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夫人您怎麼來了?”

林木城郊外地下空間中,正在指揮着族人們進行安頓工作的影安,一見到來人後,急忙恭敬的行禮問道。

“影安長老,不是和你說過了,你既然是紅衣的父親,那怎麼說也是一家人,在說我只是一介婦人,也根本不在意這些,以後可別動不動就行禮了,這次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真是辛苦你了。”

看着忙了一天都沒有片刻休息的影安,方影誠心的感謝道。

“夫人這是說的什麼話,同爲影族哪有什麼辛苦之說呀!這本來就是我份內的事情,不過就是地方小了點,唉。”

人設不能崩 ,就衝這一點,影安也不會做那種腦殘的賣老事情,所以依舊恭敬的回道。

不過說實話,這一天下來,還真把他忙壞了,當然不是身體上的累,是心累,這突然一下子涌入了這麼多的族人,而且還是影族的嫡系一脈,這讓他一邊高興的同時,又唯恐怠慢了這些尊貴的客人。

此時地下空間中真可謂是人滿爲患了,毫不誇張的說幾乎快連下腳的地方都沒有了,到處都是臨時的牀鋪,和那不絕於耳的交談之聲。

“好了,對於我們影族來說能有一處安身立命的地方已是很不錯了,沒那麼講究,先吃飯吧,大家都在等你呢。”

原來見紅衣請不動影安這位做爲地主的父親,方影這才親自出來請他的。

“要吃飯了嗎?看來我回來的正是時候呀!呵呵。”

隨着方影的話音一落,還沒等影安回答,依約連夜趕回的洛凡,便出現在了兩人面前。

觥籌交錯, 男神和他的猫


而趁着吃飯的時間,洛凡也就影族後面的事情做了一些簡單的安排,其實也沒什麼好吩咐的,一方面擴充一下地下的村落的空間,使族人們儘快的安頓下來,另一方面便是值此風頭正緊的情況下,很鄭重的下了禁足令,減少影族這最後一片淨土暴露的風險。

而就此時洛凡在影族之中的實力與地位,衆人心中雖然都很想知道暗夜的去向,但卻默契的誰也沒有問出來,飯後洛凡還特意的將影長天和影安,這兩位部落的前族長給留下來專門打聽了一下關於中心深淵的事情。

可是讓洛凡失望的是,兩人對此事全都所知有限,只給出了族中禁地唯有族長方有資格進入的鬱悶答案,最後也不了了之。

實力突破,父仇得報,再加上三方聯盟之事也基本上確定,難得放鬆的洛凡在心情大好之下,拖着微醉的身體,推開了自己那間專屬的屋門。

“洛凡!”

“凡哥!”

隨着兩道有些發顫的鶯啼之聲,路曉語和影紅衣那一黃一紅的靚麗身影,便呈現在了洛凡的眼前。

在那同樣款式的綢料百褶長裙包裹下,兩人那玲瓏有致的身體更加突顯了出來,呼之欲出的胸器,不盈一握的纖腰,最要命的就是那透過燈光而映射出的那渾圓的美腿,似是而非,朦朧之間充滿了無盡的刺激與誘惑。

不過就在洛凡看到兩人雙眼中那閃動的淚花,和輕顫的裙襬時,那本來已經有些蠢蠢欲動的心思,頓時便冷了下來。

眼神恢復清明的同時,便消失在了原地,等再次出現時已經把兩人緊緊的擁入了懷中…… 這次可是說是洛凡自出道以來,最爲放鬆的日子了,一方面他剛剛搞了獨孤世家一把,現在外面風聲正緊,還要處理一下族人們的安頓工作,另一方面他的實力也進入了瓶頸,根本就沒有一個明確的修煉方向。

正好趁着這難得的平靜時間,好好的陪一下家人,因此在這段時間中足不出戶的洛凡,除了有少量的時間指揮一下地下空間的擴充外,幾乎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了陪伴娘親和兩位伊人上。

不過,在這個實力爲尊的大陸上,洛凡在大享齊人之福之餘,出於對後代天賦問題上的考慮,他並沒有提出要孩子的打算,要知道這兩人的情況可和素心不一樣,素心身爲超級世家的大小姐,其子嗣不論天賦如何,有這層關係在,相信在百里世家的關照下其成就也低不到哪裏去,就算實力一般也肯定會成爲人上人的存在。

紅衣和曉語則不同了,紅衣做爲影族之人,爲保證影族血脈的純粹性,毫不誇張的說,其後代子嗣將來必爲影族繼承人的首選。

而曉語一沒有素心那強勢的孃家出身,二沒有影族的天賦血脈支持,其本身雖然蕙質蘭心聰穎異常,但是星修天賦實在是一般,洛凡可不希望他們的後代因爲天賦的問題,成爲碌碌無爲看人臉色之人。

對於這兩位伊人,洛凡的打算就是要盡最大可能,給自己的孩子創造最好的生存環境,所以便決定等暗夜衆人回來後,第二批便讓兩位伊人去獸城提高下實力,怎麼也要達到尊級肉體經過洗精伐髓,進一步昇華之後,在考慮這方面的事情。

這樣先不說對後代的天賦有不可估量的巨大好處,至少也能讓兩位伊人在擁有一定自保之力的同時,青春永駐壽元大增不是?!

好孕成雙:豪門純情妻 ,光陰似箭,很快十多天的時間就過去了,爲了保證地下空間的牢固度,洛凡並沒有主張大肆的一味擴充,只是在感覺差不多之後便開始向下挖,而現在的地下空間比起以前深了足足有一倍有餘。

族人們所居住的矮房,也全部就地取材的換成了一圈背依空間邊緣所建的,三層石質樓閣,這樣一來中間便空出了一塊讓人們日常休息活動的場地,而早先村落中那象徵着權力機構的三層小樓,也變成了空間中心那唯一一棟五層議事閣。

……

戰龍城不愧是大陸四大主城之一,天空中雖然飄着鵝毛般的大片雪花,但是卻絲毫沒有阻擋街道上那絡繹不絕的過往行人,銀裝素裹的的雄城依舊保持着一派繁榮的景象。

龍騰客棧,戰龍城中最大的客棧,其位置緊靠城市中心廣場,後身便是超級世家樂正家族那佔地極廣的龐大府邸。

“這都兩天了,難道真的要冒險一試不成?”

客棧中的洛凡,看着不遠處那一片密集建築羣中,被界線分明的濃郁白霧所籠罩的核心地帶,不由鬱悶的想道。

原來在處理完了族中安頓事情後,洛凡便把戰龍域當成了自己的第一目標地,原因無他,一方面在明面上樂正家現在很是強勢,洛凡自然要先了解下這強力敵對勢力的情況了。

另一方面,洛凡在高調的打了獨孤世家一記響亮的耳光之後,現在的影族無疑正處在風口浪尖之上,洛凡可沒有忘了,戰龍域是還有當初影無傷那一支的影族分支存在的。

雖然影無傷明顯背叛的影族,投靠了樂正世家,但是畢竟這也只能說明是他這個領導者的背叛,洛凡自然不是一杆子打翻一船人了,首選戰龍城也是存着看能不能找到這部分族人,看看情況的心思。

而那府邸內部那一抹綠色,自然就是樂正家的核心內院了,正所謂不打無準備之仗,早在從百里家返回地下空間前,洛凡就已經把這裏的情況做了一個簡單的瞭解了。

四大超級世家之一的樂正家族,因爲所學功法和地理位置的氣候關係,其屬性領域爲白色,意境爲具有迷幻效果的霧之意境,所以洛凡就算是用腳想,也能猜到樂正家正中心那一抹與周邊環境格格不入的綠意,肯定就是如同百里家那無形的靈魂結界一樣,是其族中半神級強者所佈下的幻境了。


而洛凡自然沒有自大到直接傻傻的一頭撞進去的地步,小心收斂着本身的靈魂氣息,在這間方便觀察的客棧中潛伏了下來,伺機而動。

可是沒有想到,兩天來別說沒有發現當成目標的樂正家尊級強者了,就連王級高階的都鳳毛麟角少之又少,來往於府邸間的全是一些不入流的小蝦米。

要知道洛凡可是把投名狀的事情大包大攬了過來,距離答應百里家的時間也就還有半個月不到的時間了,這還有四家要跑呢,平均到一家也就三天多一點的時間而已,這讓洛凡不由得有些焦急了起來。

就在洛凡有些猶豫要不要深入虎穴冒險一控究竟之時,魂海中突然傳來了一道奇怪的魂力波動。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爲洛凡深知此處是樂正家族明面上的大本營,一直都刻意收斂着他那高達半神級的靈魂感知之力,正常情況下除了同級的感知之力外,按理說應該感覺不到別人的魂力波動纔對。

而這種波動明顯強度不到半神級,卻帶有一絲半神級靈魂的氣息,更重要的是這種波動竟然還帶有些許靈魂契約的味道,似是而非。

“嗯?靈魂契約印記波動,半神級魂力氣息,我勒了去!難道是那小子來了?!”

瞬間洛凡便想到了一個可能,眉頭微皺,暗罵了一句便消失在了客棧房間中。

與此同時,一位身披斗篷的灰衣人,出現在了那各種高階星獸頭顱飾物衆多,另類奢華的客棧一層大廳中。

如果細心觀察的話,很容易就會發現那將來人的身形相貌,完全掩蓋的寬大的斗篷上,竟然乾淨異常,根本就找不到半片雪花的痕跡,和外面那大雪紛飛的天氣絕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啊,這位爺您來了呀,不知道您是打尖,還是住店呀?”

門邊那一排身穿性感皮裙的迎客美女們,一見到來人之後,馬上便有一位皮膚略黑的大眼少女人熱情的招呼起來。

一邊說着,一邊就習慣性的想攬上來人的臂彎,可是手剛伸到一半,也不知道發現了什麼,笑臉如花的少女臉色瞬間便是一變,緊接着就恭敬的向對方行了一禮,然後便匆忙的退到了一邊繼續等候了起來。

不僅如此,按理說這位少女既然能在這戰龍城中最大的客棧接待,應該見慣了不知多少大人物了,可是此刻的她在站裏原位之後,竟然再也不敢看神祕人一眼,低下的螓首都快埋進她自己那偉岸的胸器之中了,身體也再也沒有了先前的隨意之態,顯然是受到了什麼驚嚇。

而這位從一進來就吸引了大廳中衆人眼球的神祕人,好像早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一般,也不說話,就這麼理所當然的直接走向了客棧的後堂內院。

一路之上不論是一層的掌櫃,還是後院中那三步一哨的守衛,只要是神祕人所過之處,全都如那迎客少女一樣,不約而同的深深的低下頭,看都不敢看對方一眼。

“這是怎麼回事?莫非東方家其實早就和樂正家暗中達成聯盟了?孃的!”

直接通過化影術藏身於神祕人影子中的洛凡,默默的看着對方這明顯輕車熟路的樣子,心裏不由的想道。

不錯,剛剛讓洛凡心生感應的靈魂波動,正是從此人身上傳出來的,而這神祕異常的傢伙不是別人,正是當初在幻寵島上利用其身上的半神級保護印記,戲耍過洛凡的東方世家公子,東方一劍!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說換在以前東方一劍可以藉助休內那半神級印記,而在百里範圍內感應到洛凡的話,那麼在洛凡在魂力達到半神級之後,在那強大的魂力基礎上主次易位,可以說情況就完全反過來了。

而這一切洛凡自然是不知道的了,在他想來無非就是現在他的靈魂質變之後,感知數倍加強,這才通過以前和東方一劍簽訂過契約時殘留的聯繫,感應到對方而已。

當然現在洛凡也沒有心情去關心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在契約被對方掙脫之後還能感應到對方的問題,此刻,他只想知道身爲東方一劍,跑到這裏來的目的。

要知道東方一劍可是東方世家繼承人,絕對的重量級人物,雖然其身上肯定也有無比噁心的護身印記,但是這裏可是樂正家的大本營呀,洛凡可不相信沒有萬全的把握,對方會如此大膽的孤身一人跑到這裏來,所以兩家早以暗中聯盟之事,自然就昭然若揭了。

不過罵歸罵,考慮到以東方一劍的身份,這次要見的人絕對是樂正家的大佬級人物,洛凡不由的更小心的收斂起自身氣息的同時,做好了隨時應對突發狀況的準備。 曲徑通幽,很快扮成神祕人的東方一劍,便按照某種特定的規律,七拐八拐的來到了一處兩人多高,被積雪完全覆蓋的白色假山面前。

而就在東方一劍駐足於假山面前時,洛凡便感覺到一股隱晦的靈魂之力,從自己的身上掃了過去。

半神級強者的感知!瞬間洛凡就判斷出了這股靈魂之力主人的強悍實力。

“讓您久等了,公子請!”

經過片刻的沉默過後,假山之上突然顯現出一道身穿灰白色皮鎧的人影,由於那刺客公會招牌似的面具阻擋,只露出那一雙精光連閃的眸子,恭敬的對着東方一劍施禮說道。

幻像!

暗中的洛凡因爲擔心被樂正家族的強者發現,一直都盡力收斂着魂力的波動,所以並沒有看穿這如此逼真的幻化之術,當看到這透山而出的情景時,便馬上想通了其中的關鍵。

不過,洛凡雖然有些驚歎樂正家那神奇的幻術,但此刻心中卻有些欣喜起來。

要知道洛凡突破以來,每次到百里家,可都是會被那個裝嫩的元堂老祖第一時間發覺的,因此就在剛纔感受到那魂力的強度後,他可是已經做好了被發現的準備的,但是這是什麼個情況,對方竟然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畢竟洛凡可不相信樂正家的半神級強者,會在發現自己的存在後,還敢讓他更加深入的跑到其家族老窩中去,要知道現在的他如果單憑靈魂感知的話,那絕對會讓對方誤認爲半神級的存在,而不要忘了半神級強者可是擁有恐怖自爆之威的。

所以洛凡確信只要被發現了,對方肯定不會做出這樣明顯不符合利益的腦殘做法,唯一的解釋就是,不知道那不曾謀面的半神級強者太過大意,還是自己突破後隱匿之術的大幅提升,他居然真的成功瞞過了對方的感知,這對於洛凡來說當然是絕對的意外之喜了。

卻說東方一劍在聽到了對方的話後,彷彿面對自己家的下人一般,哼都不哼一聲,就這麼將其無視的直接越過了該人,向着假山中走了過去。

“我勒了去!什麼玩意呀!至於這麼小心嗎?孃的!”


隨着視線一變,當緊跟着東方一劍穿過假山,看清周圍的環境後,當即忍不住心中大罵了起來。

原來,這假山幻像的本體竟然是一間只留一門的無窗石室,不僅沒有樂正家那所謂的接頭大佬,甚至連想象中的通道都沒有,這還不算,最重要的是就在石室的正中央竟然是一座傳送門!

要知道這傳送可不管你是不是隱形的,一次只能傳送一個人,從根本上斷絕了潛行跟蹤的可能,而且洛凡用腳都能想到,先不管這道如此隱蔽的傳送門會把東方一劍傳送到哪去,那一頭肯定是事先做好了接收準備的,他要是再跟着過去,那絕對會成爲活靶子的存在。

跟蹤不成,退而求其次,現身阻止抓住東方一劍?

別扯了!

先不說這裏是樂正世家的大本營,絕對強者雲集,一旦動手馬上就會暴露,迎來雷霆之擊,更別提東方一劍身上那噁心的半神傳送印記了,如果選擇強行動手,那不僅會無功而返,還會打草驚蛇,將洛凡自己陷入極度危險的半神級強者的追殺之中,絕對是腦殘到極點的做法。

所以眼看東方一劍邁步走向了已經處於激活狀態的傳送門,化爲虛影的洛凡雖然心裏很不甘,但還是不得不停了下來。

看着隨着一陣耀眼的光華,瞬間消失在傳送門中的東方一劍,洛凡心裏的鬱悶就別提了。

可是就在洛凡心中已經對跟蹤之事放棄之時,魂海中那股屬於東方一劍的靈魂波動,卻意外的再次出現了!

不僅如此,根據那波動源的位置顯示,此刻被傳送走的東方一劍,竟然就在距離洛凡前方几裏外,樂正家族那被濃霧所籠罩的內院核心之中!

шωш▪ tt kan▪ ¢Ο

“嗯?這是……就這幾步路就浪費這麼一座價值不菲的傳送門,樂正家還真是財大氣粗呀!孃的!既然這樣,看來這次是非要冒險一試了,哼!”

在發現這一情況後,本來就爲百里家那投名狀之事而來,打算潛入一探的洛凡,當即便不在猶豫,小心收斂着氣息,退出石室後便衝着感應中東方一劍的位置潛了過去。

雖然契約的感應並不需要散發出靈魂之力,並且剛纔洛凡又瞞過了樂正家半神級的靈魂探察,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他那隱匿之術的強大,如果在正常情況下,他成功潛入的機率應該很高才對。

可是不要忘了,化影術再怎麼高明,其本體還是真實存在的,並不是真正的消失,而最重要的是此刻外面可是下着鵝毛大雪的,這就使得洛凡在潛行的過程中,不僅要儘量保持着斂息狀態,還要注意地面的積雪和天空中那不斷飄落的雪花。

給在這強敵環伺的樂正家府邸中潛行的洛凡,無形中增加了太多的變數

還有值得一提的是,化影術從本質上來說就是靈魂之力,在影族特殊體質基礎上的一種特殊運用技巧,不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瞞過靈魂感知,還不會引起星力的波動,但尊級強者的飛行之術,卻是利用星力共振達到的。

簡單點說,就是如果洛凡想保持化影的潛行效果,那是根本不能同時使用腳不沾地的飛行之法的,只要一飛起來,那麼必定會暴露身形。

此時,洛凡那深受影殺這位絕對巔峯刺客影響的大腦,飛速的運轉起來,瞬間計算出最爲理想的行進路線後,慢放之境下,一邊儘量的閃過那漫天的雪花,一邊不斷的在檐下,牆根,樹底等沒有積雪的地方小心的移動起來。

在這樣的情況下,原本對洛凡來說幾乎瞬息便可達到的幾裏的距離,彷彿一下子延長了幾十倍都不止,隨着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兩分鐘後,洛凡終於穿過了那密集的建築羣,和衆多或明或暗的守衛人員,來到了內院中心那光線不透的白色濃霧面前。

進?或是不進?

此刻,洛凡不由心中有些糾結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