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子!」

「情況如何?」

「那婦人的家人全部被帶到了京都,目前的藏身處剩下的人還在找。」

慕容澈劍眉蹙起,「明早之前把人的畫像全部交給我。把消息和離王府的人共通,別讓他們閑著。」

「是,主子。」手下其實愣了一下,畫像,主子沒說錯吧?主子才不會出錯的!

「夫人呢?」

「夫人說去找葉將軍。」

「真是閑不住的女人!」手指點在下顎,多了幾分無奈。

。。。。。。

「老大,是你嗎?」

「老大,老大?」

「我說老大…」

「咣!」一把匕首飛過葉梓榮的側臉,插入一邊的牆壁。

「還喊嗎?」鳳臻道。

「哎呀,天氣是真好,怎麼這麼好呢?還是故鄉的天氣好啊。」葉梓榮不知所云地指著屋頂。

鳳臻嘴巴嘟囔了幾句,大概是髒話吧,接著徑直走去把匕首拿過來,「聽說,瑞王約你談事情?」

洪荒之龜雖壽 「是啊,可不就是今兒晚上嘛,這大半夜的我還得出門,都不知道會打擾人家睡覺,我說這瑞王……」

鳳臻撓了撓眉頭,「停停停!我跟你一起去!」老長時間沒和這傢伙說話,都快忘記這傢伙是個話癆。

「老大你是不是擔心我啊?我真是心生感動,沒想到老大你在坐牢都還想著我。對了,老大你天天往外跑,就不怕被發現嗎?這事兒你和月川說了嗎?沒說的話就別說了,我怕他追殺我,要不然你就別去了,反正你也幫不上忙。」

「嚓!」匕首又到了這孩子的脖子跟前,「沒準兒呢,也許瑞王很樂意我幫他除掉一個喋喋不休的傢伙!」

「膽子不小啊,最近!」

葉梓榮立馬慫了,「不敢不敢!」

一幫人匯聚在瑞王府外面,「可查出來什麼頭緒出來,人藏在哪兒?」

「老大!」「老大!」「老大!」

一下子都聲音高漲起來,鳳臻沉聲,「是準備讓人再治一個畏罪潛逃的罪名是吧!」

眾將士:您?這會兒在這,可不就是嗎?

都是跟著鳳臻的老兵,也沒費什麼話了,「老大,我們這幾天盤查好些天了,偽裝成送菜的,送信的,送柴的,就連隔壁三姑都扮上了,愣是沒查出瑞王府藏了什麼人。」

「三姑?」鳳臻脖子后縮,夠豁的出去啊!哥幾個!

「瑞王府,這是新宅,所以設有牢房或者密道不太可能,舊的那個呢?」

重生九零:天降小財媳 葉梓榮答道,「離王爺早就派人搜過了,現下派了不少人去巫山查探呢。就怕上次的窩沒給整乾淨。」

鳳臻點點頭,「既然月川說了人已經被送來了京都,那就一定是在的。按照月川的想法,人既然都在了,那利用完也就一併殺了免除後患。」

「再去趟瑞王府,那裡我比你們熟。」

不多時,鳳臻帶著人全部趕著去舊的瑞王府,雖說瑞王府沒壞多少底子,可是這外觀就是修葺也是得花上一年半載的吧。

「你倆去把所有的假山敲一遍,上上下下;你們倆去潛入水底看看,一個都不要放過。老葉和老羅跟我來。」鳳臻剛走出一步,卻又回了頭,「記住,小心有埋伏。」

鳳臻領著兩人走去涼亭,「你倆把這石凳移開。」

「感情叫我倆做這粗重活來了。」老葉撇撇嘴。

老羅笑笑,「還以為老大心疼你。咱老大可是嫁了人的。」

「老四你真是越來越沒勁!」

「呀~」

二人以為這倆石凳不是什麼難事兒,至少以他們倆的功底怎麼著也是綽綽有餘的,可是好一會兒過去了瞧著紋絲未動的。

「哎呦,這石頭哪個山頭出的呀,這麼死沉。」老葉直接一屁股坐地上,那汗竟然也濕了後背。老羅也是。

鳳臻半蹲下來,拿著匕首敲了敲石凳周圍,「往前我曾見過這倆石凳移動過,只是動完,本站在中央的人消失不見了。那年我六歲,也只當是花了眼,如今想來,皇叔沒準兒當年就盤算了不少。」

最後的冷笑,叫老羅和老葉面面相覷,若是一如老大所言,這瑞王爺該是密謀造反多少年了!

「老羅,你手串借我!」

「哦。」說著,老羅把一串黑色石頭模樣的手串遞過去。

老葉調笑,「你啥時候也帶著手串這女人家的東西了?」

「我娘子給的!」

卧槽!葉梓榮即可閉了嘴,他單身貴族惹不起惹不起!

「啪嗒!」響的很。

「下面是吸石,怪不得你們怎麼都挪不開。」鳳臻道,「老羅手串是娘子走一字閣買的吧。」老羅點點頭,她接著說,「依依說這是一種有吸引力的磁鐵石,異性相吸,同性相斥。而這本是就是塊重石,憑一己之力想來是難以移走的。」

「兩個石凳定然是相互排斥,可是粘在此處不動也定然是下方有同性相吸。一定是有什麼機關。」

依依說,只要有阻擋物,相當的厚度和空間佔據即可以阻隔吸引力,可這空蕩蕩的亭子能有什麼呢?

「把這石桌挪過來。」石桌不是橫跨石凳中間的,而是剛好空處給兩個石凳完全暴露的空隙的,瞧著石桌如此厚實應該不是僅僅為了禁得住撞壞吧。

二人稍微一推就把石桌橫跨了之間,可比方才容易多了,「轟隆」石板劃過的聲響。

亭子正西方的長排木椅下面出現了一個洞口。石頭的確不一般,但他們沒必要糾結太多這些奇妙。

交代好老羅在外面放哨,鳳臻領著葉梓榮直接跳下洞去。

「難怪。」鳳臻瞧著洞頂上面,瞧著是和上面石凳差不多材質的石頭,那該是異性相吸吧。

「誰能想到不過是阻隔了兩個石凳,就顯露了瑞王府地底下面的奇觀。」很明顯,葉梓榮這是諷刺。

「廢話還是留著回家說吧。」鳳臻壓低聲音。

葉梓榮也閉了嘴,他先打頭陣,二人未敢點火,怕招惹旁人過來。就憑著右邊嵌著的幾顆明珠,摸索著石壁往前走。

但石壁也不是隨意觸摸的,在葉梓榮觸碰了兩個機關和鳳臻解除了一個陷阱后,二人也是停住了腳。

清脆的金屬落地聲,葉梓榮扔掉剛剛沖著臉飛來的飛刀,摸著脖子上溫熱的血,「老大,這地可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之前的毒物,還有前面一輪的飛箭,烏漆嘛黑的啥也看不清,也是命大了。

鳳臻一聲低笑,他們算是夠小心的了,不然也不會只是三重陷阱。

但是,若瑞王自己人進來呢?這是唯一通道還是有暗道,還是有解法?否則沒等他們進去就已經被機關真的算盡命,又或是暗道裡面的人出來伐殺他們二人。

「老葉,幾次機關,你有覺得什麼相同點嗎?」

他環顧四周,「第一次飛箭是右邊,第二次毒物則是從地面湧上來,這一次是左側不斷飛來。」

「你猜,下一次是不是右側?」

鳳臻搖搖頭,不一定。

她抬頭,這條暗道不是什麼伸手不見五指,只是烏漆墨黑的,因為有明珠。如今安全的這裡明珠是在左側牆壁上的。

「記得我們剛下來的時候有明珠嗎?」

「有啊,就在咱們右側呢。」

鳳臻來了興趣,「第二次遇見的明珠在哪兒還記得嗎?」

「記得,是在地面兩側的。」葉梓榮也明白了,「剛剛經過的安全地方是左側,這裡….還是左側。」

「我們在被暗示著。」鳳臻起了身,走到最近的一顆明珠跟前,「明珠在哪兒我們習慣性地靠近明珠的通方向,我以為是我們倆不小心觸碰了機關,但第一次第二次你走先,第三次我走先,還是中招了,也就說我們只是踏進了機關局域,無論怎麼樣都會觸發。」

「那如果…」她按下明珠,意外地左側一排的三個明珠都消失了,跟著前方的一段路的右側卻出現了幾顆明珠。

「走吧!」鳳臻道。

「老大,你確定你不是觸發了什麼更大的機關?」葉梓榮瞧著一頓操作實在是…慌啊!

畢竟看看自己屁股墩方才確實插了一兩刀的,實在是太靠近機關發出點沒躲掉!

鳳臻已經走到了新出現的明珠區域,「慫了?」

「哪能!」捂著屁股往前走。

「瞧這出息!」鳳臻搖搖頭,直接往前走。

「別介,等等我啊!屁股墩傷了,不好走。」葉梓榮也就嘴上貧,跑得還是快的,一會就到鳳臻前去了。

「以後練功記得屁股墩也練結實點。」

「聽老大您這意思,您還練屁股墩啊?」

「啪!」一掌下去,葉梓榮明顯感覺屁股墩一點都不疼了。

但估摸著,有點降智打擊!

「老大,打人不打頭….」

一路上葉梓榮冒幾句彩虹屁,半盞茶就過了好幾個,「前面有人。」鳳臻聽著前面有聲。

悉悉索索的,鐵鏈的聲音,還有啜泣的聲音,虛弱得很。可還有不少其他的氣息,比如武功內力兼有的人。

「聽聲裡面不下十人,呼吸均勻的在五人左右。」鳳臻打起啞語手勢,此刻是誰也不敢多說話,裡面什麼情形也不知道,這會兒他們可就兩人,加上她可聽月川說了,她那好叔叔養了不少的死士。

葉梓榮點頭。跟著他施展輕功,爬上了石壁查探裡面,負責讓鳳臻安全潛入進去。

裡面不過是個小監牢,分隔太多的,看得見的監牢裡面只有一個有人,看體型是兩個孩子還有一對老人,狀況並不好。

監牢邊上一左一右站著一個人,前方的桌子那邊又三個人,其他的也看不見多少了。 794

錦國篇

「這倆孩子真是從早哭到晚,md要不是主子吩咐,老子一刀砍了他!」裡面一個死士啐了一口,跟著又沖著牢籠吼道,「哭哭哭,哭你md!」

「好了,夠吵了!」另一個勸到,但眼神掃過裡面卻也是冷漠。

那邊圍坐的三人發言,「再過幾天不就好了,再過幾天你想砍幾刀砍幾刀!」

「說到這個,真是奇怪,主子留著這些廢物做什麼反正是要啥的。」

「聽說是為了讓那個婦人就範。」

「區區一個婦人,怕親人死,還不怕自己的命嗎?」

「女人瘋起來,可比男人可怕多了。」他們調笑著。

「哈哈哈哈哈~」

「切,要我說先殺一個給她個下馬威!」

那邊監牢邊上第一個說話的道,「好主意!讓我先殺一個小子,我看另外一個還敢吵吵鬧鬧的。也給那個賤人一點教訓!」

真不是東西!

鳳臻直接甩了幾個飛刀過去,就是之前撿的。

「什麼人!」

剛剛最後說話的人喉嚨直接被切開,一刀封喉。

葉梓榮搖搖頭,嘴賤的下場啊!

一聲喝,其他幾個都過來了,不過數一數也就八九個人,看來這地兒也就是看守監牢的四個人,都是老弱病殘也不需要太多人手吧。

兩人也毫不猶豫開始屠殺行動,這堆人渣沒什麼好說的。

人多了起來?怎麼會?哪裡來的?而且要比剛剛這裡幾個武功高得多。

很快,鳳臻和葉梓榮落了下風。

撤!

但,鳳臻瞧著監牢那邊的人,哀求的眼神……實在是放不下!一想到剛剛的話,無名之火又被點起來。

「你的命就不是命?」

「月川?」他來了,心也靜了。

不來怎麼辦?他這個娘子的脾氣實在是等不了了,也不怪她,實在是案子牽扯的太大。

「救人!」

「是!」

對於月川帶來的人手,完全是碾壓型的,所以逼得瑞王的死士死的死,逃的逃。這畢竟是他們的地盤,所以很快一個個從暗道逃走了。

「逃得會這麼快?」月川吩咐,「你們幾個去追。」

「是!」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的?」鳳臻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