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小虎這話一出,全場沸騰,那老者站在那裏,嘴脣在微微顫抖。他不是沒有那麼多錢,只是這價格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預算,或者,他心中還有別的打算。

那老者的嘴角似乎微微的翹了一下,然後忽然一閃便消失了。

“小子,你等着,這事不會這麼結束的。”那狗三說完這一句也消失不見。

“九千七百金,成交。”隨着那錘子的落下,全場歡呼起來。龍小虎幾乎如明星一般被衆人注視着朝着後堂走去,秦仲跟着他,也覺得沾光不少。

“這小子爲何突然多了那麼多錢,究竟是什麼來歷?”一旁的齊軒憤憤不平的問道。

陸晉鵬擺了擺手,無奈說道,“我也不知,只知道這人是月山村的一個鄉巴佬,或許有些親戚比較有錢吧,充其量也只是個暴發戶,不用管他,築基五層的人能牛到哪裏去。”

齊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二人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這拍賣行。

龍小虎拿了獸皮和那黑色三角一齊揣進懷裏,而那秦仲也順利拿到了那功法羽化勁,只是他心急,立馬便學了。

龍小虎沒有立馬回去,畢竟花了人家一萬金,至少要先和對方說一聲,然後告訴他們自己什麼時候還,如今他只想着天天做符文賣錢去還。

幫大師兄擎蒼買了髮釵之後,龍小虎直接上樓去找音鈴,只是找了半天不知道那音鈴在哪個房間,只好去上次進去過的那葛大然的房裏,剛走到門口便聽到裏頭一陣陣的女人喘息的聲音。

龍小虎上一次進去,那葛大然便抱着個穿着暴露的美女在那裏卿卿我我,此刻他也能大概猜出裏頭在做什麼,便也沒去打擾。正在煩惱去哪找那音鈴時,前頭走來一個高大的光頭青年。

“您好,請問是龍小虎兄弟嗎?”那光頭非常友善的問道。

龍小虎跟他相比,差了好幾個頭,此刻擡着頭看他,見到他疑問的目光才呆滯的點了點頭說道,“我便是,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那光頭依舊非常友善,說道,“我是二當家叫來負責保護你回家的護衛,我叫牛大。” “這名字取得好,這人的確夠牛,也夠大塊頭。”那秦仲幾乎就要笑出來了。

龍小虎認出他便是當日站在音鈴身後的護衛,便問道,“保護我,爲何要保護我?”他有些疑惑,莫非二當家真的看上自己?

那牛大看出龍小虎疑惑,趕緊說道,“小兄弟莫要誤會,這是行會的規矩,買了貴重東西,便會派人護送你到安全的地方,這樣我們的交易纔算完成。”

龍小虎哦了一下,心中多少還是微微有些失望。

牛大繼續道, “適才你得罪的兩人,似乎有些不簡單,他們很有可能對你不利,所以這一路或許不是很安全,一會你們要緊跟着我,不要離開半步。”

這話一說,龍小虎纔想起適才合歡派拿老者詭異的笑容和那黑袍青年的話語,頓時心中泛起了一絲危機感。

“在這黑玉行會,或許是懼怕行會勢力,對方不敢動手。但是走出這黑玉城,或許就不一定了。”龍小虎想到。

“那二當家在嗎?我想當面謝謝她。”龍小虎問道。

牛大說道,“二當家有事出去了,她只是說若是你下次再來,記得去找她。”

龍小虎一聽有些遺憾,便說道,“幫我轉告那二當家,就說那錢我一年之內定會還清,還有替我謝謝她。”

牛大點了點頭說道,“放心,我一定轉達,此刻我先送你到安全的地方吧。”

龍小虎和秦仲便跟着牛大走了出去,那秦仲還一臉嬉笑的揶揄龍小虎,逼他承認自己和那音鈴的事,只是龍小虎實在不知該如何說,便只好搖了搖頭不去理他。

直到三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一旁的門裏才閃出兩人。

“二姐,花那麼多財力精力,到底這小子靠不靠得住?”一個瘦小的少年此刻向着一旁女子問道。

旁邊女子身材妖嬈,凹凸有致,正是那二當家音鈴,此刻她神色凝重的說道,“這小子深藏不漏,上次來過一次,我暗中找人跟着他。當時他才築基三層,卻獨自對付兩個築基九層和一個先天一層的對手,最後還殺了兩個。”

“什麼?”瘦小男子有些不敢相信,說道,“你一定是看錯了,這怎麼可能呢。”

音鈴微笑着搖了搖頭,說道,“就從本身實力來說吧,上次他來的時候是築基三層,如今卻已經是五層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是不是很恐怖。”

“一個月修煉兩層,倒也算天資不錯,只是他起步太晚,就算窮追猛趕,也不一定追的上我的腳步。”矮小少年揚起了高傲的腦袋,不屑的說道。

音鈴笑道,“我的好三弟,你這人就是太驕傲了,這黑玉城誰都知道你是天才,只是你也犯不着和誰都比吧。”

那少年撅了撅嘴巴,說道,“若是也有機會,我和他切磋一下,不過你放心,你看上的小子我不會下狠手的,只是點到爲止。”

那音鈴俏臉一紅,罵道,“小小年紀,你懂什麼,我哪裏……哪裏看上他了,他年紀還不如你大呢。”

那少年邊跑到一旁邊說道,“也許二姐你就是喜歡老牛吃嫩草呢。”說完一溜煙的跑到別處去了,只留下那音鈴一人站在那裏。


“龍小虎,究竟你是不是那個能幫我行會度過危難的關鍵人物……”一個好聽但又憂愁的聲音此刻喃喃的說道。

……

出了黑玉城,便是一片平原,龍小虎和秦仲一臉輕鬆的聊着天,而那護衛牛大卻一臉警覺的四下環顧,生怕哪裏會殺出一個對頭。

“我說牛大哥,別那麼緊張,弄得我們說話都不好意思了。”秦仲笑嘻嘻的對着那牛大說道。

“沒事,你們管自己說,我的責任便是保護你們。”牛大說完便又瞪着眼睛四處看起來。

“都走了那麼遠了,我估計那合歡派即使想找我們也找不到了吧。”秦仲一臉輕鬆的說道。

龍小虎有些無奈,只好說道,“阿仲,莫要放鬆,敵暗我明,小心爲上。”

秦仲沒有理他,哼着小曲繼續悠閒的走着。

正走着前方不遠處的林子一羣鳥雀突然驚起,惹得那牛大神色一變,警覺的說道,“小心。”

話音未落,林子裏飛出一隻黑爪,直取龍小虎胸膛。那牛大身形閃動,擋在龍小虎前頭,出拳一對。

“嘭……”的一聲,那爪子往回飛去,沒入林子裏頭。

“出來,別鬼鬼祟祟的。”一聲暴喝從那光頭牛大的口中說出,震的林子裏樹木搖晃。

龍小虎也被震的耳膜生疼,只是心想,“這牛大哥好強的功力。”

沒一會兒,林中顯出兩人身影,正是適才拍賣行中與龍小虎競價的那個老者和那灰袍青年狗三。

“小畜生,我今日要讓你知道,搶我們合歡派的東西有什麼後果。”那老者語氣生硬,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你是。”牛大看到那老者,灰布將整個臉團團圍起,只留出兩隻精光閃閃的眼睛,竟然有些恐慌。

“看來你也挺識貨嘛?區區一個剛晉級到後天期的護衛,難道也想與我動手嗎?”那老者嘴角露出一絲輕蔑的微笑,一字一句的說道。

牛大此刻神色凝重,雙眉已經緊緊皺在一起了。龍小虎看在眼中,心中也是一陣不安。

“一會我攔住他們,你們兩個有多快跑多快,明白了嗎?” 牛大忽然說道,龍小虎和秦仲此刻也是一臉肅然,聽前頭這人這麼一說,便用力點了點頭。

“想跑嗎?你覺得跑的了嗎?”

那老者正在嘿嘿笑着說些什麼,那牛大已經出招。

“破空拳”,隨着一聲大喝,那牛大一拳打在地上,地面猛地震動了一下,然後瞬間沒有反應。

老者遲疑了一下,感覺不對,立馬閃開。剛挪開身子,他適才站立的地面一股力量猛烈的躥了起來,將那地面也打出一個大洞。

“小子,好本事,不過不知道你在我黑爪的手上,能頂的了幾回合。”那老者依舊是嘿嘿笑着說道。


“黑……黑爪老人,合歡長老。”或許是知道二者的差距,牛大臉上的恐懼已經變得有些恐慌了。

那老者陰沉着臉,說道,“我也不想和黑玉行會結仇,若是你識相便快快走開,如今我只是要殺了那小子拿走屬於我的東西。”

那牛大的額頭已經滿是汗珠,可見那黑爪老人對他的壓力有多大,只是他還是堅定的說道,“我答應了二當家要保護龍兄弟,若是你想對他不利,便先從我的屍體上他過去吧。”說吧攔在龍小虎身前。

老者笑道,“既然你都那麼說了,我便成全你。”說着那飛爪祭起,在空中旋轉了幾圈之後,發出了猛烈的光芒,似乎隨時都要落下。

那牛大也運起了全身的勁道,雙拳泛出藍藍的光芒,眼看對方功法還沒有運完,他高喊一聲,“你們快走。”說着便捏起拳頭攻了過去。

龍小虎和秦仲聽他一說,急忙拔腿就跑。只是沒跑幾步,一旁那灰袍青年狗三身形一閃便攔在二人身前,森森說道,“我師父對付那個光頭,你們兩個小賊便由我收拾了。”說着便摘下了戴在頭上的兜帽,露出臉來。

適才在拍賣行,光線陰暗,二人看的也不真切。此刻定睛一看,這傢伙的相貌當真如同狗頭一般,也不知他的名字是誰取的,竟然如此貼切。

“怪不得他天天要帶着兜帽過日子”,此刻秦仲和龍小虎一齊想到。

那“狗頭”此刻橫眉倒豎,從身後掏出一個黃爪,罵道,“無恥小賊,今日受死吧。”說完便開始運氣。

真氣散發出來,那秦仲感受的真切,急忙正色說道,“對手很強,要拼命了。”


正說着,那黃爪已經掃來。

“尋龍”,龍小虎一聲冷喝,手中無端多了一把黑槍。秦仲一看,頓時有些訝異,只是那秦仲來不及驚訝,那黃爪已經掃到面前。

“叮……”的一聲,二人運起武器去抵擋那黃爪。

龍小虎實力比秦仲弱上一些,此刻秦仲攔在前頭,龍小虎在後頭,二人同時發力去拼。

對方實力比龍、秦兩人相加也要強上不少,此刻對上,龍小虎一邊瞬間便有些式微,紛紛退了好幾步。

眼見對方一招就將自己兩人掃退,那秦仲轉頭輕輕說道,“這目測這傢伙築基九層的實力,我們兩個可能不是對手。”

龍小虎也心中也有些恐慌,那邊牛大應付那黑爪老人明顯十分吃力,這邊此刻自己二人對上這狗三估計也不能取勝。若是那黑爪老人對付完牛大,再回頭對方他們,今日自己三人勢必葬身於此。

“想不到合歡派的人實力那麼強悍,只是一定有辦法對付的,我龍小虎還沒找到父母,還沒見到小云,怎能輕易死去。”龍小虎心中想到。

“閻冥爪。”又是一聲冷呼,那黃爪又幽幽飛來,上頭泛着恐怖的氣息。

龍小虎和秦仲心中大驚,急忙全力抵抗,結果還是被打倒在地。

“你快走,他們的目標是我,不會追你的。”龍小虎喊道。

秦仲怒目說道,“你當我是什麼人,怎會丟下兄弟呢,要走一起走。” 龍小虎此刻也沒辦法便說道,“你快走,去叫我師父救我,這樣我們還有一線希望,如今我先用功法抵擋片刻。”

秦仲也聽出了其中道理,二人分散,至少有一人可以保全,即使今日有所損失,他日也有人可以報仇。

與龍小虎對望一眼,所有話語都在那眼神之中,那秦仲點了點頭,便快速往一旁的森林鑽去。

那黑袍青年果然沒追,只是死死盯着那龍小虎說道,“想回去叫人?即使御劍前來,怕也要好些時辰,那時你早就是冢中枯骨了。”

此處離那蒼雲山有些距離,來回怕是在一個時辰以上,龍小虎心中也沒有信心自己能在築基九層的狗三手下撐到那時候。

正說着,一旁樹叢中出現兩個熟悉的身影,正是那陸晉鵬與齊軒。

龍小虎一看是自己門人,頓時覺得抓住了救命稻草。

“快,來幫忙,他們是合歡派的。”龍小虎衝着二人喊道。

那狗三心中一驚,旁邊二人實力與自己相差不多,若是他們相幫,今日想要殺人奪物,便是難了好幾分。

好在那邊二人一動不動,像是在觀望一般。龍小虎有些着急,“你們怎麼了,他們是合歡派的,快些動手啊。”

狗三一看對面二人有些猶豫,急忙說道,“兩位好漢,在下與他們二人有些私人恩怨,此刻望你們不要插手。下次若是有緣再見,在下必定還上這一人情。”

那陸晉鵬還在猶豫,身旁齊軒站出來笑了一下說道,“這紅髮小子是蒼雲山人,你們跟蒼雲山有什麼恩怨,今日全部都撒在他身上便可。”

“齊師兄,這……恐怕不太好吧。”陸晉鵬輕聲說道,雖然也是恨死了龍小虎,只是此事若是傳了出去,自己二人名聲掃地不說,日後恐怕是無法在門派立足了。

齊軒微微一笑,說道,“若是他死了,還會有誰知曉,我們假裝退在一旁,觀望片刻,這築基五層和築基九層,你有什麼好怕的。”

那齊軒說完便領着陸晉鵬往林子裏走去,頭也不回。

“畜生,不僅不幫,還落井下石。”龍小虎大聲罵了一句,只是聲音沒入林中卻沒有半點回應。。

“如今你還有什麼招數,盡數使出來吧。”此刻見那二人遠去,狗三心中也放下大石,當下輕鬆的對着龍小虎說道。

“畜生”,龍小虎吐了一句惡言,心中想到,“若是那日沒有封印我體內黑氣,今日對付起他,也是遊刃有餘。只是如今我只能靠着自己實力,難道今天真的要喪命於此。”

“玄冥爪”,龍小虎正在想着,對付又攻了過來。

見勢危機,龍小虎急忙運氣了御風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