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十兒終於察覺到有什麼不對了,轉過頭一看,發現老鴇正朝他走來。

而且,因爲老鴇的高嗓門,已經吸引了不少男男女女的注意,龍十兒往自己身邊看了看,沒有什麼人啊,指着自己鼻子。

“你在叫我?”這位那位的,都不知道叫的是哪位了。

“公子……”老鴇走到龍十兒身前,在很多人的注視下直接對龍十兒說道。

“公子這是想要離開嗎?怎麼了?是不是我們雪嫣樓做得不夠好?你告訴我,我一定改!”

“呵呵,沒有沒有,你們已經做得很好了。”龍十兒看看周圍看着這邊的男女們,然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老鴇自然沒有見過龍十兒,便苦口婆心的對他說道。“我看公子想走,那肯定是我們雪嫣樓有什麼地方沒有招待好您!公子,只要您告訴我我們哪裏做得不夠好,那公子今晚所有的花銷,全算在我頭上!”

龍十兒聽完後一喜,這種免費贈送的東西龍十兒喜歡哦!

“真的?”

老鴇撇了撇龍十兒,然後看着周圍人說。“我歡娘說過的話有什麼時候是不算數的?”

這時,一個靠近龍十兒的男子說道:“也不知道你小子走了什麼狗屎運,我來這裏半年多了,怎麼就碰不上一回呢?”

得知情況屬實,龍十兒開始用他靈動的大腦對老鴇說道。

“你可是當着衆人的面說了的哦,我今晚的一切消費算你的!”

“成,沒問題,要是你道德不好,最多我雪嫣樓今夜爲你開便是!”看樣子老鴇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了。

接着,龍十兒就說了。

“那行,我來說說剛纔我發現的雪嫣樓做得不好的地方哈,比如說,我進門的時候,就有女子把我拉進來,他們呢,站在門外就是招牌,既然是招牌,那麼,姿色肯定得用上乘,那個我提一點哈,我個人呢,比較不喜歡胭脂水粉的味道,我建議啊,您讓你的姑娘們化妝的時候別劃太濃,這第一嘛,給客人一點清雅的感覺。”

“切!”龍十兒的話語換來周圍人的鄙視聲。“你這建議,早三百年就有人提議了。”

“成,這次我在這裏跟各位顧客保證,一定讓我們的姑娘們化淡妝!”老鴇面帶微笑的給衆人做着保證。

龍十兒又說了。“這其次呢,就是你們這裏的效率,比如我剛剛做到那邊,就聞到一大股噁心的味道,需要場合的地方,效率這麼低是不行噠。”

“恩,行,公子,這點我知道了,待會兒我就去招呼大家,一定讓大家用最快的速度打掃,您還有其他建議嗎?”

龍十兒想了想,就這麼兩條還不足以讓老鴇歡心的讓自己免費消費,龍十兒想破了腦袋,終於想到雪嫣樓的一個大問題。


“對了,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建議就是,我建議你們改一改你們的店名,這樣的名字我感覺有些不搭……”

龍十兒說完,頓時,整個大廳所有人的動作都停止了,就這麼看着龍十兒,他們臉上的表情各自精彩。

看着他們的表情,還有整個大廳順乎間停止的動作,龍十兒奇怪的問道。“怎麼?”

卻沒有人回答自己,龍十兒還特意走到一些人邊上自己看看他的表情,除了驚訝之外,什麼也沒有。

這會兒,龍十兒身後的老鴇又繼續回答道:“那請問公子,我們該改什麼樣的店名啊?”

老鴇的話語無形之間透漏着冰冷,傳到龍十兒耳裏一種冷颼颼的感覺,不過龍十兒也沒去看老鴇的表情,就回答道。

“我看吶,叫花樓比較好!”

龍十兒要是轉身看到老鴇的表情,一定會疑惑,因爲老鴇在龍十兒說出這樣名字的時候眼中小小驚訝了一下,只不過,聽完之後,他的臉色,完完全全的變了。

“老人,把這個人給我抓到後堂去!”

頓時,從雪嫣樓內部跑出六名拿着傢伙的男子,他們的修爲都不怎麼低,都有着金丹後期。

其實龍十兒剛纔查看過,在這個屋子裏修爲最高的人就是這名老鴇,他有着元寂初期的修爲,只不過被他隱藏到了金丹後期,一般人無法發現罷了。

龍十兒抱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想法,也沒有什麼抵抗的念頭,就束手就擒了,也就不給人在店裏鬧事兒了。

其實,龍十兒是知道雪嫣樓的人最忌諱的就是他們的店名,這是花龍門情報團弟子打探出來的消息。

龍十兒剛纔來的時候查看過,在這整個雪嫣樓,尤其是雪嫣樓的後堂裏,加上那名老鴇,一共有一名元寂中期,一名元寂初期,四名元嬰後期,六名元嬰中期,十二名元嬰初期的高手。

這些都是明面上雪嫣樓最強悍的實力,此時不知道爲何,卻全都聚集在他們的後堂。

龍十兒正想去看看,這雪嫣樓幕後的主使到底是誰,會不會對花龍門日後的發展產生阻力,這就是他此行的任務。

當然,還有一個任務就是,得知更加準確的金陵城勢力分佈信息。

最近呢,花龍門即將入駐金陵城,想要更好的發展,必須知己知彼。

其實這件事情龍十兒早已經有了安排,打入金陵城各個地方的花龍門情報團弟子足足兩百多人,龍十兒自個都不確定,在這雪嫣樓會不會也有花龍門弟子。

弟子們給龍十兒的消息已經非常之多,但畢竟有些地方,龍十兒也要親自檢驗一下,也能檢測出弟子們是否謊報實情等等。

畢竟,情報團至今爲止,都沒進行過多的訓練,甚至有的都沒進行過基礎訓練。

被那幾名男子帶到後堂,後堂很大,有一個很大的空地,長有五十多米,寬度也有好幾米。

在空地的周圍,都是各種各樣的建築,這就是雪嫣樓的實力,當然,這些情況是龍十兒神識查探得知。

他只是來到後堂前方的一個小院子,視線被一堵牆擋住了,透過這堵牆,纔是真正的後堂。

龍十兒被帶到一間柴房,那幾個男的把龍十兒推進柴房。“給我老實呆着,竟敢來雪嫣樓鬧事兒,真是不想活了。”

接着,幾個男的把門關上,從外邊把門給鎖上,然後便離開了。

這柴房裏有很多小動物,黑漆漆的,龍十兒將自己的神識透過柴房的一堵牆後發現,這柴房的後邊是一個房間,房間裏這會兒沒人。

龍十兒盤腿坐在地上,用能量護住自己的身體,不讓那些老鼠蟑螂啊什麼的靠近,然後用神識將整個雪嫣樓內部查探清楚。

龍十兒驟然發現,雪嫣樓竟然是一個門派,因爲龍十兒在雪嫣樓的後邊看到一張旗子,旗子是血紅色的,完全是被血染紅了的樣子,然後血紅的旗子中間有着一朵雪花的形狀。

但是呢,這朵雪花的周圍全是一些魔紋,看上去有些恐怖。

雪嫣樓的人都是女的,龍十兒很少發現男子,此時,正在後堂的一座大廳裏商議着什麼。

這個時候,龍十兒又開始怪自己的身體了,要是自己努力這點,自己的識海當初要是破了這個瓶頸,就算現在龍十兒身在柴房,也能聽見她們在說些什麼了。


龍十兒準備先離開屋子,然後悄悄的潛入雪嫣樓,相信以自己的實力,不說自己還有專門隱蔽氣息的方法,在這雪嫣樓,是沒人能夠發現自己的。

龍十兒起身想要走的時候,柴房後邊這件房間的屋子被打開了,龍十兒聽到了剛纔那名老鴇的聲音。

“堂主,雪嫣樓前面已經佈置好了,可以開始了!” “不行,你再去查看一下,這次的事情很重要,一定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這是一名女子的聲音,有些優雅,有些甜美,但也有些冷氣。

不過,龍十兒卻感覺這聲音自己在哪裏聽過,抓着頭怎麼想也沒想到自己在哪裏聽過。

這會兒老鴇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對女子說道。

“壞了,剛纔我們抓了一個人,現在就在前面院子裏,他不會是什麼間諜,故意打入我們雪嫣樓內部的吧!”

“恩?”

“哦,剛纔啊,我在大廳的時候,有一個男的給我提議說,讓我們把雪嫣樓的名字給改了,說是有些不搭。”

“把名字給改了?改成什麼?”

“他說改成花樓, [主刀劍亂舞]審神者是異界大佬 !”

“花樓?你確定他要改成花樓?”

“哎呀,我的大堂主,那小子長得賊牧賊樣的, 重生九零:獸語甜妻,狠兇猛! ,哦,對了,我剛剛還找到這人的一個同夥,要不你見見他?”

要不是龍十兒細心用神識查探,估計對話到這裏就會停了,那女子點點頭,之後老鴇走出了房間,之留下那名女子。

神識只能夠查探大致的輪廓,剩下的全憑猜測,所以龍十兒看不清女子的模樣。

與女子一起等了好一會兒,老鴇終於帶着小奇出現在門外,不過小奇的眼睛應該是被蒙了。

“就在裏邊!”老鴇語氣不是很好的對小奇說。

老鴇一推,小奇一頭就撞進了房間,然後他用手在眼睛處擦了擦又或者是解開布帶什麼的,他看到了女子的背景。

“您就是大名鼎鼎的雪嫣堂堂主嗎?”


“少廢話,趕緊說,你是誰?你同伴又是誰,來到這裏有什麼目的?”

女子冰冷的說道,要不是龍十兒區間神識沒有斷過,都會懷疑這是不是剛纔那位女子。

她的話語之冰冷,足足可以讓一個人顫抖起來,龍十兒聽得都有些發顫。

小奇微笑着說道:“哇,我認出你來了,你就是雪嫣樓的花魁!”

“哼!”女子沒有否認,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接着就聽到小奇歡呼了起來。

“原來你還真是雪嫣樓的花魁,真沒想到,大名鼎鼎的你竟然會是雪嫣堂的堂主!”

“看來你打探得聽清楚的嘛,那不知道你有沒有打探過,我雪嫣對男人的方式呢?”自稱雪嫣的女子冷笑着打趣道。

一聽到她自稱雪嫣,龍十兒便將認識她的想法排除在外了,第一,在龍十兒的記憶中,他不認識一個叫雪嫣的姑娘,或許只是她的聲音和自己見過的人有些相像罷了。

這世界那麼大,人那麼多,長得差不多的都有,一個聲音又怎麼可能沒有相像的呢!

小奇一聽這話,聲音便顫抖了起來。“江湖人稱,籠林玉面書生,金陵雪嫣傾城,一個是智者寶囊,一個是粉面修魔,玉面書生靠智慧取情報,雪嫣靠暴力取情報,誰能不知道你啊!”

龍十兒心中暗罵:“你這個臭小子,修真就是修真,還江湖呢,這麼容易就把書生給說出來,這不就告訴人家你是花龍門的嘛,還有,你竟然說書生也不說我,早知道老子就不帶你來了!”

聽完小奇的話語,雪嫣好像來了興趣似的,不過依然沒有轉身,所以看不清他的表情變化。


“哦?你還知道花龍門玉面書生?”

“你說啥?花龍門玉面書生?玉面書生啥時候加入花龍門了?花龍門不是早就解散了嘛?雪嫣姑娘,既然你是雪嫣堂堂主,那你肯定打探過不少關於花龍門的事兒,要是你肯告訴我的話,我這些晶石就全是你的了。”

晚安,我的猛鬼夫君 ,捧在手裏。

龍十兒忍不住笑了。“這小子,太逗了這也,這簡直就是簡介的拿錢消災嘛,還沒想到這小子腦子挺靈活的嘛!”

“你別給我裝傻,否則,我現在就殺了你,把你的屍體大卸八塊,然後扔進山裏喂狼!”

“雪嫣姑娘,雖然我年紀不大,這輩子也沒經歷過什麼大場面,但是你千萬別嚇唬我,你可知道我身爲籠琳鎮人,天天聽着關於花龍門門主龍十兒的傳說,你說得這些話,做起來比他還要遜色很多呢!”

龍十兒站在原地,摸了摸自己沒有鬍子的下巴,然後輕輕的點頭,很得意的樣子。

雪嫣稍微頓了頓,然後就問道:“你是不是不相信我敢這麼做?”

“你雪嫣作爲一個大堂主,怎麼可能不敢,別說你了,要是我我也敢啊,只可惜,我這樣的平民百姓,殺與不殺沒多大用,我們這樣的人,經常活在一個人的一句話之下,我早就習慣了,近日我怎麼也突破不了金丹後期,已經註定這輩子要寄人籬下,這樣的感覺真的很不舒服。”

“一個男的,爲什麼來這種地方?因爲這個男的在現實中缺少快樂,對於生死,早已不用那麼在乎,也不勞雪嫣姑娘出手,我自行了斷吧!”

說着,小奇從自己衣袖裏拿出一把匕首,然後猛的朝自己小腹刺去。

龍十兒瞬間變得石化,這現實轉變,也太快了吧,剛纔還能說會道的,這會兒居然想自盡了,什麼情況?

不過接下來的發生的事情,就讓龍十兒對小奇徹底的折服了。

雪嫣一揮手,小奇的匕首便從手中脫離,小奇因此還受了自己一掌,疼得呼呼大叫:“嗷……”

小奇捂着自己的肚子,對雪嫣吼道。

“雪嫣姑娘,枉我還當了你一年的女神,你爲什麼要害我?我這輩子最不怕的就是,但是,我就怕痛啊!你要不想我死,爲什麼不早點兒出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