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1……”

“……”

而就在這麼一瞬間,雲空間和雪碧居然同時就進來了,不過兩個人進來之後還是根本就沒有說話,壓根就沒有去刷什麼禮物,這個讓旁邊的於樑有些尷尬。

不過現在於樑並不是想他們到底要不要刷禮物的時候,他現在必須要考慮一下接下來究竟到底應該怎麼辦。

於樑輕輕地咳嗽了一聲,也就在他有些尷尬的時候,卻看到在自己的後面又一個老漁夫。

於樑看了看那個老漁夫直接就走了過去。

“你好老爺爺,我想要去那邊那個荒島上,不知你可否承載我一番?”

那個老漁夫並沒有說話,只是將那個杆子收了起來。

老漁夫的頭上戴着一個斗笠,白色的鬍鬚垂到了脖子那一塊像是一個武林高手一樣,看上去給人一種不近人情的感覺。

這個讓於樑的心中似乎是有些尷尬,不過於樑也並沒有多說出來什麼東西,只是輕輕的咳嗽了一聲,嘿嘿的笑了一聲,對着這個老頭開口說道:“你放心,錢這一方面我肯定會給你的……”

說完這句話,於樑直接就在自己的身後提出來了一個隱私的行李箱。 “我去,主播,你這個大箱子是什麼鬼。”

“就是啊主播,你現在拿出來一個大箱子,這操作也太騷了吧?”

“主播給我們透個底兒,這箱子裏面都是什麼東西啊?”

“主播快點打開,快點打開!”

即便直播間裏面的人一直在催,可是於樑還是沒有打開這個箱子,只是將這箱子交到那個老漁夫的手中,笑着說道:“老人家,你放心吧,我讓你去幫我忙錢,這一方面肯定不會少給你的。”

說完這一句話之後,而那於樑打開了這個箱子。

這箱子裏面全部都是那紅紅的錢幣。

看到了這裏這個漁民這才趕緊用力的點了點頭,臉色瞬間變得十分好看。

“小夥子,看在你有誠心的份上,我這條船今天就破例拉你一次。”

聽到了這裏,直播間裏面的人全部都興奮了起來。

就連於樑,也是吐出來了一口粗氣。

本來還以爲這個老頭不會拉自己呢,真的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啊。

“我去,果然在這個世界什麼都不好使,錢纔是最好使的。”

“樑爺小心啊,像這種荒山野嶺,這種人可要小心。”

“沒啥問題。”

於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地開口說道。

老頭看了一眼空中飛翔的那個金屬球,先是愣了一下,緊接着緩緩的開口說道:“哎喲喂,真的是看不出來啊……小夥子還是使用的高科技。”

聽到了這裏,於樑趕緊笑着搖了搖頭開口說:“你說笑了老爺子,這算是什麼高科技?”

於樑說完這句話之後,眼神之中充滿了一陣冷漠的光輝。

天后逆襲:高冷男神請接招 ,緩緩的開口說道:“老人家這一條路應該也不好走吧?”

“還好還好……”

那個老頭緩緩的點了點頭。

“我在這片海上打了一輩子魚,遠的海路我也去過,看到了沒有?只要是在往東南方向行駛,一天左右的時間就能夠到了,但是在此之前需要先穿過一個天然山洞。”


聽到了這裏,於樑緩緩的點了點頭。

現在這裏又不是自己的地盤,都無所謂了,幹什麼都行,自己聽從這個老頭的差遣就完事兒了。

“哈哈哈哈,主播啊,這一次跟你上一次還挺相似的,上一次你不是也找了一個老頭給你帶路嗎?”

“主播一定要小心啊。”

“樑爺加油!”

“樑爺,你在海上吃什麼啊?”

聽到了這裏,於樑先愣了一下,不過緊接着,又是開口說道:“這個沒有關係,吃的話,咱們到了島上再吃。”

王牌寵婚:重生嬌妻不好惹 。”

“就是啊,還不如讓老漢現在給你打一點魚。”

“兄弟啊,你要聽我們的,不然一會兒上去之後真的什麼都沒有。”

看到那些觀衆們關心自己,於樑的心中也是一陣欣慰。

“大家放心吧,我這邊肯定不會出現其他問題的,我確定我能夠平平安安的到達,大家還請不要擔心啊。”

說完了這句話,於樑作出來了一個OK的手勢。

“去了島上之後,那裏面全部都是吃的蟲子,包括一些草食動物以及樹上的野果,什麼不能吃?”

於樑說完這句話,而在直播間之中,又是一羣人開始瘋狂給於樑刷禮物。

“感謝蘭心送的666個小狐狸——主播加油!主播最厲害了!”

“感謝雲空間送的三隻火箭——樑爺加油,我們一直都看着你呢。”

看着直播間裏面所有人的鼓勵,於樑的心中同樣也是暖暖的。

“好的謝謝大家,不過希望大家現在不要刷禮物了,還沒有到真正應該展現技術的時候。”

說完這句話,而於樑整個人,彷彿就像是突然之間明白了什麼。

的確如此。

他現在還沒有到達那座孤島上,這些人也沒有必要給自己刷禮物。

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大腦裏面有一陣系統提示音,瘋狂地出來。

“叮咚,任務來襲:在這一次荒野求生之中,連續三天上頭條,可獲得神祕大禮包。

任務2:在孤島之中生存一個月,若是生存成功,解鎖系統新模式。”

聽到了這裏,於樑也只是笑着搖了搖頭。

這一切對於於樑來說,都已經無所謂了。

於樑看了看自己的正前方,眼神之中存在着一絲冰涼。

於樑只是輕輕地朝着正前方走了一步,他的表情似乎早就已經可以說明了一切。

於樑緩緩的開口說道:“既然都已經這般模樣,我也無所謂,大家先看會兒這自然風光,我先跟老漁夫聊一會兒。”

畢竟在這個世界之中,這些人80%都是宅在家裏面,所以基本上沒有看過如此美妙的景觀,這個也是於情於理。

於樑轉頭看向自己旁邊的那個老人,笑着開口說:“老人家,你在這裏應該很長時間了吧?”

“還好還好。”

老人家笑着搖了搖頭。

“這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了。”

老人說完,又是指了指在天空之中那個金屬球。


“小夥子,你這個球得多少錢?這可是高科技吧?”

於樑愣了一下。


於樑不知道接下來究竟要用一個什麼樣的姿態跟老人去講述這件事情。

因爲於樑清楚,這個金屬球,可是未來的高科技,單純說,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

所以來說,哪怕是跟這個老頭解釋,也解釋不清楚。

畢竟於樑也不清楚這個金屬球到底是何等構造。

於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眼神之中充斥着一股冰涼。

“這個……不貴,不貴也就幾千塊錢吧。”

於樑笑着開口說道。

聽到這,這個老頭這才笑着點了點頭。

雖然老頭一臉的微笑,但是還是能夠察覺得到老人心中的那一絲冷淡。

“哼……”


老人的心中同樣也是心懷鬼測。

“真的是笑死我了……在這裏騙誰呢?居然說這個球也就才幾千塊錢,一看這個小子就是很有錢的樣子。”

老頭嘴角微微上揚,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於樑。 可以說,老頭活了這麼長時間,沒有吃過豬肉,但是也看過豬跑吧。

毫無疑問,老頭雖然沒有出過這個小山村,但是卻看到有好多好多前來的冒險者,他們身上那些裝備,包括一些服裝品牌等等之類的。

所以來說,這個老頭能夠明白,於樑身上穿着的這些,全部都是最好的。

別說那些,單純就說於樑手中拿着的那個盤山繩,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這個連想都不用想。

老頭先是輕輕的轉了轉眼珠子,吐出來了一口涼氣,表情似乎就像是不知道,所以然一樣。

“這個……”

老頭的心裏面,感覺好像是快要爆炸了一樣。

其實這一切都已經無所謂了。

於樑一步一步地朝着正前方走了過去,看着這個直播的屏幕。


“我怎麼感覺這個老頭不像是什麼好人?”

“我也有這種感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行了行了,別扯犢子了,都已經東窗事發了,說這麼多也沒有什麼用。”

在直播間裏面的那些觀衆們,你一言我一語,但是都看這個老頭不順眼。

於樑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那個老頭沒有注意自己,這才趕緊在直播間裏面緩緩的說道:“大家小點聲,人家已經很不錯了,能夠拉我一把,我真的覺得挺感激的。”

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嚥了一口唾沫,能夠從於樑的眼神之中看得出來,這件事情的確是有一些惶恐不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