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鑑於唐牧北同學實力太水不會操縱聖殿使用高等級的法術攻擊,聖殿只好自由發揮。

它的放飛自我方式就是簡單粗暴往死裏砸!

那可是一片龐大的建築羣,聖壇與之相比小的可憐。

就連聖殿花園裏的噴泉石雕都比它個兒大。

兩者體型完全不符的天堂聖物撞在一起,那真是一路火花帶閃電噼裏啪啦的。

沒撞幾次,聖壇就慫了。

可大難臨頭它想飛,聖殿非常硬核的從上面拍下來;

它想傳送離開,然鵝聖殿可是主神的本命武器,主神最擅長空間之術,不管聖壇想怎麼跑路,都被聖殿攔住繼續砸。

被懟了一分鐘後。

聖壇:(╥﹏╥)

聖殿:╰(*′︶`*)╯

小離見狀立即發起進攻,努力瓦解並融合輪迴之力。

聖壇:ヽ(#`Д′)ノ

聖殿欺負我也就算了,你一個小小人類居然想吞了我?你算個毛啊!

聖殿:ㄟ(▔,▔)ㄏ

居然還不服氣?來呀,繼續懟呀!

(?Д)?=?吃我平底鍋

聖壇:(╥﹏╥)

……

幾個回合後,聖壇內部開始時不時散發出一道聖光與聖殿相呼應,一道道細小裂縫也開始浮現。

小離一鼓作氣拼命運轉功法。

已經被懟的生無可戀的聖壇徹底放棄抵抗。

如此一來融合輪迴之力再無阻礙。

唐牧北坐鎮,幾位大天使圍觀,懸崖上的煉化直進行了半個多月。

最終,面色蒼白的小離吐出一口鮮血,聲音嘶啞道:“成功了!我終於成功了!”

聖壇之上,一團色彩繽紛的漩渦緩緩流轉,其中不斷散發着祥和的聖潔光芒。

一股股龐大的輪迴力量充斥在漩渦內,隨即這道漩渦化爲流光直衝陰界之門。

“啪啪啪……”被吸收走輪迴力量的聖壇發出細小的響聲,裂紋逐漸爬滿變成一塊毫無光澤的普通石壇。 聖壇瞬間化爲普通陳舊石壇後,由內向外噴發出鋪天蓋地的洶涌魔氣。

小白見狀搖身一變,在唐牧北身後撐起頂天立地一棵聖樹影子,將所有魔氣全部籠罩吞噬。

至此,天堂一劫終於徹底擺平了。

幾位大天使降落在懸崖上,幫累到吐血的小離平穩下來,然後齊齊向唐牧北道謝。

隨後他們都雙手奉上各自族羣的信物爲謝禮,只要唐牧北願意,可以前往任何一個天使族羣聖地吃喝玩樂一條龍。

更重要的是,這些天使族羣承諾隨時聽從他的調遣。

寒暄幾句後,受傷的大天使們分分離開,唯獨塞西爾被唐牧北叫住。

“牧店主還有什麼吩咐?”他碩大的翅膀垂在地上,一臉倦意。

唐牧北左右瞧瞧沒人注意到自己,便低聲道:“麻煩你幫我把那個報廢了的聖壇搬進聖殿裏吧,好歹也算是我的戰利品。

扔着不管的話,一會兒就被海水給吞沒了。”

塞西爾聞言點點頭,擡手就將滿是裂紋的石壇送進聖殿中,找了個地方安置。

“還有其他吩咐嗎?若是沒有的話恕我先行告退了,這次大戰消耗太大,我需要去閉個關。”他說話有氣無力的,滿是歉意道:“本來還應該跟洛水前輩敘敘舊,只是現在我狀態不好。還請牧店主轉告一聲,待我出關再去找前輩。”

“其實還有一件事……”唐牧北壓低了聲音把他拽到一邊,“肥水不流外人田!

這是主神留下的,我作爲人類沒辦法繼承天使一族的傳承,所以把這個機緣送給你了。”

說着他從心竅聖印中拿出一團色彩繽紛的光球。

塞西爾大天使頓時目瞪口呆。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小心翼翼問道:“牧店主確定要送給我?

這份禮太大了!

雖然我已經修煉到不死不滅的境界,但距離主神的戰鬥力差了不是一丁半點,所以若是能得到他的傳承,我的能力還會再進一步。

只是機緣難得,牧店主再考慮考慮。這種傳承,送出去可就真的沒有了!”

唐牧北笑着擺擺手,“主神把他的聖印聖殿都給我了,我也不能讓他的傳承斷了不是?

你就收着吧,以後說不定我還有麻煩到你的時候。”

“多謝牧店主!”塞西爾大天使雙手接過傳承光團,小心翼翼收起來,“若是有用到的地方,牧店主千萬不要客氣。

畢竟,真正獲得主神認可的是你,這枚聖印除了可以掌管聖殿以外,也可以遠程操控整個天堂。

天堂與遠古天庭不同,遠古天庭是由衆人領地拼湊起來的;而天堂則是主神自己的私藏,已經被他煉化成個人領地。

如今牧店主掌管了聖印,天堂自然也全由你調遣。

以後你就是此間主人。”

唐牧北:0_0

真哩昂?

這麼說起來,天堂都特喵是我的地盤了?

塞西爾見他一臉懵逼,便請他祭起聖印解釋道:“牧店主請看,聖印上是不是像投影着無數星辰?

這其實是主神的空間之術奧妙所在。

主神有非同尋常的空間天賦,實際上整個天堂就隱藏在聖印的星空中。

你修煉的等級越高,與聖印的交融程度就會越高,到時候就可以感應到整個天堂。

主神當年可是僅憑神識就能操控天堂中的任何一片草木、湖泊呢。

牧店主還年輕的很,以後肯定能與聖印契合到完美程度!”

一想到整個天堂都是自己的囊中物,唐牧北心裏這個美滋滋。

等塞西爾大天使都走了很長時間以後,他還沉浸在興奮中無法自拔。

“咳咳……牧店主,就剩咱倆了,是不是該回去了?”小離眼神崇拜看着他,“這次來天堂鍍金,你的收穫比我大多了!

雖然我已經完成任務消除黑名單,以後能隨心所欲大把撒錢浪裏個浪;

而且我還觸摸到了那道門檻!

可那也沒你的收穫大。

能操控整個天堂,牧店主你就是新一代的主神啊!”

唐牧北:(⊙o⊙)

誒?

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

搖身一變咱居然是新一代主神了,這特喵有點太突然,心理準備都沒做好哩。

“滴滴滴,聖殿請求迴歸主人身邊!”就在他懵逼的時候,突然接收到天空中飄着的龐大聖殿的請求。

唐牧北下意識點了接受。

只見整個聖殿緩慢旋轉着越變越小,最終只剩下巴掌大小直接衝進自己心竅中!

“臥槽!還能盛下嗎?”他忙向自己擁擠的心竅看過去。

聖印化作一片星空籠罩在心竅上方;

陣法圖依舊打底;

小黑和小白肩並肩擡着頭同時目瞪狗帶。

像迷你型小飛毯的聖殿“東張西望”,正在給自己尋找落腳之地。

可唐牧北的心竅實在太小了。

聖殿縮小到極致,都沒有可以下腳的地兒。

“砰!”

一聲輕響,聖殿把自己的四個邊角縮起來團成個球,然後降落在心竅正中央,將小黑和小白擠到最邊上。

饒是這樣聖殿依然不滿足。

它落穩以後,先是探出一個邊角努力向外探出去。

小的可憐的心竅逐漸被撐出去一個直角形邊角。

唐牧北自己都看傻了!

心竅還能這麼隨意塑造形狀?

聖殿“得逞”以後膽子就更大了,同時將剩餘三個邊角全伸出去,儘量讓自己伸展的整整齊齊。

於是,在唐牧北和小黑小白詫異的眼神中,心竅居然撐大到真的容下了聖殿!

“牧……牧店主,看來你的心竅可塑性很強啊!”小黑怔了怔,“說不定這就是你的心竅拓展方式?”

唐牧北:……

這方式有點太匪夷所思吧?

但聖殿就是這麼硬核的成功了!

要不,以後再遇到什麼好東西就試着往心竅裏塞?說不定哪天就真擴大到能盛下星辰大海了呢!

“多謝牧店主救命之恩!”一道霞光從溯洄的小花園中飛出,蒹葭仙子款款施禮。

唐牧北見狀忙上前笑道:“前輩不用客氣,你身上的魔氣盡除了吧?”

溯洄也笑眯眯走出來,謝過他救自家妹子的恩情。

三人正說着,小離卻是湊過來盯着蒹葭看了好一會兒開口道:“這位仙子,你的元神不全啊!應該是散去進入輪迴了吧?”

唐牧北頓時眼前一亮,“你能逆轉輪迴之力幫她找回元神?”

溯洄和蒹葭也把急切的眼神望向他。

小離清清嗓子點頭道:“我就是吃這碗飯的!”

唐牧北更開心了,忙對笑得合不攏嘴的溯洄道:“快去把扶桑前輩也接過來呀!” 近距離圍觀小離辦業務之後,唐牧北不禁感嘆,這錢太特喵好賺了!

蒹葭仙子和扶桑宗主兩人情況相似,既然要再次違規逆轉輪迴,小離乾脆一次性給他倆同時搞定。

只見一團核桃大小色彩絢麗的光團在他指尖跳躍旋轉,時不時從中飛出一些亮晶晶的小沙粒,瞬間就飛進蒹葭或扶桑的眉心中。

逆轉輪迴時間並沒有很長。

小離趁着陰界總部正忙着整合新融入的輪迴之力無暇顧及,抓緊時間完成最後一單。

“這位道友的功法果然神奇!”蒹葭感知一下自己補全的元神,心中不免激動,“我在天堂遊歷的時候曾遇到過一位姐姐,她給我講過世間各種稀奇功法。

其中最讓我羨慕的除了主神的空間之術外,就是你這種逆轉輪迴的功法了,今日有緣一見實在令人讚歎。”

她說着便從袖間掏出一枚小圓球,“這是我從聖殿得到的法寶,爲答謝道友相助之恩,我將其中的印記抹去,就當做謝禮聊表謝意。”

小離雙手接過,小圓球上果然有聖殿的印記。

“牧店主,我就說能得到一件祕境中的寶物吧?”他嘖嘖道:“只是當時我沒算到你會成爲祕境的主人!”

扶桑宗主調息片刻也終於睜開眼。

他這段日子呆在唐牧北的旅店裏在萬界中游歷,也找到幾塊元神碎片。

本來還以爲至少得有個百八十年纔有可能補全元神,沒想到這麼快就徹底補齊了!

幸福來得太突然,以至於他都沒想好怎麼答謝小離。

最終扶桑宗主非常土豪的用靈石解決問題。

看見一袋子一袋子靈石遞過去,唐牧北這纔想起來得向霧梟大人索要補償!

自己可是答應小黑用靈石給它調養了,不能食言而肥不是。

天堂的爛攤子留給各路大佬去收拾,他向蕭豆蔻和北冥南江告了個小假,回到店鋪去處理獎勵積分問題。

正好兩位永生者大佬要爲探險做一些準備,雙方約定好三天之後在蕭豆蔻的花園碰面。

“牧店主您可算回來了!”他剛走進俱樂部,就有一大幫厲鬼涌上來,七嘴八舌問道:“聽說您跟着陰界大軍跑到天堂幹架去了?”

“牧店主您還是將軍吶?”

“天堂怎麼樣?比陰界好玩嗎?”

“以前都說死了上天堂,天堂真的有普通厲鬼?”

“您回來了是不是仗打完了?”

“陰界贏了還是天堂贏了?”

……

厲鬼們一窩蜂亂糟糟的詢問,還沒等唐牧北迴答,它們就被桃娘和祁天佑幾個鬼修給推到一邊去了。

桃娘緊攥着桃花扇,一臉緊張道:“都不知道問點要緊的!牧店主您沒受傷吧?”

“軍功刷的怎麼樣?能開七層樓了嗎?”宿陽伯也急忙追問。

唐牧北微笑舉手示意它們彆着急,然後挨個兒回答了厲鬼們的問題。

在他出門的這段時間,俱樂部又有十幾只常駐厲鬼散去戾氣前往陰界報道,待領取投胎號碼牌以後又返回景瑤城來居住。

其中就包括無瞳。

景瑤城的鬼道即將修繕完畢,陣靈小白薇正抓緊時間監督準備驗收,因此它還是沒在俱樂部。

聽嚶年說它現在已經出落成十六七歲的漂亮大姑娘了。

等唐牧北跟一衆厲鬼們聊完天走進五層客廳,只見霧梟大人正翹着二郎腿坐在沙發上擺弄手中的沙漏。見他進來,便笑道:“這次天堂之行圓滿完成任務,牧店主你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嘿嘿,咱就甭客套了。”唐牧北嘿嘿一笑問道:“我的獎勵呢?”

心竅中的小黑一捕捉到“獎勵”兩字,立馬把一根樹枝探出來偷聽;

小白不明所以,學着它的樣子往外探了根白色樹枝,小葉片還一抖一抖的;

聖殿見狀也把頭探腦湊熱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