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這東西我也是偶然在天諭書院中發現的,至於其中記載的東西,便是我也很詫異,所以,具體是什麼,就要靠你自己去探索了,對了,你小子剛剛答應當我天諭書院的學生,應該不會反悔吧?」

天原勝盯著林逸淡淡的笑道。

「呵呵,前輩救命之恩,晚輩自然沒齒難忘,你放心,只要我不死,以後自然就是天諭書院的一名學學生了。」

林逸看著天原勝淡淡的笑道。

這次如果不是天原勝出面的話,他林逸現在怕是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知恩圖報,這是林逸的性格,別人幫助了他,他自然不會忘記。

「呵呵,那好,我就先走了,有空早點去天諭書院報道,你雖然力量驚人,戰鬥力也不錯,不過修行的法門卻實在太少了,在我天諭書院可還有一門神級的身法,你若是有機會學會這法門兒,你的戰鬥力最少能夠增加五成以上。」

天原勝淡淡一笑,整個人便背負雙手,朝著遠處急速飛去。

看著那宛如流光一般身形,林逸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桀驁不馴的獰笑,天諭書院他林逸是去定了,必須要在短時間內想辦法提升自己的戰鬥力。

一年之約,說短不短,可說長也絕對不長,如果不能夠把握時間,一年之後,說不定死的還是他。

畢竟,姜冰天的修為實力擺在哪裡,現在又得到了一把仙器,一年的時間,他的戰鬥力提升絕對是非常恐怖的,如果他林逸不抓緊時間的話。

一年之後,恐怕還是今天這麼一個狼狽的結局。

「嗖!」

力量狂飆,林逸的速度快到了一個極致,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就重新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林逸!~」

趙小七急忙迎了上去,一臉關切的喊道。

「呵呵,我沒事兒。」

林逸看著趙小七淡淡的笑道。

婚意綿綿:寵上小萌妻 「兄弟,你真一戰可謂是驚駭世俗了。」

姚若天走了上來,拍著林逸的肩膀,一臉激動的大笑道。

「呵呵,慚愧啊!這次若不是院長出手,老子怕是要死在這裡了。」

林逸搖頭,自嘲一笑到。

「哈哈,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以你的年紀跟境界,擋住地仙之境強者的攻擊,已經算是難能可貴了。」

趙王聞言,哈哈大笑走了上來,說道,不過那充滿威嚴的眸子,此時卻賊兮兮的盯著林逸身上剩下的三件仙器。

「怎麼了?想要讓小七守寡呢?」

林逸見狀,眼睛一翻,不悅的呵斥道,丫的沒看到我剛剛被人修理的多慘嘛!

作為一名家長,你怎麼的也應該支援一下嘛!

可現在趙王倒好,不但不支援分毫,反而還想要從他這裡搜刮點財物,這不是明擺著想要讓趙小七守活寡嗎?

「父王,那姜家的地仙恐怖絕倫,一年之後的大戰,還是十分重要的。」

趙小七抿嘴,上前一步,一臉幽怨的看著趙王說道。

「咳咳,孩子,你說的這父王都知曉,你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幫他提升境界的。」

趙王麵皮抽搐了一下,極為不自然的訕笑道。

「那就多謝了,這樣好了,我也知道你王上你比較忙,明天,明天你讓人直接把修行資源送到小七的府邸就行了。」

林逸急忙開口說道。

趙王一聽,傻眼了,眾目睽睽之下,他怎麼好意思反悔呢?

「瑪德,又被敲竹杠了。」

趙王咬著槽牙,心在滴血啊!以他的身份,這送出去的東西,如果垃圾了,豈不是等於在打他的臉啊!

「小七,多謝父王!」

趙小七見狀,也急忙上前一臉討好的看著趙王訕笑到。

「呵呵,不用客氣,你能夠活下去最好了,東西明天給你們送過去,我有點不舒服,就暫且先回去了。」

趙王不自然的訕笑道,隨後轉身就走,再在這裡墨跡下去,誰知道林逸還要怎麼敲他的竹竿呢?

「父王,我的宮殿這次在大戰之中被毀了,您看?」

趙三硬著頭皮走了上去問道,沒有了宮殿,他在趙家的身份地位可就一落千丈了啊! 趙王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濃濃的怒火,他剛剛被林逸這個沒皮沒臉的傢伙敲了竹杠,這心裡正憋了一肚子氣呢。

趙三倒好,直接又撞在了槍口上。

「沒有宮殿你就回自己的房子去住,趙家現在是什麼情況看不出來嗎?老子把你們養活這麼大了,你們應該要自力更生了,從今天開始,所有成年人不得再領取任何修行資源!」

話落。

趙王便氣呼呼的離開了,留下了一臉絕望的趙三。

他知道,現在說這件事兒可能會挨罵,可是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後果竟然這麼嚴重,現在,他不但沒有了宮殿,竟然連修行資源都沒有了。

最可怕的是因為他,別人也沒有了修行資源,他就算是用腳趾頭想,也知道自己這次捅了個天大的簍子了,想要再讓別人支持他看恐怕是千難萬難了。

「咳咳,小四啊!以後要是缺少修行資源直接跟你妹夫我說,靈石什麼的,咱不缺,走吧,去天香樓吃一頓!」

林逸咧嘴輕鬆的冷笑道。

「什麼天香樓?呵呵,早就聽聞這天香樓的食物是一等一的好,我等還從來沒有去嘗試過呢。」

姚若天帶來的一眾強者一聽,竟然要去天香樓吃飯,一個個頓時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瞪大了眼睛,神情無比驚動的大笑道。

「呵呵,諸位放心,對待朋友,我林逸從來不會吝嗇的,今天天香樓管飽!」

林逸大手一揮,意氣風發的大笑道。

現在幾十,幾百個靈石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毛毛雨,管這些人大吃一頓,對他來說還不是什麼難事兒的。

當即,一群人浩浩蕩蕩朝著天香樓走去。

留下了一臉絕望的趙三。

這一頓飯,可謂是賓主盡歡,一直吃了一天一夜,光是個各種珍貴的美酒就足足喝了幾十萬靈石的,著實讓姚若天高興壞了。

雖然這些人都是看他姚若天的面子前來的,不過林逸的安排如此到位,倒也讓姚若天跟著十分的有面子,畢竟大家這次前來,可都是冒著生命危險的,如果連一頓如意的飯菜都吃不上,就是在太讓人心寒了。

第二天的清晨。

林逸看著被自己灌趴下的眾人,嘴角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便是他自己都不曾想到自己竟然這麼能喝,憑藉一己之力,竟然把這些人全部放倒了。

無限之信仰諸天 「姚若天,你也在這裡休息一會兒,我回去煉製一些丹藥,總不能讓兄弟們白來!」

極品ceo這裏疼 林逸看著臉紅的像是猴屁股,腳步不穩的姚若天咧嘴銀盪的壞笑了起來。

「呵呵,好,你只管去煉製丹藥,我們一族別的不多,各種靈草倒是不少。」

姚若天說完,手腕一抖,一枚儲物戒指便直接飄浮在了林逸面前。

「哎吆,那兄弟我就不客氣了啊!」

話落。

林逸帶著儲物戒指就化做一道疾風消失在了姚若天的面前。

五分鐘后。

趙小七的宮殿內,當看到儲物戒指中的藥材時,便是兩世為人的林逸都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呼。

「他嬢的,他們一族果然恐怖啊!這,三千年的靈草竟然有這麼多,還有這個合須草,風血草,竟然都是五千年份兒的,簡直逆天了啊!」

驚呼聲不斷的在房間內響起。

足足裡面墨跡了接近一個小時,林逸才壓下心中的興奮,激動,開始煉製丹藥。

以他的煉丹手法跟效率,煉製這些靈草也足足花費了接近三天的時間,不過這三天時間林逸自己也沒有閑著,能夠直接煉化的靈草就被他直接吞入腹中了,若是不能直接煉化的,則是被他煉製成了各種珍貴的丹藥。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單論身上的丹藥儲備,林逸絕對是整個崑崙虛內第一人。

因為姚若天帶來的靈草實在太多,這一煉製,便足足煉製了三天。

當林逸從宮殿內走出來的時候,趙小七跟趙四急忙迎了上去。

「呵呵,沒事兒,一切都很順利,姚若天呢?」

林逸看著一臉關切的趙小七有些歉意的笑道,畢竟兩人才確定關係沒多久,可他呢,直接躲進了煉丹房,而且這一煉就是足足三天的時間,實在有些不負責任了。

「他們已經安排在了四哥的住所,你放心,保證安排的他們非常滿意。」

趙小七蹦蹦跳跳宛如一隻可愛的小精靈一般衝上前,挽住林逸的胳膊,抿嘴,甜蜜的笑道。

「哈哈,我的小七辦事兒,我當然是放心的了啊!」

林逸白凈的大手,輕輕的颳了一下趙小七瓊鼻,一臉深情的笑道,隨後心念一動,一個精美的白瓷瓶驟然出現在了趙小七的面前。

「這是什麼啊?」

趙小七瞪大了清澈漂亮的眼眸,有些好奇的看著眼前的白瓷瓶問道。

「這一瓶可厲害了,叫做冰肌玉露丸,可以讓你青春永駐的。」

林逸看著趙小七自信滿滿的笑道,這東西,可比現在的那些超級化妝品要厲害太多了,以前就算是在四海八荒,都是無比珍貴的東西,也多虧了姚若天提供的靈草種類足夠多,否則,想要煉製這樣的丹藥還真是有些困難。

「什麼?青春永駐?」

趙小七一聽,那漂亮的眼睛頓時猛的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詫異震驚之色,她們雖然也在修行,可想要青春永駐也是不可能的啊!

畢竟如姜冰天這樣已經到了地仙之境的強者,也無法保證自己青春永駐啊!可現在,林逸竟然說這一瓶丹藥可以讓她青春永駐,她如何能不激動呢?

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恐怕沒有什麼東西比這個更加讓人開心的了吧!

「當然,你趙小七的男人出手,自然不是凡品。」

林逸傲慢的淺笑道。

「嘻嘻,大壞蛋,謝謝你!」

趙小七緊緊的攬著林逸的脖子,在林逸的臉頰上啄了一下,激動的笑道。

「呵呵,都是一家人,無需客氣的。」

話落。

三個白瓷瓶悄然出現在了趙四的面前。 「這是給我的?」

趙四瞪大了眼睛同樣一臉激動的問道。

「這三瓶丹藥,能夠增強你的修為跟皇氣。」

林逸輕飄飄的說道。

可趙四一聽,卻是眼睛猛的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皇氣可是趙家的根本,歷來都是最難修行的,本來之前林逸傳授他功法已經讓他驚為天人,感動萬分了,可現在,林逸竟然還幫他準備了提升皇氣的丹藥,這簡直要讓趙四激動壞了,當場就伸開手臂朝著林逸撲了過去。

「哎,你他瑪德給我站住,我可是喜歡妹子的。」

林逸一看,頓時面色一變,急忙後退了一步,指著趙四神情無比嚴肅的呵斥道。

趙四一看,也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些過分了,訕訕一笑道:「林逸你別多想,我也喜歡的是妹子,這次真的謝謝你。」

復仇天使 「呵呵,不用客氣,我去找姚若天了。」

重生之萌犬當道 說完,林逸拉著美滋滋的趙小七就朝著遠處走去。

看著兩人的背影,趙四的臉上充滿了濃濃的感動之色,皇氣在趙家代表的是什麼,整個崑崙虛內怕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而以林逸今時今日在崑崙虛的地位,他幫助趙四提升皇氣,那支持的意義就是在太明顯了。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將來,大統定然是他趙四的了。

「林逸,謝謝你,將來你但凡有需要,我趙四定當拚死幫你!」

趙四咬著槽牙,神情無比堅定的說道。

隨後收起三瓶丹藥,便豁然轉身離開去修行。

而在他的宮殿里,此時姚若天等人一個個卻有如山精妖怪一般,有的躺在屋檐下,有的躺在房頂上,更有甚者直接躺在了荷花池裡,總之,每個人都是一臉無聊的樣子。

「諸位,辛苦了啊!」

林逸看著眾人淡淡笑道。

「林少?」

眾人一聽,一個個都像是打了雞血一般,瞬間就回過神兒了,急忙起身一臉激動的看向了大門口。

「丹藥煉製好了?」

姚若天飄然而至,看著林逸咧嘴笑道,對於林逸的煉丹技藝,他可是佩服的很,那些萬獸凝血丹的藥性,簡直強大到了離譜的地步,他們這些身懷妖獸血脈的人,只要服用一顆,最少都能夠提升自己三成的修為。

這簡直逆天了,如果不是有萬獸凝血丹這種珍貴逆天到了極點的丹藥,這次他想要帶這麼多強者過來支援林逸,恐怕也是不可能的。

「呵呵,煉好了,只不過,這次的丹藥有點問題……」

林逸白凈的大手莫著自己的鼻尖兒,有些不自然的笑道。

「有問題?」

眾人一聽,頓時心情一沉。

「呵呵,沒事兒,失敗一些也是無妨的,畢竟煉製丹藥本身就是無比複雜的事情,難免會有失敗的。」

姚若天見狀,看著林逸淡淡的寬慰到,顯然根本沒有把那些珍貴的藥材放在心上。

「就是,你肯幫我們煉製丹藥,我們已經很感激了,失敗一點沒事兒。」

「多少留一點給我們,我們就很開心了,林少無需介懷!」

「不錯,單憑你這次請我們吃那麼多好吃的,你這個朋友我們就交定了,沒有丹藥都無所謂啊!」

一名名看起來妖里妖氣的強者,紛紛盯著林逸咧嘴友善的大笑了起來。

「不是,諸位誤會了,我的意思是,這次丹藥的藥效可能有點強,總共煉製成功一萬八千顆,不過因為這次的用料足,所以,藥性應該比之前要強大兩成左右吧!」

林逸玩味的壞笑道,而後,手臂一揮,啪嗒,啪嗒,一個個白瓷瓶就像是一個個小精靈一般,直接落在了眾人的面前。

「什麼?一萬八千顆?」

驚呼聲瞬間響起。

在場的所有人都沸騰了,一個個激動的簡直就像是見到了什麼極為珍貴的寶物一般。

平時,他們能夠搞到一顆萬獸凝血丹都已經激動的不行了,可現在,林逸竟然說一下子給他們搞了一萬八千顆,一萬八千顆這是何等恐怖的一個數字啊!他們在場眾人,最少都能夠提分到一百顆。

一百顆萬獸凝血丹,而且還是加強版的,它的威力簡直驚駭世俗到了極點,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有這麼多的萬獸凝血丹,他們每個人的血脈之力都可以有一個非常恐怖的提升,他們的戰鬥力甚至都可能趕上他們顯聖時期的戰鬥力。

顯聖,靠的正是體內的血脈之力,血脈之力越強,你在顯聖時爆發出來的力量自然就越恐怖。

「林逸,你,你小子不是開玩笑吧?」

姚若天瞪大了眼睛,無比驚悚激動的盯著林逸質問道。

「呵呵,這東西不都放在你面前在嗎?」

林逸淡淡的笑道,這麼多的萬獸凝血丹便是他都驚訝的不行了,這簡直就是一筆恐怖到了極點的財富,不過對於自己的兄弟,林逸倒是不在乎,當然了,這次之所以能夠煉製這麼多的丹藥,也多虧姚若天一族這麼多年的積累了。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以前的姚若天等人作就是坐擁寶山,可是他們卻不懂得如何利用,而林逸的出現,則是徹底改變了這種困局。

「瑪德,林逸我要是女人,一定嫁給你了,我愛死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