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五放學,喬絨收拾著書包,身旁,傅北峻道:「明天那我們去看電影吧。」

喬絨愣了一下,隨後點頭:「可以啊。」

雖然有點突然就是了。

「我明天去找你吧,你想什麼時候去看?」

「下午。」傅北峻道。

其實,他更想晚上去的,只是,長輩那一關過不去。

目前為止,他還不太想暴露自己的心思。

雖然他母親應該知道了,但是,他自己是不想要被人知道的。

喬絨一口答應了下來。

下午看電影也挺好的,就是最近新出的什麼電影,她沒有仔細研究過,算了,明天去到電影院再看看吧。

第二天下午,傅北峻來她家找她。

喬絨也換好了衣服跟傅北峻出門。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水綠色的泡泡袖連衣裙,清新,帶著一點嬌俏的風格,裙子及膝,露出她那雙筆直修長的腿。

頭髮放了下來,在旁邊別了兩隻珍珠發卡。

順便背上一個卡通的小背包,也算可愛。

傅北峻薄唇抿了抿,眼眸不由得傾瀉出幾分的亮光。

她的脖子上還戴著他送給她的小熊項鏈,跟這一身的打扮,毫無違和感。

水晶小熊,在陽光下閃著光。

「走吧。」喬絨笑著對傅北峻說。

十幾歲的姑娘真是好看,哪怕不施粉黛,依舊唇紅齒白,嬌俏動人。

傅北峻跟喬絨往電影院走去。

兩人身後,依舊跟著兩個牛高馬大的保鏢。

現在,喬絨已經習慣兩個保鏢的存在了,不會跟一開始那樣渾身不自在。

來到電影院,看著上面正在上映的電影,剛好有兩部是正要播出的。

一部是唯美的愛情片,蘇小糖去看過,她聽蘇小糖說,有點虐。

另外一部是恐怖驚悚片,看封面,就覺得特別恐怖。

喬絨轉頭看向傅北峻:「你想看哪一部呀?」

她覺得這兩部都不是什麼好選擇。

她不太喜歡看虐的愛情片,她喜歡一切甜滋滋的東西,包括電影。

所以,如果真的要讓她選一部,她會選擇另外一部驚悚片。

傅北峻看著她,隨後問:「你呢?想看哪個?」

這兩個對他來說都挺好的。

悲慘的愛情片,到時候喬絨看哭了,他可以給她遞紙巾,肩膀可以給她靠一靠。

而恐怖片,其實他也可以給她依靠的。

少年那直接的心思,連他自己意識到自己的想法都會被嚇到。

「我更想看那個《午夜驚魂》。」

「那就看這個吧。」傅北峻道,他有點詫異,喬絨竟然會選擇這個。

他聽說,這部片有些鏡頭挺兇殘的。

喬絨開心了,買了電影票,又買了爆米花跟可樂,看電影沒一點吃的,是沒有靈魂的。

很快,電影就開始檢票,兩人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了過去。

喬絨喝了一口可樂,吃著爆米花,認真盯著屏幕看。

電影剛開始,就響起了詭異的音樂,以及陰森森的畫面。

他們旁邊好巧不巧,正坐著一對情侶,女孩看到這樣的畫面,已經嚇得窩在了男朋友的懷抱里。

「我怕。」

「寶貝,別怕,有我在。」

傅北峻眼角餘光瞥見了,又看了眼坐在他旁邊,盯著屏幕目不轉睛的喬絨。

屏幕微暗的光落在她臉上,他看到了她的神色格外平靜,盯著屏幕聚精會神。

這,跟他想象的一點都不一樣。

接下來,全程,喬絨都這樣安安靜靜看著屏幕,一邊吃東西,一邊看,時不時還跟他小聲吐槽。

「這個鬼太假了,特效一點都不逼真。」

「這種套路我看過了,哎,一點新意都沒有。」

傅北峻:「……」

他實在是沒想到,她是真的一點都不怕。

也對,之前兩人被綁架,他估計拿工廠死過人的傳聞嚇她,她好像也不是特別害怕的樣子。

電影是假的,她只會更不怕了。

她真是,總是做出一些令他驚訝的事情。

她身上,究竟有多少令他意外的東西呢。

既然如此,他也只能隨機應變。

傅北峻抿了抿唇,伸手,握住了喬絨的手。

沒有被電影嚇到,喬絨被傅北峻嚇得差點把懷中的爆米花撒出去。

什麼情況?

少年湊過來,緊緊依偎著她,那樣的弱小可憐無助。

喬絨驚慌失措,不知道傅北峻幹什麼。

就聽到他的聲音傳來:「我怕。」

喬絨震驚的看著傅北峻,這個將來的大魔王,將詭計運用到極致,殺人不見血的男人,此時竟然在電影院里,對她說一句他害怕?!

她幾乎都能想到,多年之後,這一定會成為傅北峻的一個黑歷史了。

不過,此時,喬絨知道傅北峻害怕,想了想,還是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算是安撫了。

一面道:「別怕,這都是假的。」

心裏面又想,明明書裡面沒有寫傅北峻怕鬼啊,難道是被秦醉傳染了?還是怎麼回事哦。

此時,電影里的女人忽然尖叫了一聲,一個鬼臉露了出來。

傅北峻立馬將頭埋在了喬絨的肩膀上。

喬絨身形一僵,看著少年的頭顱,此時他正緊閉著眼,把頭埋在她的肩膀上。

他埋的很緊,幾乎貼在了她的脖頸邊上。

她今天這條裙子幾乎是一字肩了,肩膀上沒什麼布料,被傅北峻這樣一貼,幾乎等於他的臉就貼在她的皮膚上。

還是靠近脖頸的皮膚處。

那兒對於喬絨而言是格外敏感的地方,他呼出一口氣,就讓她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轟隆隆!

小弟的這句話,算是讓黑獅徹底的嚇傻了。

他嚇得亡魂皆冒,六神無主。

是啊!

就葉天傾現在所便表現出的恐怖實力,如果他想要發展起來的話。

黑獅現在縱然已經是皇級初期了,但葉天傾可能壓根就不需要他。

換而言之便是!

黑獅並不重要,如果他真的被葉天傾認定是窩裏斗的話,那他就是死路一條。

「哈哈,哈哈……黑龍老哥啊,你等等我啊。」

他變臉的速度也是夠快,猛地從地上蹦起來,朝着黑龍就追逐過去:「黑龍老哥,你等一下我啊,等等我啊……你等我過來。」

「黑龍老哥,咱們都認識好幾十年了吧啊,這都還沒坐在一起,好好的吃頓飯,喝杯酒那。」

「今晚弟弟請客,我好好招待招待你啊。」

黑獅徹底的認慫了,害怕葉天傾將他滅掉,所以現在急忙是和黑龍打好關係。

他追上黑龍,死皮賴臉的抓住黑龍的手臂,滿臉堆笑的開口說道。

黑龍嘴角狂抽。

他倒是沒想到這傢伙,竟然還有如此厚顏無恥的一面。

在黑獅纏着黑龍的時候。

葉天傾來到鄔九言的村子。

「啊,恩人回來了。」

「恩人,恩人啊。」

「恩人你終於回來了!」

村子裏的人看到葉天傾,急忙是跑了過來,登時就有上百號人將葉天傾圍在中間歡呼雀躍。

「恩人,你怎麼便成白色的了?」

「是啊,恩人……我都差點沒認出你來。」

「恩人,你的顏色怎麼沒有了啊,要不是氣息沒改變,我都不知道是你。」

大家七嘴八舌的說着。

葉天傾看着他們這一張張幸福洋溢的笑臉,心裏也是暖洋洋的。

「哈哈,我啊……洗澡了啊,要不然怎麼可能這麼白那。」

「那個,我讓黑獅幫被你們送來食物和衣服,你們都收到了吧。」

葉天傾問道。

「恩人啊,我們都收到了,那天黑獅幫在來的時候我們都嚇死了,可沒想到他們說……已經臣服你了,是你讓他們給我們來送糧食和衣服的。」

「多謝恩人,多謝恩人啊。」

這時候一位老者跪了下來,感激涕零的說道。

這位老者正是村落的村長。

「都快點跪下,感謝恩人!」他大喊道。

其他人紛紛下跪,虔誠的叩拜葉天傾。

此刻在他們的眼裏,葉天傾就是他們的神。

葉天傾感受着他們的感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好了,你們都起來了,不必如此!」葉天傾說道:「鄔九言那,他在哪裏!」

「前輩,九言和村裏的年輕人,都上山打獵去了。」

「雖然現在食物充足,但打獵的手藝不能荒廢,畢竟以後的日子還長那,可不能因為眼前的Yishion溫飽,就放棄掉自己賴以生存的本事啊。」

村長說道。

葉天傾點頭:「言之有理,那我上山去看看,找找她們,」

說完,葉天傾一飛沖霄,朝着村長說的那座山飛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