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jingjiu

季柚等:「……」

面對著季柚一群人無語的表情,柳扶風忽然抿嘴,露出一絲竊笑,說:「為了表示感謝,我可以請他們吃一頓火鍋。」 季柚與楚嬌嬌等幾個聽了后,心想這還差不多。 接著。 季柚交接了他們的群體任務,是黑金鼠的牙齒與爪子,呂梁老師審核的很仔細,將每一顆牙齒、每一個爪子,仔仔細細地查看一遍,確定達到了任務要求后,這才給季柚他們發放了獎勵。 拿到獎勵,季柚一行決定返回宿舍,好好的睡一覺,然後,就聽身後的呂梁老師道:「我覺得你們現在應該睡不著,尤其是季柚同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沈初回到公司的時候還不到一點,付文佩看到她這麼快回來,有些驚訝:「沈小姐,談完了?」 沈初輕笑了一下:「有人捷足先登了。」 付文佩怔了一下:「是……傅少?」 沈初哼了哼:「嗯。」 付文佩看着沈初,有些感慨,突然覺得這傅少也挺好的,起碼比薄暮年好上不止一點半點。 沈初沒吃午飯就回來了,如今有些餓了:「我還沒吃午飯,付秘書幫我定個飯吧。」 聽到沈初的話,付文佩回過神來,連忙點頭:「好的,付小姐,我這就去。」 「嗯。」 沈初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身個,回到辦公室,把包包放下,視線落到辦公桌角一旁的那個盒子,她微微皺了皺眉,伸手把那盒子拿了起來,打開把那條項鏈又拿了出來。 她帶了三年多的項鏈,一直以為是薄暮年的,沒想到居然是傅言的。 沈初下午有個會議,三點的會議一直開到下午五點,晚上還有個飯局。 薄家婚禮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直到現在,儘管兩天過去了,熱度依舊不減。 沈初喝了幾口酒,臨走前去了趟洗手間。 ...

Read More

「這位家屬你怎麼還在這裏?趕緊給病人掛號去。」

「我們都是專業的醫生,會給到病人專業的治療你不用擔心。」 「請出去吧。」 幾個護士正想把司寧往外面推,趙青霆和華知夏也趕到了。 「小葵!」 「小葵沒事吧!」 於是這裏一下又塞滿了人。 小護士終於生氣了。 「你們!該掛號的趕緊去掛號,該給病人拿換洗衣服的趕緊去拿,該準備清淡的飲食也快點去,反正能想到的你們全都去干,不要杵在這裏影響我們工作!」 小護士才不管他們是誰,猛虎發威把這些人全都轟走。 而主治醫生和其他護士默默給發威的小護士豎起大拇指。 剛! 這些,趙青葵是全然不知道的。 腦震蕩加上失血讓她陷入了半昏迷的狀態只覺得暈乎乎的只想睡覺。 「小姑娘不要睡!保持清醒回答我的問題。」 醫生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臉頰,試圖喚醒趙青葵的神智。 「你覺得哪裏不舒服?」 「頭好痛。」趙青葵昏昏沉沉地回答。 「具體哪裏痛?」 ...

Read More

看到往昔一起起操修鍊的夥伴躺在地上,眾人瞬間淚目。

「小五,我會帶你回去的!」 朱鑫強忍著淚水,去抱起小五的屍體。 就在朱鑫觸碰到小五的屍體時,朱鑫的雙手突然失去知覺,接觸小五的部位正迅速變黑,而且以極快的速度往上蔓延。 。 「太瘋狂了,這是真的嗎?那個狂徒竟然擋下了神靈的力量!」 「若非親眼所見,絕對難以相信這是真的,那可是神靈,神靈的神力被一個凡人擋下了!」 「傳聞東方有仙人存在,難道這狂徒已經和神靈一個等級了嗎?進入了仙人之境?」 「不可能,這狂徒才多大!這世上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年輕的仙人?我倒是覺得剛才神靈並未出盡全力。」 「對,絕對是這樣的……」 「看來你果真沒有讓人失望,給了所有人一個巨大的驚喜!」婆羅般若面含微笑,這少年還能再創造奇迹嗎? 「這個瘋子簡直太讓人不可思議了,不過……他雖然擋下了神靈一擊,但是太陽神宮那位神靈貌似還沒有真正的動用自己的力量吧?」墨陰帝一臉心顫的說道。 「嘿,小瞧了么?」黑暗神子邪魅一笑;「看來本神子要收回剛才的話了,他並非是在夾著尾巴做人,而是一如既往的囂張,哪怕面對神靈,也敢將這份深/入骨髓的囂張進行到底!」 「不愧是敢殺我天使之城神諭者的人,你的確給了所有人一個巨大的驚喜,不過今日在這公海之上,你怕是沒有活著回去的希望了!」天使之城的神諭者青年眼神漸冷,不過陳玄擁有的力量的確讓他感到心驚! 「嘿嘿,屠神,看來老乞兒是有機會見到這壯觀的一幕了,這個逼少爺可得把它裝好了!」老陳頭咧嘴一笑,天王殿其他強者也都稍微鬆了口氣。 陳不惑平靜掃視著周圍,說道;「別大意了,給我釘死這群傢伙,今日的公海絕對不止面前這點暴風雨,更大的浪可能還在後面!」 這一刻,即便是全球百國盯著這裡的高層都心驚到了極點。 天/朝國神都紫禁閣,帝王暢快大笑;「好好好,這小子果然沒給我天/朝丟臉,面對這些神靈,他依舊有一戰的資格,若能將這東歐大陸的神靈宰了,放眼全球,還有誰敢小覷我天/朝神威?」 陳天罡沒有說話,雖然陳玄擋住了神靈一擊讓他鬆了口氣,但是這僅僅才剛開始而已,陳玄是不是真能戰勝,甚至宰了這神靈還是一個未知數。 ...

Read More

被剝削的太多,就想著來報復社會了。

救世主這些畜生。 尋找覺醒目標還找的挺准。 「緝妖大隊來了么?」趙信皺眉。 「不清楚。」李道義肩膀上扛著劍,「我看你跑了,為了抓你從人堆硬擠進來的,也沒看緝妖大隊的人啊。」 「錢是你得命么?」 真虧了李道義還能從樓下硬擠進來。 就當時樓下的情況,開著坦克往裡沖,那些顧客也都不可能讓一下。 「沒錢我要命有什麼用?」 李道義聳肩,皺眉看著商場中倒在地上的顧客們。 此時他們已經上了四樓。 就這幾層,李道義便看到至少二十幾個遇難的顧客。 「他們怎麼還追咱們?」 瞄了一眼後面的狼人,李道義不解的皺眉。 「不怕死?」 趙信一直在找通向上一層的電梯。 百樂購物中心,為了商家考慮,特意建造電梯的時候沒有放到一個位置。 顧客想要去往上一層。 要麼觀光電梯直達,要麼就得在商場中繞一小圈。 ...

Read More

「老婆,你這是雙標。」冷言好笑。

「嗯?是嗎?所以,你在怪我剛剛親你?」慕雪挑眉。 「沒有,我很喜歡。」冷言很自然地回答。 「那就對了。」 冷言:...... 為啥聊著聊著,他感覺自己被套路了?老婆智商太高,貌似也不是太好,怎麼辦? 慕雪不理會一臉懵逼的冷言,在陳江拉開車門后,直接鑽進了車裏,老婆都上車了,冷言站在原地也沒用,他只得從另一側上了車。 上車后,慕雪很自覺地升起擋板,而後看向冷言,一臉認真道:「現在可以了。」 「什麼?」冷言沒反應過來。 「可以親我了。」 冷言:...... 坐在前面開車的陳江:...... 慕雪看冷言愣愣地沒有動,而後挑眉:「你這是要我主動?」 冷言:...... 實在是忍無可忍,他扣住她的後腦勺,狠狠地吻了上去。 ...... 帝都,歐陽家 「家主,聽說大老爺一家五口去了A市,說是參加冷家那小六的婚禮。」 歐陽燁的心腹,就是眼角有顆痣的那個男子——阿權,此刻正在歐陽燁的書房,低聲彙報著歐陽鈺一家的行蹤。 ...

Read More

若非之前受了人魔的恩惠,姜塵的實力又有所精進,怕是這一下,直接就能將他的右臂震成碎片。

強行壓下手臂傳來的不適之感,姜塵調動法力,施展出自己自創的神通太極印。 轟! 瞬間,姜塵身邊的虛空,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震碎,化成一道道先天太極之氣,咆哮著,洶湧著,席捲向了孫悟空。 太極印,可化萬物為陰陽二氣,有分解萬物之能。但是,那太極之氣轟在孫悟空的身上,只是將其打退,卻沒有傷到他分毫。 就看到,纏繞在孫悟空身邊的混沌氣轟然一震,就將湧向他的太極之氣震開,破滅、吞噬。 「好強,僅是一滴精血,就將孫悟空改造到這個地步,那這滴精血的主人,又該強大到何種地步?」 經過短暫的與孫悟空交手,姜塵已經感覺到那滴魔神精血內所蘊含的強大力量。 毫不誇張的說,若孫悟空放棄離職,徹底與魔神精血中殘留的魔神意志融為一體,那他就能在剎那之間,轉化成一頭先天道尊級別的凶獸。 但是,孫悟空並不想變為凶獸,哪怕失去了理智,他依舊在反抗著。是以,他的力量增長的很是緩慢,並沒有一步蛻變成先天道尊。 他在將多餘的力量發泄出來,以免自己徹底墮落,淪為凶獸。 如何發泄?唯有戰鬥! 通過不斷的戰鬥,瘋狂的戰鬥,來將自己體內多餘的力量全部發泄出來。 姜塵顯然看出了孫悟空此時的狀態,所以他打算幫孫悟空一把,陪他好好的打上一架,以供他宣洩力量,恢復神智。 正好,姜塵需要一個免費的陪練,來磨鍊自己的神通,現在的孫悟空最合適不過了。非但實力強大無比,更是不怕受傷。 是的,孫悟空不怕受傷。 或者說,此時受傷,對孫悟空來說,還是一件好事。恢復傷勢需要的力量,可不比戰鬥時消耗的少。傷勢越重,對現在的孫悟空越好,有助於他發泄體內多餘的力量。 轟! 一輪大日從姜塵的背後升起,演繹大日無極之道,朝着孫悟空轟然撞去,將他砸進虛空深處。 ...

Read More

本人很可愛:打死狗大戶。

雇傭兵:打死狗大戶。 骨王:打死狗大戶。 我不是帶土:皮一下,打斷三個復讀機。 骨王:蘿莉控。 我不是帶土:飛鼠你飄了。 洛神:大家,我問一下,念誦了祈禱文後,對念誦的人有沒有壞處? 大主宰世界中,洛璃在回到了洛神族的皇宮中后,就是想到,自己如果要是問自己的爺爺洛天神,肯定是要拿出來證明的。 而拿出來的證明,最有力的就是聊天群中的哪一篇祈禱文了。 所以洛璃才會這麼問,這也不是洛璃不相信李傑,而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 大秦祖龍:沒有壞處,如果要是信仰虔誠的話,還可以修鍊吾神賜予的無量功法。 軍火商人:念誦祈禱文,還會慢慢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洛神:謝謝大家了。 洛璃聽了嬴政還有托尼斯塔克的話,也是明白這個祈禱文並沒有什麼問題。 經過重重大殿,當洛璃來到自己爺爺洛天神面前的時候,就是把自己提前寫在紙上的祈禱文給拿了出來。 然後就是和自己爺爺洛天神解釋一下,今天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洛天神聽了洛璃的話,第一反應,那就是洛璃招人暗算了。 然後動用自己的全力,開始檢查洛璃的身上,發現洛璃並沒有什麼問題,也是沉這個臉。 洛璃看到自己的爺爺洛天神並沒有相信自己的話,就是說道:「爺爺,第一開始我也不相信,但這也確實是個事實,不信你可以看這個。」 ...

Read More

好怪哦!

再看一眼…… 徐聞抬頭時正好和夏霧雨銳利的目光對上,徐聞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回瞪了一眼夏霧雨,「老是盯著我做什麼?」 「看你偷看我姐。」 「我用得著偷看?」 「好啦好啦,你們兩個……小點聲啦,別吵醒晚桃。」 夏晴表面上是在勸架,事實上又是在為徐聞開脫,她拉著霧雨去海灘的池子里嬉戲玩耍,一開始還有些拘謹放不開的霧雨,在被姐姐潑了幾次水之後,霧雨也跟著一起回潑了幾次,接著就很快融入到嬉鬧的節奏里來了。 嘖……真想一起玩啊。 要不是非得照顧這個拖油瓶的話…… 徐聞又開始不幹人事地抖動著懷裡的晚桃,但晚桃依然睡得十分香甜、不肯醒來。就在徐聞嘗試更大力度的時候,一道身影落在徐聞的面前,擋住了日光。 徐聞抬頭一看,眼前出現的是一位膚白貌美,身材火辣的比基尼美少女。 她戴著太陽墨鏡和大檐帽,扎著一對非常可愛的丸子頭,引來周圍無數男性欣賞的目光。 只有徐聞除外。 「……你幹嘛?」 美女不答徐聞的話,就這樣直接盤腿坐在徐聞身旁的沙灘墊上,注視著前方夏晴姐妹嬉鬧的場景。 而她們似乎還沒有注意到這邊。 「喂,我說你這個女人……」 徐聞惱怒道,「難道沒有人教你,不要隨便動別人的東西嗎!」 徐聞把熟睡的晚桃放在沙灘墊上,然後起身拉著丸子頭少女的手腕,想要把她從沙灘墊上拽走,結果徐聞吃驚地發現,對方竟然紋絲不動! ...

Read More

……

周五放學,喬絨收拾著書包,身旁,傅北峻道:「明天那我們去看電影吧。」 喬絨愣了一下,隨後點頭:「可以啊。」 雖然有點突然就是了。 「我明天去找你吧,你想什麼時候去看?」 「下午。」傅北峻道。 其實,他更想晚上去的,只是,長輩那一關過不去。 目前為止,他還不太想暴露自己的心思。 雖然他母親應該知道了,但是,他自己是不想要被人知道的。 喬絨一口答應了下來。 下午看電影也挺好的,就是最近新出的什麼電影,她沒有仔細研究過,算了,明天去到電影院再看看吧。 第二天下午,傅北峻來她家找她。 喬絨也換好了衣服跟傅北峻出門。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水綠色的泡泡袖連衣裙,清新,帶著一點嬌俏的風格,裙子及膝,露出她那雙筆直修長的腿。 頭髮放了下來,在旁邊別了兩隻珍珠發卡。 順便背上一個卡通的小背包,也算可愛。 傅北峻薄唇抿了抿,眼眸不由得傾瀉出幾分的亮光。 她的脖子上還戴著他送給她的小熊項鏈,跟這一身的打扮,毫無違和感。 水晶小熊,在陽光下閃著光。 ...

Read More

顧雲對於這些半大小子的男巫非常的鄙夷,他手中的鼓掌也沒有停,這是來自於成年男巫的純粹的欣賞,嗯,很純粹!

五名勇士紛紛站在了台上,享受着屬於他們的榮光時刻。 「接下來是我們的巡邏員,他們會保證勇士們在迷宮裏面的安全,只要勇士噴出煙火,就代表着他棄權了,巡邏員就會安全地把他們帶出來。」盧多·巴格曼為眾人解釋著規則。 海格、麥格教授、『魔眼』穆迪、斯普勞特教授四個人向四個方位走過去,這樣子可以保證無論哪個地方發出了求救信號,都有一個巡邏員可以第一時間到達現場。 而對五名勇士的通道也在盧多·巴格曼的魔杖之下緩緩地打開,那是一個全部都是蔓藤的通道,裏面漆黑一片,就好像是一直大型的神奇動物張開嘴巴等待着勇士進入他們的肚子之中。 「當我吹下哨子的那一刻,你們就可以進入迷宮之中。」盧多·巴格曼開口解釋道,「至於剩下的人,每一個名詞和前面名詞相差一分就會多延遲一分鐘,最低相差時間是五分鐘。 準備好了嗎?波特先生?」 盧多·巴格曼看向了哈利·波特。 哈利堅定地點了點頭。 「嗶——」 一聲悠長的哨子聲音,一下穿透了整個迷宮,甚至還讓迷宮牆壁上的蔓藤抖動了一會兒。 哈利和塞德里克·迪戈里對視了一眼,兩個人快速地踏入了迷宮之中。 兩個人在第一個岔路口,就非常有默契地各自選擇了一個方向,開始探索起了迷宮。 過了一會兒,又傳來了一個哨聲。 第二名的威克多爾·克魯姆入場。 第三個哨聲來的稍晚一點,赫敏入場的時間和哈利他們入場的時間已經有所差距了。 至於第四名的芙蓉·德拉庫爾時間就更加晚了。 不過伴隨着第四聲哨聲,所有勇士都進入到了迷宮之中。 由於這一屆的勇士有從者的幫助,前兩關的設計已經讓體育運動司和三大校長發現了難度偏低,勇士們想要成功過關非常輕鬆,只是要看他們願不願意動用自己的從者。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