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你丫的成精了啊!」

「這都要多謝,這吞天雷王的收藏,這些雷種每一枚都無比的昂貴,其中蘊含的靈氣,也是磅礴到了極致,如果不是有這些東西,我想要誕生靈智,恐怕還需要數百年才可以。」神府有些得意洋洋的笑道。

林逸聞言,雖然有些肉痛,不過心裡卻高興,神府的作用,那是他親眼能夠看到的,這些年,如果不是有神府的幫忙,他恐怕早就已經死在別人的手裡了。

「小弟,這一枚雷種,你拿了就拿了,可後面還有六枚雷種,你可萬萬不能動啊。」林逸在心裡默默地跟神府警告道。

「主人,雖然這裡還有六枚雷種,不過這吞天雷王乃是上古強者,他修行的法門,無比的怪異,而且,他本身也是一個奇人,所以才能夠煉化這麼多的雷種,你雖然天賦異稟,神威蓋世,可依我所見,你頂多也只能煉化其中一枚雷種,畢竟這些雷種,可都是天地間罕有的寶貝。」神府的聲音,再度在林逸的腦海中響起。

「什麼玩意兒? 先婚後愛:陸總的隱婚嬌妻 我只能煉化其中一枚雷種,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林逸一聽,頓時眉頭微微一皺,有些懷疑的質問道。

「當然,主人若是不信,稍後我先把前面六枚雷種收入神府之內,你把最後一枚混沌雷總給煉化了,到時候,你若是想要在煉化其它雷種,我自然可以把它從神斧之中給你召喚出來。」神府無比真摯的說道。

「你在逗我呢,都被你吞入腹中了,這還能夠吐出來。」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神色越發不解的冷笑了起來,他長這麼大,可還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什麼人把東西吃進去之後,還能夠原封不動地吐出來的。 「主人,天地狼心啊!你可得相信我,我是絕對不會騙你的!」

神府一聽,林逸竟然懷疑他的忠心,頓時慌了神兒,急忙焦急的解釋道。

「天地狼心?吆喝,你這還挺狠啊!咋地?還想要把我弄死還是怎麼著?」

林逸聞言,頓時眼睛一瞪,不樂意了,七枚雷種,自己只能煉化一個,雖然那可能是最強的一個,可他這心裡不爽啊!

「不不,是良心,是良心,主人,如果你真的煉化了其它的雷種,到時候混沌雷種可就平白無故便宜別人了啊!那可是天地間自誕生之初就存在的雷種,它的價值,簡直昂貴到無法言喻的地步,吞天雷王之所以能夠橫行天下,甚至凌駕於諸多雷王之上,幾乎就是靠這混沌雷種了,其他的都是渣渣!」

神府慌忙解釋道。

「你說真的?」

林逸有些狐疑的在心裡嘀咕道。

混沌,乃是天地誕生之初的狀態,所以但凡是能夠跟混沌沾邊的東西,可都是無比厲害的寶貝,他的心裡也有些心動,只是看著自己的小弟得到了大部分的雷種,心裡有些不爽而已。

小戲精被僱主大佬盯上了 「當然,我可以發誓,如果我說一句假話,天打雷劈啊!主人,趕緊帶我去第十四個台階,煉化第二枚雷種吧!咱們兄弟二人可是一體啊!我強大了,你也會變強的不是嗎?」

神府急不可耐的催促道。

「兄弟?呵呵……那就讓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吧!」

林逸意味深長一笑,隨即便再度前行。

第八階。

第九階。

第十階。

第十一階。

第十二階。

一路勢如破竹,林逸根本不動用自己的力量,完全就是讓神府在悄悄的表現,台階上的雷霆一落在林逸的身上,幾乎瞬間就會被強大的神府吸納,再加上他的超強恢復能力,幾乎沒有絲毫的傷勢落下。

這一幕,簡直把周圍眾人都看的驚呆了。

他們費盡心思才能夠渡過的台階,可在林逸的腳下,竟然就像是普通的樓梯一般,這一幕,簡直讓人無法接受啊!

便是幽靈古寨的人,那一雙雙在面罩之外的眼睛,都再度燃起了希望之光啊!一個個死死的盯著林逸,不斷的在心裡為林逸加油。

第十四階!!!

當這一步邁出。

「吼吼吼吼……」一陣令人驚悚的吼聲。

聲音無比的震撼。

四周,幾乎所有的修士都心神顫抖起來。

而伴隨那吼聲。

那一枚雷種也猙獰的扭曲幻化,竟然直接變成了一隻恐怖絕倫的妖獸。

這妖獸龍頭,鳳尾,獅身,牛腳,看起無比的威風,特別是他的個頭,足足有十幾米大小,林逸站在他的面前簡直就像是一個嬰兒一般,一呼一吸之間,都散發著一股毀滅天地的氣息。

一雙紫黑色的眸子鎖定林逸,沉寂中透露著殺意。

「來了!」

「好!!!」

「他死定了!」

「槽!看他還怎麼囂張?」

…………

隨著雷種的幻化,頓時,下方,很多修士都激動了。

他們不信林逸,連這等恐怖的妖獸都能搞定!

這可是皇龍赤雷牛,雖然僅僅只是雷種凝聚出來的,可這種妖獸卻無比的恐怖,不要說凝聚出來戰鬥,你若是能夠畫出它的樣子,都能夠變成法寶殺敵。

頗有幾分上古靈符的神通威力,可是天地間最強的雷系妖獸之一。

在場眾人幾乎沒有不認識的。

重生農家千金 皇龍赤雷牛到底有多強?他們最清楚了,林逸再妖孽,也絕對不可能再有任何活下去的機會了。

林逸的詭異,到此結束了。

「哼,三個呼吸,他要是能堅持三個呼吸,算我輸。」有道子傲慢冷哼一聲。

「林少,你還能創造奇迹嗎?」齊曉雪有些期待的呢喃道。

「呵呵……這小子除非是能拿出戮仙之境以上的實力,否則的話,沒有一絲絲活下去的可能。」

有半步戮仙之境的強者,極為肯定的道。

就在這時,虛空之上,林逸卻突然轉頭,嘴角噙著一抹輕蔑的笑意,淡淡的看了一眼四周的不斷對他冷嘲熱諷的眾人,隨後豎起了自己的中指。

雖然這個手勢眾人不太明白,可林逸那眼神兒,那姿態,眾人又如何看不出來呢?

剎那,便有半步戮仙之境的強者,幾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殺機了,他們何曾被人這樣蔑視過?!該死!!!

更何況,現在他們實力暴漲,這心態自然也跟著暴漲了起來,瞬間,滔天的殺機幾乎如同冬天凜冽的寒風,直接吹過所有人,讓人情不自禁的想要顫抖起來。

而林逸,卻是玩味一笑,而後,一步踏出,主動走進了皇龍赤雷牛的面前。

也就是那一秒。

嘶!!!

皇龍赤雷牛,毫不猶豫的,瞬間波動身上的紫色雷霆之力。

足足有千萬道雷霆之力。

鋪天蓋地、瘋狂攢動、攜帶極盡的湮滅、死亡氣息,朝著林逸從天而降。

而林逸,竟……竟……竟然依舊沒有任何的動作,沒有躲避,沒有身法,沒有靈氣罡罩,沒有道法神通,就那麼神色平靜的朝著那皇龍赤雷牛走去,甚至,連步伐的速度,都那麼的輕緩。

簡直猶如閑庭信步一般,似乎他此時正在遊歷自己家的花園。

眨眼之後。

來了!!!

那漫天漫地的雷霆之力,就像是狂風暴雨一般,極緻密集的落在了林逸的身上。

沒有任何的阻礙。

炸開!

每一道雷霆,就像是一枚威力驚人的炸彈一般,狠狠的落在林逸的身上,直接炸的林逸皮開肉綻,鮮血淋淋。

幾乎是在瞬間,林逸整個人都像是被凌遲了一般,身上,千瘡百孔,甚至連森森白骨能夠看的一清二楚。

「呼呼……」

一串吐氣的聲音驟然響起。

小妻吻上癮 所有年輕一輩的道子,所有老一輩能夠進入半步戮仙之境的強者,在這一刻,都像是商量好的一般,齊刷刷的吐了一口濁氣,每個人的神色在這一刻,都變得無比輕鬆起來。

林逸不死,他們實在是心有不甘啊!

可現在,很明顯林逸死定了,最少在場所有人都這麼認為。 「陳太阿你讓開,你讓開,我要去救林少,我要去救林少!」

齊曉雪哭的梨花帶雨,瞪著雙眼,盯著擋在她面前的陳太阿無比憤怒的呵斥道。

陳太阿緩緩搖了搖頭,面色也難看到了極致,林逸若是不在了,那他們想要活著離開恐怕也有些困難,最重要的是他心裡也有些難受,這些日子,他這個陳家的道子,幾乎已經習慣性的跟著林逸闖蕩了。

萬一林逸死去,他恐怕連方向都找不到了吧!

「曉雪,我知道你心中所想,如果可以犧牲你我的性命救林少,我絕對不會有絲毫的遲疑,可我怕,我怕就算是犧牲了你我,也無法救林少,甚至可能會給林少帶來天大的麻煩!萬一破壞了林少的計劃,這後果誰承受的起?」

陳太阿半真半假的盯著齊曉雪勸說道,那神情,似乎像是在給齊曉雪說,可同樣也像是說給自己聽的。

然而。

就在這時。

本就氣息微弱,宛如風中殘燭一般的林逸,突兀的……

就一下子發出了驚天的波動!

一股恐怖的生機,就像是山洪一般,一下子就從他那破敗不堪的軀體上爆發出來。

「神府,你這本事好像一般啊!老子要是再不動用道法神通,恐怕會死在這頭牛的手裡啊?」

林逸輕蔑的嘲諷道。

「呵呵,主人放心,他釋放了這一波雷霆之力后,有一個虛弱期,看我如何吞噬煉化了它!」神府被林逸調侃嘲諷,多少也有些尷尬的笑道。

然後。

神跡,出現。

所有人一動不動的眼神中,林逸身上的那些致命的傷勢,竟……竟……竟然再一次開始癒合,且,癒合速度非常之快,完全就是肉眼可見的那種速度。

幾乎只用了三五個呼吸,林逸整個人身上就沒有了任何的傷勢,看起來,至少,肉身完好無損。

且,充斥一股極強的生機氣息,蓬勃澎湃,朝著四面八方靜靜的蕩漾著。

「槽!!!不可能!」

「怎麼會這樣?這小子到底是誰?難道,不死不滅?這樣都死不了?」

「他的恢復能力,哈哈,看來是上天眷顧我等一族,終究要讓我們擺脫詛咒了嘛?」

四周眾人,甚至都停止了煉化雷種,一個個都無比震驚,不敢置信的盯著林逸尖叫道。

而此時。

一股恐怖到了極致的神力卻驟然從神府上蕩漾開來,而後,化作一層薄薄的,幾乎是透明的光幕落在了皇龍赤雷牛的身上,那動靜,平靜的簡直讓人看不出任何的波動。

可皇龍赤雷牛卻彷彿感受到了威脅,竟然瘋狂不安的發出一陣陣吭哧,吭哧的聲音,不但如此,越發狂暴的雷霆也不斷的從皇龍赤雷牛的身上爆發而出,炸的那一層白色的透明光幕不斷的閃爍,波動著。

可不管這皇龍赤雷牛如何努力,拚命,卻始終都無法破開那白色的光幕,反而是它那龐大的軀體,在這光幕的收縮之下,也在不斷的縮小。

這一幕,倒是讓林逸有些詫異,他能夠感受到這皇龍赤雷牛的恐怖跟可怕,就算是他親自出手,也不可能如此輕鬆的拿下這個大傢伙,它的力量接近五十萬龍之力,而且因為是雷種幻化而成的,操控雷霆之力,對它來說更是輕而易舉,絕對是一個極為難纏的角色。

隨後,在所有人震怖到了極致的目光之下,那皇龍赤雷牛不斷的縮小,凝實,直到他再也無法穩住身形,重新化成雷種的時候,神府卻突然爆發出滔天的吸力,使得雷種直接化成一道光芒飛入了林逸的口中。

「什麼?又煉化成了?」

眾人一看,個個眼睛再度一瞪,那真是驚悚十萬分啊!他們想要煉化一顆普通的雷種都是千難萬難,可林逸倒好竟然接連著煉化成功了兩顆雷種。

經過這一番折騰之後,大家也都不是傻子了,如何能不明白,每逢七的雷種是最恐怖的呢?

隨著雷種被吸入腹中,神府明顯更加的激動了,蕩漾出萬千神輝,直接把雷種吸入神府之內,那看起來普普通通的房屋,彷彿能夠裝下天地一般,雷種已進入神府之內,頓時就老實了下來,而一股股強大的波動也不斷在滋養著林逸的軀體。

讓他的力量再度提升了接近數萬龍之力的感覺,只是對於現如今的林逸來說,這數萬龍之力可就有些不盡人意了啊!

「神府,你小子是不是太黑了啊?才給我這麼一點好處?」

林逸不滿的在心裡抱怨道。

「哈哈,主人不要著急,我只是暫時把他鎮壓了,還不曾煉化呢,你放心,到時候我全部煉化,咱們兩兄弟的實力絕對都能夠再上一個台階!」

神府得意洋洋的大笑道。

「兄弟?」

林逸一聽,頓時不樂意了,聲音陰沉了一分。

「咳咳,口誤,口誤,你是主人,你是主人!」

神府訕訕一笑道。

林逸聞言,冷哼一聲不在廢話,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周圍強者見狀,個個面色陰沉到了極致。

「怎……怎麼辦?」

有二品宗門的長老咬著槽牙,聲音微微顫抖,聲音里的殺意幾乎要實質化了,若是讓林逸繼續煉化下去,到時候,他們可就全部成為了陪嫁啊!

「他必須死!」

一名來自一品宗門的道子走了出來,此人姓仲名浩宇,同樣對於林逸的強勢跟成就相當的不滿,而且,他也已經進入了半步戮仙之境,現如今的實力倒是極為強悍。

爆寵前妻:老公,不可以 「此人修為天賦一等,殺伐果斷,遠不是一般人能夠輕易招惹的,可之前,偏偏大家跟他的關係並不怎麼融洽,如果這樣下去,任由他登頂,得到最為珍貴的雷種,到時候,在場諸位的腦袋上恐怕都要多了一個主子了。」

不得不說,仲浩宇的口才很好。

他此話一出,本來,對林逸的殺機不是多重的天才,妖孽,都不留痕迹的眼神閃爍,殺意濃重了許多。

仲浩宇說的可都是事實,一旦林逸強橫出世,甚至進入戮仙之境,以他的天賦跟神通,一般人絕對都只能臣服在他的光輝之下。 「當然,如果諸位願意做那個奴才的話,此話就當我沒說,畢竟這次可是我仲浩宇提議的,一旦動手,我可是冒著很大的風險!」

仲浩宇見眾人深色不一,頓時不滿的冷哼一聲,呵斥道。

眾人聞言,心頭下意識的就多了一種緊迫感。

「我同意仲公子。」

宗聖傑上前一步說道。

「我也同意。」陸修明也重重點頭說道,事實上,他早就有這樣的想法了,林逸的修為天賦實在太強,簡直有點蓋住了所有人光芒的節奏,這是絕不能忍!

「我也同意。」牛高義深吸一口氣,道。

「同意。」金明誠抬起頭,深深的看了一眼還在階梯上一步一步前進,且,已經到了第十七個台階的林逸,他重重的點頭。

仲浩宇見狀,嘴角抑制不住的揚起了一抹殘忍的獰笑,隨後輕聲說道:「雷種逢七最難煉化,等他到了二十一個台階的時候,我們同時動手給他致命一擊。」

眾人聞言,都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他們都是修行者,哪個手上沒有幾條人命呢?

之所以遲疑,不外乎是因為畏懼林逸的天賦跟戰鬥力罷了,畢竟,這樣的妖孽,你若是不能夠一擊必殺,那絕對會給自己招來天大的麻煩。

可現在不同了啊!

在場表態的可足足有幾十名強者天才,一旦同時動手,便是戮仙一層的強者恐怕都擋不住啊!

一時間,眾人都眼神冰冷!!!在他們心底,林逸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遠處。

齊曉雪也敏銳的察覺到了其中的異常,扭頭盯著陳太阿神情無比凝重而緊張的問道:「陳少,他,他們在商量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