喝完。 「這小沒良心的,娘娘喂它幹啥,餓它兩頓它就老實了。」昭容看到那雪狐看到雲拂曉沒有肉之後,又轉過頭去,再次用後腦袋對著雲拂曉,她就憤憤不平的說道。 雲拂曉聞言笑了笑,沒有說話,但是心裡已經有了主意,對於吃貨,當然是用吃的賄賂它羅。 雪狐不知道的是它才吃雲拂曉幾塊雪兔肉,就被雲拂曉歸納為吃貨一族,不知道會不會氣的跳腳呢? 「娘娘,奴婢再給您舀點雪兔好嗎?還要湯嗎?」那名丫鬟接過雲拂曉還給她的瓷碗,她雖然不在雲拂曉的身邊,但是這邊發生了什麼,她還是知道的。 「不用了,其他人還沒有喝呢,等下肉烤好了,再給點它吃吧。」雲拂曉指指雪狐,交代昭容娘娘的丫鬟。 那雪狐彷彿知道在說它一般,它飛快的轉頭過來看了一下,又轉回去,依然傲嬌的用屁股對著雲拂曉等人。 這時一名烤山雞的龍魂衛拿著那隻烤好的山雞過來,「娘娘,這隻烤熟了,您先吃,等下其他的熟了,屬下再切點過來。」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203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那大哥,這血色光球里的人到底是誰?你有沒有看清楚。」 年輕士兵見老兵沒有在繼續往下說,趕緊瞪大了眼睛抓着他的手臂,焦急的追問道,顯然此時他的好奇心也已經完全被調動了起來。 而在他的身後,還有另外兩雙眼睛同樣瞪得和銅鈴一般,等待着年長士兵最後的答案。 「那血氣凝聚的光球過於耀眼,我自始自終都沒有看到裏面的人影到底是誰。」 可惜年長士兵接下來的話,讓聆聽至今的三人都有些失望,如果不是為了保持隱蔽,李慕真的又想上去扇他一巴掌,關鍵的東西不看。 「但是,哈哈,那天我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後,也沒有停留,要是被發現了恐怕就和那些賤民一個下場了,在快速下山的路上,你猜我看到什麼?」 「我看到了咱城主府的那匹汗血寶馬!就在山坳坳外的樹林里,就這樣被拴在樹上,那駿馬渾身毛孔賁張,汗水淋漓,一看便是剛有人騎過。」 這年長士兵的一波轉折,讓原本已經有些心不在焉的新兵頓時愣住,這城主府的汗血寶馬可是公孫琦的心頭肉,整個灕水城絕對不會有第二個人敢騎在它的身上。 「那……那……難道……是城主?」 ...

Read More

要說起手長,這世間還真沒誰比鐵武的手更長。

這個蠢貨不止偷偷幫助鐵武做事情,更是在幫助鐵武瓦解自己國家的力量。 也不知道那麼蠢,希爾國的國王是怎麼受得了的。 怎麼還不趕緊棄掉這顆廢子,趕緊連一個小號。 「你笑什麼?」希爾維利亞說道。 這個葉龍不僅對自己無力,竟然還敢嘲笑自己。 龍神怎麼樣,人在厲害還能跟大型冷兵器對抗嗎? 既然今天自己敢來,那自己是做好充分準備的。 到時候如果可以帶着葉龍的頭回到鐵武,那該是一件多麼威風的事情。 「既然希爾王子知道我是誰,那不會自己就帶這點人過來吧。葉龍淡淡的說道。」 這些人的戰鬥力,根本不夠自己做開胃菜的。 希爾維利亞得意一笑:「你就等著死無葬身之地吧。」 說完,他拍了拍手,轟隆隆的機器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緊接着,希爾維利亞的打手刀郎與澀谷推着什麼就走進來了。 謝天昊定眼一看,竟然是大型的軍隊大炮。 不知道謝天昊的老父親看到,會不會氣死。 希爾維利亞興奮的摸了摸冰冷的大炮,好像這是什麼無價之寶一樣。 希爾維利亞一邊撫摸一邊對大炮出道:「兄弟,今晚成敗看此一舉,看你的了。」 「我們要走嗎?」看着刀郎推進來的大炮,謝天昊皺了皺眉頭。 ...

Read More

語言,竟然不那麼好組織了。

宋三喜淡笑,「我可能是運氣好吧,對嗎?」 錢永宏,無言以對。 媽的,幸好沒跟這小子賭開球,要不然,又輸了。 不過,接下來,下一輪的正賽,哼哼,非得找個機會,和你下一注不可。 宋三喜回到包間,迎面而來的,就是甜甜的擁抱。 小丫頭抱著爸爸的腿,仰頭興奮道:「耙耙,你是打得最遠的嗎?你是冠軍嗎?能拿兩百萬嗎?」 蘇有晴鬱悶的笑了,「甜甜,這只是一項比賽啊!兩百萬,是後面的比賽的。後面,會更精彩啊!」 「是嗎,耙耙?」 「嗯,是的。爸爸一定好好發揮,爭取冠軍,好不好?」宋三喜點點頭,球杆放下,抱起女兒,感覺很滿足。 「好好好」甜甜拍著小手,鼓著掌,「我耙耙要冠軍咯,耙耙要冠軍咯」 差不多一個小時后,開球賽結束。 淘汰兩百人。 宋三喜,405米,拿了個開球賽冠軍。 獎金不多,五萬,現金。 但這也是冠軍啊! 宋三喜,很從容的去領了獎。 主持人還採訪他:「宋先生,拿了開球賽的冠軍,有什麼獲獎感言嗎?」 面對話筒,他一點不發怵,「哦,這還需要感言嗎?」 ...

Read More

「神雷滅世!」雷鵬至尊直接將繚繞周身的電弧揉搓在一起,形成一道道氣息恐怖的神雷,劃破虛空,直接轟向黑袍至尊。

黑袍至尊輕笑一聲,顯得很不在意,甚至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靜靜看着神雷轟來。 僅是瞬間,雷光閃動之際,神雷便殺到了黑袍至尊身前,眼看着就要轟碎他的頭顱。 要知道這可是高階至尊的含怒一擊,如果落到雲逸等人身上,就算是魂淵至尊,恐怕都要直接殘廢,甚至身死道消。 而就在這時,黑袍至尊終於動了,他的速度太快了,快到雲逸甚至都沒看清楚,只是隱約間感覺黑袍至尊好似擺動了一下手臂。 轟! 就是這麼一瞬,數道神雷竟然直接憑空炸裂,好似被什麼恐怖的力量給生生打碎,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呼~」黑袍至尊對着右手輕輕吹了一口氣,顯得慵懶愜意。 「嘖嘖,太弱,太弱了。」黑袍至尊搖了搖頭,絲毫不在意雷鵬至尊充滿怒火的臉色,直接搖頭否認。 難得雲曦這麼深明大義,完全不計前嫌,直接亮瞎了全家的人眼! 一個兩個的都在想,雲曦這傻丫頭,都被欺負成這樣了,竟然還能容忍梁欣怡留在雲家。 而且,梁秀芹分明就是偏心梁欣怡的,連她這個親生女兒都不外如是。 這丫頭心可真大啊! 對她的反應,梁秀芹很滿意,畢竟她打的就是這個主意。 可梁欣怡卻不敢開心得太早。 雲曦這個死丫頭雖然軟弱,可她能找上蔣家幫忙,順利回到雲家,她也不敢再小覷她。 尤其是她剛剛說的那番話,聽着就不像是會從她嘴裏說出來的! 即便如願以償留下來,可她卻莫名的覺得有些慌,前途一片渺茫。 就好像踏進了陌生的森林裏,一路沿着盡頭的光走,可誰知道盡頭有什麼在等着她? ...

Read More

他很驕傲的說:「我就說宋先生醫術高明吧?你們還不信!這下信了?」

張家人,長出一口氣。 紛紛表示信了信了,表示感謝,激動的不行。 張紅松從公文包里,掏了銀行卡出來,雙手遞上。 「三喜老同學,拿著!二十萬,不成敬意!」 這出手,也是大方。 宋三喜伸手優雅的一擋,「沒必要,趕緊收起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挺累,要回去休息了。」 這精神品質,震撼全場。 張紅松有點尷尬,陪笑說:「三喜兄弟,我真服你了!那,一起吃個宵夜去吧?」 「不用。真累透了,我只想回家。」 張家人,哪裡還敢繼續挽留? 張紅梅趕緊說:「三喜啊,有容妹子姐妹倆,在外面車裡等你呢!」 宋三喜一聽,明白了什麼。 反正,醫術,也瞞不住的。 於是微微一笑,又吩咐了醫生護士一些。 醫護人員們連連點頭,奉如聖旨,敬如神明。 張家人,簡直服氣! 張家全體,暫時也沒法去看老頭子,齊送宋三喜。 醫護人員,不少也來送一下宋神醫。 ...

Read More

不過依舊被何凡否決了,他讓趙建剛按照兩千萬的資金去建設學校。

畢竟那些學生都是何家村本村的兒童,何凡樂意掏錢讓他們有個快樂的學習環境。 這個可為難趙建剛了,畢竟這就兩棟樓跟一個大操場,哪能花那麼多錢,畢竟只是一所小學而已。 不過花錢總比省錢好,反正材料都用最貴的,剩下的都買高科技教育用品得了,趙建剛在心裡想到。 接下來兩人繼續討論,村裡的小型公園建設。 村裡劃了十畝地作為公園的建設地段,而且中心剛好有個湖。 這個公園趙建剛造價也就一千萬,不過經過何凡的修改,直接大手一揮,按兩千萬的預算去建。 至於養老院,趙建剛造價也就八百萬,畢竟養老院也就兩棟房子跟一塊空地。 何凡依舊不滿意,又是讓趙建剛按照兩千萬的預算去建養老院。 這樣一來,四個項目的造價就需要六千五百萬了,讓趙建剛暗自咂舌。 談完事情,何凡就跟趙建剛閑聊起來:「趙哥,這幾個項目你抓緊點,但趕進度的同時可別忘了抓質量。」 「你放心,這幾個項目我會抓重質量的,絕對不會出問題。」趙建剛認真的保證。 他也看出來了,只要把質量抓好,那何凡以後有活絕對不會少他的。 「嗯,趙哥辦事我放心。」 何凡笑道,隨後便直接把六千五百萬款項直接轉給趙建剛。 收了錢,趙建剛心裡也安穩了不少,雖然他知道何凡不會缺這點錢,但是他可比較缺。 畢竟活一開始干,各種材料費都需要錢,要是何凡不先付一些款項,那他可得自己先墊著了。 而且這還不是小數目,動輒都是幾百上千萬的,他這會可沒有那麼多錢能墊資。 沒過多久,趙建剛便告辭離開了,畢竟他還得去找村長商量什麼動工的日期。 ...

Read More

「好好好!少年意氣,揮斥方穹,這才是少年人該有的氣象。」

不知什麼時候站在姬松身後的孫思邈負手笑道。 姬松赫然,拱手道:「讓道長見笑了!」 孫思邈越看姬松越是滿意,少年人文采飛揚,處世有道,還難得的謙虛有禮,難怪小小年紀就坐到如今高位。 「好了,松也要下山了,這株『華山參』就送與道長了,還望道長不要推辭!」 拿出那株無意間得來的『華山參』姬松提給老道。 「那好,老道就不推辭了,此物卻實與我有大用,老道行醫多年,但身無長物,沒什麼可以送你的。 這本行醫心得,算是我的一點心得體會,你沒事翻翻就好,要是沒興趣就丟了吧!」 姬松本想推辭,但看到是一本沒有任何名字的書,稍微遲疑下就沒有拒絕,而是恭恭敬敬地將它接過來,小心的放在懷裡。 「道長放心,此書松知道是道長的心血,不會使他埋沒的。」姬松鄭重道。 「大黃,走了!」 叫上大黃,姬松隨之飄然而去,不一會兒孫思邈就看不到他的人影了。 看著手中的草藥,搖搖頭道:「少年人啊,還真是..............」 回到山下,劉老二和大牛都在等候,姬松沒有說什麼,而是直轉華州而去,哪裡也是這次司農寺試點九州的其中一州。 既然決定將事情做好,那麼就從華州開始吧.................. 貞觀三年,李世民的皇位越加穩固,於是各種政令和改革不斷進行,更是量刑為寬,時長安有劉恭者,刻字於脖頸之上,意為『必得勝取天下也』。 李世民考察、記錄囚犯的罪過。有個囚犯劉恭,脖頸上刻有「勝」字,自稱「定當取勝於天下」,因此入獄。 李世民道:「假如上天將要使他興起,不是朕所能除掉的;如沒有天命照應,刻有『勝』文又有何用!」於是釋放劉恭。 期間有人上書曰:「太上皇宮中宮人較多,時天下疲弊,應釋之以寬天下人力。李世民應之。」 ...

Read More

四位好漢頓時感覺到身體表面傳來清涼舒適的感覺,而且這種清涼感還在漸漸朝體內蔓延。

「保持呼吸吐納的節奏,哎…對嘍…就是這樣!」 四位好漢找到了修鍊的感覺,臉上已經沒有了痛苦的表情,取而代之的則是或猥瑣或蕩漾的神情。 這幾個傢伙心裡都在想些什麼骯髒的事情啊? 沈軒心中好奇。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四位好漢的體表開始滲出灰黑色的粘液,這是在呼吸吐納功法和靈力的幫助下,排除身體內的雜質。 沈軒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四人,心中則在拿這四人與於秀娥、鄭老實、二牛的進階過程做著對比。 昨天於秀娥進階花費的時間最短,鄭老實次之,二牛最慢。 於秀娥應該是年齡小,身體素質好,體內的雜質少,加之從小練武,所以三人之中算是根骨最佳,所以進階的速度也最快。 鄭老實則是被年齡所拖累,已經是快四十的人了。不過憑藉強悍的身體素質,進階的速度也僅比於秀娥慢那麼一點點。 二牛則是因為傷勢太重的緣故,花費的時間最久。 而眼前這四位好漢,目前來看所花費的時間比於秀娥和鄭老實要更久一些。 另一邊又有四個浴桶住滿了沸水,沈軒忙著往裡面添加材料,於秀娥和鄭老實則負責往裡扔人、滴血。 慘嚎聲再次響起,這一幕落在其餘排隊的好漢們眼中,嚇得他們忍不住舔嘴唇咽口水。 水煮活人啊!還有比這更嚇人的嗎? 沈軒一會跑到李常春、朱平那裡觀察四人的情況,以防不測發生。一會又要去往新注入沸水的浴桶里添加材料。 隨著越來越多的好漢浸入浴桶,沈軒的工作量也是越來越大。 依沈軒的性格,怎麼可能只讓自己幹活受累。 他目光在操場上巡視一圈,愕然發現竟是沒有一個靠譜的。 ...

Read More

一瞬間,蘇今白的腦子裏飄過無數想法,但最後都歸於沉默,她直接就傻了。

「那個......」司夜玄率先開口了。 「等一下,先讓我說!」蘇今白眼神慌亂,她抱着被子,正在努力思考對策。 怎麼辦怎麼辦,蘇今白你快點想個解釋啊! 「我的意思是......」司夜玄繼一開始的驚訝之後,反而冷靜下來:「你可以先把衣服穿上。」 蘇今白下意識低頭,發現晚上穿的兒童睡衣早就...... 「啊!」她趕緊捂緊被子:「我,我,你,我——」 「你別着急,慢慢解釋。」司夜玄很紳士的背過身,他的眸子裏,是一閃而過的羞怯和驚喜。 這件事,對他來說,不是驚訝,是驚喜。 然而現在的蘇今白仍在當機狀態,她不明白,自己怎麼莫名其妙地跑到司夜玄的卧室里來了,而且,是以現在的樣子! 這種情況,她是真沒想像過啊!老天爺,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思緒已經飄遠的蘇今白猛然回神,突然意識到,自己還在司夜玄的房間:「那個......」 「嗯?」司夜玄側身。 「你別回頭!」蘇今白如臨大敵。 「我不會,你說。」 「那個,其實,我就是,就是白白。」蘇今白一閉眼,就把真相說了出去。 司夜玄的眸光有所觸動:「白白。」 「是的,當時我在醫院醒來,就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蘇今白揉了揉自己微卷的髮絲:「我擔心如果冒然暴露,會有危險,所以就——」 「嗯,我明白。」 ...

Read More

這張床是由石頭製成的,其表面卻異常的光滑,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麼粗糙。

這樣的舉動是為了和安皓軒商量接下來的對策。 而隔壁的艾德森,抓著欄杆就死盯著安浩軒和達里奧,在那裡說一些他聽不清的話。 「我們要不再和那個叫艾德森的人多多交流一陣子,我覺得他的口中應該可以獲取很多的情報。」達里奧把臉扭向安浩軒那邊,對他說。 「的確,在我們這個地方了解的事情多的,而且還經常和我們交流的,就只有艾德森他一個人了。」安浩軒也覺得這個人可以提供許多珍貴的情報。 兩個人達成一致,他們一起轉到艾德森的方向。 正好艾德森此時已經冷靜了下來,他詢問著,「你們為什麼會被抓到這個地方來?這種問題我還從來沒問過你們。」 此後,安浩軒便把他的真實經歷給說了出來。他和自己的同伴乘著白鯤來到了這裡,被襲擊了。 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已經被關在了這個房間裡面。 「你們可算是太冤了,竟然這樣就被抓到這種鬼地方來,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艾德森閉上了眼睛,微微搖晃了幾下腦袋。 進到這裡面的人都不會有什麼好的下場,這是艾德森所得出來的經驗。實際上在這個地方的人是各種各樣的都有,甚至可以說,因為犯錯而進來的人少之又少。 絕大部分還是因為違抗國王的命令,因此被關了進來。 ——如上便是艾德森對安浩軒和達里奧解釋的事情。 了解了情況后,他們對這個地下管理所的認知又有了加深。 不過這又引發了安浩軒的另一種思考,既然呢,這個國王像艾德森說的那麼強大,為什麼還會有這麼多的人敢於違抗國王的命令。 這就說明了國王在相當一部分人的心中是完全沒有什麼好印象的。 在這個地下管理所每一個房間,彼此相隔了幾米遠,這樣也是為了防止兩個房間里的人互相傳東西。 安浩軒走上前去,靠在欄杆的前面,他與艾德森相對視。 「其實我一直想知道艾德森你是怎麼懂得這麼多的?一直以來,我們對於這個地下管理所的了解都是來自你的描述。」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