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天哥倆看的一呆,他不就是仗着有女鬼在身邊,才能狐假虎威的麼,怎麼……這麼厲害?! 龍天兄弟倆嚇得臉色煞白。這還是人麼,一柄桃木劍,還沒碰到人,就能給衆人放血,這要是攻擊在自己身上,那還能有命麼?

哥倆對視一眼,立刻落荒而逃。

龍天邊跑,邊聲音顫抖道:“想救你的女鬼就跟我們來,你要是傷了我們,就再也見不到你的女鬼了!”

趙天驕心念電轉,立刻明白過來,這是對方給他設的套,去救獨孤勝寒,就等於入彀,定然會有危險!

按照雙方的矛盾,這個危險程度,說是九死一生,也不爲過!

但,趙天驕沒有理由不去!

那是他名義上的鬼奴,實際上是他親密的夥伴,更是他夜深人靜時,可以欣賞的遺世獨立的絕代芳華。

“音音姐,你先回家吧。”

說完,趙天驕便朝外面追了出去。

秦音音看着滿地的血,又怕又急,撥了120之後,又撥了110。

出了購物中心,龍天哥倆上了車,這才長出口氣,開車直奔西南方向而去。

趙天驕見二人上了車,立馬攔住一輛出租車。可上車後,他便愣住了,李芷煙竟然也在車裏。

“你幹嘛呢,慌慌張張的?”李芷煙抽出溼巾,給趙天驕擦了擦汗。

趙天驕先叫司機跟上龍天的車,這才說道:“獨孤勝寒被抓走了,是龍天兄弟和松風道長乾的。”

李芷煙一驚:“松風道長不是和龍天鬧掰了麼,怎麼二人又聯手了?”

對此,趙天驕也很是不解,可事實已經發生。

“小煙,這次情況有些特殊,你先下車……”

不等趙天驕說完,李芷煙立刻打斷道:“都這個時候了,你說什麼呢,我雖然是普通人,但你別忘了還有小晴呢。”

見李芷煙目光堅定,趙天驕心知再說也沒用,便給沙樂打了個電話,叫他立刻去亂墳崗,告訴方青他們去西南方向。

方青他們這羣鬼,雖然沒什麼道行,但也比普通小鬼要強很多,就算不能起到決定性作用,但也能幫上忙。

安排好了之後,趙天驕突然發現手中的桃木劍不見了,可隨即他又發現,自從桃木劍被濺了血之後,好像就和他身體融爲一體了,如同成爲身體的一部分,心念一動,就會出現。

趙天驕手掌一番,桃木劍登時出現,這讓他再一次的見識到了桃木劍的神祕。

四十多分鐘後,天色徹底黑了下來。而車子也從市裏,開到了山腳。

龍天二人從車裏下了,藉着月光,回頭看了一眼,見到趙天驕跟了過來,急急忙忙的朝着山裏走去。

趙天驕和李芷煙也下了車。李芷煙道:“這裏是九龍山,其中一座山峯下,有個道觀,叫做松風觀。看來松風道長是把獨孤勝寒帶到松風觀去了。”

凡是道觀寺廟,都會有道氣或者慈悲之力,會對一切鬼物造成鎮壓和傷害。

趙天驕心急如焚,連忙朝着裏面追去,同時又通知了沙樂確切地點。

可剛走沒幾步,四周突然出現了霧氣,眨眼間便雲霧迷濛,連高懸的明月也朦朦朧朧的。

“好重的陰氣!”趙天驕立馬拉住李芷煙,神色凝重道:“你抓住我的衣服,千萬別撒手。我以前給你的護身符還在麼?”

第一次去亂墳崗的時候,趙天驕給過李芷煙,沙樂還有王小萌符籙。

“一直貼身放着的。”李芷煙點頭,聽話的抓着趙天驕。

與此同時,朦朧的霧氣中,突然變得影影綽綽,就像濃霧裏有鬼影在朝着他們靠近一般,而且數量還不少,發出急促的‘嗬嗬’聲,刺耳難聽的同時,讓人毛骨悚然!

李芷菸頭皮發麻,緊緊的抓着趙天驕。

“天驕,這裏是松風觀的附近,怎麼會……會有鬼?”

趙天驕拿出桃木劍,冷哼道:“說不定這鬼,就是他們招來對付我的!”

說話間,四周十多個鬼影突然朝着二人撲了過來!

趙天驕揮劍橫掃,瞬間將十多個鬼全部滅殺,但卻沒有絲毫鬼氣。

趙天驕一驚,可沒等他仔細去想,再次有鬼影飛撲而來,數量比第一次更多。

趙天驕將李芷煙攬入懷中,桃木劍舞動的獵獵生風,鬼影轉瞬被滅殺,可四周的鬼影卻不見少,反而越來越多,將二人死死的圍在裏面。

雖然這些鬼影沒什麼攻擊力,但螞蟻多了還能咬死人,使得趙天驕不敢大意。

可無論他怎麼殺,四周的鬼影不減反增,密密麻麻的,如潮水一般朝着二人淹沒而來。

趙天驕手中桃木劍翻飛,所指之處,鬼影盡數破滅!

足足殺了十多分鐘,滅殺的鬼不下數百個,可卻絲毫鬼氣也沒有。

桃木劍攻擊靈體的時候,需要趙天驕加持靈力。而攻擊人身或者實物,陰銅錢就會發揮作用,令桃木劍有了物理攻擊力。

趙天驕長時間動用靈力,沒有得到補充,此刻也是氣喘吁吁。

但四周的鬼卻絲毫不見少,如同化作陰氣後,再次形成鬼影一般。

關於幸福的契約 趙天驕的心越來越沉,因爲他想起了一個邪陣,名爲……聚陰化鬼陣!

顧名思義,陣法佈置出來,可以吸收方圓多少範圍內的陰氣,匯入陣法中,形成鬼影。

一旦陣法啓動,隨着陰氣吸收,陣法內就會有源源不斷的鬼影蘊生,而且就算被滅殺,恢復陰氣後,也會眨眼間形成鬼影。

也就是說,無論你道行多麼高超,只要被困在聚陰化鬼陣裏,就會力竭而亡,除非從外面破陣。

見趙天驕累的滿頭大汗,李芷煙心疼道:“天驕,要不我叫小晴來跳舞吧?”

“不用,那樣對你身體也會有不小的消耗!”趙天驕揮劍滅殺距離最近的包圍圈的鬼影,隨後掏出一把符籙,交給李芷煙,道:“我念咒語,唸完之後,你把符籙扔出去。”

李芷煙點點頭,接過了符籙。

趙天驕一邊揮動桃木劍,一邊念動咒語:“北斗七星,灌注雷霆。天罡所指,五雷急起。水雷霹靂,火雷霹靂……金木相攻,水火相擊。吾呼五雷,滅魂除兇。一如律令!”

隨着趙天驕聲音落下,李芷煙將符籙扔了出去。

轟的一聲!

一道天雷劈下,將趙天驕二人十米範圍內的鬼影,全部轟殺殆盡!

可下一刻,卻是有更多的鬼影出現。

不過,二人用這招,也暫時緩解了危機。

但符籙用盡後,趙天驕所剩的靈力已經不多,桃木劍也沒有最初那麼犀利,動作也慢了起來,使得已經有鬼影的爪子,抓在了二人的身上! 李芷煙一咬牙,鬆開了趙天驕的同時,目光立刻充滿了柔媚,接着雙臂舒展,腰肢款款婷婷的扭動起來。

使得一時間,抓着二人的鬼影,立刻鬆開了爪子,癡迷的看着李芷煙。

如果說,之前李芷煙被附身跳舞,趙天驕是厭煩還有利用的話,此刻則是心疼!

趁着這個功夫,趙天驕拿出五行令旗,念動咒語,想要吸收五行之力,爲己所用。

可在咒語念畢後,卻沒有引來一絲氣息,趙天驕這才知道,在這個陣法裏,除了陰氣,不會有任何氣息出現。

而就在這時,那些圍着李芷煙的鬼影,忽然一個接一個的進入了李芷煙的肉身。

重生很忙:我在七零開礦山 眨眼間,李芷煙周身陰氣繚繞,鬼影重重,彷彿被萬鬼纏身一般!

趙天驕看的一愣,隨後睚眥欲裂的衝了過去,大吼道:“都給我滾開!”

家有蠻妻 話聲落,趙天驕喝了一口法酒,猛地噴出。

噗……

陰氣如被灼燒一般,發出滋滋聲,和鬼影痛苦的嚎叫。

李芷煙的身影顯露出來,卻是臉色慘白的沒有絲毫血色,雙目無神,身體搖搖欲墜!

“李芷煙!”趙天驕連忙將李芷煙抱在懷中,冰冷的如同一具屍體。

鬼影是陰氣所化,使得進入李芷煙的體內後,都變成了陰氣。

也就是說,現在的李芷煙,陰氣過盛,隨時都會將頭頂和雙肩的陽火撲滅!

“姐夫……救救我姐……”

“天……天驕我……我好冷……”

兩個聲音先後響起,隨後,李芷菸頭一歪,倒在了趙天驕的懷裏。

趙天驕心下一驚,連忙去探李芷煙的鼻息,雖然還有氣,卻也是奄奄一息。

“我不會讓你死的!”趙天驕低吼一聲,將嘴蓋在了李芷煙蒼白的雙脣上,用舌頭撬開貝齒,一股馨香傳入嘴中。

趙天驕來不及去回味,深深吸氣,將李芷煙體內的陰氣吸入自己的體內。

四周的鬼影回過神後,瞬間撲在了趙天驕的身上,將他淹沒在內,吸食他的陽氣。

陰陽雙氣,此消彼長下,趙天驕的意識有些昏沉,卻依舊將李芷煙死死的護在懷中。

卻在這時,突然傳來一個顫抖而又豪氣的大吼:“前面的小鬼聽着,你們已經被包圍了,再不退下,別怪樂哥打懵逼你們!”

沙樂肩上扛着兩串鞭炮,手中不知道在哪弄的一把桃木劍,看起來頗有氣勢,在陣法外面,看着霧氣迷濛的前方,緊張的手心全是汗。

“方青,你說這裏面全是鬼?”

方青點頭道:“沒錯,我恩人曾經用過此陣,裏面的鬼無窮無盡,若想破陣,只能在外圍。所以,救法師只能靠你。你的鞭炮就是一個很好的武器,點着扔進去就能破陣。”

逢年過節所用的鞭炮,具備趨吉避凶的象徵,若在有鬼物出沒的地方點燃,會立刻將小鬼驅散。

沙樂將兩串兩千響的鞭炮點燃後,就扔進了陣法內。

寂靜的夜空下,頓時傳出噼裏啪啦的聲音,同時,火光頻頻炸起,瞬間便將霧氣驅散。

這兩串鞭炮,是沙樂擔心方青這些小鬼,從而準備護身用的,沒想到竟然還有奇效。

沙樂大受鼓舞,揮舞桃木劍,豪氣干雲道:“兄弟們,跟我衝進去,救駕天哥!”

方青這些鬼很給面子,跟在沙樂身後,大吼一身,便衝了進去。

兩串鞭炮響完,陣法徹底告破,在山路上,趙天驕坐在地上,將李芷煙緊緊的抱在懷中,嘴對着嘴,依舊在吸允着她體內的陰氣。

沙樂見到這一幕,看的一呆:“臥槽辣眼睛了!天哥你……你可真是我親哥,被鬼困住了都,還有心情撩妹呢?”

“我覺得一定是我破陣的方式不對!”沙樂無語道:“那些鬼呢,過來重新佈陣來,樂哥我再破一次。”

方青來到沙樂身邊,道:“有點不對,法師好像受傷了。”

沙樂先嚇了一跳,隨後連忙跑了過去,這才發現趙天驕二人的臉色都蒼白無比,而且都在不停的顫抖。

“天哥,你……是不是練啥雙修大法呢?”

就在這時,前面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

“哈哈……趙天驕你不是很牛逼麼,起來啊,再跟本少叫囂啊!”

龍尊嘚嘚瑟瑟的走了過來,不過卻停在了十米開外,繼續笑道:“跟本少鬥,你沒那資格,本少用錢就能砸死你!”

趙天驕在餐廳揮劍放血的一幕,到現在還讓龍天哥倆心有餘悸,使得並不敢上前來。

聽到龍尊的聲音,趙天驕下意識的拿出桃木劍,而在桃木劍出現在手中的剎那,突然的,所有陰氣,朝着陰銅錢彙集而去,使得趙天驕逐漸恢復過來。而且間接的,令李芷煙體內的陰氣,也都自發的導入趙天驕的體內,接着被吸入陰銅錢裏。

龍天謹慎道:“道長,還請你出手,確認他是否沒有還手之力了。”

沙樂和方青他們立刻站在了趙天驕的前面,道:“我……我告訴你們,別以爲有錢就……就了不起,殺人一樣要償命的。”

龍天哥倆冷笑,都懶得搭理他。

松風道長點點頭,邁步向前一步,扔出一張符後,念動咒語:“七星所照,地雷急起,急急如律令!”

符籙在沙樂和方青他們身前被引燃,接着,大地突然震動,猛地從地底下,咔擦一聲,冒出一道帶着邪氣的雷電。

趙天驕低沉道:“給我滾!”

說話間,桃木劍橫掃而出,一劍將雷電隔空斬斷,並釋放出大量陰氣,急速朝着松風道長三人席捲而去!

松風道長面色一變:“怎麼回事?那麼多的鬼,累也能累死他,可是……他,他怎麼還是這麼強?”

趙天驕放下李芷煙,站了起來,目光兇殘的看着三人,手握桃木劍,如凜凜仙神一般,氣勢爆棚!

松風道長看的頭皮一炸,立刻轉身就跑。

他這一跑,龍天兄弟,也跟着落荒而逃。

“該死的,怎麼就遇到這樣一個變態,簡直就是妖孽啊……”龍天兄弟倆,在心裏不停的叫苦,生怕趙天驕在背後,抽冷子來一劍,讓他們小命玩完! 沙樂見趙天驕恢復過來,立刻底氣十足的大吼道:“小樣兒還能跑了你,兄弟們跟我追啊!”

沙樂雄赳赳氣昂昂的追了過去,可剛跑幾步,松風道長突然扔過來一張火符:“燒死你個傻大個!”

“兄弟們,給我護駕!”沙樂大吼一聲,回頭看去,卻發現,方青他們並沒跟上來,嚇得頭皮發麻,轉身就跑。

可火符卻在瞬間將他精修過的毛寸,給成了捲毛。

“你們咋不跟我追呢?”沙樂摸了摸跟燙過似的頭髮,又氣又怕。

方青冷哼一聲:“我們只給法師護駕!”

趙天驕將李芷煙體內的陰氣全部吸走,然後對沙樂道:“你在這裏守着她。”

隨後,趙天驕又吩咐兩個小鬼,陪着沙樂,便帶着剩餘的鬼,朝裏面追去。

片刻之後,趙天驕便見到了前面的三個人,暴喝道:“給我放了勝寒!”

聽到趙天驕的聲音,三人嚇得玩命似的跑。

龍天抓着松風道長,猛地朝後一拉:“道長,你來斷後!”

“滾你大爺的,你斷……我靠,你個背信棄義的小人……”松風道長哀嚎一聲,立馬被拉在了後面。

趙天驕凌空一躍,一腳踹在了松風道長的後心,將他踹到在地,隨後踩着他的身子,問道:“獨孤勝寒在哪?”

“在……在……”

突然的,趙天驕腳下一空,松風道長就跟憑空失蹤了一般,只是在趙天驕腳底下,有一張黃色的紙人。

趙天驕拿起仔細看了兩眼:“邪氣……又是邪法!”

“方青,你們去把龍天哥倆抓住,別讓他們跑了!”

方青他們立刻化作一陣青煙,速度快若閃電,來到龍天二人身前時,恢復鬼體。

“哪裏跑,跟我回去見法師!”方青說着,就要伸手去抓二人。

那二人衝着他身後大吼道:“道長救命……”

突然的,一個穿着道袍,頭頂道冠的道士,揮動浮塵,打出一道罡氣,將方青羣鬼震退開來。

“道長你最厲害了,天下無敵,快攔住趙天驕。”龍天二人一邊朝道觀跑,一邊說道。

松風道長被誇,臉上露出傲然之色,點頭道:“哼哼,有本道再此,何人敢造次!”

趙天驕緊隨而至,揮動桃木劍的同時,大吼道:“妖道受死!”

劍氣劃過,松風道長的頭立刻飛了起來,然後在半空化作一張圓形紙片,散發着邪氣,輕飄飄的落了下來。而他下身,也變成了黃紙。

“這是什麼邪法,竟然如此詭異?”趙天驕繼續追,可每次在即將追上龍天哥倆的時候,就會有新的松風道長出現。

“嘿嘿,我又來了,你來殺我呀……”

趙天驕一劍滅殺。

“等着,我松風還會回來的……”

不多時,松風道長再次出現,一臉嘚瑟的道:“臭小子,你這桃木劍很厲害嘛,不過依舊不能殺死本道!”

趙天驕一劍刺去,讓松風道長重傷,再次刺去,徹底滅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