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當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響徹了整個四層,並且通過攝像機的話筒,在一樓的大廳內傳播。

武動乾坤 賓客們頓時臉色一變,紛紛捂住耳朵,這響聲實在是太過尖銳了。

接下來,更讓人瞠目結舌的一幕發生了,伴隨著鐵鎚和盾牌的相撞,在爆發出大量的火星之後,金屬盾牌被鐵鎚硬生生地砸出了一個碩大的深坑。

隨後,盾牌帶著傲慢本人,像炮彈一樣朝身後的方向激射而出。

又是嘩啦一聲巨響,抱著盾牌的懶惰,直接破窗飛了出去,消失在了東海市那靜謐而又黑暗的夜空之中。

「啊~~~~~~」

只有懶惰的尖叫聲在夜色之中漸行漸遠、漸行漸遠……

此時,陸凡的腦海中響起系統提示音:

「叮,任務【突破世龍娛樂城暗廳四樓!】完成,系統獎勵言靈值50點。」

「暴擊!高難度任務額外獎勵言靈值20點。」

「暴擊!高震撼場景額外獎勵言靈值15點。」

「暴擊!高人群效應額外獎勵言靈值20點。」

「暴擊!對象高崇拜額外獎勵言靈值25點。」

「QTE連打遊戲結算:

Perfect評價共1次,獎勵言靈值1X3=3點。

本次任務合計獎勵言靈值133點。」

「新姿勢解鎖——【百萬噸重鎚】」

「新任務【突破世龍娛樂城暗廳五樓!】開始。」

見到此情此景,眾位賓客直接炸了鍋,人們用各種難以置信的眼神看向大熒幕。

之前挑戰二層時候,陸凡的撲克牌陣,再加上這次的百萬噸巨錘,實在是讓人大開眼界。

賓客們互相嘰嘰喳喳的小聲討論起來:

「這、這是人類的力量?」

「卧槽,這少年的來頭不簡單啊。」

「此等力量,必定是身懷異能,恐怕背後有高人指導啊!」

「此子如果與之交好,對我們家族的勢力發展必定有巨大的助力。」

「小王,你回去之後抽空查一下這名少年的底細,最好查的越仔細越好。」

人們各懷目的地討論著,看向陸凡的眼神中,又多了一絲欽佩。

從剛才這番猜拳對決,就可以看出此子有勇有謀,真可謂是英雄出少年。

而此時,賓客中的一些人則臉色越來越不開心——沒錯,就是那些買了陸凡必輸的人。如果陸凡真的闖過了第七層,那他們恐怕要賠得褲衩都不剩了。 ……

東海市東方區商業街,世龍娛樂城大樓附近的街道。

十餘輛裝甲警車在夜色之中悄悄行駛著,朝世龍娛樂城的方向前進。

這些警用裝甲車上,除了東海市警局的警徽之外,還印著「特別搜查課」五個醒目大字。為了避免車輛的行動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裝甲車關掉了所有大燈和警燈。

為首的那輛裝甲車上,身著黑色緊身作戰服的雷霆課長,正坐在後座上仔細查看著東方區的地圖。

「課長,這裡和這裡的兩個街口,是世龍娛樂城的前門大街出入口,目前都被疑似世龍娛樂城員工用廢棄車輛堵住。」

坐在她旁邊那位姓白的女副官,指了指地圖上的兩個地方。

「你是說,因為發生了爆炸,所以娛樂城派人堵住了街口?」雷霆黛眉微蹙,扶了一下自己的金邊眼鏡。

「是的,課長,你說怪不怪誒,一般發生了這種事情,商家們肯定巴不得再挖幾條街出來,讓消防車順利進入,不然財產就要燒光了。

可是這世龍娛樂城倒好,第一時間的反應是堵住街口,防止消防車進入。」

雷霆沒有說話,她轉過頭,透過車窗,在夜色之中看向世龍娛樂城。

它簡直就像是一塊碩大的金磚,在夜色之中閃著紙醉金迷的金黃色光芒。

有關世龍娛樂城的案子,這次無論如何都要取得進展!

她正一邊觀察著這棟庸俗至極的大樓,一邊思考著。忽然,她在夜色之中看到一個碩大的影子,從半空中,向自己的裝甲車方向飛了過來。

雷霆下意識地擦了擦眼睛,懷疑自己看錯了,這大晚上的,天上怎麼可能會有不明物體在飛呢,還朝這裝甲車飛過來,開什麼玩……

……竟然還真有!

此時,車內的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警官們顯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隨後眼神逐漸變得嚴肅。

因為,車載警用雷達發出了尖銳響聲。

「敵襲!敵襲!敵襲!」毫無感情的電子女聲提示音不斷地響著。

車內的戰士們緊張起來,衝鋒槍子彈上膛。

「課長,要不要我用車載機槍把這玩意兒打下來?不不……好像威力不夠,直接用RPG(單兵反坦克火箭筒)吧?」副手緊張地問道。

雷霆擺擺手,眯著眼睛說道:「先不急,這好像是一個人。」

長年的從警生涯,讓她練就了一雙如鷹眼般銳利的眼睛,她絕對沒有看錯。

「啊?」

其餘人面面相覷,這意思是,大晚上月黑風高的,一個人從天上朝警車飛過來?開什麼玩笑!

不過雷霆的眼神又不像是在開玩笑,所以這位副手女孩不舍地看了一眼藏在椅子下面的單兵火箭筒,這才作罷。

女孩心中暗想:有機會一定要射一發過過癮……

這時候,雷達又響起警報聲:「準備接受衝擊!準備接受衝擊!準備接受衝擊!倒數計時三、二、一……」

車上的所有人趕緊抓住椅子把手,緊張地吞了吞口水。

砰地一聲巨響,車體發生劇烈的搖晃和震動,過了好幾秒才停了下來。

那個從天而降的不明身影砸到了裝甲車的頂部,隨後順著前擋風玻璃咕嚕咕嚕咕嚕地滾落了下來,摔到了裝甲車前方的空地上。

吱嘎一聲,駕駛員來了個急剎車,與此同時,後方的所有裝甲車也跟著來了個急剎車。

雷霆第一時間打開車門,向摔落在地的人影走過去。

「課長,小心!」女副官喚了一聲,也跟著扛著RPG火箭筒下了車。

倒在地上的男子滾了兩下,就一骨碌坐起身來。

這是一個看起來十分年輕的精壯男子,渾身上下穿著華貴的殺馬特風衣服,手上還拿著一塊金屬盾牌,盾牌的一面,似乎受到了猛烈的撞擊,已經形成了一個凹陷的大坑。

雖然是從天而降,但因為車頂的軟鐵承載了一部分衝擊,所以看起來他並沒有受什麼致命傷。

他摸了摸鼻子上的鼻血,抬頭看向四周,愣住了。

「卧槽,這小子特么的,怎麼這麼大的力道。」年輕男子似乎還在回憶著剛才發生的事,不禁有點瑟瑟發抖。

「你是何人,為何會從天而降,趕快報上名來!」女副手嬌喝一聲。

「啊?」這位從天而降、拿著盾牌的男子似乎心情不是很好,「你誰啊你,就讓我報上名字啊。」

「哦,明白了,你是侵略地球的異星不明生物,馬上開始清除處理!」女副官架起單兵火箭筒,瞄準了盾牌男。

喀拉喀拉喀拉,周圍一堆搜查課的武裝警察也圍了上來,將衝鋒槍口對準盾牌男。

盾牌男當時就尿了,趕緊把盾牌一扔,舉起雙手:「別別別,誤會誤會,我再怎麼說也屬於美國隊長那類的人物,是正義的夥伴!誤會誤會!」

扛著火箭筒的女孩冷哼一聲:「就你這熊樣還美國隊長呢。說!襲擊警方裝甲車的目的是什麼?是誰指使你這麼做的?」

卧槽?警方裝甲車?

盾牌男眨了眨眼,再定睛一看,周圍可不都是警察么,頓時身子就更軟了,差點癱倒在地。

他哆哆嗦嗦地說道:「誤會誤會,我是世龍娛樂城七大罪之一的懶惰,剛剛和人玩猜拳遊戲的時候,被人從樓上打飛了,沒想到不湊巧妨礙到警察同志執行公務了,我的鍋我的鍋。」

雷霆這邊所有人聽的一愣一愣的。

世龍娛樂城七大罪?

玩猜拳遊戲被打飛?

這都什麼鬼,什麼猜拳遊戲這麼血腥。

「咳,總之就是這麼回事,真的非常抱歉,我馬上就走馬上就走,不妨礙你們執行公務。」

懶惰搓著手,點頭哈腰地,就想轉頭撤。

「拿下。」雷霆淡定地一揮手,

身後的人一擁而上,將懶惰摁倒在地銬上了手銬。

「你有未經許可的高空飛行、襲擊警用載具這兩個嫌疑,現將你帶回東山區警局接受調查,你有權利保持沉默並在24小時后約見你的律師,帶走!」

雷霆嬌喝一聲,部分警察帶著懶惰走上了一輛裝甲車,然後朝來時的路開了回去。

「雷霆姐……哦不,課長,我們接下來怎麼辦?」扛著火箭筒的女副官湊上前來。

雷霆仰頭瞥了一眼近在咫尺的世龍娛樂城大樓,這建築今天晚上是怎麼回事?怎麼總是有人朝外飛?

她沉聲說道:「走!找機會突入世龍娛樂城,我倒要看看他們在裡面搞什麼幺蛾子。」 世龍娛樂城暗廳·五樓。

陸凡和伊利亞通過中央的升降梯升到這一層后,又照例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

房間四周的牆面上到處印著紅色火焰圖案,四面牆角也擺滿了火藥桶和銅製的大炮筒,讓陸凡差點以為回到了海盜爭霸的時代。

而在房間的最中央,則擺著一個由古樸的梧桐木製作而成的乒乓球桌。

一個穿著加勒比海盜裝束的大鬍子男人,站在球桌後面,用興奮而期待的眼神看向陸凡一行。

這個男人年齡大概在四十歲左右,整個人的氣質狂放不羈,還有一個黑色眼罩遮住自己的左眼,如果在大航海時代,這種形象很明顯是大海賊那樣的人物。

「呵呵,歡迎光臨我的海盜船——爆炸號,小傢伙們。」

禍水老婆揣兜走 這男人似乎也很喜歡自己的海盜扮演遊戲,馬上就進入了角色。

「我是駐守這一層的世龍娛樂城七大罪之【憤怒】。」

陸凡一愣,眼前這男子一副如此和藹的樣子,一點也看不出憤怒啊。反倒是樓下的那些個七大罪們,在眼看著自己快要輸的時候,一個個都吹鬍子瞪眼的。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小傢伙,『無能狂怒』是最低級的憤怒,真正的憤怒,應該是隱藏在某樣東西中。」

「額,什麼東西?」

「爆炸。」

憤怒淡定地說出了這句話。

「爆炸是藝術,是表達憤怒最好的手段,是比那些低級憤怒更加高檔次的手段!」

他仰起頭,張開雙臂,似乎在想象著爆炸的氣浪效果,一臉沉醉。

「哦,大叔,我深有同感。」陸凡點點頭,畢竟在這之前,他不是沒玩過爆炸。

看到陸凡淡定無比,憤怒略顯意外,他問道:「怎麼,你不害怕?」

「怎麼會害怕呢,我們開始吧!」陸凡咧嘴一笑。

憤怒的眼中露出興奮的神情:「好,很好!好久沒遇到如此有血性的挑戰者了,怪不得你能通過前四層,讓我們盡情享受爆炸的快感吧!」

隨後,他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球桌,開始介紹比賽規則。

比賽的規則和普通的乒乓球一樣,採用11分制,五局三勝,如果陸凡能夠順利獲勝,就可以成功通過這一層前往下一層。

當然,通過前幾層的經驗,陸凡也知道,這肯定不是普通的比賽。

憤怒隨後繼續解釋,這場比試的精髓之處在於,比賽用的乒乓球,是一個高濃縮的炸彈。

每次開球之後,炸彈內部就會開啟一個倒計時,在五秒之後必定爆炸。也就是說,在發生爆炸的瞬間,球位於哪一方附近,哪一方就有可能被炸傷。

憤怒看著陸凡那人畜無害的學生臉,心中冷笑。

什麼五局三勝、十一分制,實際上全是幌子而已,這場比賽真正的目的是把挑戰者炸飛,讓他無法進行遊戲。

憤怒微眯起眼睛,回憶起來。實際上這些年,是有那麼些個頭鐵的挑戰者,曾經闖到過這一層,但是最後,無一例外都被他搞得缺胳膊少腿。

他覺得陸凡,恐怕也會是這樣的下場。

在加入世龍娛樂城之前,他在江湖上就有了一個稱號——炸彈狂魔。

而在這個稱號背後,是無數起警方難以調查的無頭爆炸案。

當然,作為憤怒稱號的持有者,他現在雖然表面上笑嘻嘻,內心倒真的是有點憤怒了。

超級異能眼 原因無他,他簡直搞不清楚下面那四層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忽然就讓這麼一個毛頭小夥子來到了第五層。

他們七大罪,還有沒有牌面了,嗯?

「哼,一群廢物,還得我親自出面幫你們找場子。」憤怒暗罵一聲,然後繼續對陸凡微笑地說道:「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先說好,一旦開打之後,生死有命,怪不得他人。

你要是害怕的話,現在就認輸,我會讓娛樂城的黑衣人們對你網開一面,留你一條活路的。」

「多謝大叔,不勞你掛心了,咱們開始吧。」陸凡風輕雲淡地一笑,他一邊和憤怒說著話,一邊打開言靈系統,在科技樹的分支上進行著一些操作。

「哈哈,好,有骨氣的小娃娃,來,老子讓你一球,你先開球。」

說罷,陸凡面前的球桌上,開了一個小洞,從小洞內部升上來一個乒乓球。

「一旦你揮拍打到球的那一瞬間,倒數計時就會開始,五秒之後就會爆炸,到時候咱們看看誰會挨上這一下,哈哈哈哈哈哈!」

憤怒摸了摸自己的絡腮鬍子,豪邁地笑了起來。

是的,如今這場面,他已經見過幾次了,幾乎所有的挑戰者都會在炸彈的威力下求饒,更何況他陸凡這個小孩子。

陸凡撿起那枚乒乓球,球上手的一瞬間,他就感覺這球的分量十足,裡面應該是充斥著炸藥。

這爆炸乒乓球的威力,恐怕比小型的手雷差不了多少。

陸凡擺出一個乒乓球標準的發球姿勢,準備開球。

「對了,我提醒一下,一旦你發球失誤,讓球掉在你那邊的話,乒乓球會馬上爆炸哦,不要想著用發球失誤來拖延時間啦。」憤怒微微一笑,似乎是有意在嚇唬陸凡。

陸凡的鏡片反射著幽光,不著聲色地點點頭。在做好準備動作之後,他輕喝一聲「看招!」

言靈系統——技巧線發動!

陸凡一揚手揮拍,啪地一聲脆響,他手中的乒乓球就如一道白色流星,朝著憤怒激射而出。

在他手中的球拍碰到球面的一瞬間,乒乓球內部響起一聲滴答的電子提示音,與此同時,大廳的大屏幕上,顯示出了一個倒數計時開始的提示。

女人不哭 「5——」

白色的球極速旋轉著,越過了球桌中間的網,打在了對面的桌面上。

「4——」

球向著憤怒的面門而去,角度是相當刁鑽。憤怒瞪大眼睛,心中甚是詫異。

沒想到眼前這個小崽子,球技了得!如此刁鑽詭譎的球路,就算是一些專業的運動員,也不一定能打出來。

不過他憤怒的球技也不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