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接到電話的當天,張軒睿就跟自己老爹在辦公室里報告了。

先是說了一下他與紅姐的幾次交鋒,又整合了一下有關紅姐的資料信息,再加上昨天自己從蕭穆霖那裡得到的消息,一齊放在了老爹桌前,請自己的老爹過目定奪。 張東辰今年五十多,早年外出闖蕩的時候那是什麼場面都見過,就算是殺人也不是沒幹過,現在隨著年齡的增長,內心沒了戾氣與野心,更嚮往過平淡的生活。 這次這個買賣在他看來其實不算什麼大事,所以才會全權交給自己這個一直在學習的兒子經手。 現在成果要出來了,心裡也是很高興的,看著兒子沒有因為年輕而自大,心裡暗自點頭,自己可算是後繼有人了。 拿著資料慢慢翻著,還時不時問幾句,張軒睿這次是做足了功課的,也不怕提問,兩人一問一答也相處的很是和諧。 「可以,這次總體做的不錯,這批貨我們吃下后,市場會向A市蔓延,到時候你過去那邊看著。」 張辰東看著厚厚的資料沒看出什麼不對的地方,於是就稱讚了兒子幾句。 「那爸爸,我這人手有點不夠,是不是?」張軒睿喜上眉梢,趕緊抓住自家父親高興的時候要人。 「行,我讓老吳帶著他的手下過去,他們都是跟著我十年以上的老人了,做事很有章程,遇到緊急情況記得要聽他們的。」 張東辰真的為了兒子嘔心瀝血,老吳是跟著他打江山的老人了,現在也有五十了,但為了自己兒子能有個開門紅,老臣也捨得派出。 這位吳叔,張軒睿並不陌生,現在聽到父親連他都捨得交給自己,心裡很是激動。 按著父親的性子,吳叔一干人估計就從此跟著自己幹了,這些人的手段加上他們各自發展的人脈,那可都是不可多得的財富啊。 看著兒子那忍都忍不住的笑意,微微搖了搖頭,真的是有點太年輕了。 張軒睿沒有發現自家老爺子的異樣,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直接就告辭了。 他要先去安排一下,明天晚上的交易一定要成功,這關係著他的未來。 可是他現在並不知道,明天晚上確實決定了他的未來,可是是不是他想要的未來那就不一定了。 就在張軒睿和吳叔在這邊忙碌的時候,苗連他們也在忙,雙方的目的地一樣,目的卻不同。 三方人馬里,竟然要數紅姐這個賣家最清閑,一伙人現在正在酒店裡休息。 ...

Read More

刀奴的聲音再次響起:「轉,二拜天地。」

隨着話音剛落,兩人就轉身對着天地一拜,而此時穆雯的靈識,完全聚集在李冉冉的身上,他想要看出,這李冉冉到底是不是他要找的人,然而靈識不斷聚集在李冉冉身上,突然聚集在李冉冉身上靈識,收回穆雯體內。 穆雯的雙眼猛然瞪起,兩隻眼睛當中充滿著興奮的光芒,興奮的說道:「終於被我發現了。」 正在不遠處的詹凌月,聽到這話,疑惑地詢問道:「師姐,你在說什麼?」 「別問了?快點阻止!」穆雯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吩咐道:「我們天火聖教的聖女,怎麼可以和凡人結合,詹凌月給我阻止他們。」 即便是詹凌月再傻,聽到這話后還是能明白是什麼意思,瞬間詹凌月看向下方的李冉冉。 而就在這一刻刀奴再次喊道:「夫妻......對拜!」 李冉冉和羅刀面對面站着,就在他們剛準備彎腰的時候,突然一股鋪天蓋地的威壓,瞬間碾壓而下,那些原本正在喝酒的客人,此時居然都不能動了,就彷彿一瞬間所有人,都被人定住一樣,而此時唯一能活動的就是思維了。 「怎麼回事,怎麼動不了了。」 這些人心裏都有着同一個疑問。 而此時就連坐在主座的羅道浩,也一動不動的坐在這裏,只是他的眼睛飄向了詹凌月兩人,因為能有這種動作的,只有這兩個上仙,只是他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 「哈哈。」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寂靜的大廳,響起了一道,響徹天地的笑聲,穆雯和詹凌月緩緩地走了下去,朝着羅刀方向走去,準確來說是朝着李冉冉的方向走去,這讓很多人都驚訝,在場所有人不能動,但是這兩人居然沒事。 「道友,你,你這是。」 羅道浩雖然不能動彈,但是還是可以說話,瞬間就問出了心裏的疑問,然而這兩人根本沒搭理他,而是繼續朝着前方走去,當走到了李冉冉面前,穆雯伸出玉手,掀開了李冉冉的蓋頭,一臉迷惘、驚慌神色的李冉冉,出現在了穆雯的面前。 穆雯微笑道:「哈哈,終於還是被我找到了......聖女!」。 當年種種,是橫在小南山和喬鈺之間一把淬了毒的刀。 一旦揭破。 這九年的師門情分,便是到此為止,永無回頭。 ...

Read More

本來憋著一口氣,渾身不舒服的秦老爺子,此時也一骨碌的從病床上下來。

他仔細的看了看,然後滿臉驚喜,激動的道:「哈哈,就是這幅字,就是這幅字,天呀,你們還真把它找回來了。」 秦恆跟王韞見到秦老爺子心情一下子變好,變得精神奕奕,再沒有之前奄奄一息的模樣。 兩人都很高興。 王韞道:「我們家都不知道怎麼多謝陳寧你了,你給我們家送禮物,我們家弄丟了,害得勞煩你幫忙找。」 秦老爺子也給陳寧道歉:「小寧呀,都是我不好,有眼不識寶,誤會你送的是贗品不說,還給你帶來這麼多麻煩,我給你說聲抱歉。」 「還有這幅書法作品太珍貴了,要不這幅畫還是交還給你珍藏吧?」 陳寧笑道:「老爺子,不要這樣說。」 「沒有老師就沒有我的今日,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老師對我的恩情,我終生難報。」 「區區一幅書法作品,又算得上什麼?」 宋娉婷也笑道:「是呀,秦爺爺,我們都是自家人,您千萬不要跟我們客氣。」 秦恆此時笑着開口道:「爸,既是陳寧的心意,那我們就收下吧。」 秦恆開口,秦老爺子跟王韞才敢把這幅書法收下。 緊接着,秦老爺子問起那些騙他的騙子怎麼樣了? 陳寧笑道:「那些騙子,有的比較配合,被抓去坐牢了;有的自持是黑惡勢力,冥頑不靈,被就地正法了。」 「就連進行銷贓的地下黑市,那個叫鬼市的地方,也被查封了。」 秦老爺子聞言非常高興:「好,很好,就該把這些騙子一鍋端了。」 「爸爸,你一定要把我贖回去呀!」 聽見女兒奶聲奶氣的話,林風的心彷彿在滴血,前妻沈月忽然回來要女兒撫養權。要不是林風母親命懸一線需要一百萬做手術,他就是死也不會離開女兒。 ...

Read More

韋華連忙走到葉凡身邊,接過葉凡的煙蒂。

高管看到這一幕,眼皮子砰砰砰的直跳。 這哪是自己熟知的商業活動,韋董對葉先生的尊敬,簡直類似於家僕對主人的態度。 他一橫心,不去管家裏的黃臉婆,一把薅住黃主管的頭髮,像是拖死狗一樣把他拖到葉凡的面前。 「噗通~~~」高管也不管周圍有多少人,也不管自己的面子不面子的,一個鳳凰跪跪在葉凡面前。 「葉先生,我錯了。」他一邊說着,手上用力,把小舅子薅過來,厲聲說道,「給葉先生跪下!」 葉凡淡淡的看着這一幕,臉上無驚無喜,平淡的像是看着一條流浪狗在垃圾堆里找吃的。 「葉先生,您大人有大量,抬抬手饒我一次。」 葉凡笑了,「沒事啊,都是小誤會。」 高管的血壓一下子躥升起來,一瞬間比身高都要高,要從腦門呲出去。 葉先生這麼好說話! 真是大善人! 「我問你一個問題,火車站要飯的兜子是怎麼回事?」葉凡淡淡的問道。 高管淚流滿面,風中凌亂。 自己嘴欠啊! 葉先生特么不是不記仇,而是在這兒等自己呢! 「葉先生問你話呢。」韋華手裏拿着葉凡剛抽完的煙蒂,蹲在高管身邊小聲「善意」提醒道。 高管跪在地上,膝蓋生疼,這一輩子哪怕是他爸死了他也沒跪過。 今兒算是把所有的尊嚴都扔到一邊,可是…… ...

Read More

突然,一個邪惡的想法在他的腦海里衍生了出來,嘴角露出了一抹邪惡的微笑,起身離開了那個山洞。

山洞就在一處斷崖的邊上,劉備一躍而下來到了岸邊,他對著江面嘴裡不知在念叨什麼,數息之後,一股恐怖的氣息正在靠近~ 這時,劉備指著江面喊道:「打一架?」 話音剛落,那股氣息越來越強,彷彿就要將劉備吞沒,他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半步,接著只見他周身的氣息突然暴漲,往前一步,抵抗這那股氣息的衝擊。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從江面上衝天而起,接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快速朝著劉備轟去。 是阿三,阿三的這一記神龍擺尾他可是見識過了,就連大能境界的曹操都不敢大意的,劉備自然是硬抗,他感覺到這股力量極其的駭人,這一記神龍擺尾造成的壓迫,使他感覺到呼吸困難,此刻他才意識到這阿三的恐怖! 因為,他現在不僅呼吸困難,而且他想躲也躲不了,自己的身體也不受控制的往前撲,簡直就是自己往它的尾巴上面懟啊! 這要是被擊中,以他現在的肉身強度,肯定是扛不住的,於是他連忙調動內氣,抽出腰間的赤霄劍一擋。 砰! 劉備直接被震退了數十米開外,而他原本所站的位置處,一滴鮮血緩緩飄落。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虎口,那裡,已經直接被震裂開了,鮮血直溢。 劉備又抬頭看向遠處的阿三,阿三正扭動的尾巴在那裡原地打轉,甚是得意,時不時的還看著她,此刻,劉備的臉上多了一絲凝重! 阿三還是內丹境界,尚且還沒有開神智,若是等它開神智之後,實力肯定會更加的驚人! 想到這裡,劉備打量了一下阿三,突然,劉備消失在了原地,只見一道寒影直刺阿三的腦袋。 然而,就在劉備的劍就要刺中阿三腦袋的那一瞬間,阿三把頭一扭,直接硬抗他這一劍,接著它又用力一甩,劉備手裡的赤霄劍直接被阿三擊飛,與此同時,阿三張開血盆大口朝這劉備的腦袋就是一咬。 劉備臉色大變,連忙一腳蹬在阿三的身上借力朝後一閃,而他剛後退,阿三的大嘴猛的一咬,它的獠牙更是貼這劉備的衣角咬下,要是慢上一點,他肯定就廢了! 然而,這並沒有完,阿三見沒有咬到他,於是直接朝前方就一頂,直接就頂在了劉備的胸口處~ 轟! 劉備又瞬間被撞飛出去了數十米,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大坑。 ...

Read More

「不。」德拉科搖了搖頭,眼中的驚慌神色盡數消散:「我相信您,您是不會讓我進入到危險之中的。」

「但是德拉科,你要知道,我現在是一幅畫像而已。」斯內普搖了搖頭道:「你是知道的,魔力的注入之所以危險,就是因為他受到很多的因素的影響。先不說環境了,就說你的情緒吧,緊張激動害怕恐懼都會影響到魔力的注入,到時候真有一個萬一我現在怎麼對你進行保護?我不想這麼快就在畫像的世界中看到你。所以必須要斯拉格霍恩來對你進行有必要的保護。」見德拉科聽了之後只衝著自己點了點頭,斯內普接著說道:「麥格和你父母那裡你要不要...」 「不用了。」德拉科看了看手中的瓶子中的那晶瑩剔透的液體道:「您知道嗎?無論是在上課還是教我熬制吐真劑的解藥的時候,斯拉格霍恩教授,他都曾經不止一次的將同學和我從即將爆炸的坩堝底下救了出來。我想,這樣的一個教授,我有理由相信他會保護好我的。而且我現在也已經長大了,我不想再讓我的父母為我擔驚受怕了!教授,我求求您,相信我也相信斯拉格霍恩教授,沒有麥格,沒有我的父母,我們都不會出事的,好嗎?」聽了德拉科的話,斯內普看著德拉科的那雙閃動著堅定的光芒的雙眼,愣了好久才點了點頭。德拉科,這個被父母照顧的很好的孩子,終於還是長大了。 自大戰過後,霍格沃茨便開始了整修,這些天來,所有留守的學生和前來幫忙的家長們都沒有能夠好好的放鬆一下,當聽說馬克西姆夫人帶著布斯巴頓的學生們要過來幫忙重建的時候,麥格便找了幾個教授和哈利等人還有部分的學生和家長,坐在一起開了一個會。當聽麥格說想要辦一場歡迎舞會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表示了同意,畢竟大家也想要借著這個機會好好的放鬆一下。於是麥格便布置了下去。而就在今晚,大廳已被布置的漂漂亮亮的,只等帶著大家的到來。 終於,當麥格和馬克西姆夫人一起過來的時候,眾人都起立鼓起了掌來。麥格示意大家安靜之後便高聲說道:「首先,讓我們感謝遠道而來地客人們,感謝他們特意前來幫助我們重建霍格沃茨!」說罷底下便爆發出了一陣熱烈的掌聲。待到眾人安靜了下來之後,麥格便接著說道:「今天,我們特在此舉辦一個歡迎宴會。為了歡迎我們遠道而來的朋友們!霍格沃茨和布斯巴頓,雖然隔著千山萬水,但是我們的心永遠在一起!」 「好!」「說的對!」聽了麥格的話,眾人便是一陣的響應,麥格忙揮了揮手道:「現在,我們歡迎布斯巴頓魔法學校的校長馬克西姆夫人為大家說幾句話!」 待到掌聲停止了之後,馬克西姆夫人便高聲說道:「幾年前,我帶著我的學生們前來霍格沃茨魔法學校參加火焰杯,當時的情景現在想來依舊是歷歷在目。感謝霍格沃茨給了我們一場難忘的比賽!現在霍格沃茨有難,我們理應幫忙!」求推薦求收藏求打賞,什麼都求,本書目前在一個關鍵時刻,撲街與否就看這兩個星期了。 還有提前和你們說一下,這次川之國任務和草忍不一樣,應該會長不少,因為想盡量寫出火影的那種感覺,而不是一個無腦裝b文。 當然也不會寫的無聊,我會盡量寫的有趣一點。大綱早就做好了,絕對有火影那味,你們可以猜一猜劇情,雖然猜到了沒獎勵(手動狗頭)另外,今天是三更(驕傲臉)。 《九尾之夜,我一拳打爆尾獸玉》求推薦求收藏 「你在擔心什麼?我又沒對她做什麼。」 蕭千亦瞥了一眼祝莫冉,表情很是淡定,就好似他的擔心根本就是多餘的。 祝莫冉扯了扯嘴角,他嘟囔著:「你要是真做了什麼,那可真就麻煩了。」 「對了,你該不會想着要把那個越小姐弄到手吧?你能說服你們家老爺子?」 蕭千亦微微挑了挑眉:「先不說是與不是,我想與誰在一起,還需要過問他們么?」 祝莫冉先是一愣,接着便聳了聳肩:「你們家的事情我哪裏清楚?不過國內越氏雖然小,但是越氏的那幾個人在國外也是有產業的。」 「你都知道的事情我會不知道么?」 「……」 得!他這是皇上不急太監急!當他什麼都沒說! ...

Read More

他扔出大石塊,咣當砸在院內。

青石地面「嗤」的一聲,一道流光沒入夜空。 「警戒符!」薛通暗暗冷笑,輕飄飄落下。 「沒地陷就行,我管你傳警訊給了何人!」 薛通掌心一紅,熊熊火蟒一頭撞進了堂屋。 放火焚園! 薛通正四面八方點火,驀然聽聞一個冷刺耳的聲音,「來了啊!」 一股強大的靈壓衝擊著他的法海。 「先天大成!」 薛通猛然意識到,常家處心積慮,花大錢請來先天高階鎮宅,等他入瓮! 常家交往宗門高層,與萬嶼散修界著名的幾個魔頭亦存在交集,故常千善武階雖不突出,但無人真願和常家動刀動槍,搶他家祖傳法器。 一名青衣白須老者,清瘦的面容紅光四溢,眼珠黑白分明,毫無渾濁之感。 梁炅,長居鴻昌西部的石盤山系,常家開下百萬靈石每年的價碼,求其相助。 自呼延永康失蹤,常萬青預感大事不妙,乾脆從昌武宗的臨時居所搬了回來,不躲不避,請梁炅潛伏在家,坐等薛通上門。 「你來早了,老夫邊煉邊拿錢的好事被你給攪了。」梁炅陽怪氣說道。 常萬青、管家,七八個後天武師遠遠跟在梁炅后。 「常家害薛某命,恩怨因常萬青無禮而起,這位道友摻和其間,最終結果恐怕不一定如你想的那樣。」薛通淡定說道,主意早在松汶即已想好,無論什麼人阻撓,皆定斬不饒! 「呼延永康這小子去哪了」梁炅問道。 「呼延永康飛蛾撲火,死在了我手裡。」薛通淡淡一笑。 ...

Read More

但,他要讓這裡所有的人,殞命於此。

他才會走。 剛放下方糖。 門外,傳來一陣陣腳步聲。 那些腳步聲,無比整齊。 一聽就是訓練有素的聲音。 腳步聲傳來,方糖心如同打鼓一般慌張,忙拽著陳天選說:「老公,你,你快走......快走啊!!這裡,有埋伏,帶著妞妞,快走......」 陳天選微微一愣,看著方糖即便是受傷也依舊完美至極的側顏。 他忍不住問道:「你剛叫我什麼。」 方糖咬著蒼白的薄唇,說:「老公,快走!」 與此同時。 門外,腳步聲逼近。 遲了! 走不了了! 門外來的人,全都是猛龍殿的。 上百人,圍堵於此。 他們眼神里,全都是憤怒。 人一出現,聲也將至。 「天刀小兒,敢搜尋猛龍殿痕迹!」 ...

Read More

「殿下!」正這時,穆良匆匆奔了進來,見了對座上的萬丈僧,又躬身一禮,「萬大師也在。」

「穆施主不必多禮。」萬丈僧擺手道。 「殿下,請您去看看師妹吧。」穆良急急的道。 「清漫如何了?」紀衝風黑眸一閃。 「師妹打回來便一直高燒不退,渾身麻痛,找了郎中也沒能查出什麼病症傷處來,剛剛喝了退燒藥后非但沒有退燒,反而還加重了。」穆良稟道。 「怎會加重呢?」紀衝風眉頭微皺,這次可真是遇到了棘手的事。 「風師弟還是親自去瞧瞧吧。」萬丈僧起身道。 「嗯。」紀衝風也起身應道,「那大師兄早些歇息。」 華雲山大小姐的住邸是後山的一座水殿。 輝宏又不失雅緻的殿堂坐立於一處水塘之上,此塘乃是經工匠在山間開鑿築建而成的,再引以原上水入內,因此才得水殿之名。 水殿四周環水,其中有各方中渠通入殿內,形成幾條交錯縱橫的水道。此刻水塘中猶綻放著無數水蓮,白色的、紅色的、青色的、紫色的、黃色的,各種蓮花應有盡有,碧綠的荷葉隨著水波輕輕搖曳,時而滾落一滴晶瑩澄澈的水珠,也會微微激起一道水波。。 咸陽城,皇宮之內 靜,寂靜無聲,整個大殿之內,眾人皆是愣住了。 無數人錯愕的抬頭看了一眼嬴政,彷彿沒有聽懂剛才的話語。 那徐福都已經如此視死如歸了,怎麼陛下還要殺了他? 大殿下方的徐福,聽著陛下要凌遲自己,頓時身軀一軟。 「陛下,我一死縱然無妨,但我還要出海,為陛下尋求仙丹啊!」 之前的視死如歸,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跪服在地的徐福,此刻不斷的叩首著,口中哀求著。 ...

Read More

蒼輝學院的七人釋放完武魂后,動作並沒有停止,而是立刻就移動腳步,六人之間迅速組成了一個六角形的方陣,而那剩餘的蒼輝戰隊隊長,他們戰隊唯一一名魂宗,則是穩穩地站在六人中心。

「你們應該感到榮幸,因為你們將是第一支面對我們底牌的戰隊,而你們的強大,也將會是我們蒼輝戰隊最好的踏腳石!」 蒼輝學院隊長站在六個隊員的陣型之中,冷笑着對着史萊克這邊說了兩句話后,便和其他名隊員同時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寶石武魂,淡淡的光芒,開始在七人的身上逐漸閃耀。 見到這預料之中的一幕,乾珏沒有猶豫,雙手抬起,腳下的第三魂環閃過一道紫光,一道紅色的光矢,立刻便在千珏之弓上凝聚了起來,轉瞬間,就被乾珏放開,呼嘯著向著蒼輝學院的七人襲去。 「沒用的....」 蒼輝戰隊的隊長不屑地看着襲來的光矢,腳下的第四魂環亮起,七人身上閃爍的光芒立刻大盛起來。乾珏的第三魂技『定軍』在七人的陣型中爆炸,可不論是光矢爆炸的威力,還是『定軍』中蘊含的扭曲光芒,都對蒼輝戰隊的七人沒有起到任何效果,全被七人身上亮起的閃亮光輝給抵擋住了。 見此,蒼輝戰隊隊長眼中的不屑之色更濃。 任你再強大又能怎樣,依舊突破不了他們的防禦。 他這第四魂環,乃是在他們領隊時年的帶領下,親自為這次魂師大賽而獵取的。為的,就是在他們七位一體融合技奧義蓄力之時,用來抵擋地方的攻擊。 雖然他這第四魂環只是兩千多年,雖然這個技能產生的防禦並不是很強,即使是一般魂宗用強大一點的攻擊都能打破, 但,在這七位一體融合技的作用下,他們七個人的魂力會聚集到一起,發生質變,他這個魂技也會在這強大的魂力下,直接升華,不但作用目標由單個目標變為多個,防禦能力更是大大增加,攻擊威力達不到魂帝的程度,是根本打不破的!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能就這麼有恃無恐地直接施展七位一體融合技的奧義。 「我和竹清用武魂融合技試試看!」 乾珏的攻擊力,戴沐白是知道的,見到他的第四魂技連干擾都沒幹擾到對面,戴沐白的臉色也是嚴肅了下來,直接和乾珏建議到。 「嗯...,還是算了,先等等,不用着急,看看他們到底要幹什麼,放心,我有數的。」 乾珏思考了一下,還是拒絕了戴沐白的提議,萬一戴沐白兩人攻過去,對方還有什麼其他招數呢,還是先等等吧。 「好吧...」 戴沐白雖然覺得應該試試,但對於乾珏的判斷,還是相信的,當即就沉下心來,等待着對面露出獠牙,看看他們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呵...,放棄了么...,既然如此,那你們就準備沉淪在這無邊的煉獄中吧!」 蒼輝戰隊的隊長見史萊克這邊不再試探,在他們陣型中十分中二地怒吼了一句后,下一秒,七道彩光自蒼輝學院七人的身上衝天而起,轉瞬間,就融合成了一道巨大七彩光柱,將蒼輝學院的眾人徹底籠罩了起來。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