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陸凡嘛……

這個眼鏡男一看就是那種平時悶在家裡死讀書,從來不參加社交聯誼的類型,歌唱水平什麼樣顯而易見。

所以陸凡最好最後上,這樣如果他的分數比前面那五個炮灰還低,巨大的反差就很有喜劇效果了。

非常完美的計劃!

侯大夫美滋滋地操作著點歌機,開始幫那些炮灰點歌。

五個人開始依次上台唱。

他們有些點了最近的流行歌曲,有些點了老歌,不過唱的水平確實都一般,沒什麼能吸引人的地方,有兩個還直接跑調了。

唱完之後,眾人總結了一下分數。

滿分100分,最高分53分,最低分16分。

只能說是慘不忍睹。

不過侯大夫卻是很高興。很好!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前面的人唱得越差,越能襯托出自己兄弟二人的水平。

這也是為什麼,在各種社交聯誼活動中,有人總會極力邀請一些不會唱歌的炮灰角色,並積極給他們排歌。

KTV也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特別是如果參加K歌的人當中,剛好有自己的心儀對象,那如何運籌帷幄,就顯得更加重要。

很多人為了在妹子面前表現自己,都熱衷於搶麥,做麥霸,這實際上是非常不明智的行為。

就算唱得再好聽,在KTV那樣的環境里,連唱幾首歌,也會口乾舌燥,嗓子沙啞,水平下降。

原本唱得再好,如果最後唱得不太好,反而會降低妹子對自己的印象。

再加上全程都是一個人在霸麥,妹子不知道其他人水平如何,而且霸麥實在是一種會讓人產生反感的行為。

正確的做法,是要有耐心,兜住了,絕對不能急於表現自己。

首先搶佔點歌位,然後把來參加的人按照水平規劃好,心裡默默設置幾組炮灰。

在輪到自己的主打曲目之前,先熱情地讓其中一組炮灰上,上完之後,自己再唱,那簡直就是天籟之音。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非洲呆三年,母豬賽貂蟬……

哦不,那句話應該是:幸福來源於比較。

很多時候,自己水平如何,是源自和他人的比較。讓那些沙啞、跑調的炮灰先上,自己甚至只要正常唱首歌,都能收穫不錯的印象。

而且自己不搶麥,積極組織,還能落得一個好名聲。說不定幾場KTV下來,妹子的芳心就被俘獲了。

沒錯,這就是侯大夫根據多年經驗,總結出來的KTV制霸攻略。順帶一提,比起情歌帝皇,侯大夫更希望別人叫他『KTV帝皇』這個名號。

他給弟弟使了個眼色,候小夫心領神會,拿著麥走上舞台。

一張猴子臉上,罕見地露出了認真的表情,他神情專註地看著雙葉,喊了一句:「雙葉,這首歌是我獻給你的,希望你聽完之後,能夠答應永遠和我在一起。」

隨後,音樂旋律響起來,他開始唱:

(動畫《魔法少女俺》片尾曲《硝子的銀河》)

「在那數萬億光年的彼方,我被悄悄喚醒~」

「因為被你那迷人的氣場所吸引~」

「因為想守護這樣的你,我悄然動身~」

……

伴隨著音樂旋律的進行,候小夫拿著話筒,深情地唱著。那五個正在吃零食的炮灰,聽到這歌聲,頓時也跟著歡呼助威起來。

「哦哦哦,唱的不錯嘛。」

「這可是堪比專業歌手了吧!」

「老大就是老大,厲害!」

被這些炮灰一恭維,候小夫更得意了,他看向雙葉的眼神也更加地肆無忌憚,充滿挑逗之意。

「你閃爍著璀璨光芒的靈魂啊!穿透那厚如雲層的磨砂玻璃~」

「就算是將那夜空遮蔽的濃霧,就算是將那晨星覆蓋的煙霾~」

「也無法掩蓋如此閃耀的光輝~」

「來吧,讓我們的手彼此交織~」

「接受我的邀請,將一切都交給我吧~」

……

5分鐘之後,這首歌終於是唱完了。

在最後一聲旋律停止的一瞬間,整個房間響起了陣陣掌聲。

同時,電子計分板上顯示了候小夫的最終得分:70分,他的全球排名也更新了,目前位於65萬多名。

就連陸凡也不得不承認,候小夫這首歌唱的確實還可以,這個計分板的打分系統還是有點章法的。至少他唱的比之前那五個炮灰好多了。

小夫本人更是一臉得意,他看了眼雙葉。她把自己的小身子埋在陸凡背後,看不清她的表情,想想也知道,她肯定感動得都不敢看自己了。

陸凡卻知道真相,在候小夫開始唱之前,雙葉就趴在自己背後的陰影里睡著了。

好在房間很昏暗,而且大家的注意力都在K歌大戰上,所以沒人注意到這一點。

在候小夫坐回座位后,候大夫仰起脖子,把高腳杯里的雞尾酒一飲而盡,然後清了清嗓子:「好了,該本王出場了。」

隨即那五個炮灰傳來更大的歡呼聲和打Call聲。

侯大夫扶了扶墨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小西服,又從懷裡掏出一把小梳子,整理了一下髮型——這些事情對他來說,是開始一首歌之前必要的神聖儀式。

隨後,音樂旋律響起來,他開始唱:

(動畫《銀魂》片尾曲《SomeLikeItHot!》)

「總感覺你有點心不在焉~」

「根本沒在聽我說話吧~」

「我故意傳出的信號,你卻視若無睹~」

「看吧,一直都是這樣~」

「我們彼此了解?~」

……

伴隨著動感的旋律和五彩的舞檯燈光,侯大夫在舞台上扭動著身體,不停地轉著圈,腳步也一直在踩著節奏。

怨靈實錄 台下的五個炮灰和候小夫,配合著背景音樂的節奏,一直在為他打Call。本來是一個K歌聚會,硬是開成了個人演唱會的感覺。

「Hey!Hey!回答我~」

「有人在嗎~」

「再怎麼尋找都沒有答案~」

「Hey!Hey!只有我才能創造我自己~」

「怎樣都無所謂~」

……

在最後一聲旋律停止的一瞬間,整個房間再次響起震耳欲聾的響聲和歡呼聲,還夾雜著不少口哨聲。

同時,電子計分板上顯示了候大夫的最終得分:86分,他的全球排名也更新了,目前位於12萬多名。房間再次歡呼雀躍起來。

侯大夫喘著粗氣,掏出小梳子整理了下凌亂的髮型。

同時他在心中暗自竊喜,本來今天是想替弟弟來撐場子的,沒想到一不小心又刷新了最高分。在今天之前,他的最高紀錄是84分。

看來啊,人不逼自己一把,永遠都不知道自己能達到什麼樣的高度。最主要的是,以後在妹子們面前也有吹逼的資本了。

他戲謔地看了一眼陸凡,今天他們兄弟倆這波操作,簡直是穩的不行,陸凡怎麼翻?嗯?怎麼翻!

多年征戰KTV的老道經驗、沉著的臨場應變、經過刻苦練習而逐漸完美的歌喉,還有那契合節奏的舞台表現,這一切都浸潤著他長久的汗水。

他陸凡一個只知道讀書的門外漢,拿什麼來翻!

陸凡本人抄著手,也暗暗點了下頭,剛才侯大夫的這首歌,確實是有一定的水平。

如果換成其他人,可能還真就此甘拜下風了。

但是他陸凡可不一樣!

早在和雙葉進入這棟建築的時候,陸凡就接到了任務:

「【在K歌挑戰中獲勝!】」

但是,唱歌這種事情,用概率線或者行動線是完全行不通的,所以這次就要用到,之前言靈系統升級到3級時新解鎖的——技巧線。

「喂,我之前和你說過的,技巧線的使用方法,你都記住了嗎?」伊利亞的聲音在系統頻道響起。

「嘛……大概吧。」陸凡邊說著,邊點開系統科技樹。

頓時,一個像科幻電影里的星雲圖一般的藍色科技樹面板,展示在他眼前。

在科技樹的【技巧】那個大分支上,還有各種小分支,其中一個分支是【藝術】。

點開這個分支后,視野中又密密麻麻地展開了各種分支,陸凡看到其中一個名為【音樂】的分支,並找到了它下面的【演唱】根節點。 【演唱】這個根節點下面,有一個像天平刻度一樣的界面,其中向右的盡頭是【天籟之音】,向左的盡頭是【魔鬼之音】。

每邊的刻度都是從0到100,花費1點言靈值,可以漲一個刻度。

「不要把刻度的方向搞錯了,是天籟之音哦,嗝~」系統頻道又響起伊利亞的聲音。

「你那個打嗝是怎麼回事?」陸凡狂汗。

「無路賽,還、還不是怪你昨晚上給人家做的東西太好吃了!」

「啊……是這樣啊。」 籃壇指揮官 陸凡想起來了,從那個雨夜開始,每天放學后,自己都要被伊利亞綁架到她那個高級公寓,給她做完一頓好吃的,才能離開。

受此影響,陸凡現在每天回家的時間都要比平時晚上半小時。

昨天是周五,陸凡更是給她做好了周末足夠吃的份放到冰箱里,才得以脫身。

「哼,現在是關心這些事情的時候嗎?再不認真起來,你的寶貝妹妹就要被別人搶走了哦~」

陸凡微微一笑,怎麼可能!

看這條科技樹,達到天籟之音的程度,從0到100,需要花費100點言靈值,如果這是對獲得系統初期的陸凡,可能是一個天價,但現在可不一樣!

因為陸凡的系統賬戶里,還足足留有408點言靈值,支付100點簡直是小意思!

抓緊時間支付完成後,天平右邊的刻度直接全部點亮,同時「天籟之音」四個大字也從灰色變成了流光溢彩的顏色。

退出科技樹,回到系統全息界面,陸凡看到,自己和KTV機器之間,可以拉出一條橙色的線,這條線就是技巧線。

技巧線連接完成後,陸凡發動言靈,在KTV機器上演唱,就會發出天籟之音。

「喂,陸老弟,好了嗎?」

看到陸凡呆立在原地,侯大夫冷笑一聲。這臭小子肯定是被自己兄弟倆那爆表的演唱功力所折服,所以現在已經嚇得不能動彈了吧。

「可以了。」陸凡淡然點頭,走到點唱機前,點了一首歌。

看到陸凡所點的曲目時,侯大夫瞳孔瞬間緊縮!這小子腦袋沒問題吧?竟然用這首歌!在KTV里這可以算是超弩級的曲目了!

陸凡並沒有在意侯大夫那風雲變幻的臉色,他走到舞台上。

五個炮灰中有個人沒注意,下意識地給陸凡打了一聲call,瞬間被其他人用殺人一般的眼神盯住。那個人瞬間沉默下來。

他們今天來的任務,就是來給候小夫撐場子的,哪能給敵人打call!

不過安靜的房間反而讓陸凡很滿意,優美的歌曲旋律前奏開始響起,聽到這聲前奏,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

「感謝候小夫同學今天邀請我和舍妹來唱歌,也很榮幸在下能夠最後一個登場,接下來這首歌,送給大家~」

言靈系統——技巧線發動!

(動畫《未聞花名》片尾曲:《secretbase~君がくれたもの~》)

「與你在夏末約定,將來的夢想~」

「遠大的希望,別忘記~」

「十年後的八月~」

「我相信我們還能再相遇~」

「共創最美好的回憶~」

……

陸凡才開口唱了幾句,全場就震驚了。

侯大夫的臉皮抖了抖,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這首歌,之所以是KTV聚會中的超弩級歌曲,就在於其對於感情的表達和情緒的把控,具有著超高的難度。

女生來唱況且如此,而陸凡需要用男聲把歌曲中所蘊含的感情表達出來,那就更不用說了。

但是……怎麼說呢,陸凡的每一句歌聲,都具有磁性,彷彿有穿透人心靈的力量。這才剛剛開始唱,就有著如此的力量,恐怕後面就更不用說了。

侯大夫隱隱察覺到一點危機感,不過……

啊咧?

為什麼自己的眼角會有透明的液體滑過?

罕見地摘下了墨鏡,侯大夫發現自己真的已經開始慢慢流淚了。

可惡,被這種曲調和唱腔感動什麼的,他才不要承認呢!但是……

為什麼眼淚偏偏就停不下來呢,可惡!

……

「啊!煙火在夜空中燦爛盛開,幾許傷感~」

「啊!風和時間一起飄過~」

「很高興,很愉快,曾經到處冒險~」

「就在我們的秘密基地中~」

「與你在夏末約定,將來的夢想,遠大的希望,別忘記~」

……

觀眾席中,陸雙葉慢慢睜開眼睛醒了過來,眼前的一切嚇了她一跳。

只見對面坐的侯氏二兄弟,以及他們帶過來的五個炮灰,全部哭成一片。

這、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再轉頭看了一眼陸凡,此時他正在舞台中央,舉著麥克風,深情地唱著。

陸雙葉捂著嘴偷笑:「什麼嘛,老哥這個五音不全的傢伙竟然上台唱——」

然而她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因為那歌聲的旋律已經傳入了她的耳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