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王已經死在白玉關,這是國家發布的消息!

神秘蕭公子是龍王,也只是網上傳言而已。

所以……這個蕭公子,肯定不是龍王蕭何。

這個謎團解清了,立刻馬上又有人詢問:「蕭公子,您剛才罵朴仁勇是狗屁……這什麼意思?難道,您有把握戰勝他?」

蕭何回頭淡淡笑道:「我哪裡有把握啊!是我的老闆沈小姐有把握!她才是龍國第一名醫!」

「什麼?」這話一出,無疑一個驚雷在這裡炸開,眾人都驚呆:「蕭公子,您不是在開玩笑?從未聽過沈小姐會醫術啊!」

蕭何淡淡笑道:「她會不會醫術需要告訴你嗎?她要是不會醫術,我又跟誰學的?如果沒有她的指點,我剛才又怎麼可能會擊敗那個老中醫的助手?」

蕭何一連串的問答,直接將周圍的人懟的啞口無言!

攝像機立刻全都對準了沈溫婉:「沈小姐,您的醫術是跟誰學的?您學醫多久了?為什麼您從來沒有展示過?」

沈溫婉緊張的說不出話來!

她的手死死抓著蕭何的手,都快掐出白印來了!

她哪裡會什麼醫術啊!一回答就露相,蕭何這樣稱讚她,不是故意讓她難堪嗎?

在她實在不知所措的時候,蕭何立刻幫她解圍:「讓一讓,還要比賽呢!雖然沈小姐醫術高明,但她淡泊名利,不喜歡張揚,所以不要問她關於醫術的問題!」

「今天要不是見這個棒子太囂張,可能她一輩子都不會暴露她會醫術這件事情!」

蕭何推開記者,將沈溫婉拉上擂台!

朴仁勇的眼睛,始終緊緊盯著蕭何,他知道,真正會醫術的人,絕對只是這個蕭何!

不過,他究竟是龍國龍王蕭何,還是……另有其人?

如果是別人,他都無所畏懼,但要是龍國龍王,他就糟糕了,因為他知道自己不是龍國龍王蕭何的對手!

因為當初蕭何醫治那位權貴的時候,他有幸觀摩過所有過程,看到了許多隻在傳說之中存在的絕技!

若不是這個原因,他怎麼會費那麼多心思將蕭何弄進牢里!

「你多慮了!」黑水拿著一個平板電腦走了過來:「蕭何還在坐牢!」

平板電腦上有視屏連接監獄……蕭何蹲在牢房裡,清晰可見!

朴仁勇鬆了一口氣!

只要不是那個龍王蕭何,挑戰他的人不管是誰,他都有絕對把握戰勝!

「沈小姐,龍國真的沒人了嗎?需要你一個女人出來撐場子?」看到走上擂台的沈溫婉,朴仁勇開始譏諷!

「我我……」沈溫婉又緊張的說不出話來,畢竟站在她面前的可是擊敗了薛神醫的人!她一點醫術都不懂,對方給了她極強的氣勢威嚴!

關鍵時刻,又是蕭何擋在她身前:「你什麼東西?一個棒子而已,也有資格挑戰沈小姐?你先過了我這關在說吧!」

「呵呵,年輕人,不要這麼囂張,你會多少點醫術,有下面這些沽名釣譽的名醫厲害嗎?」朴仁勇繼續譏諷!

「我的醫術,只是沈小姐的一點皮毛,但擊敗你已經足以!」蕭何淡淡笑道:「說吧!你最擅長什麼,我們就比什麼!」

朴仁勇瞬間臉色陰沉,剛才是他這麼囂張跟龍國的名醫們說,你們最擅長什麼,我就跟你們比什麼……這話何其辱人!

現在,輪到別人對他說了,擺明是故意將他羞辱!

「很好!」朴仁勇冷笑點了點頭:「我們先比辨別藥材吧!輸了跪下喊爺爺!」

著筆中文網 話分兩頭,再說秦維傑和湯姆。

兩人被推進『鏡面空間』已經接近一個小時的時間了。

這一個小時兩人並未遇到什麼危險,趁著這段時間兩人也好好的觀察了一下『鏡面空間』。

『鏡面空間』說起來與現實世界沒有太大不同,只是所有的事物都是相反的。

比如現實世界中霍格沃茨是在黑湖的東邊,而在鏡面空間中霍格沃茨城堡則來到了鏡面空間的西邊。

至於其他的,那便是在『鏡面空間』中所有的鏡面都不再具有反射的功能,水中不會再倒影任何事物,而是變成的一個真正的黑湖,除了漆黑的水底以外再也看不到其他。

秦維傑與湯姆不敢走太遠,只是在周圍轉了轉,甚至連城堡都沒有靠近。

一來是初入此地兩人也不敢探查的太深遠,二來進入城堡風險更多。

從《鏡中謎影》一書中兩人知道,『鏡面空間』最恐怖的並不是被困在其中,而是裡面的怪物。

萬一進入城堡遇到一堆怪物,兩人不就交代在這了嘛。

兩人坐在黑湖邊不敢造次,水中有三隻人魚在瘋狂的攪動水浪,這三個傢伙是兩人剛進來不久后被放進來的。

三隻人魚進來后便不消停,不斷地越出水面再鑽進去,彷彿在試圖從水面返回現實世界。

秦維傑也勸了幾次,告訴了他們沒有相應的魔法根本無法逃出去,但三隻人魚就是不聽,依舊我行我素的浪費著自己的氣力。

「麻蛋!說好的當個慫包的!剛才察覺有人在暗中觀察自己的時候就應該轉頭跑的!」

秦維傑懊惱的自責著,但在剛才那種時候他腦子裡想的全是如何找到二狗,根本沒想過逃跑。

也不怕丟人,秦維傑他剛開始還以為那暗中的觀察是學校又加派了人手保護自己了呢,所以才沒有太在意。

現在看自己是想多了,看起來自己還是沒排面啊!

湯姆此時明顯有些慌神:「你打算怎麼辦?我們怎麼出去?」

「不知道……」秦維傑聳聳肩:「要不先找到二狗吧!活要見狗死要見死狗!」

「怎麼找?」

秦維傑思索了片刻,突然面色一喜,從懷中的伸縮帶中掏出一張符紙。

「二狗的項圈上有我之前給他做的護身符,符咒是我做的多少有些感應,我試試用引導符引導一番。」

二狗的項圈是入學前學校要求的,本來秦維傑和二狗都不願意,奈何學校的淫威秦維傑也就只能就範了。

秦維傑是人懂得人情世故最終就範,但二狗可是條獒犬啊,且不說他懂不懂人情世故,單單是獒犬的傲骨就不允許他被拴上項圈。

最後秦維傑百般安慰,百般承諾,最後又在項圈之上附加了『清涼符』、『日炎符』以及『玄霄護身符』這才讓二狗帶上項圈。

其實有沒有『玄霄護身符』二狗並不在意,『玄霄護身符』聽著名字大氣,實際上只是個閹割版,也就能避煞驅邪,比普通道觀的符咒稍微強一點。

二狗真正在意的其實只是『清涼符』與『日炎符』。

「清涼符」緩解內燥,調理血氣,外界燥熱之時還能通達清涼之意,二狗十分喜歡。

『日炎符』則與『清涼符』相對,一般是在天氣嚴寒的時候可以散發日炎的暖意,功能強勁,俗稱當世黑科技。

二狗項圈之上的『玄霄護身符』雖然是閹割版,但好賴也是秦維傑在上學前花費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沐浴焚香,敬神誦經之後做成的,裡面甚至還凝聚了秦維傑的一滴精血。

而『引導符』便可以以秦維傑的精血為引,尋找那一縷精血氣息,從而確定二狗的位置。

說著秦維傑便已經做好了一張『引導符』,做完之後秦維傑還不忘念叨:「三清上祖在上,弟子此番形勢所迫,未經沐浴焚香、敬神誦經便貿然施符,還望上祖見諒!事急從權!事急從權!」

這倒不是秦維傑自找麻煩,而是規矩就是如此。

雖然秦維傑之前也不太相信有神明的存在,但他卻一直遵守著師父定下的規矩,這不是迂腐,而是在一次次的遵守規矩的同時學會敬畏天地。

掌握了超凡力量的人,如果不已規矩約束,心中不存敬畏,這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萬一你飄了呢?

敬畏存心間,不迷信,不妄斷,守得是底線,守得是本心,僅此而已!

做完一切儀式,秦維傑雙手掐訣,『引導符』順勢無風自動,順勢化作一抹紅芒向著東方的禁林木屋飛去。

禁林前的木屋是林場看守與鑰匙管理員的住所,在霍格沃茨林場看守與鑰匙管理員多半是兩個職務身兼一人。

林場看守職務負責看守禁林,一來禁止禁林中的生物前往霍格沃茨,二來阻止一些調皮的學生闖入禁林。

秦維傑記得現在的林場看守好像是一個跛腳的中年大漢,人看起來很邋遢,常年一身不合時宜的皮毛大衣,看起來有點像犀利哥,名字好像叫奧格。

開學時就是他在霍格莫德村車站接一年級新生去學校禮堂的。

兩人奔襲十來分鐘后終於來到了禁林前的木屋,木屋看起來搭建的十分簡陋,跟個窩棚差不多。

此時禁林木屋中坐著一人一狗,那一人正是犀利哥奧格,至於那一狗嘛,自然是二狗了。

「二狗!」秦維傑輕聲叫了一聲

「汪?」

二狗驚喜的轉過頭,烏黑的大圓眼睛中吐露出驚喜與詫異,隨後便不顧一切的向著秦維傑奔跑過來,一頭撞進了秦維傑懷裡。

「哎哎哎~腰腰腰,腰斷了!!你心裡沒點數?你以為你還是幾個月前啊!!」

秦維傑雖然嘴裡罵著,卻支撐著身子抱著快有他高的二狗,伸手揉捏著二狗的狗頭。

二狗伸出舌頭舔舔秦維傑:「汪!」

「呵呵,別提了,被圖森那孫子給關進來了……」

「嗚~汪~」二狗明顯很失落,有很不安

「怎麼了?有什麼危險?」、

秦維傑正問著一旁的湯姆拍了拍秦維傑,秦維傑順勢回頭看去。

只見黑湖方向走來兩人,看身影應該是兩個十來歲的孩子,跟秦維傑與湯姆差不多高。

待兩人走進,秦維傑定睛一看,這是把秦維傑嚇了一跳。

「我擦!?跟看鏡子一樣?」秦維傑忍不住說道

對面來人正是秦維傑與湯姆,與禁林前木屋中的兩人一毛一樣。

「汪!!」二狗再次提醒道。

秦維傑臉色發苦,湯姆看向秦維傑詢問,秦維傑值得說道:「要想活命,先殺了他們,鏡像與本體之間,只能活一個。」

「萬一……我是說萬一,我們輸了呢?」湯姆問

「我們死,他們代替我們繼續在『鏡面空間』中存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肖薇那宛若深淵般的凝視,讓林刺心中的恐懼逐漸上漲。桌下的雙手不知道該放在哪裏為好,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手心裏邊還不斷的冒着冷汗。

緊接着,他抬起一雙試探且複雜的目光,望着面前的女人,看上去就好似在等待着審判的到來一樣。

一時間,他的心裏就猶如十五隻吊桶打水,整得七上八下的,久久不能平靜,心臟跳動的聲音更是如打鼓一般怦怦地響在耳畔!

時間走得很慢長,好像停留在這一秒似的,讓他……

《無上劍庭》第二卷蟄龍已驚眠一嘯動千山第七十二章野心和宏圖尊敬和仰望 人全了,飯菜全端出廚房,放到餐廳的一張大圓桌上面。

李星星隨大流而出,「小夏哥,哥,快去洗手,接風洗塵宴,可豐盛啦!」

大盆菜,北方的豪氣。

湊齊四個盛菜的搪瓷盆,也不容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