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救命啊……」

一聲慘叫,劃破天際……

……

洗漱完,吃完早餐,已經將近十點鐘左右,葉浪,龍龍,龍兒,三人來到了紫金國際學校門口!

龍龍坐在後座上,葉浪不時的瞅一眼龍龍,只見龍龍眼中含著淚水,委屈的抽泣著,葉浪與龍兒相視一眼「龍龍,你到底怎麼了?」

龍龍木訥的搖搖頭,咬著嘴唇,捂住自己的嘴,顫抖著身形,那模樣,就如同遭到了非人的侮辱一樣!

葉浪與龍兒同時打了一個冷顫,葉浪咧了咧嘴「行了,你們倆回去吧……」

話落,葉浪便下了車,龍兒偏過頭看向龍龍,龍龍擁抱著自己,委屈的擦了一把眼淚,龍兒一陣翻白眼「你能不能正常一點……」

「你懂什麼?你一個女漢子,你知道什麼?人家失去了自己最寶貴的東西,還不能讓自己哭一哭了……」

龍兒的話就像點燃了炸藥的導火線,龍龍委屈著爆發了,對著龍兒一陣大喊!

龍兒美眸一皺,纖纖玉手抬了起來,發出一陣咯咯的響聲,淡淡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失去了什麼,但是我還能讓你在失去點什麼!」

龍龍身形一抖,猛的竄起身形,一本正經的說道「龍兒姐,我覺得我們應該全神貫注的保護少主的安危,畢竟,少主的安全高於一切,你覺得呢?」

龍兒一陣翻白眼……

葉浪快步來到門口,見到小王小李在站崗,擺了擺手,兩人急忙打招呼,小王叫住葉浪「浪哥……」

「怎麼了?」

葉浪疑惑的看著小王,小王急忙道「你是不是欠了凌醫生錢啊?」

「嗯?」

葉浪一臉蒙圈,疑惑的看著小王,小王急忙道「凌醫生已經來了兩趟了,每次都問你來沒來……」

葉浪一愣,旋即拍了拍小王的肩膀「嗯,我知道了……辛苦了!」

「沒事,葉哥,哦對了,隊長也問了兩次了……」

葉浪揉了揉額頭,一副無奈的樣子,就在這時,小李急忙低聲說道「葉哥,來了!」

「誰來了?」

葉浪疑惑的看著小李,小李給了葉浪一個眼神,葉浪順著方向看去,只見一席白衣的凌菲,雙手插著口袋,向前瞭望著,好似在尋找什麼人!

葉浪當即沖著凌菲擺了擺手,凌菲眼前一亮,與葉浪的眼神對視上,葉浪微微一笑,怕是讓這個女人擔心了,作勢就要上前,然而,走了沒幾步之後,凌菲居然轉身走了……

「額!」

葉浪一臉糾結,什麼情況?頓時覺得有些尷尬,一席白衣的凌菲,身穿白大褂,高挑的身材,就連背影都透著一抹女神的風采,讓人人見流連,無論走到哪裡都有著不凡的回頭率!

忽然,凌菲腳步一頓,一張絕美的臉頰上猶豫了片刻,轉身走了過來,葉浪嘿嘿一笑,急忙上前「菲兒,你是不是找我有事?」

「昨天晚上帶著小天去哪了?」

凌菲面色淡然,盯著葉浪問道!

葉浪一愣,怎麼有種被媳婦質問的感覺,看著凌菲的表情,葉浪這個時候可不敢開玩笑,急忙道「玩的有些晚了,就在朋友家睡了,昨天喝了點酒,今天就起晚了……」

「你能不能對小天付點責任?小天那麼小你就帶著他在外面鬼混,我真不明白,她父親怎麼會把小天交給你……」

凌菲這火氣來的突然,葉浪摸了摸鼻子,還能怎麼辦,挺著唄,奶奶個熊的,葉浪估計自己說什麼,凌菲都會對自己發火,不過是走個形式罷了……

「以後不要這樣了,小天的父親把小天交給你,我們就應該有責任照顧好小天……」

凌菲認真的說道,葉浪心中一喜,因為凌菲用的是我們,葉浪急忙小雞啄米似得點著頭,咧嘴一笑,凌菲又小聲嘟囔道「起碼,應該給我打個電話……」

忽然,葉浪上前一步,凌菲微微一愣,抬起頭看向葉浪,葉浪低著頭,眼神閃爍著,一把抱起凌菲,旋即狠狠的吻了上去……

周圍的小夥伴們簡直驚呆了…… 三千狼騎『唰』地一聲翻上馬背,動作整齊劃一。

除了甲胄上鱗片摩擦發出的沙沙聲,再無多餘聲響。

狼騎營趁夜而行,在道路上疾馳狂奔。

直到臨近賊軍營地,所有人才放緩行軍速度,為防打草驚蛇,人和馬皆銜木而行。

來到較高一點的位置,作為嚮導的徐晃喊了聲停,然後來到寧武面前,遙指前方火光處:「太師,那便是賊兵的營地了!」

寧武順著方向看去,只見那裡火光繁多,依稀還能看到有人影走動,想來是夜間巡邏的賊兵。外圍所築的圍牆不高,大概只有半人左右的樣子,裡面搭建的營帳也不是很多,許多流民沒有營帳,乾脆就蓋點單薄的毯子,露天而睡。

警備疏忽,防禦鬆懈。

這是寧武的第一直觀印象。

也很難想象,就是這樣一群人,搞得河東一帶的郡縣不得安寧。

「義父,下令吧!」

呂布沉聲說道,他的視力比寧武要好,賊兵營地的情況,他看得也更清楚一些。

賊兵雖然人數眾多,但在呂布眼裡,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加上此時夜深,賊兵幾乎盡數歇息,一波衝鋒過去,就算不能將他們全部踏平,至少也能嚇得賊兵們屁滾尿流,連滾帶爬。

「盡量不要傷害老弱婦孺。」寧武低聲叮囑。

「曉得了。」

呂布點頭,義父這話,就是默許了的意思。

隨後,呂布留下兩百狼騎護衛寧武左右,以防萬一。

他本人則帶其他狼騎發起了衝鋒。

漆黑的夜,迎面吹拂著微風。

戰馬馳騁猶如轟鳴的火車,一路呼嘯,馬蹄重重踐踏在地面,發出轟隆的震響。半人高的圍牆,在騎兵眼中,幾乎等於沒有,一躍而起,輕鬆衝進賊兵營地。

「嗚哇!」

「官軍襲營了!」

巡夜的賊兵根本不敢上去抵擋,光是看見那些衝鋒猛烈的駿馬,就已經嚇得肝膽俱碎,只顧四處奔逃,一邊逃,一邊大聲呼喊。

不少賊兵就此驚醒,紛紛跑出營帳。

賊帥帳中,韓暹從席上坐起身來,聽到外面的嘈雜動靜,得知是官軍襲營,他臉上充滿煩躁,提刀出帳,沖那些抱頭鼠竄的賊兵怒聲吼道:「慌什麼!一群沒用的東西,官軍白天龜縮城裡,晚上還敢出來,看來是之前給的教訓不夠。來啊,去把我坐騎牽來,老子要去砍了官軍腦袋!」

韓暹氣勢十足,然則那些賊兵根本不聽指揮,像是受到了極大驚嚇,有些還好意提醒:大帥,來的人好像不是安邑郡里的官兵,這些人都是清一色的騎兵,兇猛得很!

「騎兵不就多匹馬嗎!天王老子來了,我也不怕!」

韓暹此刻還沒意識到問題所在,阻擋不住這些賊兵的潰散,他乾脆大吼了一嗓子:「白波大帥韓暹在此,誰敢過來與我一戰!」

另一邊,并州狼騎在呂布的率領下奔殺入營,睡夢中的賊兵許多直接被馬蹄踩死,流民們亂做一團,如同無頭蒼蠅亂竄。

「想活命的就待在原地別動,否則,休怪吾等無情!」

呂布大吼起來,情況比想象中的混亂,由於之前答應過不濫殺,一些流民倉皇亂跑,很容易擋住去路。所以呂布才大喊起來,這些流民要是不配合,那就怪不得刀劍無眼了。

呂布大吼之後,身後的狼騎也跟著大喊。

喊的人數一多,聽到聲音的流民們也都老老實實待在原地,只有少數人還在向別處奔逃,唯恐落在官軍手上。

「白波大帥韓暹在此,誰敢過來與我一戰!」

沖馳之間,呂布聽到了韓暹的大吼聲,他正愁在十幾萬賊兵里找不到賊首,如今這傢伙一嗓子,倒是自己送上門來。

呂布當即勒馬,直奔韓暹所在。

可他還是來的晚了些,等他趕到韓暹這裡的時候,這位白波賊帥的首級已經被徐晃拿了去。

望見呂布,徐晃抱了一拳,道了聲:「呂將軍,韓暹的人頭,某取下了!」

呂布眉頭一沉,顯然有些不悅。

這本該是他的功勞。

見呂布神情不爽,徐晃便知道是自己搶了功勞,於是雙手將首級奉上:「將軍若是喜歡,儘管拿去。」

說實話,他對功勞看得不是很重,他想要的只是結果。

徐晃神情誠懇,呂布先是一怔,繼而臉色緩和下來,伸手提過那顆鮮血淋漓的人頭,問了聲:「方才義父介紹的時候,我沒聽清你的名字。」

徐晃再度抱了個拳:「卑職徐晃。」

「徐晃,很好,本將軍記住你了。」

說罷,呂布勒馬回走,很快又回到了狼騎營的主力部隊。

廝殺持續了將近兩個時辰,賊兵們完全被殺懵了,只顧逃散,等到賊營里徹底安定下來,天邊已經泛起了魚肚的白色。

穩定了賊營這邊,呂布親自去請寧武前來。

熬了個通宵,寧武打著呵欠,來到賊營之中。

此番夜襲,狼騎的傷亡很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流民們灰頭土臉,被驅趕至一處,全部蹲在地上,臉上的表情除了畏懼,還是畏懼。看這人數,粗略估計得有六七萬人,不過大多是些老弱婦孺,逃掉的都是青壯主力。

郭太和李樂沒有瞧見,料想是趁亂跑了,只有韓暹這個倒霉鬼,仗著有幾分武力,死得不明不白。

徐晃過來的時候,李儒朝他拱了拱手,滿是笑意:「徐將軍,恭喜啊!」

恭喜?

徐晃愣了一下,恭喜什麼?

李儒道:「你斬了韓暹首級,立此大功,難道不值得恭喜么?」

徐晃搖了搖頭,推脫起來:「李軍師,恐怕你誤會了,那首級是呂將軍所獲,與在下無關。」

「哦?那可就奇怪了,方才呂將軍稟報太師的時候,確實說的是你斬殺賊帥,取下的首級,他不過是代為呈上罷了。」李儒眼中閃過一縷狐疑。

呂布好大喜功,平日里自視甚高,加上又是太師義子,甚至於有些目中無人,白白將功勞讓給旁人,這可不是他的作風。

難道說,這二人私下裡達成了某種協議?

李儒心中暗自揣測。 我看見了什麼,葉大神在吻女神,不要不要,我的心,女神啊,你反抗啊……

周圍的小夥伴們簡直驚呆了,葉浪這操作真的亮瞎了他們的鈦合金狗眼!

尤其是小王跟小李,簡直都驚呆了,隊長李大牛剛好與黃大牙兩人走了出來,頓時一個踉蹌,簡直驚呆了!

「啪……」

在眾人震驚的表情中,凌菲一巴掌抽在了葉浪的臉頰上,這一巴掌抽的極為清脆!

葉浪還保持著動作,臉上火辣辣的疼痛讓葉浪下意識的捂住臉,凌菲也沒想到自己會動手打葉浪,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你幹什麼?」

「什麼我幹什麼?你幹什麼?」

葉浪無語問蒼天,對著凌菲問道!

「什麼我幹什麼,你幹什麼?」

「我不想幹什麼,你想幹什麼?」

「我怎麼知道你想幹什麼?你管我幹什麼?」

「我是可以不管你幹什麼?但是你打我幹什麼?」

「你們倆在幹什麼?」

黃大牙一臉蒙圈的,不知道什麼時候竄到了兩人旁邊,滿臉糾結的對著兩人問道「你們倆是在說繞口令嘛?」

「關你什麼事?」

兩人猛的偏過頭,同時對著黃大牙大喝道,黃大牙頓時嚇了一哆嗦,急忙一溜煙跑到了李大牛身邊,小聲道「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啊!」

李大牛被黃大牙的話語拉回了現實,猛的轉過身形道「你就多餘去!」

黃大牙一臉委屈,一臉糾結「好好,你們都是朋友,我大牙沒朋友了,再見!」

葉浪很是糾結,凌菲也因為打了葉浪這一巴掌感覺很是不好,兩人都是有些糾結!

饒是葉浪內心強大,此時也是有些無奈,自己剛才怎麼鬼使神差的就親上去了,這一巴掌挨的不冤!

葉浪想要抬起手臂,摸一下臉頰,卻牽動了傷口,頓時眉頭一皺,畢竟那傷口很深,而且中毒很烈,那傷口可不是一般的頭,本就盯著眼光,再加上傷口的疼痛,葉浪額頭頓時冒氣了虛汗,面色蒼白,嘴唇發紫!

「葉浪,你怎麼了?」

凌菲發現眼前的葉浪有些不對勁,急忙對著葉浪問道!

葉浪搖搖頭,腳步竟然變的有些浮虛起來,葉浪嘴角一咧,凌菲暗道一聲不好,不會自己一巴掌把葉浪給抽成腦震蕩了吧?凌菲心中頓時湧起一股愧疚,自己幹嘛要下這麼狠的手!

「葉浪,你別嚇我啊,你沒事吧?」

凌菲越發覺得葉浪不對勁,急忙上前,葉浪身形一個踉蹌,也凌菲以為葉浪要跌倒,急忙上前拉住葉浪,卻一把扯住了葉浪的肩膀,按在了葉浪的傷口上!

葉浪這下子面色更加蒼白了,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面色有些扭曲起來,哪怕是鐵打的漢子也承受這一下啊,不過這一疼倒是讓葉浪清醒了許多!

葉浪急忙拉開一些距離,捂著自己的傷口,搖著頭,深吸了一口氣「沒事,沒事,你別過來了就沒事了!」

「你到底怎麼了?」

凌菲心中一緊,急忙上前,葉浪急忙後退,伸出手掌「別,別,你繞了我把!」

而此時的葉浪額頭上的汗水越來越多,凌菲更加擔心,大喝一聲「給我站那……」

「額!」

葉浪下意識的站住腳步,錯楞的看著凌菲,哇靠,什麼時候這娘們已經開始命令自己了,剛想說些什麼,凌菲已經走到了近前,低喝道「別動……」

「額!」

葉浪又是一愣,周圍的人有些看不懂,什麼情況?相愛相殺?什麼戲份?互相折磨?互相傷害,現在怎麼輪到凌菲去主動抱葉浪了?

旁觀者迷,當局者清啊,凌菲直接上前,掀開葉浪一點衣衫,只見葉浪肩膀處,纏著厚厚的繃帶,鮮血甚至都浸了出來,且那血都是黑色的,凌雖然不懂毒,但是行醫這麼多年,也明白,葉浪的傷口很嚴重,且中毒了!

「你受傷了?怎麼弄的?」

凌菲一雙美眸,抬起死死的盯著葉浪,質問道!

葉浪一陣無語,急忙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衫,打了一個哈哈說道「就是昨天不小心劃了一下,可能有些感染了,沒事……」

「跟我去醫務室……」

話落,凌菲轉身就走,葉浪一愣「啊?不用,我這才剛剛上的葯……」

誰知,凌菲直接轉身走了回來,一把拉住葉浪的衣衫,揪著就往醫務室走去,葉浪一陣無語問蒼天「唉唉唉,給葉大神一個面子好不好,你好歹也是個女神,給大家都留點尊嚴,喂喂喂,光天化日之下,你別扒老衣服啊……」

「閉嘴!」

沒有多餘的話語,凌菲直接甩給葉浪兩個字,葉浪一陣語塞,居然真的閉嘴了,他都沒想到,自己堂堂鐵血的漢子被女人給嚇唬了,而且還聽話了,奶奶個熊的,沒錯,這就是愛情的力量!

就這樣,在眾人一路的矚目下,凌菲就這麼拉著葉浪來到了醫務室,眾人正在工作,忽然變看到這奇葩的景象,只見葉浪被凌菲拉著衣領,直接拽到了醫務室!

「嗨,大家好,忙那?呵呵……」

葉浪很是尷尬,對著醫務室的眾人打招呼,眾人滿臉錯楞的看著這一幕!

「小紅,準備繃帶,紗布,藥水,消毒……」

凌菲對著自己的助理說道,小紅愣愣的看著凌菲,凌菲美眸一皺「需要我在重複么?」

「啊?好,馬上凌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