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一個,你一個,你一個,我一個,我一個,還是我一個……”

“等會!”古斯塔又叫道。

“你到底有完沒完?還分不分了?”再次被打斷的梅蒂不高興的問道。

“……姐姐,你又分錯了吧。不行,重來,你要是再這樣,那就讓韓宇他們來幫忙分。”古斯塔盯着梅蒂說道。

一聽古斯塔想要找外援,梅蒂沒好氣的說道:“這點小事還需要找別人幫忙嗎?這樣吧古斯塔,咱們也不要這樣一個一個分了,乾脆一次定勝負,手快有手慢無,誰搶到算誰的。怎麼樣?”

“……好,就按姐姐你說的辦。”古斯塔想了想,點頭對梅蒂說道。

戰局再開,因爲關係到自己的腰包,古斯塔跟梅蒂這對姐弟很是聚精會神,就等充當裁判的韓宇宣佈開始。

隨着韓宇一聲開始,古斯塔突然兩眼一瞪梅蒂的身後,口中叫道:“父親!”無論是表情還是語氣,古斯塔都表現的就跟真的似的。只是古斯塔忘記了,他是狐狸精,他的姐姐梅蒂同樣也是狐狸精,而且還是比他的閱歷更加豐富的一隻狐狸精。

在古斯塔高喊的時候,梅蒂壓根就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伸手撲向了堆在自己跟古斯塔中間的那些金幣上,兩手一陣勁劃拉,等古斯塔發現自己的辦法不靈的時候,擺在他面前也就只剩下三枚金幣了,跟自己先前被梅蒂搶走的金幣數目一致。

“姐,不帶你這樣玩的。”古斯塔哭喪着臉對梅蒂抗議道。而梅蒂卻白了古斯塔一眼,沒好氣的說道:“活該,還想要騙你老姐我?想得美!”

“姐,我錯了還不行嗎?你好歹給我一點零花錢吧。”

“不是給你留了三枚嗎?小孩子要那麼多錢做什麼?”梅蒂不爲所動的答道。

“我還想要趁着慶典跟小美去逛逛夜市呢,三枚金幣很顯然是不夠的。”古斯塔無奈,只得對梅蒂說出了自己要錢的目的。不過聽了古斯塔的交待,梅蒂卻不高興的說道:“小小年紀不學好,本事還沒學到家呢就想學人家泡妞?”

“……你以爲誰都跟你一樣想要當光棍呀?”古斯塔聞言低聲嘟噥道。

耳朵尖的梅蒂當然是聽到了古斯塔的嘀咕,出手如電,一下子就揪住了古斯塔的耳朵,扭的古斯塔嘰啦鬼叫,好一會才捂着被扭得通紅的耳朵躲到了一邊。當然這也是有回報的,從梅蒂那裏古斯塔又得到了十枚金幣。

韓宇等人準備在鬼面狐族的慶典上擺上幾個小吃攤,那麼擺什麼樣的小吃攤,自然也是需要考慮好的。關鍵還是能從這裏找到什麼食材。萬幸鬼面狐族爲了更好的完成在成年之時要進行的化形儀式,將自己生活的地方儘量弄得跟人類世界相似,所以當韓宇被充當嚮導的古斯塔帶到賣食材的市場時,如果不是賣主跟買主都有尖耳跟尾巴,韓宇還以爲自己是進了一處並不怎麼興旺的菜市場。雖不能說這裏賣的食材應有盡有,但基本上常見的幾類食材還是有的。

這裏的菜市場是真正的菜市場,就沒有看到過一丁點的葷腥。不過想想也是,蔬菜需要種植,可肉類以鬼面狐族的能力,儘可以去外面捕獲,又何必來買?

在進行了一次簡單的市場調研以後,韓宇等人決定下了在夜市的時候要做哪幾種小吃。都不是很複雜的東西,基本上也都是根據可以從菜市場買到的東西來決定的。三種小吃,一種是由韓宇負責的鐵板燒,擁有火焰能力的韓宇只需要兩把鏟子一塊鐵板就夠了。第二種則是石八方負責的麻辣燙,粉絲、辣椒這類麻辣燙必定的材料都可以從菜市場買到,到時候就要看石八方個人的手藝了。至於林珂等女也準備了一種小吃,有喬嫣兒這個天才機械師在,製作出能夠生產棉花糖的工具對喬嫣兒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

爲了考慮鬼面狐一族的口味問題,梅蒂跟古斯塔第一個品嚐到了韓宇三人準備在夜市上出售的兩種小吃。當然獲得的評價自然是五星好評。想想也是,雖說鬼面狐族儘量模仿人類的生活習慣,但那並不是爲了像人一樣生活在這個世界上,而只是爲了能夠爲自己的化形可以更加接近人類才裝出來的樣子。至於內在,除了必須的一些事情外,鬼面狐族並不會去特意鑽研比如食物的烹飪。

距離召開夜市還有兩天多,但梅蒂跟古斯塔卻已經做出了這幾天要吃住都在勇氣號上的準備。誰又不喜歡美食呢?有美食卻不去享用,那叫腦子有病。

對於梅蒂跟古斯塔的蹭飯行爲,韓宇等人倒是沒有任何反感,正好要辦夜市不是說說就可以了,佔地、搭棚、選購食材,那都是需要時間跟精力的,而有了梅蒂跟古斯塔這倆地頭蛇陪着,爲韓宇等人在進行準備的時候省了不少心。

尤其是在梅蒂跟着的時候,那幾乎都不用浪費什麼口水,只要梅蒂讓那一站,沒有誰敢討價還價。一開始韓宇還有點納悶,以爲是梅蒂的名氣好,對那些鬼面狐擁有很大的威懾力。只是在找機會偷偷跟人打聽了一下以後才發現,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

有句老話說得好,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梅蒂在相親當天將跟自己相親的對象給痛揍一頓的事情,早就已經傳遍了整個鬼面狐族,並且隨着時間的推移,傳言越來越離奇,已經可以說到達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換句話說,整個鬼面狐族就是視梅蒂爲瘟神,不敢沾也不敢得罪。

當韓宇把聽到的事情告知了梅蒂以後,梅蒂倒是沒有生氣,反而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我說這兩天我那老子總是看我鼻子不鼻子,眼不是眼呢,原來是因爲這個。”

“……梅蒂,你就不生氣嗎?”韓宇試探的問道。

“哈哈……這有什麼好生氣的?正好可以替我省去不好的麻煩。”梅蒂聞言大咧咧答道。

“你還真打算就這麼單身過一輩子啊?”韓宇不相信的問道。

“嘁~結婚有什麼好的?人類不是常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嗎?我又沒病,幹嘛吃飽了撐了自己往墳墓裏跳?”梅蒂鄙視的看着韓宇說道。

韓宇聽後沉默了許久,衝着梅蒂豎起大拇指誇道:“你的想法果然有見地。” 一般來說,舉辦夜市的時候都會選擇月朗星稀的時候,絕對不會選擇月黑風高,因爲那是殺人夜。

韓宇等人所擺的小吃攤很受歡迎,尤其是林珂三女的小攤,不光是小孩,就連許多成年的鬼面狐也是久久不願離去。也不知道是好奇棉花糖這種從來沒有見過的新奇食物還是純粹的想要勾引人類女子。不過這種成年鬼面狐徘徊不散的情況在梅蒂露面以後得到了極大的改觀。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現如今的梅蒂已經成爲了整個鬼面狐族所有適齡男子的夢魘,但凡是梅蒂出現的地方,鬼面狐的適齡男子都會退避三舍,即便不能退避三舍,也會盡量保持低調。

對於這種結果,梅蒂的父親伯瑞斯是暴跳如雷,看梅蒂那叫一個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可梅蒂卻依然故我,沒心沒肺的過着自己喜歡的單身生活。

小吃攤的生意很好,韓宇、石八方等人忙得腳不沾地,更別說有機會去參觀一下夜市了。

“這樣下去不行,咱們得想個辦法。”韓宇趁着空隙對給自己打下手的古斯塔說道。原本古斯塔是不打算來幫忙的,畢竟人家還打算趁着今晚慶典的時候去俘獲美人心呢。只是古斯塔千算萬算,忘記計算自己心目中的那位美人還有家人的存在。五大三粗的未來大舅哥搶走了古斯塔身上最後一個金幣,美其名曰是給自己的妹妹討回公道。看着搶走自己的錢去泡妞的未來大舅哥,古斯塔鬱悶得想吐血。可讓他去奪回自己被搶走的錢,他又做不出來,只得跑來找在他眼裏一直是好人的韓宇求助。結果韓宇的回答很乾脆,“想要錢可以,幫我做事,那樣今晚的收益分你四分之一。”

對於韓宇的提議,古斯塔一開始是不想要答應的,今晚他是打算泡妞的,不是準備打工的。可奈何現如今自己囊中羞澀,身無分文,找韓宇求助人家又不願意資助一二。找姐姐梅蒂?拉倒吧,要不是自己已經口袋空空,保不齊還要被她打劫一回。萬般無奈之下,古斯塔只得選擇了在韓宇的手下打工。

韓宇負責的是鐵板燒,而古斯塔的工作就是給韓宇打下手。鐵板燒的受歡迎程度僅次於棉花糖,鬼面狐族似乎不喜歡在慶典的時候找個地方坐着吃東西,像棉花糖跟鐵板燒這種可以邊走邊吃的食物,比起石八方負責的麻辣燙更加的受到歡迎。

“古斯塔,原來你也在開店呀。”沒有聽到古斯塔的迴應,反而有一個悅耳的聲音傳進了耳朵。韓宇循聲望去,就見一個擁有一雙水汪汪大眼的鬼面狐族少女有些意外的看着古斯塔。

伸腿踹了盯着少女看的就差流口水的古斯塔一腳,韓宇微笑着問道:“要來嚐嚐鐵板燒的味道嗎?很不錯哦。”

“唔……這個東西是不是很貴呀?”少女試探的問道。

韓宇瞧了發傻的古斯塔一眼,心裏暗歎這個笨蛋不知道抓住機會,嘴上答道:“我想像你這樣漂亮的女孩,只要想要什麼,想必一定會有一大羣人搶着爲你付賬吧?”

一旁的古斯塔聞言兩眼頓時一亮,看着少女脫口說道:“莉迪,我請你吃鐵板燒。”

“……你打工掙錢也挺不容易的,而且我算你什麼人呀,幹嘛要吃你請的東西?”被喚作莉迪的少女嬌嗔的對古斯塔說道。看着心儀之人嗔喜的樣子,古斯塔又呆住了。

韓宇的心裏連連搖頭,暗暗提醒自己眼前這對成熟的小毛孩不是真正的人類以後,微笑着對莉迪說道:“不用擔心,鐵板燒並不是很貴,而且古斯塔今晚賺的也不是很少,那個錢盒子裏的金幣有四分之一是古斯塔今晚的所得。”說音剛落,古斯塔連忙舉起腳邊的鐵盒向莉迪晃了晃,鐵盒子裏嘩嘩作響的聲音讓莉迪微笑着看着一看見她就冒傻氣的古斯塔。

韓宇看不下去的伸手一拍古斯塔的腦袋,奪過錢盒子對古斯塔說道:“攤子交給你了,我要去逛逛夜市。”

“啊?可我不會呀。”古斯塔聞言一愣,連忙叫道。只是韓宇對於古斯塔的話卻充耳不聞,就見韓宇一閃身,已經消失在了眼前,一眨眼就鑽進了人羣。

“我來幫你吧。”就在古斯塔犯難的時候,莉迪溫柔的聲音傳來,頓時讓古斯塔心中暗喜,同時也對韓宇給自己創造機會的行爲感激不已。

扔掉了自己攤子的韓宇也沒有去遠,來到林珂等人的攤位將剩餘的棉花糖全部買下,然後分發給了圍在攤前的那些小孩之後,笑着對林珂三人說道:“東西賣完了,咱們接下來是不是也該在這個夜市逛一逛了?”

“好呀?”林珂微笑着答道。

今晚的夜市對韓宇來說也就是圖個新鮮,根本就沒有指望賺錢。雖說鬼面狐族的金錢觀念很單薄,付賬全是一個金幣,不管給多還是給少,反正就是一個金幣買一樣。所以總得來說,林珂等人負責的攤子賺的錢是最多的。你沒看梅蒂那傢伙抱着裝錢的盒子笑得見牙不見眼,看誰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樣子。只是名聲在外了,但凡是看到梅蒂笑容的鬼面狐適齡男子,無一不是低頭、轉身、快步離開。

有了梅蒂這個天然開路器在前,韓宇等人一路悠閒的晃到了石八方的攤位前。不過走到近前才發現,石八方的攤位前比他們那裏熱鬧了許多,竟然有兩個鬼面狐人正在打架,而石八方則是一臉苦笑的看着打架的雙方,至於賣麻辣燙的攤子,已經被毀的差不多了。

打架的雙方打得很投入,似乎沒有感覺到自己已經變成了焦點,而看打架的也很投入,似乎已經忘記了現在是鬼面狐族的慶典,不光沒人阻止,反而有人在一旁不斷的出聲加油。

“我要是出面阻止那對混蛋,不會給自己帶來什麼麻煩吧?”韓宇低聲問梅蒂道。

“……不會,不過我覺得,這件事還是交給維持慶典秩序的人來處理比較好。”梅蒂聞言想了想後答道。

韓宇一聽這話,伸手指了指看熱鬧的人羣中兩個服飾與旁人明顯不同的傢伙問梅蒂道:“你說的維持慶典秩序的傢伙就是那兩個吧?”

梅蒂的臉色頓時一沉,爲自己在韓宇面前丟臉感到不快。當然這種不快不是衝韓宇等人,而是對自己不爭氣的族人。將手裏的錢盒子交給韓宇,梅蒂越衆而出,中氣十足的喝道:“住手!”

一聲喝止清脆有力,也吸引了圍觀衆人的注意。當看清出面阻止的人是梅蒂之後,人羣中頓時安靜了下來,就連正在真人PK的二位也不由自主的停了手。可就在梅蒂洋洋得意想要自誇一下自己的威風時,就聽人羣中發出一聲高呼,“梅蒂來啦,快跑呀~”

就如同得到了命令一般,圍觀的衆人如同潮水般退去,就留下韓宇這些人類以及打架的雙方跟那瑟瑟發抖。還有一個渾身發抖的,是梅蒂。當然她不是害怕,而是被氣得。自己的族人實在是太不給她面子啦!

韓宇不忍見梅蒂難堪,示意林珂等女去安慰一下梅蒂受傷的心靈,自己走到趴在地上不敢動彈的兩個鬼面狐族人跟前,輕聲問道:“兩位,還能起來嗎?”

一見不是梅蒂,兩個鬼面狐族人似乎也找回了心氣神,默默的站了起來,衝韓宇拱拱手後就打算開溜。不料韓宇卻沒打算就這樣放過這兩個鬼面狐,見兩個鬼面狐要走,韓宇慢悠悠的說道:“兩位這就打算走了?難道你們不知道被你們毀掉的這個攤子裏有梅蒂的一部分?”

就如同被施了定身法,兩個鬼面狐偷偷看了梅蒂一眼,就見梅蒂滿臉怒容的等着他們,當即便相信了韓宇的話。兩個鬼面狐相互看了看,不約而同的伸手將身上帶着的錢都掏了出來,遞給韓宇說道:“我就帶了這麼多。”

嫡女當 韓宇沒有去撿錢,搖頭說道:“凡事打不過一個禮字,我不是在敲詐勒索,凡事事出必有因,麻煩你們把打架的原因說出來,這裏這麼多人看着,相信梅蒂不會故意找你們的麻煩。當然這個不找你們麻煩,也必須是你們事出有因。”

聽了韓宇的話,兩個鬼面狐想了想,其中一個開口說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這小子不識好歹,我告訴他麻辣燙辣一點好吃,可這小子卻偏偏跟我擡槓,非說什麼麻辣燙不放辣椒纔是美味。”

“本來就是,我又沒有說錯。”另一個鬼面狐開口說道。

“胡說,麻辣燙麻辣燙,要是辣的好吃,幹嘛要叫麻辣燙?”

“哼,我就喜歡吃不辣的,怎麼地?”

韓宇聽着這兩個鬼面狐的爭吵,臉上的笑容早就沒了,就因爲這種二逼理由,至於當衆打架,還把麻辣燙的攤子也給毀掉嗎?這尼瑪也太扯淡了吧?

“你說,麻辣燙是辣一點好吃還是不辣的好吃?”兩個鬼面狐爭吵了一會沒有吵出一個結果,竟然開口讓韓宇給他們來個仲裁。只是韓宇不抽眼前這兩個混球不錯了,還妄想韓宇給他們來個仲裁?

“梅蒂,這兩個二貨就交給你處置吧。麻辣燙的收益都給你,只要你別讓這兩個混球好過就成。”韓宇揚聲對梅蒂說道。

“沒問題。”梅蒂一臉興奮的答道。

圍觀是一種生物的劣根性,不光是隻有人類纔有。之前聽到梅蒂的名字而跑遠的鬼面狐們現在正饒有興趣的看着梅蒂欺負兩個被欺負的快哭成淚人的鬼面狐,但卻沒有一個鬼面狐有出面阻止一下的意思。

韓宇替石八方收着攤。雖說攤子已經被踹了,但周邊的衛生還是要做好的,絕對不能像其他鬼面狐所擺的攤位那樣,不用的東西隨處亂扔。

一邊替石八方收拾韓宇一邊安慰情緒有點低落的石八方道:“八方你也不用往心裏去,本來我們擺小吃攤也就是圖個樂,又不指望靠這個掙錢。現在正好,咱們正好可以有時間去四處逛逛。要不然豈不是白來一趟了。”

石八方聞言笑了笑,點頭對韓宇說道:“韓宇你放心,我沒有那麼脆弱,只是覺得食物沒有被吃掉有點浪費而已。不過你說得對,咱們是來玩的,不是來掙錢的。對了韓宇,一會咱們是分頭行動還是集體行動?”

“先分頭行動吧,等梅蒂所說的那個什麼鬼面狐族才能大展示開始以後大家再集合。你打算跟誰一起行動?”韓宇想了想後問道。

“我?我當然是跟菲爾德一起嘍。你跟寧平不是要去陪各自的女伴嘛,我可不想當電燈泡。”石八方聞言笑着說道。

韓宇笑了笑,低聲提醒石八方道:“那你跟菲爾德可要小心點,我聽梅蒂說,這個慶典上的鬼面狐少女可是很奔放的,小心把你跟菲爾德給騙到一個沒人的地方給非禮了。”

石八方反脣相譏道:“去你的,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一個人要照顧兩個女人,夠你忙活了。”

“哼,我樂意。”韓宇笑嘻嘻的答道。

聽了韓宇的話,石八方微微搖了搖頭,臉色鄭重的對韓宇說道:“韓宇你要小心點,我不是再跟你開玩笑,剛纔在照顧麻辣燙攤子的時候,我總有一種被監視的感覺,那種感覺很不好受,讓我總覺得今晚可能要出事。”

石八方的警告韓宇並沒有往心裏去,總覺得石八方是個故意嚇唬自己。韓宇笑着點頭答道:“知道了,我會注意的。”

見韓宇一副敷衍的樣子,石八方心裏暗暗嘆了口氣,知道這種沒憑沒據的事情,就算擱了自己也不會輕易相信。收起勸說韓宇注意的話,石八方打算等分頭行動以後,自己跟菲爾德就去找找那些監視自己的人。

鬼面狐族舉辦的夜市說實在話還是挺不錯的,爲了儘量模仿人類的一言一行,像這種人類慶典式的夜市,鬼面狐族辦的似模似樣。雖然沒有人類舉辦的夜市熱鬧,項目也沒有人類舉辦的夜市種類繁多,但在韓宇等人的眼裏,還是很不錯的。

衆人並沒有按照韓宇所提議的那樣分頭行動,而是集體行動,一路浩浩蕩蕩的從夜市的東頭開始,往着夜市的西頭一路掃蕩過去。之前小吃攤賺得錢已經被分了下去。梅蒂很開心,自己頭一回有種富人的感覺。懷裏抱着一個裝滿錢的錢盒子,一邊走一邊吃。不過吃過了韓宇等人的美食,由鬼面狐族做出的食物就難免顯得有點難以下嚥了。不過不能吃好吃的了,卻不妨礙梅蒂對那些精美的飾物產生濃厚的興趣,沒有一會的工夫,梅蒂的手上已經拿着一大捧了。不光是梅蒂,林珂、喬嫣兒、韓夢馨三女也是採購了不少,只不過她們有免費勞力可以使用,兩手依然輕鬆。

梅蒂也想要把自己買的東西交給韓宇他們拿,但卻被韓宇拒絕了。

“你又不是我女人,我纔不幫你拿呢。”韓宇如是說道。

“嘁~真小氣。”梅蒂沒好氣的輕哼一聲,看了看四周,看樣子是在考慮誰來做她的免費勞力。只是找了半天,愣是沒有找到一個。倒不是說梅蒂長得不好看,而是梅蒂的名聲在外,誰也不敢跟梅蒂有所交集。

就在梅蒂感到沮喪的時候,韓宇開口說道:“回答我一個問題,回答了我就幫你拿。”

“什麼問題?”梅蒂問道。

“你們不是說自己是鬼面狐一族嗎?那你們的鬼面呢?”

“……你就是想問這個?”

韓宇點頭答道:“是啊,之前一直想問來着,只是又擔心會犯了你們一族的忌諱,所以一直忍着沒問。”

“呵呵……其實你多慮了,鬼面狐族沒那麼死板。你看這個,我們鬼面狐族的鬼面就是這個。”梅蒂聞言笑了笑,伸手將一面面具拿出來對韓宇說道。

韓宇一見是副鬼面具,不由看了看四周,果然就如梅蒂那樣,每個鬼面狐族的身上都帶着一副鬼面具,所不同的只是帶着鬼面具的位置不同。梅蒂一邊將自己的鬼面具收起來一邊對韓宇解釋道:“鬼面狐族一般都有兩張臉,一張是你們現在看到的這張變化成人形時的臉,這張臉是鬼面狐在變化之時自己創造出來的臉,而另一服本體形態的鬼面則是鬼面狐族天生的那張臉。再告訴你們一個祕密,鬼面狐如果打算恢復本體,只需要將鬼面具戴在臉上就可以了。”

見梅蒂一副別人一般我都不告訴的表情,韓宇笑着說道:“謝謝你的信任。”

“不客氣,不客氣。……嘿,古斯塔這小子,我說怎麼找不到他呢?原來在這裏呀。”梅蒂話說到一半,突然看着一個小攤說道。說完就像過去找古斯塔的麻煩,不過卻被韓宇攔住了,“你消停一會啊,沒見過你這種當姐姐的。自家弟弟現在正在追求自己的幸福呢,你不幫忙也就算了,竟然還想要去搗亂。”

“唔?”梅蒂聞言一愣,不過當她看到正在給古斯塔打下手的莉迪時,瞬間什麼都明白了。出乎韓宇預料的,梅蒂似乎很生氣,氣惱的瞪着古斯塔說道:“這個混小子,就憑現在的他,有資格談情說愛嗎?”說着梅蒂就打算過去給古斯塔好看。

“喂,人家你情我願的,礙你什麼事了?”韓宇不解的攔住梅蒂問道。

“你不懂,讓開。”梅蒂伸手要將韓宇扒開,不料身後不遠處卻傳來了伯瑞斯略帶幽怨的聲音,“梅蒂,你覺得你有資格去管你弟弟嗎?”

“……父親。”梅蒂縮了縮脖子,有些底氣不足的叫道。

伯瑞斯先是跟韓宇等人打了個招呼,隨後看着梅蒂,還沒說完就先是嘆了口氣,“唉~梅蒂,你到底要我爲你操心操到什麼時候啊?”

“父親,女兒已經長大了。那個,母親大人呢?”梅蒂轉移話題的問道。

“她正在準備午夜時要舉辦的才能大展示,暫時沒空來管你。”伯瑞斯聞言答道。

“啊,那母親一定很辛苦,父親你們一向夫妻恩愛,現在正是母親需要你幫忙的時候,你怎麼還能跑到這來閒逛呢?”梅蒂小小的指責伯瑞斯道,當然梅蒂的最大目的還是將伯瑞斯給支走。這逛夜市嘛,還是跟同齡的人一起逛比較舒服,跟着父母逛夜市,總感覺有點丟臉。

伯瑞斯一眼就看穿了梅蒂的小心思,沒好氣的白了梅蒂一眼,“你少自作多情,誰告訴你我是來找你的,我要找的是韓宇。”

“找我?”韓宇聞言一愣,指了指自己向伯瑞斯確認道。

伯瑞斯點頭答道:“沒錯,找你。有時間嗎?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說會話。”

見伯瑞斯如此鄭重其事,韓宇也有些納悶,不知道這隻老狐狸找自己幹嘛?總不可能是想要把梅蒂託付給自己吧?這個老狐狸應該沒有這麼沒溜纔對。不過伯瑞斯相邀,韓宇自然不能拒絕,跟林珂等人說明了情況之後,韓宇隨着伯瑞斯離開人羣,走到了夜市外的一個土坡上。

到了土坡,韓宇發現除了自己跟伯瑞斯,竟然還有兩個陌生人等在那裏。不解的扭頭看了一眼跟在身後的伯瑞斯,見伯瑞斯一語不發,只是沉默的站在自己身後。韓宇微微皺眉,上前對站在土坡上的兩個人出聲問道:“你們是誰?竟然可以讓伯瑞斯出面把我帶來這裏?”

“呼~”站在土坡上的一個人二話不說,一拳打向韓宇。

韓宇從來就不是一個被人打了還要先問理由再決定是否反擊的主,只要你丫先敢動手,那老子就敢還手。有什麼事,等打完了再說也不遲!

在伯瑞斯擔心的目光中,韓宇跟來歷不明的對方在土坡上你來我往的打了起來…… 戰鬥進行的並不是很激烈,彷彿知道對方只是一次試探似的,韓宇跟對手都很有分寸。經過短暫的交手,隨着土坡上另一個人的一聲輕咳,與韓宇交手的傢伙停手退到了一旁。韓宇趁機也停了手,上下打量着那個輕咳的傢伙。

藉着月光,韓宇看清楚了站在土坡上的兩個人一老一少,老的年紀大約七十上下,而年輕的則是跟自己年紀相仿。兩個人都是光頭,在月光的照耀雖不能說奪目耀眼,但也不是一般的亮。

“嗯咳……”老人輕咳一聲,將韓宇收回了一個勁盯着自己腦袋瞧的目光,隨後緩緩的對韓宇說道:“年紀輕輕竟然就有如此實力,很難得。”

“……老人家如此高齡還在外奔波,日思夜想坑人的損主意,這也挺難得的。”韓宇沉默了片刻,緩緩的答道。

“大膽!”站在老人身邊的年輕人頓時怒聲喝道。

“……我的膽子不大,只不過我天生討厭那些高人而已。”韓宇不爲所動的白了年輕人一眼,平淡的答道。

“你!”年輕人張嘴就要喝罵,卻被老人阻止了。

“沒想到這一代的炎魔竟然是這種性子,實在是令人感到驚訝。冷星,你如果不能改掉你這種衝動的性子,那你還是回家去吧,還你弟弟來。”

“大人,屬下只是有些不忿,不明白這種人怎麼會是炎魔大人那樣的轉世?”被喚作冷星的男子聞言連忙辯解道。

韓宇冷眼旁觀,轉身就走。

冷星見狀大怒,張嘴要罵可又想起了自己導師先前的警告,只能鬱悶的閉上了嘴巴。韓宇沒能離開,被伯瑞斯給攔住了。

“伯瑞斯,你想要跟我作對?我自問可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韓宇兩眼緊盯着伯瑞斯說道。

伯瑞斯一邊苦笑一邊說道:“韓宇,給我一個面子,至少你先聽聽他們要說的事情再說也不遲呀。”

韓宇搖搖頭,沒興趣的說道:“還能是什麼事?從他們說什麼炎魔開始我就知道他們一定又是一個非法組織,因爲一些不知所謂的歷史使命想要忽悠我去給他們賣命,我纔不幹呢。我就是我,我的身體,我的力量,我的意識,我的一切都屬於我自己。炎魔這個稱號,他們愛給誰給誰,反正別給我找麻煩就成。”

“身負歷史交託給你的使命,光靠逃避是逃避不掉的。不管你如何躲避,當需要你獻身的時候,你依然需要面對。”老人的聲音自韓宇的身後響起。可韓宇卻還給了老人一箇中指,嘴上罵道:“神棍,忽悠別人去吧,我纔不會上當呢。”說完不等老人再說什麼,伸手扒拉開伯瑞斯,邁步走下了土坡。

伯瑞斯原本就不是真心阻攔韓宇,被韓宇這麼一推,也就就勢讓到了一旁。老人看着韓宇離去的背影,微微搖頭低聲說道:“你還是不願接受命運的安排嗎?也罷,那就讓你繼續掙扎吧,遲早有一天,你會幡然醒悟,接受自己的命運的。”

“導師,難道就這樣放過那個無禮的傢伙?”年輕人一臉不忿的問老人道。老人聞言看了看身邊的年輕人,這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有韓宇在前,老人現在再看自己身邊的這位弟子,那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聽了年輕人的話後,老人把臉一板,看着年輕人問道:“那你打算怎麼逼那個韓宇就範?”

“要是交給弟子,弟子一定會派人去把跟他有關的人全部抓起來,到時候我看他敢不聽話?”年輕人一臉得意的答道。只是他的主意不僅沒有得到老人的讚揚,反而引來了老人的怒火。

“混賬!我平時是這樣教導你的嗎?爲達目的不擇手段?”老人怒視着年輕人喝問道。而年輕人也知道了不妙,自己剛纔的回答很顯然並不合導師的心意。年輕人當即二話不說,撲通一聲跪在地,一邊磕頭一邊請求導師的原諒。

伯瑞斯站在一旁冷眼旁觀,對於年輕人前後不一的變化,伯瑞斯的心裏充滿了比試,不過在老人的面前沒有表現出來而已。只是以老人的精明又如何不知道伯瑞斯現在心裏所想。怒其不爭的伸腿踹了還在磕頭的年輕人一腳,嘴裏低喝道:“住口!再說一句廢話,我可就真的要考慮換學生了。”

聽到這話,年輕人連忙收斂,老實的站在了老人的身後。等擺平了年輕人,老人對伯瑞斯微笑着說道:“讓你見笑了。”

“沒事,又不是頭回見。不過老葉,這可是我們第二次幫你了?本來承諾給你們的三次機會就不是很多,你可不要再隨意浪費了。”伯瑞斯擺擺手說道。

被稱爲老葉的老人聞言微微一笑,說道:“我省得。伯瑞斯,現在時間還早,介意跟我這個糟老頭子聊會天嗎?”

“你都開口了,我還能拒絕嗎?”伯瑞斯笑着答道。

……

趁着伯瑞斯跟自己的導師聊天的工夫,年輕人下了土坡,準備去夜市賣點吃食回去孝敬導師。只是剛一進夜市,立刻就被夜市裏的各種熱鬧給吸引了目光。年輕人似乎在夜市中流連忘返,直到看見了正在陪着林珂和喬嫣兒逛夜市的韓宇。此時的韓宇無疑是整個夜市裏最招人恨的存在。人家都是挽着一個女伴逛夜市,可他倒好,一手一個。韓宇倒是沒有在乎別人的目光,心安理得的分別牽着林珂跟喬嫣兒的手,一邊往前走一邊與二女說笑。

韓宇旁若無人的經過了年輕人,讓如臨大敵的年輕人在心裏送了口氣的同時又感覺到了一絲憤怒。嫉妒是一種原罪,它會令人失去自我,成爲人見人厭的存在。年輕人無法忍受韓宇的無視,再加上之前自己導師對韓宇的維護,這讓年輕人迫切的想要看到韓宇出衆,如果不能看到,那年輕人並不介意親自上陣。

“站住!”年輕人大吼一聲,攔住了韓宇的去路。

韓宇看了看年輕人,彷彿剛剛想起來似的,笑着說道:“原來是你呀,有什麼事嗎?”

“把這個女人給我!”年輕人伸手一指被韓宇牽着手的喬嫣兒叫道。

一見有人當街搶人,四周圍的“人”頓時安靜了,紛紛看向了韓宇。就見韓宇的臉上已經沒了笑容,皺眉看着挑事的年輕人說道:“給我一個理由。雖然我不會把我的女伴交給你,但我會視你的理由決定教訓你的程度。”

沒有誰懷疑韓宇話裏的真假,作爲人類這種稀有物種,對於韓宇等人的情況雖說不是人盡皆知,但也大都知道一些。撲克牌,鐵板燒,棉花糖……這些新奇的小玩意都是這幾個人類帶來的。而那個挑事的年輕人,卻是一個生面孔。

鬼面狐族雖說不是很排外,但也不喜歡在自己族中舉行慶典的時候混進一些不相干的人。韓宇等人不算,在鬼面狐族眼裏,能夠在他們的慶典中開個小吃攤,這可以視爲加入他們慶典的行爲。可這個年輕人又是打哪鑽出來的。看情況他跟韓宇那些人並不是一夥的。

面對周圍狐疑的目光,年輕人不免有些後悔自己的衝動,不過眼下已成騎虎之勢,就算想要反悔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衆目睽睽之下,年輕人指着喬嫣兒說道:“她是我的女人。”

喬嫣兒聞言大怒,張嘴就要喝罵,卻被韓宇阻止,“別生氣,像這種事情,你要做的就是躲在我的身後,看着我出手教訓那個敢口頭佔你便宜的混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