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賣丹藥困難,買藥材就容易多了!」,葉寧離開酒樓后,直奔南嶽城中的黑市而去。

黑市,顧名思義,是個無人監管的地方,在黑市之中有搶來的物品賣,也有奴僕販賣這類在外面市面上很少見到的交易,……。

簡單說,只要你有錢就能在黑市中購買任何你想要的東西,且交易不會受到第三方的阻撓。

當然,在黑市中購買東西也有一個缺點,那就是裡面的商品的價格通常要比外面正常市面上同樣的商品稍貴一些。

南嶽城中的黑市,是一座地下商場。

葉寧走進黑市之中,只見裡面燈火通明,議價討價的喧囂聲,與外界的市場無異。

「各位走過路過的道友看好了,我這攤子上的法器件件都是精品且價格公道,……。」,一名著裝邋遢的乾瘦老者,對路過其攤位的人招呼道。

然而,絕大多數人卻看也不看一眼他的攤位,直接走了過去。

原因無它,這邋遢老者一直在這裡賣假貨,經常人來黑市的很多人都已經認識他了,他只能偶爾坑騙到一些第一次來黑市的人。

「這位小友,你需要一件法器嗎?依我看這件道金打造的寶劍與你很是相配,等你的修為突破到神醒境后,便可祭出此劍取敵首級!」,在葉寧走過老者的攤位時,老者見其面生,於是立即走上前來推銷道。

法器是銘刻了道紋的兵器,通常只有神醒境以上的修者才能駕馭,境界沒有達到神醒境的人根本無法使用它。

葉寧接過老者遞過來的寶劍瞟了一眼,很快淡淡道,「道金遠比尋常金屬沉重,而這把劍很輕,應該不是道金打造的吧?」

不出意外,這把劍的表面只是塗了一層道金而已,並非真的由道金鍛造而成。

故而,其更不可能是什麼法器。

如此拙劣的騙人手段,自然瞞不過他的眼力。

乾瘦老者聞言,眼中閃過一絲錯愕之色。

這個少年的眼力怎麼就這麼好呢?

今天真是晦氣!

「這把劍不賣給你了,你走吧!」,乾瘦老者一把奪回寶劍道。

然而,葉寧瞟了他的攤位一眼,笑著道,「你攤子上倒也有幾件真貨,這三塊紅色的玉牌怎麼賣?」

在老者的攤子上,有三塊沾著泥土的玉牌,看上去很不起眼,不過,葉寧卻一眼相中了它們。

老者聞言,略一思量道,「這三塊玉牌乃我從一處古戰場所得,有天大來歷,你看其材質就與尋常的玉完全不同,……。」

「說價格!」,葉寧懶得聽老者吹噓。

老者伸出了五根手指,道,「五百萬兩黃金一塊!」

「你怎麼不去搶錢呢,幾塊破玉也想賣一千五百萬兩黃金?」,葉寧簡單道,「一口價,三塊玉佩一百五十萬兩黃金,你願意就賣就賣,不願意賣就算了!」

葉寧的確看出了那三塊玉牌的不凡,但他很懷疑眼前老者根本不清楚它們的真實價值!

老者略一思量后道,「好,成交!」

這三塊玉牌的確來自一處古戰場,但他不清楚它們的真實用途,且他將它們放在這地攤上也少有人問津。

在他看來,它們能賣到一百五十萬兩已經很不錯了。

葉寧沒有多說什麼,立即爽快的付給老者一百五十萬兩黃金,而後將它們收了起來。

當交易完成,葉寧人已走到遠處之時,老者才反應過來,「這小子明顯眼力過人,他應該不會用一百五十萬兩金買沒有價值的東西!」

「難道那三塊玉牌真的是了不得的寶物?」

想到這裡,他才開始有些後悔起來。

事實上,這三塊玉牌的確是了不得的寶物。

它們乃符玉,裡面儲存著一道強大修者的攻擊,對於葉寧這樣實力還不夠強大的人而言,是三塊難得的護身符!

製作符玉的難度極高,這種東西在南嶽城附近地域根本沒有售賣,所以包括那乾瘦老者在內的很多人根本不認得它。

但是葉寧擁有長生天帝的記憶,眼力過人,一眼就認出了這種東西,一塊符玉的真實價格不下一千萬兩黃金。

「竟然在這樣的地方買到了三塊符玉!」,突然到來的意外收穫,讓葉寧心情大好。

不過,他並沒有忘記自己來此的真實目的,立即開始在黑市中尋找起販賣藥材的商鋪來。

…… ?黑市之中依然有商鋪,而這些商鋪與外面的市面上的商鋪一樣,實際上也屬於南嶽城附近的一些大勢力。

當葉寧來到黑市中一家賣藥材的商鋪面前之時,商鋪中的掌柜,立即從藥鋪中走出來詢問道,「請問是葉大師嗎?有人在藥鋪中等你,請你過去一敘!」

有人在等我?是什麼人?

葉寧驚疑之間,認真打量了來人一眼,見其是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且面上帶著笑意。

「我隨你去看看吧。」,他覺得老者沒什麼惡意。

他跟著老者走進了藥鋪中。

「楊夫人已經在內室等候你多時,你自己進去吧!」,老者將葉寧帶到內室的門口道。

楊夫人?

竟然是她?

她這個時候找他做什麼?

葉寧心中詫異,並走進了內室之中,而店鋪掌柜並沒有跟進去,只是隨手關上了門。

葉寧走進內室,打量裡面一眼,只見內室很寬敞,牆壁上鑲嵌著許多照明用的火耀石。

一道身段婀娜的紅色靚影正坐在皮質沙發上對他淺笑。

這道紅色靚影自然是楊夫人,她今天一身紅裙,將其成熟嫵媚的少婦氣質襯托得越發淋漓盡致。

「過來坐吧!」,楊夫人指了指她身邊道,「怎麼樣,在這裡遇到我,是不是感到很意外?」

「是有點意外。」,葉寧在楊夫人身邊坐下。

「我跟這家藥鋪的掌柜打過招呼了,你以後的丹藥可以拿到這裡來賣,需要什麼藥材也可以在這裡購買!」,楊夫人微笑道。

葉寧聞言,略感詫異道,「你這樣做不怕影響到你們和葯神宗的合作嗎?」

「這家藥鋪屬於我個人的產業,只有很少的人知道這件事,你儘管在此販賣丹藥和購買藥材,不用擔心其它。」,楊夫人道。

葉寧聞言點了點頭,「多謝楊夫人。」

雖然他現在已經沒有賣丹藥和買到藥材的障礙了,但若能直接與這家藥鋪交易,會省去許多賣葯和購買藥材的時間,對他依然有不小的幫助。

「咯,咯……,只是謝我可不夠,將來可要記得報答姐姐哦。」,楊夫人輕笑道。

聽著她如銀鈴般清脆悅耳的笑聲,葉寧只覺心神搖曳起來。

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這個掌管著太一門所有產業,雍容尊貴的女人,也會有這樣嫵媚勾人的一面。

「你想要我怎麼報答你?」,他反問道。

「咯,咯……,這個要留在以後才能告訴你,對了,以後你私下不要叫我楊夫人了,我不喜歡這個稱呼,我本名叫阮心怡,你可以叫我阮姐姐或者心怡。」,薛文靜道。

直接叫她『心怡』?

會不會聽上去太過親切了?

「心怡……。」,葉寧試著叫了一聲。

「嗯」,阮心怡小聲應了一聲,一張臉突然變得通紅起來,看來也她意識到這樣的稱呼太過親切了。

不過,她畢竟不是青澀的少女,隨即輕笑起來,「咯,咯,……,以後我也直接叫你葉寧了。」

……

葉寧接受了阮心怡的幫助,很快買好了煉丹藥材,而後離開了黑市。

然而,當他走出黑市時,突然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他靈覺異常敏銳,感覺到了一股殺機。

這一剎那,他立即看向了殺機傳來的方向,只見那裡有一名衣服上掛著許多銀扣飾品,手握紫金色龍頭拐杖的老嫗,正在打量自己。

兩人目光接觸的瞬間,老嫗眸中精光收斂,並看向了其它地方,殺機也瞬間消弭於無。

「這是個修為在神醒境二重天以上的高手!」,葉寧心中立即做出了判斷。

老嫗隱藏得非常好,若非他的靈覺敏銳程度遠勝常人,根本不可能發現她的窺視。

葉寧沒有戰勝這等高手的絕對把握,而且他也不知道周圍是否還有沒有老嫗的同夥。

他立即調轉方向,往一條巷道鑽去。

他相信憑藉自身的無蹤步,甩開這名老嫗應該不是難事。

然而,他很快發現他失算了,他展開無蹤步后,的確能夠迅速拉開與老嫗之間的距離,但當他停下來時,老嫗又會很快出現在距離他不遠的地方。

「該死的老妖婆,肯定是用什麼方法鎖定了我!」,葉寧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如果我直接逃回去,只怕她還會陰魂不散地一直跟到我的住處,……,她似乎只有一個人,我先將她引到城外會一會她!」,葉寧心中迅速思考起來,並很快做出了決定。

他沒有再往巷道中鑽,而是直接往南嶽城外而去。

當來到南嶽城外,一處僻靜的地方后,他才止步冷聲道,「老妖婆,你陰魂不散的跟了我這麼久,到底想要做什麼?」

那老嫗聞言,嘴角露出了詭異的冷笑,「有人讓我來取你性命!」

「是葯神宗的人?」,葉寧瞬間反應過來。

「看來你還不算傻!」,老嫗沒有否認,與此同時,她身上的神元流轉起來。

「等等,依我看你應該不是葯神宗的人吧?他們讓你來殺我給了你什麼好處,你可以說出來給我聽聽,興許我可以給你雙倍!」,葉寧心思急轉道。

除非迫不得已,他不想和這樣的高手交手。

送君一個天下可好 「哈,哈,哈,……,竟然想反過來收買我,小小年紀就這般機靈,倒是和我那小孫兒很像!」,老嫗大笑起來,「反正今日過後你就是個死人了,看在你這麼機靈的份上,我就讓你死得明白一些。」

「我乃地煞門的長老,認識我的人都叫我一聲裂魂婆婆,我的確不是葯神宗的人。 強勢婚愛:豪門老公輕點寵 我之所以答應葯神宗的人來殺你,是因為數十年前,我身受重傷錘死之際,葯神宗的宗主用珍藏的寶丹為我續過命,我欠葯神宗一個人情!」,裂魂婆婆正聲道,「雖然我也勢利且殺過不少好人,不是什麼品行高尚的大德之人,但這葯神宗的救命之恩卻是一定要報的,你準備受死吧,我會盡量讓你死得痛快一些!」

葉寧聞言,這瞬間明白過來,這裂魂婆婆倒是個性情中人,今天的事已經沒有任何緩和的餘地,於是沉聲道,「如此說來,今天只有與你一戰了,不過,死的人可不一定是我!」 ?「哈,哈,哈……。」,裂魂婆婆不以為意地大笑起來,「老身已經很久沒有活動過筋骨了,多動一下也好,希望你真的不要讓我失望!」

葉寧聞言,沒有多說什麼,神色一凝,化作一道赤色光影沖了過去。

裂魂婆婆哪裡見過這等玄法?

這一瞬間,她面色陡然大變。

「當……」,電光火石之間,她手中拐杖紫光大放,擋住了葉寧的這一拳。

然而她的身體卻被葉寧這一拳的力量震得踉蹌後退。

「後生可畏,還真是小看你了!」,裂魂婆婆站定后,面色變得冷厲起來。

然而,葉寧根本不管其它,在搶先出手佔得一步先機后,他直接展開了狂攻。

「當……」

「當……」

他施展一拳法,一次又一次與裂魂婆婆碰撞,根本不給裂魂婆婆蓄力施展玄法反擊的機會。

極短的時間裡,兩人碰撞了十數次。

裂魂婆婆的修為比葉寧高出不少,但實力並沒有高出葉寧太多,這樣的劇烈碰撞,對她蒼老的身體造成了極大的負擔。

她被葉寧的狂攻打得不斷後退。

「當……」,終於,兩人再次碰撞后,裂魂婆婆手中紫金龍頭拐杖脫手,身體崩飛了出去。

在她身體落地瞬間,葉寧的攻擊又到了。

「該死!」,她輕叱一聲,就地一滾躲過了葉寧的一擊,而後從地面翻身站了起來。

葉寧的強大,遠遠超出了她的意料。

此刻她嘴角溢出了鮮血,眼神凌冽如刀,「讓你瞧瞧我的看家本領!」

「哈……」

「哈……」

「哈……」

她話音落下狂笑起來,每一道笑聲聽在葉寧耳中,都猶如洪鐘在腦海中長鳴!

乾坤劍神 葉寧腦海陷入了短暫的空白之中,不過,僅僅片刻之後,他便重新清醒過來。

「好可怕的精神玄法,若換做其它尋常修者,只怕識海已經被這精神玄法擊潰,魂飛魄散而亡!」,回過神來后,葉寧心中一凜。

識海由肉身蘊育,他的肉身遠比常人強大,故而識海也比常人穩固,所以承受住了這精神玄法的攻擊。

他唯恐再出現其它變數,再次傾盡全力施展一拳法沖了過去。

「嘭……」,這一次,裂魂婆婆的手和葉寧的拳頭撞在一下,她的半邊身子都被拳上的恐怖拳勁震碎。

她破碎的身體崩飛出去,笑聲也戛然而止。

「不可能,你竟然在我的精神衝擊下還有還手之力?」,她落地之後,驚愕的盯著葉寧道。

「我的識海也遠比常人穩固,你的精神玄法並不能擊潰我的識海」,葉寧簡單道。

他話音落下,再次施展一拳法,一拳打碎了裂魂婆婆的頭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