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口吻,那神情,彷彿陪林逸喝一杯,林逸佔據了多大的便宜一般,不過林逸倒也無所謂,手臂輕輕一推,頓時一杯美酒便直接朝著對方飛了過去。

男子見狀,也不客氣,接住酒杯,便直接一飲而盡。

「好酒,好酒,我一生自認為是酒中高手,卻還從未喝過如此美酒,這酒叫什麼名字?哪裡來的?」

男子喝吧之後,頓時眼睛一亮,好奇的盯著林逸大笑道。

「哈哈,茅台,我家鄉的美酒。」

林逸淡淡的想到,腦海中倒是忍不住浮現了一些故人,他這一走也有些年頭了,心中雖然有很多的思念,可他卻在修行的路上越走越遠了。

而且,現在還得罪了高家這麼恐怖的存在,他就更不敢回去了,若是讓高家人知曉了他的來歷,一旦進入地球,到時候,誰知道會造成何等恐怖的傷亡啊!

「家鄉?呵呵,家鄉的東西果然就是好,有機會我會去你的家鄉看看的。」

男子若有所思的笑道。

「來,繼續喝!」

林逸大笑著把酒罈子扔給了對方。

「哈哈,好!」

男子見林逸如此豪邁,整個人似乎也來了興緻,直接拿起酒罈子對著自己的嘴巴就咕嚕咕嚕喝了起來。

林逸見狀,哈哈一笑,也起身拿著一罈子茅台喝了起來。

此時的林逸前所未有的放鬆,整個人就像是一個沒心沒肺的人一般,只是不停的喝著美酒。

這些年,他的修為進步很可怕,足以讓所有人震驚,他的戰鬥力,他的戰績,更可以稱得上是驚艷世人。

可在內心深處,他卻也希望自己能夠放慢腳步,好好的休息一下,畢竟他也是人,他也會有疲憊感。

平日里的瘋狂,堅強之下,同樣也有著屬於自己的軟弱,只是因為披上了一個男人的皮囊,他卻不能有任何的表露,只能如同一隻野獸一般不斷的前行。

此時這种放松倒是讓林逸歡喜的不行了。

這一晚上沒有人記得兩人到底喝了多少美酒,便是以林逸的實力,最後都只能醉倒在樹下呼呼的酣睡。

至於商會的其他人,一個個更是早就爛醉如泥一般躺在地上。

整個商會唯一還能夠保持清醒的,也只有馮遠征一個人了,雖然他也喝了一些茅台,不過卻不曾忘記自己肩膀上的責任,所以,那些茅台都被他悄悄用靈氣給化解了。

「這裡很危險,而且,我看你們身上都有死氣繚繞,如果可以的話不要進九峰山了,否則,必死無疑!」

那面色蒼白,如同屍體一般的男子,放下手中的酒杯,盯著唯一清醒的馮遠征淡淡的笑道。

隨後,身形一動,宛如鬼魅一般輕盈飄忽的朝著遠處的九峰山飛了過去。

馮遠征一看對方前行的方向,不禁面色微微一變,心頭浮現了一個無比驚悚恐怖的念頭。

而此時,金燦燦的陽光卻撕裂了黑暗,直接散落在了林逸一行人休息的地方,白色的晨霧也緩緩的散去,那讓馮遠征心驚肉跳的感覺,也慢慢的消散開來。

「呼呼……」

馮遠征抑制不住的吐了一口濁氣,隨後緩緩的坐在了一旁,在這深山惡水之中,最恐怖,最威脅的地方往往就是夜晚。

只要能夠見到太陽,能夠撐到天亮,他們就會安全很多,一晚上的警惕,對他來說也是一種比較大的消耗。

當日上三竿,有清脆的鳥叫在眾人頭頂上上方響起的時候,一陣有說有笑的聲音卻突然從遠處傳來,借著便是腳步踩在地面上發出的聲音。

剛剛休息沒多久的馮遠征,身體一抖,警惕的坐了起來。

而此時,一群十幾名修士也從遠處走了過來。

為首的一人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袍,在長袍上綉大紅色的蛟龍,怪異之中帶著一絲囂張跋扈的氣息,在他的旁邊,則是跟著兩名身段苗條的女子,背後,卻是一群隨從。

而這些隨從的修為,竟然都十分的恐怖,幾乎都是教主之境,雖然很多只是教主之境初期的修為。

可在太白天,這股實力依舊堪稱是恐怖了,最少,不是任何一個宗門能夠輕易招惹的。

「吆喝,沒想到這裡還有一群不怕死的廢物呢,竟然敢在這裡喝的酩酊大醉,螻蟻果真是如此的不堪啊!」

「咯咯,他們怎麼能跟拓跋少爺您相比呢?」

「就是,你看看這些人穿的粗布爛衣,一看便是下等人,如何能跟拓跋少爺您相提並論呢?」

兩名身條苗條的大美女,盯著拓跋宏嬌滴滴的笑道。

「哈哈,不錯,一群垃圾,我們走!」

拓跋宏神情高傲的冷笑道。

而此時,也有不少商會的人蘇醒了過來,只是當看到拓跋宏背後那十幾名教主之境的恐怖強者時,眾人卻一個個面色大變,小心翼翼的待在原地不敢妄動。

馮遠征見拓跋宏一行人雖然言語不善,可終究是要離開,這心裡倒是悄悄的鬆了一口氣,否則,以對方的實力,想要找他們的麻煩,那可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啊! 「等等……」

在拓跋宏一行人即將要從林逸旁邊經過的時候,突然,為首的拓跋宏卻停下了腳步,扭頭深情玩味的看向了馮遠征等人,輕輕的招了招手,示意馮遠征過去。

雖然心裡充滿了擔憂,可馮遠征卻不敢遲疑,急忙上前,討好的盯著拓跋宏笑道:「這位少爺,不知您有什麼吩咐?」

「呵呵,我是熒禍天的拓跋宏,諸位可是要進這九峰山啊?」

拓跋宏盯著馮遠征神情玩味的笑道。

馮遠征一聽,神情一怔,隨後面色不自然的點頭笑了笑,「少爺英明,我們的確是想要越過這九峰山,進入熒禍天!」

「進入熒禍天?」

這下倒是輪到拓跋宏有些詫異了,隨後抬起白凈的大手,輕輕的拍了拍馮遠征的肩膀笑道:「沒想到咱們之間竟然還如此有緣,我家就是熒禍天的,既然遇上了那就是緣分,走吧!跟我們一起走!」

「一起走?」

馮遠征再度神情一怔,壓根兒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提出這樣的邀請。

可周圍,拓跋家的子弟,此時一個個卻神情玩味的盯著坐在地上一臉拘謹的商會子弟冷笑了起來。

「少爺說笑了,你們的修為實力如此恐怖,我們都只是一些泥腿子,如何能跟少爺一起呢?這腳程也跟不上啊!多謝少爺的好意,您還是先行里去吧!」

馮遠征一臉討好卑微的笑道,外出經驗極為豐富的他已經隱約猜到了拓跋宏的意圖,如果真的跟對方一起前行的話,今天,他們這些人恐怕還真要都死在這九峰山內。

「腳程慢沒事兒啊!少爺我有的是辦法啊!」

拓跋宏一聽,頓時咧嘴有些得意洋洋的冷笑道了起來,隨後,看著自己的隨從呵斥道:「還愣著做什麼啊?沒聽到他說這些人腳程慢啊!從現在開始,讓他們走在前面,如果誰的腳程慢了,就把他的雙腳給我砍下來!」

「什麼?」

商會眾人一聽,頓時個個面色大變,人群也一下子變得躁動了起來。

「少爺不可啊!我等都是外出的苦命人,還請少爺大發慈悲,能夠給我等一條活路啊!」

馮遠征神情激動的盯著拓跋宏哀求道。

九峰山內危險重重,走在前面,那幾乎跟走在尖刀上差不多了,稍有差池,等待他們的恐怕就是死亡了。

「嗯?你敢忤逆我家少爺?」

有拓跋家的隨從一聽,馮遠征竟然拒絕,頓時眼睛一瞪,殺機凜然的盯著馮遠征呵斥了起來。

「不錯,我家少爺找你,那是給你面子,你竟然還敢磨磨唧唧,難不成想死?」

「小子,我家少爺尋常那可不輕易開口,他開口那是你的福氣,千萬不要自誤啊!」

「可不是,這九峰山一年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跟著我們走,你們活下去的機會可是要大上不少啊!」

「每年不明不白死在這九峰山的人可不在少數啊!」

一名名拓跋家的子弟,紛紛神情猙獰的盯著馮遠征威脅到。

「咕嚕!」

馮遠征無比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下意識的朝著林逸看去,畢竟,他們小隊可都是以林逸為尊,他還真做不了主。

「你搭理他幹嘛?一群傻比,過來好好休息,等正午時分咱們在出發!」

林逸此時也睜開了眼睛,神色平靜的盯著馮遠征笑道:「對了,我那白面兄弟呢?」

「他,他在太陽出來的時候已經走了,而且他還告誡我們不要去九峰山,說是有危險!」

馮遠征盯著林逸有些哆嗦的回答道。

「瑪德,我家少爺跟你說話呢,你沒聽到啊?」

拓跋家一名教主之境後期的強者一看,馮遠征在跟拓跋宏說話的時候,還敢理會林逸,頓時就怒了,上前就是一腳,狠狠的踹在了馮遠征的身上。

雖然馮遠征也是一名教主之境的強者,可他畢竟只是一名教主之境初期的強者,如何能夠承受對方含恨一擊呢?直接就被一腳踹翻在了地上。

「轟!!!」

林逸一看,腦袋頓時一熱,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雙眸陰沉如水,緩緩朝著坐在地上一臉痛苦的馮遠征走了過去。

商會其他人見狀,一個個雖然心裡充滿了不爽跟憤怒,可都是敢怒不敢言啊!

馮遠征的修為,在他們之中已經算是比較厲害的了,現在都不敢還手,他們有什麼膽子還手呢?

「怎麼樣?」

林逸彎腰抓住馮遠征的手臂,把對方從地上托起,神色平靜的問道,可馮遠征卻分明在林逸那平靜的目光下感受到了宛如萬丈波濤一般可怕的殺機。

「少爺,外出的時候夫人曾經吩咐過,遇事兒能忍就忍一下,這拓跋家的實力不俗,根本不是我們能夠輕易招惹的,而起他們還是熒禍天的超級家族,如果我們在這裡不能完成任務的話,勢必會進入熒禍天,對著他們實在不明智!」

馮遠征緊緊的抓住林逸的手臂焦急的解釋道。

「呵呵,我可管不了那麼多,我只知道我的人被打了,那麼他們就必須要付出代價!」

林逸咧嘴獰笑,隨後鬆開了馮遠征的手臂便轉身朝著那名踹了馮遠征一腳的教主之境強者走了過去。

拓跋宏等人一看,個個都是神情一怔,一臉的意外啊!壓根兒沒有想到林逸這麼一個不過是荒古之境的小子竟然如此的不怕死,敢朝著教主之境後期的強者走去。

「少爺,少爺!」

馮遠征慌忙朝著林逸沖了過去,林逸的實力他知道很恐怖,可這裡幾乎已經不是太白天的地界了,在這九峰山附近動手,隨時都可能招惹到強大的妖獸。

不但如此,跨過九峰山可就算是進入了熒禍天,到時候那就是拓跋家的地界了,萬一引起拓跋家強者的不滿,那後果可是無比嚴重的,雖然林逸實力強悍,他這心裡也是充滿了濃濃的擔憂之色啊!

「小子,你家僕人在叫你呢,沒聽到啊?」

那名踹了馮遠征一腳的教主之境強者,盯著林逸一臉玩味的挑釁道。 「我不想跟你廢話,我只說一次,給我的朋友道歉!另外拿一百萬靈晶作為補償,這件事兒就算是過去了!」

林逸目光冷漠如冰,盯著對方冷冷的呵斥道。

情事檔案 「什麼玩意兒?」

那教主之境後期的強者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詫異的尖叫了起來。

林逸只不過是一個荒古之境初期的小子,可現在,竟然敢在這裡大放厥詞,讓他給修為不如自己的馮遠征道歉,不但如此,還要他賠償一百萬靈晶?這簡直就是在開天大的玩笑。

背後,一眾拓跋家的子弟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小子,你確定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那名教主之境的強者,有些懷疑的盯著林逸確定到。

林逸聞言,卻是咧嘴一笑,而後身形一動,疾如風直接朝著對方殺了過去,進入荒古之境之後,林逸方方面面的實力都有了一些提升,這速度自然也更加的恐怖。

此時雖然不曾動用雷翼,可速度依舊堪稱是絕倫,那名正得意洋洋的教主之境強者,眼睛一瞪,心頭剛浮現出一抹不好的預感,整個人卻如遭雷擊,瞬間面色大變,直接倒飛了出去。

「砰!!!」

一聲悶響。

如鬼魅一般的林逸再度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每個人都是目瞪口呆,一臉的震驚之色。

林逸的速度實在太過可怕,太過恐怖,在場眾人,竟然無一人能夠捕捉到他剛剛前行的軌跡,便是一直無比高傲的拓跋宏,跟他的兩個女友,此時看向林逸的目光也充滿了無盡的驚悚跟畏懼。

前者為尊,這是千古不變的規矩。

光是林逸表現出來的速度,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望其項背的了,更何況林逸只是砸出了一拳,他的具體實力有多恐怖,在場眾人根本不無從得知啊!

「啊!!!我的丹田,你,你竟然廢了我的丹田?」

一道凄厲,夾雜著無比怨毒的聲音驟然響起。

丹田,乃至一個人最重要的地方,如果丹田被廢,那麼這個人便再也沒有了修行的資格,可以說這一生就算是徹底廢了,甚至比殺了他都要殘忍。

林逸聞言,扭頭盯著同樣目瞪口呆,頭皮發麻,驚悚十萬分的馮遠征神色從容的說道:「:去,把他的儲物戒指拿回來,那是賠償你的精神損失費!」

「精神損失費?」?

馮遠征神情一愣,他在外行走了這麼多年,壓根兒就沒有聽到過有這麼一個說法啊!不過僅僅只是愣了片刻,馮遠征就回過神兒了,急忙湊到林逸的旁邊,神色緊張的小聲說道:」少爺,這次一行,不管是否順利,最終我們都是要去熒禍天的,得罪了拓跋家是在不明智,賠償還是算了吧!」

驚天劍帝 「嗯?本少說的話不好使?」

林逸一聽,卻是瞬間怒了,雙眸內綻放著無邊的殺機,猶如海嘯一般,瞬間就讓馮遠征心頭一顫,他感受到了林逸的殺機,如果他不上前的話,這個新晉的少爺恐怕真的會殺了他。

在這種危機之下,馮遠征不敢遲疑了,急忙起身朝著那名痛苦哀嚎的教主之境強者走了過去。

在經過拓跋家眾人的時候,馮遠征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緊張,心跳幾乎比平時加快了一百倍,彷彿隨時都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一般,額頭上也抑制不住的冒出很多豆大的汗珠子。

見拓跋家的人似乎沒有動手的意思,他這才急忙加快腳步從眾人的旁邊經過,只是在經過之後,後背上卻傳來了一陣陣的涼意,卻是在無比緊張之下,整個後背都寒濕了。

「公子,救我!」

那名被廢掉的教主之境強者,一看馮遠征竟然真的來搶他的儲物戒指,整個人頓時就急眼了,扯著嗓子就盯著拓跋宏的背影焦急的咆哮了起來。

他這一輩子的收藏可都在儲物戒指中,如果這些東西他還能夠留著,說不定以後還有復原的可能,可一旦自己所有的收藏都被馮遠征拿走,他變成了一個窮光蛋。

不要說指望復原了,恐怕以後能不能生活下去都是兩碼事兒啊!

拓跋宏一聽,那猙獰的陰沉的面龐也在瞬間變得無比扭曲起來,盯著林逸咆哮道:「小子,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動我的人?」

「呵呵,你這話算是說對了,我林逸這輩子就三個大,一個是拳頭大,一個就是膽子大!」

林逸盯著拓跋宏卻是一旦認慫的意思都沒有,多少比拓跋宏要驚艷,要恐怖很多倍的強者,他都不曾放在眼裡,區區一個拓跋宏又算的了什麼?

如果他們拓跋家真的不知死活的話,他林逸絕對不介意把整個拓跋家連根拔除。

「少爺,你只說了兩個大,還有一個是?」

商會眾人中,一名二愣子此時卻忍不住盯著林逸好心提醒道。

「還有一個不方便說,怕你們自卑!」

林逸沒好氣的笑道。

「哼!狂妄!就算你實力不俗,可你能殺幾個?一個?兩個?三個?剛剛那種能夠讓你越級而戰的秘術,動用起來消耗也一定非常驚人吧!」

拓跋宏盯著林逸冷冷的嘲諷道,他這邊人可不少,雖然林逸的表現非常的不俗的,可他愛卻也沒有放在心上的意思。

「用你們的腦袋試試不就知道了?」

林逸盯著拓跋宏玩味的冷笑道,隨後手臂一揮,高聲呵斥道:「都把武器給老子亮出來,狹路逢相逢勇者勝!」

話落。

天地間靜悄悄一片。

便是之前開口提醒林逸的那個二愣子,此時都一臉懵比的後退了一步。

商人,信奉的便是以和為貴,他們這些人,在沒有進入龍騰商會的時候,多半都是獨自一個人艱苦的經營者,所以,更加明白以和為貴的道理,幾乎就沒有跟人起過整治,就算是偶爾發生了一些糾紛,也多半是賠錢了事。

久而久之的,他們已經習慣了這種為人處世的方法,畢竟背後沒有強大的宗門支持,他們根本無法直起腰桿兒跟別人叫囂。 而林逸正是看出來了眾人的軟弱跟缺陷,這才要逼著他們學會反抗,因為他林逸不需要這種風格,更不喜歡這種風格。

他這麼多年,不管遇到什麼樣的敵人,何曾有過服軟的時候?當年,他被人打斷骨骼,就算是拼著自爆,也不願意求饒服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