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偵探和他的兩個同夥並沒有離開,而是在隔壁房間安靜的等待著。畢竟好不容易釣上來一條色香味俱全的小錦鯉,他們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放過陳梓鑫?

只不過,原本他們還想要聽聽房間中此起彼伏的奏樂聲,卻不想很快便聽見隔壁房間中的摔打聲,以及一聲聲歇斯底里的吼叫聲。

在聽到這種聲音之後,劉偵探瞬間意識到情況有點不太妙。

急忙從床上跳下來,對著另外兩人大聲道:「快點的,不對勁!」

這兩人自然也意識到了這點,不敢有絲毫猶豫,急忙跟著劉偵探朝著隔壁走去。

等他們進門的時候,眼前的場景讓他們吃了一驚。

陳梓鑫,此時居然正手裡拿著一把水果刀,水果刀的刀尖,恰好對準了油膩大叔的脖子。而這位油膩大叔,則是和烏龜一樣四腳朝天的躺著,面色蒼白的看著眼前的陳梓鑫。

看到劉偵探等人進門,陳梓鑫大聲呵斥:「王八蛋,你現在立即將老娘的手機給我,要不然,我就和他同歸於盡!」

劉偵探聽到這話后,忙陪笑道:「大妹子,你先別激動哈,有什麼事情我們慢慢說,你要是不樂意陪他睡覺你早點說啊?剛才我問你的時候你不說,現在居然鬧出這檔子事情來,你瞧瞧,這可讓我怎麼給這位領導解釋啊?」

劉偵探說著,朝著陳梓鑫面前走過來。

陳梓鑫到底是年輕,涉世不深,根本就比不過劉偵探這等人精中的人精。

等劉偵探來到陳梓鑫面前,陳梓鑫方才大聲呼喊:「後退,你給老娘後退!」 不過,陳梓鑫將這話喊出來的時候,時間已經晚了。

劉偵探毫不猶豫的深處一腳,直接踹在了陳梓鑫的胸口上。

這一腳,讓陳梓鑫直接倒在了地上,一聲慘叫之後,旁邊的男子撲過去,一把抓住了掉落在地上的匕首。

短短三十秒不到,現場的局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原本佔據優勢的陳梓鑫,瞬間優勢全無,相反卻直接變成了砧板上的魚肉。

劉偵探走過去,用腳踩在陳梓鑫的身上,冷笑著說:「小蹄子,居然膽敢在這邊給老子沒事找事,今天老子要是不弄死你,我就跟著你姓。」

劉偵探話剛說完,旁邊女子低聲說:「老劉,這裡有些不方便,我們還是帶她去外面吧。」

劉偵探點點頭,將倒在地上的油膩大叔扶起來,忙對其賠禮道歉:「周總,實在是抱歉哈,我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事情,這……」

「別再老子面前這啊那的,告訴你,五千塊錢,你現在馬上退給老子!」

劉偵探摸了摸自己褲兜,滿是尷尬地說:「周總,千萬別啊,說好了今天晚上一次就是五千塊錢,反正兄弟們不耽擱你的事情,等會兒我們換個地方,讓這小蹄子陪你一晚上還不行嗎?如果一晚上還不解恨的話,那就兩天時間怎麼樣?」

周總這位油膩大叔朝著陳梓鑫望了眼,看到臉色蒼白的陳梓鑫,他冷冷的說:「好,那就這樣說定了,你們先找地方,找到地方之後,到時候打電話通知我。還有,如果在發生和這次一樣的事情,老子絕對饒不了你們幾個。」

劉偵探連忙點頭,在周總出門的時候,順勢給了陳梓鑫腦袋上一腳。

就此,陳梓鑫沒有了知覺。

等陳梓鑫醒來的時候,她已經換了居住位置。

眼前不大的房間,房間中黑洞洞一片,不大的小窗戶一束光透進來,照在地上,看上去讓人不寒而慄。

陳梓鑫吃力的坐起身子,卻發現自己兩條腿已經被鐵鏈綁在了暖氣管上。

想要掙脫開來,顯然是沒可能的事情。

陳梓鑫並沒有驚慌失措,大聲呼救,而是靈機一動,身手從襪子裡面取出來一部老爺機。

這款手機,正好是陳梓鑫擔心被人挾持,遭遇危險的時候報警用的。

畢竟,自己一個年輕小姑娘,出門在外,不多點心眼也是不行的。

偷偷摸摸撥通了報警電話,因為不知道具體位置,陳梓鑫只好將自己所遭遇的情況原原本本說了出來。

可是等她說完,警方讓她安靜等待救援的時候,陳梓鑫忽然想到在車上發生的事情,下車后,那個病秧子好像是給自己口袋裡塞進去了一張紙條。

只不過,當時自己不信任別人,將人家的紙條給丟掉了。

心裡這麼想著,陳梓鑫還是順手在自己口袋裡摸了摸。

結果,讓陳梓鑫驚呆了。

她沒想到,自己口袋裡,居然真的有一張紙條。

打開看的時候,陳梓鑫聽到門外有人走來。

情急之下,陳梓鑫急忙將電話打通。畢竟,多個人知道,自己獲救的希望也就能多幾分。

誅神總部,當葉浪等人查到了陳梓鑫的具體位置后,葉浪沒有半點猶豫,帶著龍四和龍五兩人出發,徑直朝著這邊趕來。

陳梓鑫被關的位置,其實是新城區一處地下停車場的保安室。

只不過因為這裡常年沒人,所以這個房子到現在也一直空著。

劉偵探等人,平時雖然是開偵探事務所的,但背後的職業,卻是靠著做一些違法亂紀的事情增加自己的收入。

這次,劉偵探等人接到了來自於湖市陳梓鑫的求助后,他們也對此案件進行了一系列的調查,

可沒想到的是,簡單的調查之後,劉偵探等人發現,這件案子,根本沒他們所想的那麼簡單。從種種跡象表明,湖市那邊的失蹤案,搞不好,會牽扯出一件震驚華夏的大案子來。

而他們,一方面手裡沒錢,另外一方面也沒有多少人脈,只要沾上了這樣的案子,搞不好他們幾個忽然失蹤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思前想後,劉偵探果斷停職調查,同時詢問陳梓鑫家裡的相關情況。

單親,有個姐姐,家庭情況貧困,最重要都是,這女子現在還在上大學,要不是自己姐姐失蹤,這姑娘現在還在大學校園中勤工儉學呢。

在得到這樣的消息后,劉偵探找陳梓鑫要了照片,看到陳梓鑫的照片后,劉偵探頓時心生惡念。

這樣的小姑娘,如果弄到手中,那他們豈不是從一個小姑娘身上,就能獲取小几十萬嗎?

退一萬步講,就算是這個小姑娘死了,也不會對他們造成多大影響。

他們是做偵探的,很清楚如何銷毀證據,如何毀屍滅跡。

再或者,直接將這個小姑娘賣給那些缺少重要器官的傢伙,這不也是一筆巨款嗎?

想要從一個年輕人身上獲得財富的方案有很多種,這點劉偵探心裡再明白不過。自從泰斗離開之後,新城區現在已經缺少了很多賺錢的門道。

劉偵探將陳梓鑫關在房之後,覺得沒有人能找到陳梓鑫,於是便帶著自己兩個手下前去吃飯。

葉浪等人,來到地下停車場后,很快就看到了眼前小小的保安室。

龍四見狀,一陣風,衝到保安室門口。

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傢伙,只是一腳過去,便直接將房門踹開。

房門打開的同時,龍四大喝一聲:「都給我站住!」

葉浪緊隨其後,心想這也太二了吧?救人哪裡有這樣來的?裡面什麼情況都沒搞清楚,居然就先沖了進去。

不過,當葉浪跟著一起進門后,卻發現這姑娘只是被綁在暖氣管上,一個人孤零零的蹲在地上,身體蜷成一團,抬起頭,緊張不安的看著龍四。

龍四見此情形,三兩步走過去,同時忙開口問:「大妹子,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啊?這誰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居然還敢動老子的女人!」 葉浪和龍五兩人頓時無語,心想這才哪到哪啊?連人家姑娘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居然就說是自己的女人,而且還說的如此理直氣壯,這傢伙,該不會是魔怔了吧?

陳梓鑫也是一愣,她本以為最先衝來的人無論如何都會是警察,可沒想到,居然是這三個傢伙。

還有,龍四在看到自己之後,居然顯得這麼激動,難道,這傢伙真的喜歡上了自己?

不過很快,陳梓鑫便反應過來,現在並不是考慮這件事情的時候。

劉偵探他們很快就會回來,如果等他們回來了,看到葉浪等人,還不得動手打起來啊?

而眼前這三個人,除過葉浪還正常點,剩下兩個人,一個龍四,看上去就是個病秧子,另外一個還缺了一條胳膊。

讓這三個人和劉偵探他們三個對打,吃虧的,顯然是葉浪等人啊。

龍四大聲叫囂的時候,走過去,一把抓住了捆綁陳梓鑫的鐵鏈子。

陳梓鑫急忙道:「你們先走,快點去找警察過來幫忙,我腳上的鏈子沒有鑰匙是打不開的。」

龍四沒說話,而是手腕上不斷用力,緊接著,看似輕輕一拽,鐵鏈子居然應聲而斷。

陳梓鑫徹底愣住了,不可思議的看著龍四。

「好了,解開了,你告訴我,到底是什麼人將你捆綁在這裡的?還有,你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龍四認真問。

陳梓鑫吃驚不已,她到現在還想不通,龍四這個外表看上去的病秧子,是怎麼一把就將小拇指粗細的鐵鏈給拽斷的?

現在聽到龍四的詢問之後,陳梓鑫低聲道:「是劉偵探,劉偵探他們是騙子,他們將我騙到了這裡,還想要……」

話說到這裡,陳梓鑫直接哭泣起來。

龍四見狀,冷冷的說:「我看這群人就是想要找死,少主,麻煩您帶著這姑娘先出去,我在這裡會會他們,看看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聽到龍四這話之後,葉浪笑著說:「怎麼?讓我帶你女朋友走你就放心了啊?難道你不怕她看上我嗎?」

龍四直接搖頭說:「不會,再說了,就算是她真的看上了少主,那也是她的福氣,我會祝福她的。」

葉浪開懷笑道:「哈哈,曹,你小子現在說話我是越來越愛聽了,沒什麼好說的,我們一起等他們回來吧。」

「可是少主,對付這種小角色,我還是沒問題的。」龍四有些感激,但想到現在時間已經不早,於是便對葉浪低聲道。

葉浪微笑著搖了搖頭說:「沒事,這種事情,我還是很喜歡做的。」

這邊,葉浪等人詢問陳梓鑫詳細情況的時候,吃完飯的劉偵探一行三人,正想著如何用陳梓鑫賺取更大的財富,慢慢悠悠的朝著地下停車場走來。

跟在劉偵探旁邊的女子,這時候冷不丁說了句:「老劉,你說這個小蹄子會不會先逃跑啊?」

聽到這話,劉偵探冷笑著說:「逃跑?她跑個屁啊,就她現在這樣,腳上的鏈子除非我們給她打開,別人就算是想要打開,也需要專業的工具。再說了,她現在根本無法給外界聯繫,就算是能聯繫,哪怕是報警了,你覺得這種地方,警方可能在短短几個小時內找到她嗎?」

女子恍然大悟,嘿嘿笑道:「你說的倒也是啊,找不到她,她一個人也逃不掉,等會兒我們聯繫周總,然後再聯繫其他的老顧客,嘿嘿,想想就讓人覺得激動啊。」

劉偵探笑了笑,這時候旁邊另外一個人低聲說:「老劉,湖市那邊到底是什麼情況啊?這麼短時間發生了數起失蹤案件,你倒是說說看,按照我們調查案子多年的經驗來看,這件案子被查清楚的可能性有多大?」

「呵呵,查清楚是肯定會查清楚的,不過在調查期間,不知帶會有多少人會送命。就現在,這件案子剛開始調查沒幾天時間,就已經有三個警察被人家給暗殺了。要不是老子提前先私底下調查了一下情況,我們肯定會被這個小蹄子給害死的。」

「額,老大,不是吧?真的有這麼嚴重嗎?」男子低聲道。

「我騙你幹什麼啊?算了,不說這件事情了,我們還是先想想怎麼從這個小姑娘身上弄更多錢吧,現在泰斗這王八蛋走了,紫荊市也全都歸屬於那個叫毛線誅神的,唉……對於我們這種人而言,日子可以說是越來越艱難了啊。」

三個人,心懷鬼胎,來到地下停車場入口處,一起站住腳,先朝著四周打量。

確定四周沒有其他什麼動靜的情況下,劉偵探走在最前面,朝著裡面走去。

不一會兒,當劉偵探來到保安室門口,正準備推門而入的時候,他忽然停下,對身後兩人擺了擺手,示意這兩人趕快後退。

這兩人反偵察能力也很強,在看到這種情況后,紛紛將目光定在了保安室門上的腳印子上。

劉偵探徐步後退的時候,這兩人也沒敢發出半點兒動靜,小心翼翼的撤退。

然而,就在這時,停車場內,忽然吹來一陣涼風。

劉偵探縮了縮身體,正準備轉身撒丫子逃跑的時候,沒想到眼前,忽然出現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眼前的男子,面色蒼白,沒有半點兒血色,整個人就像是剛從麵粉缸里扒拉出來的一樣。

「啊!有鬼啊!」劉偵探身後,女子最先嚇瘋了,張開嘴便大聲呼喊出聲。

只不過,這嗓子喊完之後,女子便無法發出半點聲音來,她忽然感覺到,自己脖子,就像是被繩子勒住,血管里的血液,頓時無法在通過頸部血管傳入自己的大腦。

恐懼,不斷在這三個人之間蔓延開來。

龍四身體就像是紙糊的,輕飄飄的竄到了劉偵探面前後,直接一把抓住了劉偵探的鼻子,手指稍微用力,劉偵探便像是被穿上了鼻環的大黃牛,跟著龍四的腳步,朝著保安室內走去。

剩下最後一個男子,本來還想要逃跑的,但看到自己團隊中唯一的女同志居然被一個一條手臂的傢伙直接單手抓住脖子,懸在了半空,他腿一軟,乾脆直接坐在了地上。 天底下最駭人的事情不過如此,龍四和龍五兩人怪異的身形,在加上強悍的實力,給人的感覺,除過半夜撞鬼之外,還真想不出其他什麼事情來。

就這樣,劉偵探一行三人,被葉浪和龍四還有龍五,就像是抓小雞崽子一樣抓進了保安室后。

被丟在地上后,劉偵探還沒緩過神來,抬起頭,渾身顫抖著,對眼前龍四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鬼?我告訴你,老子脖子上這可是開過光的,我……」

結果,話還沒說完,龍四便直接一巴掌抽在了劉偵探的臉蛋子上,緊接著冷笑道:「王八蛋,你現在應該能感覺到了吧?老子是人還是鬼?」

劉偵探瞬間鬱悶了,他確定,他們這次算是徹底完蛋了。

不過很快,劉偵探忽然意識到了一點,那就是從眼前這三個人的身形打扮來看,好像,他們並不像是警察啊?

再說了,如果是警察的話,現在早應該將他們打出去了,怎麼還會重新帶來保安室?

這麼想著,劉偵探於是冷聲質問:「你們不是警察對吧?」

龍四冷笑了聲,淡淡的說:「你還別說,老子真的不是。」

「靠,既然不是警察,我勸你還是早點放了老子,要不然,你……」

劉偵探還想威脅龍四,結果換來的,又是兩巴掌。

這兩巴掌結束之後,劉偵探嘴角已經鮮血橫流,眼眶中噙滿了淚水,哽咽著說:「你們不是警察,你們現在這樣做是違法的!」

聽到違法這兩個字的時候,葉浪差點沒笑破肚皮,忍不住問:「哈哈,你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嗎?我們打你是違法的,那老子倒是想要問問你,你現在挾持人家姑娘算是做善事嗎?」

說著,龍五從外面將陳梓鑫帶了進來。

陳梓鑫剛進門,劉偵探便不可思議道:「你是怎麼解開鐵鏈子的?」

陳梓鑫指了指站在劉偵探面前的龍四,低聲說:「是他,他用手將鐵鏈子拽斷的。」

「靠,你以為老子是傻冒啊?用手將鐵鏈子拽斷,你覺得這有可能嗎?」劉偵探大聲咆哮,不可思議的呼喊著。

龍四倒是微微一笑,不緊不慢的彎腰,將地上的鐵鏈子撿起來,然後伸出手,稍微用力,半截鐵鏈子便直接一分為二。

看到這個,劉偵探眼珠子都直了,嘴唇微顫著說:「卧槽,這還是人嗎?老子不和你們玩,老子要報警,快點啊,你們兩個還愣著幹什麼啊?快點報警啊!」

「放心吧,老子會報警的,不過不是現在。」龍四說完,將目光對準了旁邊的陳梓鑫,微微一笑道:「老婆,你先說說,我們要怎麼懲罰他?」

陳梓鑫這邊,從葉浪等人出現的時候,她就處於懵逼的狀態之中。

直等到現在,陳梓鑫還是沒反應過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天底下有能人義士,這點陳梓鑫倒也承認,可她就是不敢想,自己運氣該是有多好,才會遇到龍四還有葉浪這樣的正義之士。

此時,見龍四詢問,陳梓鑫搖了搖頭說:「我不知道,我覺得還是報警吧。」

龍四轉過頭,望了眼葉浪。

葉浪見狀,苦笑了聲說:「看我幹什麼啊?別人欺負了你媳婦,你怎麼做那是你的事情,難道還要我幫你做主不成?」

龍四終於放下心來,咧開嘴對陳梓鑫微微一笑說:「看吧,這件事情我做主,將這種人交給警方太便宜他了,我覺得最好的辦法就是先讓這小子知道知道做錯了事情,是要付出代價的。」

說著,龍四一把抓住了劉偵探的手臂。

隨著龍四手腕稍微用力,只聽到咔嚓一聲脆響,緊接著便傳來劉偵探殺豬一般的哭喊聲。

和劉偵探一起來的這兩人,這會兒紛紛奔潰。

當著他們的面,這傢伙居然直接折斷了他們老大的胳膊,這要是等會兒開始懲罰他們,指不定他們要留下什麼。

胳膊?腿?鼻子或者眼睛?

現在看來,這都是很有可能的。

帶著這種想法,旁邊的女子最先開始告饒,跪在地上不斷大聲哭著說:「我錯了,求你們了,放了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我……」

女子話還沒說完,龍四便直接走過去,從自己身上掏出一把小刀來。

女子看到,好像讀懂了龍四的意思,急忙哭喊道:「不要啊,我知道錯了,求你們了,饒了我吧,別……」

龍四冷哼了聲,一字一句道:「說,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倒在地上,疼的不斷打滾的劉偵探,這會兒大聲的吆喝道:「王八蛋,你說,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我告訴你,在紫荊市,還沒人敢這麼對付我們,就算是泰斗活著的時候,他也不會這麼對我!」

聽到這話,葉浪微笑著說:「關鍵是你之前沒遇到過我。」

「你算什麼東西?麻痹的,現在打斷了老子的胳膊,老子饒不了你!有種你告訴老子你叫什麼,老子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葉浪嘆了口氣,帶著幾分無奈對龍四說:「兄弟,我覺得你還是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讓這位老兄死得明白點吧,要不然,他這不明不白的死了,到時候肯定會覺得死得冤枉。」

龍四點點頭,於是便對劉偵探一字一句說:「在下誅神戰部,龍魂小隊,龍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