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鹿溪與嘉佑相視而立,沒有說話,卻以眼神交鋒。

兩人都在等,鹿溪賭嘉佑今天不敢在這動手,一旦動手就意味著要拚命。嘉佑賭鹿溪會被嚇住,鳴金收兵。

人的思想轉的要比時間快的多,這一切都發生在分秒之間。眨眼間,兩邊人看著馬上就要動手,張北羽甚至已經微微彎下腰,準備衝出去。

最終,先鬆口的人還是嘉佑。如果換做以前,他可能還會拿自己的前程陪著童古賭一次。可現在的童古,已經不值得他冒險。

「古哥。」嘉佑輕聲叫了一句。本來已經走出去的童古突然停下,轉頭疑惑的看了一眼。

還沒等他開口,突然從遠處傳來一陣引擎的轟鳴聲。

聽到這個聲音,最熟悉的就是如龍了,他微微一笑,輕聲說了一句:「總算來了。」

摩托車的引擎聲響徹寂靜的綠地,緊接著還有汽車聲和一陣喧鬧。

當然,就算人來了,童古他們也不一定怕。可嘉佑卻不願意。

「古哥!咱們沒必要在這跟他們拚命。」

童古悶哼一聲,「怕什麼,他們能拚命,我們就不能?我就不信咱們還比不上這幫小崽子。」

嘉佑搖了搖頭,轉眼看了看鬼炮,說道:「古哥,咱們今天的目的已經達成了,暴徒算是廢了。至於張北羽,咱們有更好的機會對付他。如果今天硬拼,勢必會造成損失,不如找個更合適的機會,把損失降到最低。」

想要說服一個人,就要足夠的理由。顯然,嘉佑給出的理由非常充分,至少足夠說服童古。

兩人說話的時候,機車馬達的聲音也越來越大,很快,羅晉等人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接著,門板、何其睿以及張耀揚和全盛組也相繼出現。

如果就十幾個人,還有可能打起來,現在雙方加起來得有五六十號人,哪怕是童古執意要打,恐怕都打不起來了。

畢竟場面太大了,這麼多人的混戰,說不定就要打出人命來。

只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想到,真正到了不久之後的決戰那一天,場面遠比今天還要大。

……

霎時間,張北羽的身後也站滿了人,氣勢絲毫不輸。

這時,江南走到了他身邊,微微低頭,輕聲道:「小北,師哥傷勢很嚴重。能不動手盡量別動手,今天咱們是為了救人,能把師哥帶走就行。」

張北羽輕輕點頭,這一點他也清楚。暴徒臉色煞白,一點血色都沒有,顯然是流血過多導致的,再這麼下去,用不了多久就得休克。

而這個時候也不用再打什麼啞謎,彼此怎麼回事,怎麼想的,大家心知肚明。

雙方人馬拉開了陣勢,一字排開。這種架勢一看就是要「談判」了。

此時張北羽身後有人,也知道童古並不一定是想要拚命,胸中有了底氣,仰頭正聲說道:「童古,我今天只想把人帶走,但如果你想打的話,我奉陪!」

「只想把人帶走?真他嗎會說話!你帶的走么!」童古怒氣沖沖的回了一句。

這種態度也表現了實際上他並不想就此罷休。

可嘉佑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真要打起來,自己有危險不說,萬一出了人命,事情鬧大了捅到上面就完了。現在君主可不會管童古。

嘉佑立刻攔了一句:「這條死狗已經沒什麼用了,你想帶走就儘管帶走。不過我勸你,還是考慮考慮自己吧。相信我,用不了多久,你的下場會跟他一樣。」

張北羽神色自然,並沒有因為這句話而發怒,經歷這麼多,早就讓他比同齡人更能承受榮辱。

「好啊,我等著。」說完,他一揮手,身後的人開始慢慢後退。

一瞬間,童古身後的所有人幾乎同時向前邁了一步。

扶著暴徒的江南和立冬也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

張北羽獨自站在最前面,繼續揮手,說了一個字:「走!」

這一刻,他的背影顯得無比高大。江南和立冬默契的轉頭對看一眼,相視一笑。這,才是一個老大應有的擔當。

而對面的童古,最終還是妥協了。他抬手攔了一把,身後的人全都站定,目送著一行人離開。

……

立冬叫來賈丁跟自己一起架著暴徒飛快的向外跑。芸姐緊繃的神經也終於在這一刻放鬆下來,她太累了,幾乎是癱倒在白骨的懷裡。

江南井然有序的安排,讓大家先撤回去,只留下幾個人陪著。

張北羽在如龍和十四的陪同下,最後撤出了公共綠地。出來的時候,其他人已經走的差不多,只剩下江南等在這。

看見三人走出來,江南迎了上去,有些無奈的笑了一聲。

「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說實話,打死我我都想不到,鬼炮會出賣師哥。」

張北羽長嘆了一聲,微微抬起頭,雙眼空洞的望著天空。

「是啊,誰能料到鬼炮早就想吃了我們。」說著,他垂下頭,不自覺的用力咬了咬牙,「也許,事情沒他說的那麼簡單吧。」 「哼,不想,就別來糾纏本小姐!」一愣,李靈熙清冷道。

「靠,這也能叫糾纏?」蘇白壞笑,「好了,實話跟你說吧,眼下我的天靈公會,缺一個副會長,丫頭,有興趣加入並且擔任么!」

「什麼?」聞言,李靈熙別提多麼懵逼。

「臭淫賊,這公會副會長的職位,可是極其重要的階級,你如此輕浮的就許給我,是不是也太兒戲了!」

而後緩過神來,冷靜中,李靈熙道。

「兒戲?」蘇白聳了聳肩,另有自己一番意思「人活著,本來就應該有些純粹的東西,難道這樣不好么!」

「純粹是好,但你這也太誇張過頭了吧!」李靈熙道。

「我去,我說大小姐,你就給個痛快的吧,願不願意加入,並且擔任副會長!」

覺得太過廢話連天,蘇白果斷道,不想去理會那些無關任務的屁事。

「這……」一陣遲疑,李靈熙皓齒咬著粉唇,露出一副難以抉擇之色。

「想好了么!」

看李靈熙猶豫不決,而後蘇白又是問道。

「這幾天的相處,本小姐發現死敗類你的心腸,倒也不算極壞,加入你們公會可以,擔任副會長也可以,但我有條件!」

而後終於想清楚后,李靈熙微妙道。

「啥條件,儘管直說!」蘇白大為振奮,道。

「哼哼……那就是你以後每月,都得給我一百顆二階益靈古丹,作為我擔任副會長的應得酬勞!」

「好,沒問題!」

聽得此要求后,蘇白心想,不就每月一百顆二階丹藥么,只要有系統在,白爺好弄到手的很!

「哼,口說無憑,需立字據!」雖是答應加入天靈公會,並且擔任副會長,李靈熙終究還是有點質疑蘇白的誠信問題,隨即來了個防患之策。

「靠……還要立字據?」一愣,蘇白懵逼道。

「不想立字據是吧?那好,本小姐就不擔任什麼副會長了!」

看出蘇白的苦色后,李靈熙頗為清靈的威脅笑道。

「好好好……我立總行了吧!」蘇白苦逼道。

「哼,這就對么!」李靈熙笑。

「寫好了,你看看!」

隨後,拿來筆硯紙墨,蘇白一番揮毫潑墨,縱情書寫,而後一張黑紙白字的字據,便算是完成了。

最後,並且蘇白還按下了自己的紅手印,顯得頗為莊重誠懇。

「嗯……可以!」李靈熙將字據拿來瞧了幾眼后,道。

「我說大小姐,現在總該可以加入本公會,並且擔任副會長的職位了吧!」蘇白道。

「哼哼……完全可以,但我還有一個要求!就不知會長大人能不能讓小女如願以償了!」李靈熙接著道。

「說,什麼要求!」蘇白問。

「嘿嘿,那便是以後每月,會長大人,都得放小女十天假,這十天假,公會事務,小女一概不問!」李靈熙眼眸微妙說道。

「這……」略作遲疑,而後蘇白敲定主意,道「好,沒問題!」

「多謝會長大人!」聞言,李靈熙彷彿進入夢幻世界了一般笑道。

……

「叮!宿主您好,拉李靈熙進入天靈公會的任務已完成!」

「接下來,您將可開啟寶箱,得寶一次!」

而後,系統道。

「爽!」

聞言蘇白大喜,隨後便在靈海空間中,打開了金色寶箱。

「唰!」

總裁的獸寵 一道流光湧現,接著靈海空間中,光芒大震,無比神動。

隨後,系統道「叮!恭喜宿主,您成功獲得了六十萬金幣!」

「六十萬金幣!」

聞言,打開系統儲物空間一看,果真是發現,在一處迷濛之地,的確已存放了六十萬一大堆的金燦燦金幣,當即驚喜的如同被天雷所劈了一般,蘇白那叫一個狂奮。

「叮!宿主您好,鑒於您已達到百萬以上身價,建議您現在,可立馬將萬火焚天拳,一秒掌握到小成境界!」

「要多少錢!」聞言,蘇白覺得也是,隨即問道。

「五十萬!」

系統道。

「五十萬?這尼瑪也太貴了吧!」蘇白叫苦。

「宿主,五十萬而已,對您現在來說,還差這點錢么!」系統道。

「馬德,當然差了,以後白爺要花錢的地方,還多著呢!」

一愣,這下蘇白並沒有苟同系統的說辭,畢竟他是人,系統是系統。

作為一個人,在考慮事情的時候,是會從人性的角度出發的。

一番沉思,冷靜下來,蘇白認為現在雖然自己有錢了,在青風城是土豪,但這並不代表,他以後依舊非常有錢。

並且,他如今成為了天靈公會的會長,將來整個公會,所需的日常開銷,將非常之大。

所以,作為一個會長和個體戶,蘇白都不想驕奢淫逸的亂花錢。

哪怕花,也要花在刀刃上。

當然,對於一秒掌握各種功法和靈技,需要花一筆巨款,終究蘇白認為還是值得的。

只不過,眼下需一口氣花費五十萬金幣,瞬時他的小心臟,是極其心疼的。

不過,隨後一咬牙,蘇白還是剁手了,「好吧,五十萬我花!」

「叮!宿主您好,您已成功消耗了五十萬金幣!」

「叮!恭喜宿主,您成功將萬火焚天拳掌握到了小成境界!」

「夠強悍!」

一秒掌握了萬火焚天拳小成威懾后,蘇白感到對此功法的掌握,瞬時便提升到了一個很高的境界,霎時他的靈魂深處,都感受到了一股超強震撼和熱血的力量,不斷暴涌而來!

隨即,整個人,從內到外,剎那,達到了一個無比瘋狂的力量狂暴當中。

「小畜生,本家主總算是找到了你,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而正當蘇白狂喜之時,頓時在金陽商城內,忽然走來一群模樣極度兇惡陰毒的中年人群。

其中也有少年或是青年,而最為顯眼的,便是一個斷臂的陰冷紫色勁裝少年。

而那個少年,赫然便是曾今被蘇白一擊斬斷了手臂的趙莊!

「麻痹!」 向日葵II 轉身一看,忽然發現了趙斜和趙莊等趙家族人的可怖到來,當即蘇白大罵,「趙斜,你特么少跟白爺屁話,老子可沒空聽你牛逼!」

「哼!小畜生,你猖狂的了一時,難道還想猖狂一世不成,本家主實話告訴你,今日,血器門的副門主等人,皆已和我趙家聯手起來,此刻,便皆是要將你小畜生生吞活剝!」

陰毒大笑,趙斜狠辣喊道。

「血器門?」蘇白一愣,也是為之一怔。

他並沒過於畏懼,而是沒有想到,趙斜這個混蛋王八羔子,為了要殺自己,竟然現在還聯合了血器門,這一在青風城內,極為可怕的武者宗門。

幾天下來,如今,蘇白已對整個青風城內,一切大小勢力,都完全掌握了清楚。

他知道,血器門是極為可怕的存在,所以聽到趙斜已聯合了血器門后,故而他很是驚愕!

「老狗,你特么以為勾結血器門,就能成功壓制我白爺?哼……簡直是尼瑪做狗屁白日夢!白爺虐你們,容易的很,你等若要尋死,那我也可做做善事,送你們一程!」

蘇白而後不屑道。

「小畜生,至如今,還膽敢如此囂張,你特娘受死吧!」

說罷,趙斜飛速,向蘇白衝去。

喜歡本書的朋友們,請大家多多支持本書,求推薦,求收藏,各種求。 事情是否真的像鬼炮說的那樣簡單,現在並不重要,也無從得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