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禎那個小兒為何要殺我呀? 子非魚 是我惡貫滿盈?那你就把皇上想簡單了」

魏忠賢邊喝酒邊說道:「我魏忠賢八年來大權在握,如今樹倒猢猻散,別的沒剩下,錢我有的是……」

外邊還在慘戰,屋內,魏忠賢則是猛得一掀說道:「黃金四百兩,你一年俸祿才幾個錢?你隨後一抓都是你三十年的俸祿,放我一條生路,這錢全是你的。」

沈煉和魏忠賢的幾句話下來,尤其是魏忠賢那句:「這錢,拿了是死,不拿也死,何不賭一賭啊!沈大人?」

拿不定注意的沈煉糾結無比,至於外邊盧劍星和靳一川也快頂不住了。 禁忌的青春 沈煉到底怎麼選?

帝海影院,3號廳,觀影的眾人都是有些好奇,尤其是飾演魏忠賢的這位戲骨更是看起來瘋瘋癲癲神經質,但氣場卻是相當的強大。

此時,突變。

沒有想到魏忠賢旁邊的小童竟然看著沈煉有所動搖的時候突然出手,想要殺掉魏忠賢。

「你是誰派來的?」

「他和你一樣,只是棋子。」

望著沈煉,魏忠賢倒在地上輕描淡寫的說道。

這時,被制服的小童卻是袖裡藏箭直接射向了魏忠賢。

外邊,天空出現閃電,院子里慘烈的戰鬥還在繼續著。

「魏忠賢已死,魏閹已死,爾等還不束手就擒!」

這時,樓上,沈煉也是出來大聲喊道,魏忠賢的腰牌順勢扔了下來。

但是觀影的眾多觀眾都覺得魏忠賢應該沒死。

「我打賭5毛錢,這魏忠賢沒死。」

「肯定沒死,這要死了前邊的鋪墊不瞎了嗎?」

「難道錢沈煉一個人貪了嗎?」

……

眾人都是有些不解,白雨涵也是繼續看下去。

三人回京,趙靖忠向三人介紹了新任內閣首輔,韓曠。

面對著燒成碳的魏忠賢,韓曠並不相信,至於趙靖忠卻是語里有話。

鏡頭依次的對準了韓曠、趙靖忠、盧劍星三人,尤其是沈煉。

「絕對不是魏忠賢。」

白雨涵看著趙靖忠彎腰撿起魏忠賢腰牌的時候也是突然恍然。

喉結!

太監肯定沒有喉結的,曾經白雨涵就因為這個被人嘲笑過,因為他的喉結不明顯,因此很多人說他JJ短。

他們懂個屁啊。

喉結不明顯的JJ肯定大啊。

這燒焦的屍體趙靖忠肯定發現沒有喉結,那麼他為什麼還要替盧劍星三人說話?

「差辦的不錯,我去替你們請賞。」

「多謝趙公公。」

「以後見了韓大人,少自作聰明,見沒見魏閹,你心裡清楚。」

坐在轎子里的趙靖忠說下這翻話就走了。

這個時候鏡頭切到了小醫館,這裡桃花開的不錯,就像是世外桃源一般,靳一川也是喜歡上了醫女張嫣,至於張嫣也是對靳一川有好感。

這是劇中的第二條感情線了。

繼續看下去。

魏忠賢果然沒有死。

趙靖忠原來是魏忠賢的義子,而且也是他想殺魏忠賢的,兩人的對手戲簡直就是戲骨間的對飆。

從開始見到魏忠賢時的謹小慎微,甚至骨子裡有那麼一點點陰影,結果當聽到魏忠賢知道那位小童是他的老鄉,再聽得周圍的刀槍聲,他卻是將通關文書收起來,瞬間變臉:「義父,就憑他們恐怕會兩敗俱傷!」

可惜的是魏忠賢終究是魏忠賢。

趙靖忠還是被魏忠賢所壓治。

「殺了沈煉,我就離開大明,你的日子才能過踏實了。」

魏忠賢的一句話讓趙靖忠也是雙手緊握。

接下來的情節大家自然也知道了,沈煉本來打算的好好的,用500兩銀子替周妙彤贖身,然後帶著她一起去蘇州,過那沒羞沒燥的日子。

結果發現自己是個備胎。

得,備胎有備胎的覺悟,沈煉同學悄悄離開了,然後找自己的兩位好兄弟準備一醉解方愁。

可是卻發現有人監視他們。

三人中,盧劍星和靳一川只是覺得閹黨是想殺他們替魏忠賢報仇,不過只有沈煉卻是面露沉思之色。

「這是要出事啊。」

白雨涵看到這裡也是忍不住說道。

尤其是沈煉想要調往南京,結果盧劍星有點不解,畢竟以往沈煉可是從來沒有怕過呢。

「魏忠賢,自焚而死?」

「是,自焚而死!」

望著沈煉,盧劍星想起戰鬥結束問沈煉的畫面,然後說道:「那你走了,周姑娘怎麼辦?」

「我會想辦法,帶她一起走。」

沈煉的話讓盧劍星輕輕點頭,看似認同,但其實想到的卻是趙靖忠的另一翻話。

「見沒見魏閹,你心裡清楚。」

想到這,他說道:「我看啊,這事還是再看看吧,你說呢?」

靳一川依舊是那句話:「聽兩位哥哥的!」

「大哥!」

「不要說了!」

盧劍星打斷了沈煉,直接回去了,靳一川也是隨著他回去了。

只留下沈煉一人在街面上。

……

「這是要出事啊!」

「肯定要出事啊,魏忠賢不都說了要殺沈煉了嗎?」

「沒錯,我也認為要出事啊。」

我的首富未婚妻 「看來盧劍星已經知道了。」

「不知道沈煉把錢放哪了?」

……

在低聲討論間,鏡頭切到了趙靖忠和魏廷兩人身上。

趙靖忠的右手正是被箭射中的。

看到這裡,大家恍然,這兩位就是剛剛去盧劍星哥三那的蒙面人。

「殺人務必要不留痕迹!」

趙靖忠說這話的時候透出著一股陰冷的氣息。

陽謀!

趙靖忠可以說是用了堂堂正正的陽謀逼得盧劍星、沈煉、靳一川三兄弟身陷重聞。

這裡主要是盧劍星為了獲取百戶官位冒險貪功,孤身進入嚴府緝拿嚴佩偉,沈煉見勢不妙想要說服大哥,可惜沒有什麼卵用,然後最終不得不和靳一川一起進入嚴府。

這同樣是一場群戲,也是《綉春刀》中令人緊張的一場戲。

哥三個受命帶嚴佩偉回衙門,至於嚴佩偉也是答應跟他們回去,結果突然放出的暗箭將嚴佩偉弄死了,外邊的張英也是翻臉命令手下封死了大門。

不單單如此,張英還讓手下放箭,不論何人一概弄死。

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沈煉三人根本沒有任何選擇,他們只能背水一戰。

血腥。

現場的慘烈戰鬥看的一些妹紙感覺有點不適應。

重生八零:發家致富養崽崽 「我嚴家到底做錯了什麼」

被沈煉一刀砍斷胳膊的嚴公子卻是恍恍惚惚的喃喃自語。

沒有人能回答。

這就是明代官場的黑暗,奸人當道,好人被冤。

說你是奸臣,你就是奸臣,你連伸冤的權利都沒有。

嚴府門外。

聽著裡邊沒有任何動靜的張英則是吩咐手下把門打開。

「這他媽的妥妥的網文裝逼的路數啊。」

看著大門打開,盧劍星、沈煉、靳一川三人出來后眾人的反應,那真的是妥妥的震驚流了。

主角大殺四方,配角各種震撼,反派吃驚不已的表示:「他怎麼能不死?」

抱歉,主角就是可以為所欲為的。

丁修上場了。

在小醫館里是難得的讓劇情變得溫暖了起來,靳一川和張嫣兩人彷彿情竇初開一般也讓觀眾略帶感觸。

可惜,溫情不過數秒。

靳一川手握著香囊感覺自己的咳嗽都好很多的時候,丁修來了。

「到日子了,給錢。」

丁修望著靳一川說道:「一個流寇殺掉追他的錦衣衛然後冒名頂替的故事就是過去再長時間,想必官府也一定還會感興趣的。」

關鍵時刻,沈煉出現並且給了丁修一百兩,讓他滾犢子了。

沈煉和靳一川回來之後卻剛好遇到了張英正在和盧劍星說話。

韓大人設宴,邀請三人前去。

「二弟,有事瞞我?」

「說什麼呢?大哥!」

「自打回到京城,有些事情就不對,我在想,客棧那一晚,究境發了什麼事?」

「大哥,我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你還有一川的事,問心無愧。」

「我信你。」

……

赴宴途中,盧劍星和沈煉說了這麼一段話,不過沈煉依舊沒有說出情況。

宴會上,鏡頭給到了一臉陰沉的張英,擺明了宴無好宴。

韓曠和趙靖忠一起出現了。

這兩位的話里話外的暗藏玄機讓人看的有點緊張,總覺得要出什麼事。

可萬萬沒料到竟然是給盧劍星升了百戶。

遠處,盧劍星的臉上露出激動之色,他甚至覺得自己終於完成了父親的遺願了。

盧劍星準備坐到首桌上,因為他終於有資格了。

但是趙靖忠卻是繼續說道:「各位說好笑不好笑,盧大人其實心裡著急的厲害,他今天還給張英百戶三百兩銀子方便上下活動,簡直是多此一舉嘛!」

眾人鬨笑,盧劍星是一臉懵逼,趙靖忠則是讓他不要去南京,韓曠則是問他銀兩的事,同時說三天後要開棺驗屍。

戲台上唱的一齣戲是《林沖夜奔》!

韓曠是悠然自得,鏡頭依次對準了盧劍星和趙靖忠,大家是各懷心事。

吹笛子的竟然是丁修,他的目的很簡單,繼續要錢,要分一半。

兩人還想扯皮的時候,趙靖忠出現了,和丁修幹了一架,結果趙靖忠的手傷被靳一川給發現了,然後靳一川快速的離開了。

三兄弟內鬥了,盧劍星很憤怒,暴打了沈煉一頓,因為他覺得沈煉害了他。

沈煉終於坦白了。

魏忠賢沒死。

三兄弟最終決定一起離開京城,過好日子。

另一邊,趙靖忠不想隨魏忠賢離開大明,他要賭一把,所以先找到了丁修。

一句「得加錢!」讓影院里響起了笑聲。

還真他媽的急轉彎啊。

小醫館,靳一川來找張嫣告別,結果離開之後,丁修上門了。

「我靠,不會出事吧。」

望著這一幕,白雨涵的心都要提上來了。

另一邊,周妙彤上門求沈煉這位備胎救自己的白馬王子。

美人醉,可惜醉的是別人。

……

…… 備胎大部分都是好人,但是身為錦衣衛的沈煉是好人嗎?

在《綉春刀》這部電影里應該沒有這個所謂的好人與壞人的區分。

亂世之中,大家都是小人物,都是為了生存,為了更好的活下去。

但是身為備胎一般都是有覺悟的,那就是只要喜歡的女神快樂就行,想女神之所想,急女神之所急,哪怕女神啪啪的時候也要虛寒問暖,表示:「記得帶套啊!」

否則女神打胎還需要陪著女神一塊去。

這方面,沈煉算是做到了,尤其是周妙彤許諾答應和他一起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