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不過三秒!直接被祝融一口就咬死了!連掙扎一下都做不到!還未來鹿王?笑死!

:這隻小白斑鹿就是典型的:心比天高,命比紙薄!

:黑粉呢?怎麼不出來啊!來啊!

:咬死了一隻小鹿而已,這是什麼傲人的戰績?

:剛剛還是『未來鹿王』,現在就成了『小鹿而已』!

……

祝融感覺一大波粉絲值正在朝著自己襲來!

不過,他並沒有時間打開系統查看!

因為此時的他感受到自己的獠牙在晃動,而且隨時都有可能會掉落。

雖然他嘴裡的小白斑鹿沒有成年,但是重量最少也在70斤往上!

四顆快掉落的獠牙承受著七十多斤的重量頓時顯得有些吃力!

祝融忍著疼痛用眼神示意虎妹跟上!

在一旁偷看的虎妹興奮極了!

見到祝融這麼輕鬆地解決了這『陌生的大傢伙』,虎妹頓時像個孩子一樣興沖沖跟在祝融的屁股後面。

祝融艱難地堅持到了小石堆附近的岸邊,接著隨意地將小白斑鹿的屍體放在了地上。

嘴裡的鮮血順著嘴角流下。

一股有些酸癢的疼痛感從獠牙的位置傳來。

一時間,祝融有些分辨不出嘴裡的鮮血是小白斑鹿的還是自己牙齒處滲透出來的!

此時的他特別想對著水面看一看自己嘴裡的情況。

不過他最終還是抑制住了這種衝動!

:祝融這表情是怎麼回事?怎麼一點享受的感覺都沒有呢?

:說得也太委婉了一些,明明是表現得很痛苦好吧!

:難道是獠牙要掉了?

:這個可能性很大啊!剛才祝融的捕獵很順利啊,那隻鹿連掙扎一下的機會都沒有,也只有換牙才會讓祝融露出這種表情吧!

:現在換牙那不是又白忙活了?

:你沒看到虎妹那期待的小眼神?

……

虎妹見到祝融把獵物放下也沒有第一時間上去吃!

隨著這幾月跟隨虎媽的學習,虎妹已經改掉了很多之前的壞毛病!

因此即便她對眼前的食物很眼饞,但是還是沒有主動湊上來!

此刻的祝融難受極了,完全沒有注意到虎妹的表現。

忍耐了一會兒,他終於有些忍不住了,直接伸出了自己的大爪子塞到了自己的大嘴巴里!

鋒利的爪子與晃動的獠牙很快碰撞在一起!

祝融開始控制著爪子不斷地晃動著獠牙! 隴西郡。

距離帝都咸陽很遙遠,有些人一生也不會想到去那裏,但是那裏是大秦帝國的西錘邊境,一直是秦軍兵源所在。

老秦人所在的郡縣,往往團結意識比較強,再加上百年以來持續推行秦法,相比於關外諸郡,隴西郡秩序維護也不錯。

在大秦帝國三十六郡之中,隴西郡人口,田地,富庶程度都落後於大多數郡,屬於墊底。

這也意味着隴西郡在大秦帝國之中的存在感不高,屬於一聲不吭,很穩定的那種,只是這一次,卻爆出了驚天大瓜。

欺壓大秦銳士烈士遺孀,強納烈士遺孀為妾,偏偏這樣的事情,真實的發生了。

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尉繚與李斯等人看來,當真是窮山惡水出刁民,天高皇帝遠的地方,有些人的膽子大的包天。

這樣的事情,就連咸陽城中的頂級紈絝都不敢幹。在尉繚看來,不光是欺壓者必死無疑,當地的官吏也罪責不小。

編戶齊民之後,大秦帝國在等級之上就顯得更為森嚴,官府更是會按照不同的標準對於民眾進行區分,並就此制定出不同的賦稅徭役的標準。

這意味着大秦對於戶籍的控制已經達到了極致,在大秦帝國之中,已經有了戶口簿與身份證。

商君書上明確記載:生者著,死者削。

在大秦帝國之中,雖然不許國人百姓隨意遷徙,但並不是絕對的禁止人口流動,只是要辦理嚴格的更籍手續。

《法律問答》之中明確記載:遷徙的民戶需要把戶籍,年籍,爵位記錄等檔案一起遷徙到新的居住地。

站在書房之中,尉繚負手而立,心中殺機卻再一次升騰而起。

在大秦帝國之中,結婚,離婚都要去官府登記,在《法律問答》之中明確指出棄妻不書,貲二甲。其棄妻亦當論不當?貲二甲。

如此嚴格的戶籍制度,如此昭昭秦法,烈士遺孀被強納,當地官署若是不知情,才是一個笑話。

「李相,烈士遺孀被欺壓,這樣的情況多麼?」半響之後,尉繚朝着一側的李斯,語氣幽幽:「土地改革以來,你走過的郡縣比較多,想必多有了解……」

喝了一口涼茶,李斯長身而起,對着尉繚點了點頭,道:「幾乎每一縣都有發生,太尉也清楚,兼并戰爭期間,我大秦將士建功立業,陛下又是厚賞。」

「是以,但凡是我三軍將士之妻女,皆十里八鄉的美人兒,將士們為國捐軀,自然是有人起了貪念。」

「太尉,若是事情發生的不多,不夠頻繁,有廷尉畢元在,我又何必連夜返回咸陽,這件事在擴大下去……」

「其中以隴西郡最為嚴重……」

說着,說着,李斯沉默了下去,半響沒有了聲音,但是他想要表達的意思,確實一清二楚的表達了出來。

「哎!」

長嘆一聲,尉繚看了一眼沉默不言的王賁,道:「通武候,給武成侯修書一份,老夫要見他一面。」

聞言,王賁心裏頓時『咯噔』一下,他可是清楚,以王翦與尉繚的權勢,兩個人應該減少會面才是最好的。

但是這一刻,尉繚明言他要與王翦會悟,這讓王賁心頭大吃一驚,畢竟一個是太尉,一個是當今最強戰神。

「與太尉會面,家父只怕是未必肯答應,畢竟你們二位的身份,不方便會見……!」

撇了一眼王賁,這一刻的尉繚眼神中帶有殺氣:「將發生的事情如實告訴武成侯,老夫要借他的勢。」

「我軍中兒郎被欺壓至此,若是老夫不站出來,有何面目當這太尉——!」

「諾。」

聞言,王賁神色凝重,再也沒有了拒絕。時至今日已經不是一個人的事了,這是涉及整個大秦銳士的事。

這是大秦百萬將士的事!

很顯然,這一次尉繚要追究到底,所以才覺得光是自己一個人不夠穩妥,想着借王翦的勢。

「太尉,你這是要?」

這一刻,李斯轉過身,雙眸之中滿是凝重,看着尉繚一字一頓:「太尉,如今土地改革正在進行,一切以穩為主!」

回答李斯的聲音,冰冷而肅殺,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這一刻,尉繚冷聲,道:「土地改革是國府官署的事,而欺壓烈士遺孀,逼迫烈士遺孀改嫁,得到烈士家產土地,這已經涉及到了太尉府。」

「若是老夫不殺人,大秦三軍將士在戰場上豈能放心殺敵!」

「既然老夫作為太尉,作為大秦百萬大軍的最高統帥之一,老夫就有責任為了他們,殺出一片朗朗晴天。」

……

聞言,李斯臉色巨變。

他心裏清楚,一旦尉繚不管不顧的出手,必將會讓風波席捲整個關中,徹底破壞穩定的關中局面。

但是,這一刻他想開口勸諫,卻怎麼也開不了口。

李斯清楚尉繚如此震怒的原因,畢竟這一次有人碰觸到了底線,讓大秦銳士憤怒,引發的反撲是致命的。

「太尉,要不要本將向大將軍蒙恬,以及任囂將軍修書一份?」

這一刻,王賁雙眸之中充斥着肅殺,整個人的氣勢更見凶煞氣息:「這樣一來,北地軍,南征大軍,藍田大營,再加上三十萬樓船士,牽扯出不管是誰,皆殺之!」

驟然之間,李斯跳了出來。尉繚尚未開口,李斯朝着王賁連連搖頭,道。

「通武候不可,此事萬萬不可!」

之前尉繚的話,雖然讓李斯吃驚,卻也只是吃驚,畢竟這件事應該嚴查,尉繚用王翦之勢並無不可。

但是這一刻,他真心被嚇住了。

以王賁的說法,二十萬藍田大營,三十萬北地軍,五十萬南征大軍,三十萬大秦樓船士。

舉國之兵。

普天之下,除了始皇帝嬴政沒有人壓得住。更何況,現如今,嬴政明顯的要徹查,要不然也不會增設大秦軍事法庭了。

一旦按照王賁的想法,以王翦,蒙恬,王賁,任囂,再加上尉繚之勢,這一次,大秦帝國之中必將血流成河。

而且除了始皇帝,任何人都阻擋不了!

。 怎麼現在因為言景祗眼睜睜的看著她離開什麼都不動就覺得難受心酸呢?

盛夏從言景祗這裡離開,早已經有司機等在下面了。盛夏收拾東西的時候就給許主管打了電話,讓她來接一下自己。

上了許主管的車,她開口就說:「夏夏,今晚有個飯局,需要你氣參加一下。」

盛夏疲倦地揉了揉眉心,她整個人靠在了椅背上,閉上了眼睛問:「什麼飯局,你怎麼沒有早點和我說?」

許主管解釋道:「我也是不久前接到的通知,我們一直在盯著的那個資源,今天他們的製片人就會出現,這是一個好機會。」

盛夏明白許主管是什麼意思,他們努力了這麼久,不能在這種時候半途而廢哇,只能咬著牙硬著頭皮上了。

「知道了,我先回家換個衣服休息一下,晚點你來接我吧!」

「好!」許主管答應了一聲,將車開出去了十幾米后想起了一個問題問:「對了,你之前讓我看的房子我已經看好了幾家,你要不要挑一家?」

盛夏都已經決定從言景祗那裡搬出來了,那肯定是要另外找房子住的。這段時間她一直都在住酒店,讓許主管幫忙給她看看房子,遇到合適的她就買下來進去住著。老是住在酒店也不是一回事哇,再多的錢也經不起她這麼折騰吶。

「都可以,離公司稍微近一點就好了。」

盛夏打算將工作室遷移到一個更大的寫字樓去,重點是她不想因為來這邊的工作而看見言景祗,索性不如不見,他們兩人現在見面也是挺尷尬的。

盛夏回到家好好的洗個澡休息了一會兒,等到下午四點的時候,盛夏倒是準確的踩著點趕到了酒店外,許主管已經在那裡等著了。

盛夏剛洗完澡出來,身上還帶著沐浴露的味道,很好聞。而且盛夏知道今晚有飯局,特意化了個妝,很明顯是有備而來的。

「夏夏,你要的房子我已經給你訂好了。不出意外的話,明天你就可以搬進去了,離公司很近。」許主管一邊開車一邊說,餘光注意到盛夏的臉上滿是疲倦的味道,她以為是盛夏沒休息好。

「嗯,辛苦你了。」盛夏接話說。

倒不是盛夏有些冷淡,而是她最近沒怎麼休息好,累得很。加上心裡又壓著和言景祗的事情,所以對其他的事情都不怎麼上心。

看盛夏這麼疲憊,許主管忍不住問了一句:「夏夏,你和言總……真的要離婚了嗎?」

盛夏微微一愣,眼神中閃過一絲詫異,但很快就點頭說:「嗯,準備離婚了。」

許主管眼底有一絲難過,別過頭去繼續開車,隱藏起了自己的情緒。

畢竟那是人家的事情,她問多了反而不好,只是覺得有點可惜,畢竟她是言景祗放在盛夏身邊的人,是親眼看著言景祗和盛夏以前是多恩愛的。但如今呢,兩個人勞燕分飛的,多多少少還是讓人覺得有些遺憾。

。 既然前一天已經交接好了方案,那麼今天便是與凌濤集團交付的日子,謝寧上任部長第二天便要面臨這般考驗,離開了謝總監的溫室,他緊張地全身發抖。

尤其是見到江亦權的時候,他更加沒有底氣,原來偷竊席現的文件考驗不在董事會,而是真正交付的時候。

江亦權依舊故作深沉,在青年肩膀輕拍,「放心,不會有問題的。」

董事會依照席現最後的方案,幾乎沒有審核,江亦權也是滿懷信心,帶著新上任的謝寧來簽約。

然而情況似乎並非如他們所想。

凌濤的董事長翻看方案良久,卻遲遲沒有給出結果。

「凌總,這裡其實是……」謝寧想做解釋,被江亦權瞪了一眼只能住嘴。

江亦權似乎也發現了端倪,江宇華之前所說這份初始稿其實也是出自席現之手,他還不信,可如今面對凌濤的任何疑問,謝寧都無法給出解釋,確實讓江亦權懷疑,到底謝寧有沒有經過調查后做出這份企劃。

他根本就對凌濤一無所知,抄作業都是只抄了個結果,沒抄過程。

「權總,關於這份合同的事,我想我們還是……」沉默許久,對面的男人終於開口,面露苦澀,很顯然這份合同他不滿意。

合作了這麼多年的凌濤集團,在江盛最拿手的領域,這份合同的簽約竟然……失敗了?

江亦權的眼中再也沒有深沉,此刻冰冷地嚇人,將罪責推卸到了提交合同的謝寧身上,謝寧哪裡見過這幅場面,顯得十分恐懼,不禁默默咬牙,又是席現!那傢伙怎麼每次都不靠譜!這份合同是席現給的,都怪席現!

房間內沉默了許久,江亦權顯然不想管,謝寧在大腦內迅速思索了片刻,想另闢蹊徑挽留這次合作,於是試探性問:「凌總,如果我們……」被江亦權制止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