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

角龍一咬槽牙沖了上去,直接拉著風休朝著一旁躲避。

「砰!」

大地龜裂,山石炸開,角龍跟風休則是一臉狼狽的出現在了三米開外,如果角龍的動作慢上分毫的話,今天的風休跟角龍怕是已經要變成肉泥了,畢竟此時的楚紅,看起來簡直就像是沒有了骨頭一般。

「角龍,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救該死之人,你難道想要造反不成?」

大長老盯著角龍跟風休目光無比陰沉的質問道,這在他看來可不是一個什麼好的苗頭,一旦引起了連鎖反應,到時候那問題可就大了。

「大長老,風休跟您了三十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何苦殺他?」

角龍眼眶泛紅,盯著大長老有些激動的質問道,自譽為是親信,卻沒想到僅僅只是表達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大長老竟然就要痛下殺手,這甚至讓他們有種被拋棄的感覺。

大長老聞言,眼帘瞬間低垂了下去,一臉不屑的冷笑道:「吾等的存在,皆是為了捍衛吾王,現在這群人敢假冒吾王,這就是死罪,可爾等竟然還敢包庇他們,這更是死上加死,我殺他何錯之有?如果你不服氣的話,老夫大不了連你一起殺了!」

「大長老,好了,都是我神農氏一族的族人,何苦打打殺殺呢。」穿著鳳服的焦曼仙,突然,輕啟紅唇,淡然說道。

大長老一聽,頓時一臉惶恐之色,急忙抱拳恭敬的笑道:「吾王言之有理,只是這兩人竟然敢違抗命令,死罪可繞活罪難逃,還請吾王處罰他們!」大長老彎腰抱拳,一臉恭敬的說道。

穿著鳳服的焦曼仙聞言,微微點頭說道:「不錯,言之有理,我神農氏一族的規矩自然不能夠輕易改變,這樣好了廢了他們兩人的修為,留下一條命吧!」

「什麼?」

周圍的眾人一聽,皆是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廢除修為,這是何等巨大的懲罰啊!要知道角龍跟風休,那可是天龍之境的強者啊!為了培養他們兩人,整個神農一族都付出了極為慘痛的代價,可現在,因為這麼一點小事兒,竟然要廢除兩人的修為,這是何等巨大的懲罰啊!

「是!」

大長老聞言,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不屑的冷笑,身形一晃,就出現在了神情獃滯,一臉不敢置信的風休跟角龍面前,咧嘴露出了一排泛黃的牙齒,殘忍的獰笑道:「既然你們二人自己找死,那便怪不得我了。」

大長老說完,枯瘦如柴的手指,快速的在兩人的身上一點,頓時,兩人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身上那如淵似海的可怕氣息也開始瘋狂的跌落,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兩人就像是蒼老了幾十歲一般,一頭白髮,面容蒼老無力的坐在了地上。

「吾王之威,無人能夠撼動,她乃是天命所授,誰要是再敢違反吾王的命令,便是如此下場!」

大長老看著周圍眾人,猖狂而得意的獰笑道,隨後一把抓起楚紅,便準備朝著林逸跟焦曼仙衝去,這二人才是他的心腹大患,不死,他寢食難安。

「嗖嗖!」

一道道破空聲驟然響起。

一名名身材魁梧,氣息彪悍的神農氏族人紛紛從四面八方沖了過來,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就把整個台階周圍包圍起來。

「吾等見過吾王!」

眾人朝拜,神情肅穆,聲音恭敬,可見這王在眾人說心目中的位置是何等的尊敬。

「咳咳……爾等莫要被這假冒的東西所矇騙了。」

焦曼仙在林逸的攙扶之下,從地上緩緩起身,面色虛弱的說道,而林逸的眸子,也死死的鎖定了大長老,竟然敢如此欺負楚紅,在他的眼中,這大長老已經上了必死的名單。

「嗯?這是什麼回事兒?」

「我的天啊!怎麼一下子變出了兩個王上?」

周圍的眾人全部都傻眼了,眸子來回在兩名焦曼仙的身上查看全部都愣住了。

他們在追殺焦曼仙的時候,為了能夠做到神不知鬼不覺,並沒有整出太大的動靜,所以在場眾人,根本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此時一看,自然個個如同見到了鬼魅一般。

「你怎麼樣?」

林逸咬著槽牙,小聲問道。

「你去救她吧!我可以!」

焦曼仙那蒼白如雪一般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輕聲說道。

林逸聞言,身形一晃,速度飆升到了極致,直接朝著大長老沖了過去,「老狗,拿命來!」

「這小子的速度!」

大長老一看,頓時眼睛一瞪,那蒼老的山羊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幾乎沒有任何的遲疑,掄起手中的楚紅就朝著林逸砸了過去。 他就不信林逸連自己自己僕人的安危都不顧,敢直接殺向他。

可下一秒。

大長老便知道自己錯的多麼離譜了,林逸手中那閃爍著鋒利無匹寒芒的軒轅劍竟然沒有一點停下來的意思,依舊直挺挺的朝著楚紅斬了過去,這一劍之威,簡直讓人頭皮發麻,亡魂俱冒,如果他不閃開的話,這一劍落下,不但能夠斬了楚紅,同樣也有可能把他斬成兩半。

「該死的瘋子!」

大長老咬著槽牙,不滿的怒吼一聲,便急忙鬆開楚紅,朝著後方那穿著黑色鳳袍的焦曼仙沖了過去。

「馬上命令族人,殺了他們!」

大長老眸光閃爍,神情緊張的看著周圍的族人,小聲說道。

「來人,把這些叛徒給我殺了!」

穿著黑色鳳袍的焦曼仙,鳳眸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威嚴之色,沉聲怒吼道。

「是!」

豪門婚色之前夫太野蠻 一眾神農氏的子民聞言,紛紛起身,拿著自己的武器便朝著焦曼仙跟林逸沖了上去。

「你怎麼樣?」

林逸星眸冷漠,殺機滔天盯著楚紅關切的問道。

「咳咳……」

虛弱的楚紅劇烈的咳嗽了幾聲,看著林逸有些凄慘的笑道:「主人放心,死不了。」

「好!你暫且在一旁休息,我答應你,這老狗的性命,定然是我的。」林逸咬著槽牙憤怒的吼道。

隨後,林逸鬆開楚紅,抬頭看著周圍凶神惡煞的神農一族子民沉聲說道:「現在,既然有兩個王上,那麼我們便在這裡一起驗證一下到底那個才是真正的王上,難道不好嗎?」

林逸話音一落,眾人皆是神情一怔。

「哼!我家王上,從來都不曾離開過宮殿,這還又必要辨別嗎?」

大長老聞言,傲慢的冷哼道。

「還是辨別一下吧!畢竟,萬一不小心把真的王上給殺害了,留下一個假的,這豈不是害神農一族幾千年的基業?」

林逸再度冷笑道。

眾人一聽,皆是眉頭微微一皺,有些心動了,實在是王對他們一族太過重要了,萬一殺錯了,這個後果誰能夠承受的起呢?

「焦三,五年前,你得痢疾,當時面色蠟黃,神情虛弱,是我用三根銀針救了你的性命。」

「焦群,四年前,你的夫人難產,頻死你來到大殿,懇求我為你治病,我耗費了三個時辰,讓她們母子平安。」

「焦成衣,你從小父母雙亡,兩年前我給了你一株靈草,讓進入宗師之境,為此,你特意去山林之中採摘了一筐野果答謝我。」

……

焦曼仙緩緩開口說道,她能夠成為神農一族的王上,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輩,她開口說的這些事情,全部都是比較隱秘的事情,除了她點名的那幾個人之外,其他人幾乎都不清楚,被點名的幾人此時也是面色驟變,一臉詫異的看向了焦曼仙,激動的尖叫道。

「她,她才是真正的王上。」

「不錯,當時如果不是王上,我的夫人跟孩子怕是早就死了。」

「吾等拜見吾王啊!」

被點名的幾人,紛紛跪在地上,一臉激動的大笑道。

「哼!區區雕蟲小技,也敢在我面前逞凶?」穿著黑色鳳袍,威儀天下的焦曼仙冷哼一聲,手臂一揮,鳳眸看著周圍黑壓壓的子民,淡淡的呵斥道。

「十年前,阿狗的腿腳被毒蛇咬中,乃是我親手治了他。」

「八年前,焦力的骨頭斷裂,乃是我親自在山林之中採集靈草治的。」

「六年前,焦紅得了怪病,我為救她性命,親自嘗遍百草,為她尋到了活命之法!」

……

一件件往事,被兩人不斷的拋出,在場的所有人全部都傻眼了,因為兩人不但模樣一模一樣,而且,所說的事情也全部都是罕有人知的真實事情。

一時間,眾人都陷入了兩難之中,不知道該何去何從了。

半晌后。

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緩緩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看著兩名焦曼仙,淡淡的說道:「老朽焦鵬,曾經跟吾王之間有一個約定,我想這件事兒應該只有我跟王上兩人之間知曉,不如二位說說看可以嗎?」

眾人一聽,皆是神情一怔,倒是沒有想到一個在神農氏最不起眼的人,竟然跟高高在上的王上之間還有秘密,不禁都有些好奇了,紛紛看向了焦鵬。

而焦鵬,此時則是從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個一個非常奇怪的東西嗎,有點類似於中國結一樣的東西,不過看起來倒是比中國結複雜太多了。

「二位,不知道誰能夠解開這東西呢?」

焦鵬淡淡的笑道,只是那一抹笑容,卻充滿了睿智神秘的感覺。

兩名焦曼仙聞言,都同時沉默了下去,這東西他們都非常清楚,神農結,當年神農在嘗遍百草之時,為了轉移那種非人的痛苦,特意做出了這神農結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傳聞這神農結是根本無法解開的,當然了,無所不能的王上卻除外。

大長老一看到焦鵬手中拿著的神農結,整個人頓時面色一變,神情瞬間陰鷙了下去。

「現在怎麼辦?」

身穿鳳袍的焦曼仙,眉頭微微一皺,同樣有些緊張的問道,她可以說了解焦曼仙所經歷過的一切事物,可唯獨這神農結,她卻不清楚如何解開,因為便是連大長老自己都不清楚。

「該死的,暫時不要說話,靜觀其變,老夫跟俊兒謀劃了這麼久,斷然不能功虧一簣。」

大長老咬著槽牙,聲音怨毒,低沉的怒吼道。

「我可以解開!」

焦曼仙上前一步,盯著焦鵬淡淡的說道,隨後微微彎腰,對著焦鵬恭敬行禮,事情有些激動的說道:「沒想到您老竟然還活著。」

焦鵬一聽,頓時面色大喜,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仙兒,哈哈,你才是真正的仙兒,沒想到你竟然還認識老夫!」

「隱長老從小教導仙兒,仙兒不敢忘記。」

焦曼仙越發恭敬的說道。

「隱長老?什麼?他竟然是隱長老?」

眾人一聽,皆是眼睛一瞪,一臉詫異的尖叫了起來。

隱長老,乃是諸多長老之中最神秘的一個,整個神農氏除了王上之外,沒有任何人知曉他的存在,每一代隱長老也都是悄悄從族人中挑選出來的,外界之人根本無法知曉他的存在。 不過隱長老之名,眾人倒是都知曉的十分清楚,都確定是有這個存在。

「哼!你有隱長老,我們也同樣有隱長老,不如這樣好了,讓兩大隱長老決鬥吧!真正的隱長老定然是神功蓋世,資質通玄之輩,他一定會活下來的。」

大長老咬著槽牙,沉聲說道,隨後暴喝道:「隱長老,今日,事關我神農氏一族,還請隱長老現身吧!」

眾人聞言,面面相覷,都下意識的看向了周圍的眾人,想要看看到底誰才是真正的隱長老。

「呵呵,倒是沒有想到,我隱長老一脈,竟然要出現在眾人的面前了。」

一名穿著斗篷的男子,緩緩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他的氣息非常的隱晦,就彷彿不存在一般,但是卻不能忽略他的境界跟恐怖的實力,赫然同樣是一名天龍之境的超級強者。

「大長老,王上,有禮了。」

斗篷男子上前,微微點頭笑道。

「呵呵,隱長老無需客氣,還請今日為我族人一戰!」

大長老淡淡的笑道。

可焦曼仙卻面色大變,她可是十分清楚隱長老的實力,不過才區區神威之境,這如何能是斗篷男子的對手呢?當即轉身高高舉起了手中的神農結,同時兩根纖纖玉手,快速的開始解開神農結,整個過程連一分鐘都沒有到,那無比繁瑣,足足有幾百種變化的神農結就被焦曼仙輕易的解開。

「這……怎麼可能?她竟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解開神農結?」

整個神農氏的族人全部都傻眼了,這在他們眼中,可是無解的東西啊!可現在,竟然輕易的解開了,眾人如何能不震驚呢?

「呵呵,麻煩拿出第二個神農結,讓我們真正的王上解開吧!」

大長老一看,頓時忍不住激動的大笑了起來,這神農結在整個神農氏一族,可只有這麼一件,而且還是當年神農氏傳承下來的,一旦解開,根本無人能夠在短時間內製造出這種複雜的東西,到時候,他再把隱長老一殺,他的計劃誰能夠阻擋呢?

「呵呵,這麼輕易就解開了,不會是假的吧?」

「可不是,我看弄不好就是假的,否則,神農結如何能這麼輕易被解開呢?」

大長老的心腹,忍不住開口嘲諷了起來。

焦曼仙聞言,那漂亮的鳳眸中閃過一絲冷漠不屑之色,冷哼一聲之後,便把手中已經解開的神農結再度重新編製起來,那一條看起來有些年頭的繩索,在焦曼仙的纖纖玉手中,就像是會變戲法一樣,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竟然又變成了一條完美的神農結。

「你既然是王上,這麼簡單的東西,你應該會解吧?」

焦曼仙冷哼一聲,隨手一甩,神農結便直接落在了大長老兩人的面前。

「唰!」

無數雙眼睛齊刷刷的鎖定了身穿鳳袍的焦曼仙,如果是真正的王上,自然能夠解開。

「哼!無聊的東西,你以為隨便拿一個神農結就能夠證明你是王上了嗎?」

大長老一看,那叫一個憤怒啊!他知道自己怕是要完蛋了,紙包不住火,再這樣下去,他們的破綻指定會越來越多,「來人,放毒箭,給我殺了他們。」

「嘩嘩!」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驟然響起,數十名穿著勁裝,手持弓弩的強者,直接沖了出來,手中的弓弩對準焦曼仙之後,沒有絲毫的遲疑便發動了。

這個學渣我罩了 「咻咻!」

一道道破空的厲嘯驟然響起,可怕的殺機,就像是潮水一般,瞬間籠罩了焦曼仙等人。

「該死的東西!」

林逸眼睛一瞪,身形一晃,瞬間便出現在了焦曼仙的前面,同時手中的軒轅劍猛的朝著前方一揮,唰!一道劍氣足足一二十米長,攜帶著滔天的殺機,就像憤怒的怪獸一般,朝著前方殺了過去,而後,林逸手中的軒轅劍就像是迅猛的毒蛇一般,不斷在天空上飛舞。

「叮叮噹噹!」

一道道脆響不斷的響起,一枚枚毒箭不斷的被軒轅劍上恐怖的力量磕的飛了出去。

「隱長老!」

焦曼仙看著擋在自己面前,一臉痛苦的焦鵬,忍不住扯著嗓子痛苦的咆哮了起來。

「呵呵,王上,我死得其所,希望你能夠帶領族人們繼續好好的生活在這裡!」

焦鵬看著焦曼仙那痛苦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慘淡的笑容。

「啊!!!大長老,你該死!」

焦曼仙怒吼,一頭黑色的長發猛的在空中飛舞,同時她身上的氣息也宛如雨後春筍一般,瘋狂的暴漲起來,一片浩大的五彩雲霧也悄然出現在了她的背後,而在雲霧之中,則是隱約能夠看到一名相貌奇特,身材魁梧有力的壯漢穿著一件獸皮衣服,手持葯鋤,正站在一座山林茂林的大山之上,他的身軀大概有三米左右,可是卻給人一種接天連地的感覺。

彷彿那大山在他的腳下,也只是等閑,他若是一怒,便能夠讓這大山炸開一般。

「老祖!那是老祖啊!」

眾人一看,皆是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之色。

老祖的畫像整個神農氏一族,幾乎人人都見過。

「諸位,這才是我們的王上啊!」

「不錯,血脈之力,何等的濃郁啊!竟然能夠顯聖出老祖的模樣,堪稱是我神農一族的大幸啊!」

眾人驚呼,隨後紛紛跪在地上,一臉虔誠的膜拜起來。

「吾等見過王上!」

聲音整齊有序,宛如海浪一般衝天而起,整個神農氏的族人,全部都一臉虔誠的跪在地了地上。

「瑪德,走!」

大長老面色一變,一把抓住冒牌的焦曼仙便準備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