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道生無奈了,話都說成這樣了,還能怎麼辦?大家都陪着站起來,恭送力王離去。

龍天是一臉羨慕,他也是靈魂收割者,可是力王偏偏提也不提邀請他加入的事情。

剛纔力王提到龍天和黃道生是兩人完成任務,所以龍天抓住最後的機會,小心翼翼的問道:“力王前輩,我能參加這個任務嗎?”

力王轉過頭,微笑着說道:“這是公共任務,誰都可以接,也歡迎你來上滬找我。”

這個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龍天雖有遺憾,但更多的還是服從,他很懂得抓住時機,也懂得見好就收,他收放自如沒有更多的糾纏下去,而是帶着敬意和笑容,看着力王獨自離去。 神離開了,小鬼們就開始鬧騰起來。

炎火拍着龍天和黃道生兩人的肩膀,無比的羨慕:“厲害呀!這麼高效率的完成江城第二看守所的任務,還得到了前輩的認可,被邀請去上滬參加籃提橋監獄的開荒!龍天,我真是羨慕你們這些自由自在的人,還是開荒刺激呀!”

龍天微笑着請大家坐下,換了一次茶,雖然有些自得,但更多還是謹慎,問道:“炎火,老田,你們倆也幫忙給點意見說說看,這個任務,我和舒克接還是不接?”

黃道生也說了:“三位哥哥,說實話,我個人特別不喜歡被人強制安排着做這做那,如果只是爲了升級,我多接點別的任務,每天多做,勤奮點兒,說不定也可以快速達到5級,既然這樣,我又何必非要去一個陌生的地方,在一個不熟悉的環境下客場作戰?”

田老大苦笑着說道:“舒克,咱們不是外人,那哥哥我就實話實說了。你知道我聽到麒麟和海神關注你要殺你,第一反應是什麼嗎?”?? 最強靈魂收割者203

黃道生一愣:“是害怕?莫非你知道一點他們倆的功法?”

田老大繼續苦笑:“就是啊!你沒看到今天那個小子死的慘樣?他的血『液』中全部是麒麟種下的特殊物質,這些東西可以讓麒麟控制周圍身邊的人,或者是戰鬥中用來對敵人下詛咒!他的詛咒術法在滿足一定條件下可以直接從人體內部反應起,比如說人體燃燒。血『液』爆炸!”

“靠!”黃道生和炎火忍不住罵起來,麒麟真是一個殘暴的人,太陰毒了!

龍天也是相當不滿的說道:“難道對上這種特殊職業,就沒得解了?他會怎麼對舒克? 前夫,過期不伺候! 炸死他?還是一箭『射』死他 ?”

田老大像是想起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一樣,打了個寒戰,說道:“我聽說,麒麟會招魂術……”

“幹嘛用的?”大家都是殺靈魂的,真沒見過招魂的。

田老大緊張說道:“我估計他是想殺掉舒克,然後招魂附體,從而控制住這具身體。爲其所用。”

“嘶……”

三人倒吸一口涼氣。這招太損了!原來兩個高手看中的是黃道生的身體,而不是他的服從。幹掉他,變成靈魂後,使用招魂術附身在他的身體中。甚至很有可能招的魂還是他自己培養的那些奴隸。就是那些被洗腦了的徒弟。比如說游龍!

幹掉游龍,得到游龍的靈魂,殺掉黃道生。讓游龍的靈魂附體黃道生身體,這樣即使黃道生個人再不願意,麒麟也會得他,難怪海神也會助紂爲虐,找各種藉口殺死黃道生,只要黃道生死了,他們自然有的是辦法。

黃道生鬱悶了:“這麼說來,如果我現在還沒有抵擋着兩個變態的能力,只能乖乖的參加什麼籃提橋監獄開荒,然後參加什麼狗屁考覈,加入到特殊局訓練營裏去?就是爲了躲避外面兩個瘋狗?”

炎火提醒道:“恐怕你躲避不了的!這兩個傢伙,一人留了一個入營名額,你就算是進了訓練營,也不得不天天和他們倆的徒弟打交道。”

黃道生一拍大腿:“壞了!我草!我就知道這個什麼狗屁訓練營,不是什麼好地方!這哪裏是訓練實力的地方! 霸寵貼身情人 肯定會和這幫傢伙直接面對面硬碰硬!我他嗎又被陰了……”

除開他之外,其他人皆是哭笑不得,別人求都求不來的名額,只有黃道生認爲是被陰了,要是說出去,肯定會得到一個詞的評價——矯情!

……

……

第二看守所的開荒沒有安排官方出面的慶功宴,各分隊早已交完任務,各回各地,各找各媽去了,一個個賺的喜笑顏開,又得裝備,又拿政務廳獎勵的,賺翻了,有沒有慶功宴都無所謂啦。

黃道生和龍天最後回來,在政務廳,就沒看到什麼人,東道主全部人都不見了,唯一看到留守的炎離,滿臉愁容地說道:“兩位大哥終於回來了!咱快去香格里拉,恐怕那邊都鬧翻天了!”

怎麼回事兒?三人一邊往外走,一邊聽炎離講述發生的事情,讓黃道生和龍天兩人聽的是哭笑不得。?? 最強靈魂收割者203

大部隊一回來,湘軍和天府屠靈閣的人都客氣的告辭了,他們也瀟灑了一把,是直接傳送陣離開江城政務廳。

而剩下的都是東道主聯軍,也不管炎離在不在場,幾個人帶頭鬧了起來,有龍躍,青青,白靈,還有個湊熱鬧的耀光,最後變成了集體鬧騰。

萌寶來襲,陸先生的心尖寵 除開炎離,剩下的有11人,龍躍什麼話都不讓人說,首先給人定下規矩,先去香格里拉慶功!吃豪華大餐!

這一說法,立刻得到耀光的強烈支持。

可是白靈可沒聽說過有這規矩,臭了一句龍躍,接着青青不知發了什麼神經,抱着萱姐說要加入驅魔人隊伍,還鼓動另外一個好姐妹流蘇加入。

流蘇是十字軍的人,他們三人加入開荒團隊,那是臨時安排,是田老大給出的援手,他們三人是十字軍的主力,怎麼可能叛逃?從表現上來看,十字軍的這三人表現中等偏上,尤其是流雲,表現的最爲出『色』,簡直就是一個龍潛的加強版。

看見流蘇尷尬不知說什麼好,青青就拉出鳳鳴擋在前面,反過來勸流蘇。

這是個活生生的例子,鳳鳴是從十字軍脫離出來,加入驅魔人小隊的典型,而且混的相當好,裝備,待遇,面子,軟妹幣,暖牀妹子,五險一金,全都有了!

鳳鳴不是十字軍的主力,都能在新加入驅魔人小隊後混的風生水起,這個確實值得拿出來說道說道的,就是一出效果特好的廣告。

還沒等流風流雲拒絕,龍躍不幹了,開始和青青死磕,說什麼要加也是加入龍之天空,驅魔人成員太多了,龍之天空一直只有兩人,急切需要人補充,尤其是白靈這種醫師職業,更加歡迎十字軍三人加入。

而白靈當然不會同意了,她就是衝黃道生來的,最感興趣的就是這個男人,就算是要換隊伍,也是以驅魔人爲首選,她與喬嵐和萱姐的關係,早就好的不得了了,所以她不僅拒絕龍躍,還幫着青青一起勸流蘇。

最後幾乎所有人都加入爭吵,在政務廳大廳中鬧的歡聲笑語熱鬧非凡,雖然讓人側目,但是一看是最近風頭無限旺的驅魔人和龍之天空,也沒有人敢說什麼。

兩個隊伍中的隊長都不在,幾個女人按下鬧騰的龍躍和耀光兩人,可是仍然左等不回來,右等沒消息,龍天和黃道生兩人像是失蹤了一樣,誰都聯繫不上。所以11人乾脆先斬後奏,殺向了香格里拉酒店,自己哈皮去了。 既然大家都聚在一起吃飯那是最好,黃道生恐怕還得想個法子,趁此機會,他必須好好安頓一下這羣人,將他們的後事安排妥當。

如果他要去上滬參加籃提橋的戰鬥,家裏這羣人肯定是沒法帶上的,那是5級任務,他們這些剛剛升到4級的新兵們只能是送命,籃提橋比第二看守所高了不止一個檔次呢!

最好是龍天帶着他們在江城守着大本營!這樣自己就可以放心的離開江城,自己在上滬拼殺,家裏大本營也有強力高手照顧的穩穩當當。

黃道生打着一付好算盤,邁入香格里拉酒店豪華旋轉餐廳內。

氣氛自然是熱烈無比的,混在屠靈界中的人誰都不會是現實世界中的窮人,隨便一件裝備幾百積分,換成軟妹幣就是幾十萬,大戰之後均有劫後餘生的感覺,所以消費起來是什麼貴就點什麼,折騰起來是怎麼樣熱鬧怎麼折騰。?? 最強靈魂收割者204

此時正輪到龍天灌白靈的酒呢,二兩大的大酒杯,一杯透明的不知是白酒還是水的,這姑娘仰頭就往嘴裏倒,做派挺符合白靈這清爽短髮的姑娘的『性』格,『性』格豪爽,直接,不做作。

白靈喝完,示威似的將酒杯倒過來,殘留的『液』體都是極少的,半天彙集不成一滴,這姑娘,二兩白酒喝的一滴不剩,真女漢子也!

龍躍毫無懼意,左右手從旁邊桌上一隻手端起一杯,就要陪上了。這酒桌上男人用二陪一,也算不上欺負女人,可他試圖玩一個交杯姿勢,酒後壯膽?趁醉『亂』『性』?不用怕,反正大家都是暈暈乎乎的。

還沒等龍躍喝呢,大夥兒就看到了走過來的三人,紛紛東歪西倒的站起來行禮,只有白靈還一個勁兒的推着龍躍,滿臉的酒意,話都說不清楚了:“喝呀……你想……耍賴嗎?”

龍天擡手招呼着衆人。笑着說道:“大家都坐下來繼續吃。讓服務員給我們加三套餐具就可以了。”

黃道生笑嘻嘻的走到龍躍身邊,看兩人拼酒,白靈注意到黃道生,一下子撲了過來。抱着黃道生的胳膊。醉意熏天的撒着嬌:“黃大哥~大英雄~你陪我喝酒吧~~~龍躍老欺負人家……”

黃道生抓住龍躍的手。按在白靈抓住他胳膊的手背上,拉開白靈,笑咪咪說道:“鋼炮哥。這妹子是我罩的,千萬別欺負她了,該喝的兩杯,立馬喝!”說完輕輕一轉,就掙脫了白靈的糾纏。

一個清醒的大男人要是掙脫不了一個醉醺醺女人的糾纏,只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這個男人不想掙脫。這麼多雙眼睛盯着呢,黃道生可不願意繼續和白靈拉拉扯扯,倒不是不願意,而是他還有兩個女人沒擺平呢,實在是無心再添『亂』。

加了凳子和餐具,又招呼服務員上新菜。

龍天嚴肅正經,炎離是正邪都沾點兒,而黃道生就是徹頭徹尾最愛瞎胡鬧了,三位大佬加入後,桌上反而更熱鬧起來,尤其是針對龍躍和白靈的拼酒,基本上都參與進來。

還沒吃兩口菜,黃道生就親自捲起袖子和龍躍槓上了,以女權主義者的名義硬抗龍躍,要替這個妹妹找回公道,提起52度的茅臺咚咚咚的向兩個二兩大杯子裏倒酒,然後嗵的一下,把瓶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擱,豪氣說道:“鋼炮哥!隨便你選一個!以咱倆過命的交情,那必須是一口乾!”

先婚後愛:總裁快走開 龍躍眼睛都瞪圓了,他已經喝了不少了,灌白靈那是因爲她是女人,捨命陪女人那是他的天職,可黃道生一來就是吹瓶子的節奏,他通紅着雙眼,眼看着就要扛不住了。

看見場面僵持起來,十字軍立刻分成兩派,流蘇加入驅魔人一方的聲討大軍中,流風端着酒杯衝上來,流雲更是帶傷上陣,美其名曰美酒能治病,提着瓶子過來灌黃道生。

黃道生一看情況不對勁,向後招手,大喊道:“鳳哥兒!來幫忙!人吶?”半天沒人答話,回頭一看,鳳鳴已經溜桌子下了,大戰還未起,這貨就喝醉了,被青青拿着一條擦嘴『毛』巾抽個不停:“這人!太面了!”

得了,看來還得靠親兄弟幫忙!黃道生扯過來耀光,往自己面前一擺,搖晃着腦袋拍着胸脯說道:“車輪戰,混戰,隨便你們!咱兄弟都接下了!!!”

Wωω ★TTκan ★¢ ○

這話說的,太霸氣了!激的連中立的麪包和炎離都叛變過去,場面上徹底變成黃道生帶着耀光和娘子軍,對抗對面五個老爺們兒,一波一波的對衝起來。

……

……

宿醉?慶功宴上誰還會想到有宿醉這種事??? 最強靈魂收割者204

所以除了唯獨保持清醒的寥寥幾人,其他人皆醉的不省人事,或是神志不清醜態百出。

驅魔人小隊還剩下喬嵐和耀光是清醒的,喬嵐扶着萱姐,耀光扛着黃道生,和龍天打了個招呼就走了。

酒店方面幫忙喊來了出租車,四人塞一輛車還塞不下,歪來扭去的黃道生抱着耀光的腦袋親啊吻啊,萱姐則是拉着喬嵐唱歌,從兒歌唱到流行歌,從民歌唱到搖滾樂,折騰了半天,還是分成兩輛車往別墅區裏開來。

今天最應該醉的其實是喬嵐,最不應該醉的則是黃道生。

白天在內場最後時刻的混『亂』中,游龍那一句惹得耀光勃然大怒,指責黃道生的原話中,提到的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兩女共伺一夫。

喬嵐在這麼直白的指控中,終於明白了點什麼,回想起來各種小細節,隱隱約約找到了真相,她不是傻瓜,只是她沒有往這方面想而已。

喬嵐不是粗線條的女人,相反她的心思特別細,這和她的職業相關,只有細心的人,做護理照顧才更耐心更有效。

只不過在感情上,到了自己身上,喬嵐的細心就會因爲她滿滿的愛,而變得主觀起來,可以自動過濾掉任何不利的消息,主觀到兩人做出的所有事情,都是充滿了幸福美滿百分百的愛。

戀愛中的女人智商可以下降到0,就是這麼來的,在她眼中,黃道生做什麼都是對的,都是好的,她不會反對任何黃道生的決議。

實際上,除了百分百的愛黃道生給不了之外,其他方面,黃道生做的至少是合格的,也許在某些小細節上沒有盡責的呵護,溫柔的照顧,但是大家都在屠靈世界中拼搏,而不是在學校裏的小樹林前花前月下親親我我,作爲大團隊的隊長,天生註定的英雄人物,黃道生做到這種地步,已經很不錯了。

喬嵐心裏有些難受,一個是如親姐姐一樣的閨蜜,一個是自己深愛的男人,也許是在她之前就發生了什麼,也許是在她來之後發生了什麼,她都不願意去揣測。她很想大醉一場,用酒精麻木自己的靈魂,這樣可以不再想起這些糾結的事情,可以一醉解千愁,逃避這一切。

今夜黃道生不應該醉,他應該保持住清醒的頭腦,勇敢面對挑破的這件事,以強力男人的姿態直接征服兩個女人,用實力說話,讓她們都閉嘴,心甘情願的爲他淪陷。不管喬嵐是什麼態度,他應該抓住這個機會,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也罷,強推也罷,只要結果是征服,過程是可以事後補救的。

可是他們倆人竟然做反了,喬嵐看着醉酒的黃道生,看見黃道生一臉頹廢疲倦的樣子,心中本來就不多的恨意一下子跑的無影無蹤,心疼的要命,恨恨的給他脫下弄髒的衣服,就算有千般萬般的委屈訴說,可是誰人能聽?

伺候黃道生睡下,再檢查完萱姐,喬嵐默不作聲,一個人離開了別墅,回到學校宿舍,流着淚看着手機裏黃道生給她發過來的短信,一遍又一遍,徹夜難眠。 第二天一早,黃道生髮現自己光着身子躺在牀上,頭疼的很,完全不記得昨晚最後發生了什麼。

他受了爆炸的內傷,但是各種恢復術以及政務廳的療傷妙『藥』讓他恢復了至少九成,所以他纔敢和人拼酒,也是存有躲避喬嵐的意思在這裏,醉倒了就不必尷尬的面對,過一會兒算一會兒好了。

黃道生還是沒有太多經驗,膽怯了,多麼好的推倒機會啊,可惜了……

一個人來到政務廳,黃道生找到昨晚保持了清醒的炎離,拿到了上滬籃提橋監獄的全部資料,神農團已經將這件事做成了板上釘釘的決議,不惜一切代價,確保黃道生和龍天兩人的戰前資料和補給品準備充分。

拉着炎離,黃道生『揉』了『揉』腦袋,不好意思的說道:“炎離大哥,還是麻煩您撿重點說一遍吧,這一堆材料,我看的頭疼,昨天喝多了……”?? 最強靈魂收割者205

炎離苦笑着搖頭說道:“你們年輕人這麼拼命幹什麼?還不如保持清醒,好好的享受生活呢!除了和靈魂戰鬥,還有父母親情,男女愛情,美麗的大好河山,享受不盡的美食美味,不要總想着喝酒嘛!”

黃道生雙手合什,連連作揖道歉:“炎離大哥教訓的是!我這就改!下回絕對不拼酒了!我待會兒就回一趟家看看父母!晚上就去泡妞!你先撿重要的事說說吧……哎呀我頭疼,看不進去……”

炎離沒好氣的說道:“有什麼好處你都是第一個上。這種偷懶耍滑的最拿手了!”

黃道生嘿嘿陪着笑,擠了擠炎離,挑挑眉頭,小聲說道:“晚上我請哥去泡澡一條龍……”

炎離沒辦法,笑着說道:“炎火大哥吩咐過,這些資料你最好是自己全部過一遍。我只給你說幾個重要的信息。第一,這次籃提橋監獄清剿活動,由青龍會承辦,他們是上滬的一條巨龍,地頭蛇的標杆。實力不在十字軍之下。其他人都是盟軍隊伍,和你們昨天一樣。”

黃道生表示理解:“青龍會的資料呢 ?”

炎離抽出一份夾着紅『色』標記的資料遞過來:“都在這裏,你回去看,我繼續說。第二。盟軍邀請函很難拿到手。必須是青龍會認可的。或者是特殊照顧過的人選才有可能加入,很遺憾,我們神農團沒有資格拿下。也沒有資格代他們選擇盟軍。”

黃道生點頭:“神農團以情報爲主,戰鬥力實際上並不突出,他們不給很正常。那他們主動給了哪些人?”

炎離笑罵了一句:“小看我們神農團?咳咳,雖然你說的沒錯,但是下次可不許當着我的面說我的壞話了!”

兩人呵呵笑起來,炎離說道:“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三點,根據可靠情報,遊騎營獲得了一張邀請函,日本集英社也獲得了一張。”

“噗……”黃道生笑噴了,“漫畫社也跑來參一腳?莫非他們要改編屠靈世界的戰鬥爲漫畫?七龍珠版?海賊王版?還是火影?”

炎離一臉嚴肅的說道:“屠靈世界中的集英社是日本最大的人類屠靈軍團,他們這次來到上滬,是帶着目的來的,你可千萬不能小覷!”

日本最大的人類屠靈軍團!帶着目的而來!

黃道生一瞬間就想到了這個目的,輕聲問道:“他們是爲了那六個死去的日本戰犯?有大將,有中將,有特務頭子,有甲級戰犯,他們就是爲了這些!他們是想爲它們招魂!!!”

黃道生的聲音越說越大,越說越憤怒,從輕聲詢問,很快變成了大聲的咆哮。

他有點情緒失控,不知爲什麼,在得知自己將來可能會和這羣日本人一起並肩作戰,這幾天遭受的各種委屈,各種不滿,各種隱忍,各種被人推去『揉』來,所有的憤怒情緒此時同時爆發了出來。

炎離寵辱不驚,任憑黃道生釋放着憤怒,等他安靜下來後,冷靜問道:“他們平均等級5級,你能阻擋他們嗎?”

黃道生愣住了,集英社這麼強大的力量,就是爲了這幾個日軍戰犯的靈魂而來?而且青龍會是傻瓜嗎?難道他們看不出來這些日本人的目的?

炎離知道黃道生在想什麼,嘆了口氣說道:“可惜我們和青龍會不熟,不知道他們和集英社達成了什麼協議。不過既然青龍會都不怕別人說閒話,你又何必鹹吃蘿蔔淡『操』心呢?”?? 最強靈魂收割者205

沒過多久,黃道生笑了,『揉』着太陽『穴』笑道:“說的對啊!我這是『操』的哪門子心吶!我還真想會會這羣國際友人!這下熱鬧了,中國人,日本人,地府僱傭軍,捧我的特殊局,要殺我的麒麟海神的徒弟,上滬大幫派青龍會,四大天王,真『亂』啊!那好,咱就會一會這羣高手們,看看他們是不是個個長得是三頭六臂!”

炎離陪着笑起來:“怎麼可能是三頭六臂呢!舒克,你可是最擅長『亂』中取利的喲~”

……

……

黃道生已經有很多天沒有回家了,今天炎離提醒了一下,黃道生撥通了老媽的電話,約好了中午回家吃飯。

放下電話,黃道生回到別墅區拿車,正好看見萱姐穿着睡衣站在二樓陽臺上,聽着鳥兒叫,閉着眼睛,不停按着太陽『穴』,也是一副頭疼欲裂的樣子,不由得心念一動,仰着頭喊道:“萱姐,纔起來嗎?”

萱姐俯身看着車庫外的黃道生,懊惱的很:“是啊!早知道這麼難受,我纔不要喝這麼多酒呢!”

黃道生呵呵笑起來:“這說明你鍛鍊少了而已。快到飯點了,一起去吃飯啊!”

萱姐有氣無力的說道:“我不想出去,你帶回來吧……”

黃道生神祕說道:“我中午回家吃飯,你去不去?”

“哦……啊?”萱姐這才反應過來,結結巴巴的說道:“我……你要我去……你家吃飯?”

看這緊張樣兒,黃道生樂了,仰着腦袋太累,乾脆進了屋,來到二樓,看見萱姐還傻愣着站在陽臺上,不由得笑起來:“怎麼了?我家有老虎呢還是有城管啊?吃頓飯都不敢去?” 萱姐噗呲一笑,走到房間裏沙發邊坐下,端起茶几上剛纔衝的一杯咖啡,喝了一小口說道:“黃道生,我真誠的建議,你去同濟醫學院把小嵐接着回家吃飯。”

黃道生小心的看了看樓梯口,樓下耀光在看卡通,正哈哈大笑着,肯定不會跑上來打擾他們。

於是大模大樣的坐到萱姐身邊,順手摟過她的細腰,伸進睡衣下襬,在滑如凝脂的肌膚上游走着,有些不自然地笑道:“你不吃醋?”

萱姐摸了一把黃道生的臉,落寞的說道:“去吧,你先把她搞定再說。還有,謝謝你爲我做的一切……”

黃道生輕輕在她臉上吻了一下,站起身說道:“應該是我謝謝你……游龍的事,已經翻篇兒了啦,你的生活要開始新的,別想太多了,把握現在纔是最重要的。”

萱姐懊惱的拿胳膊肘撞了一下黃道生,嘟着嘴說道:“新篇章?把握現在?和你?你真是得了便宜賣乖!”

黃道生嘿嘿笑着,上下其手摺騰了好一會兒才離開,逗的兩人都有些情動,不過最後關頭還是聽從了萱姐的提議,去醫學院接喬嵐。

電話很快打通了,只是喬嵐興致不高,寧願在圖書館看書,也不想下來。

黃道生決定來狠的,編輯了一條短信,說道:“明天我就要一個人去上滬了,爲了一個危險的任務。是生是死誰也說不準,去多久什麼時候回來都不好說。今天我想回家陪陪爸媽。你不願意一起去嗎?”

短信發出去後,黃道生坐在車裏靜等,要是這樣喬嵐都不願意出來,那估計是真的出了大問題。

果然沒過幾分鐘車門就被拉開,喬嵐坐進副駕駛,焦急的問道:“怎麼剛剛消停一天時間都沒到,又要出去啊?還是生是死說不準!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黃道生嘿嘿一笑,示意她繫上安全帶:“先回家,餓死我了,我在路上慢慢和你說!”

過了漢江。下了長江大橋。再拐上一條輔道,轉了兩個彎,前面就是起義門,黃道生父母的家就要到了。

喬嵐在聽到黃道生的解釋後。這一顆心覺得真的是好累。一天到晚她都在提心吊膽。真的是時時刻刻都無法安定下來,心情複雜的很,感覺渾身無力。

而且這也是她第一次來黃道生的家。所以緊張和忐忑讓她坐在車裏不敢下來。

裏面都是小巷子,道路狹窄人車混雜,連小三輪都時不時卡在路上,更不用說小車了。黃道生將車停在附近回民學校門口,看着一臉委屈的喬嵐,笑道:“妹子,走吧~醜媳婦總有一天見公婆的,緊張啥呀~”

喬嵐扭捏着說道:“可人家還沒準備好……這會不會太快了?還有,哪有女方先上男方家裏的……”說完還想對着副駕駛上的擋板鏡查看自己的形象,就算是檢查了很多次,總覺得自己還是不夠好,一都沒意識到剛纔說了些什麼。

黃道生心裏樂個不停,這話說的,好像是兩人真開始談婚論嫁地步了,誰先上誰家的門有講究,那估計待會兒要談提親彩禮錢要出多少了……

黃道生笑着說道:“這一路下來都看五回了……你很好看,很漂亮,一瑕疵都沒有,走啦~再不下去,天都要黑了……”

喬嵐小臉一紅,打開車門下車,同時還小聲爭辯了一句:“這才中午吶……”

一路上不少認識黃道生的老人們紛紛側目而視,不少人打趣道:“喲生子!衣錦還鄉啦?開這麼漂亮的跑車,有出息啊!喲,你老婆更漂亮!”

“生子啊!談朋友了呀?這姑娘嘖嘖,長得跟電影明星一樣!”

“你小子好福氣哇!老黃運氣真好,找了這麼漂亮個兒媳婦!”

“劉姨媽~這跟老黃有什麼關係?兒媳婦再漂亮,老黃能抱着啃嗎?”

“哈哈……”

“你個混賬老歪嘴!看老孃不抽死你個老混賬!”

一路走來,不小心在門口碰到提着一大包超市購物袋的張阿姨,就是給黃道生熱心介紹小護士的那位,看見黃道生回來了,先是一喜,接着注意到並肩走來的喬嵐,頓時愣住了,好奇的問道:“小黃啊,這位姑娘是……”

兩人沒牽手挽胳膊,黃道生知道是喬嵐不好意思,也沒太在意,笑着回答道:“張阿姨,這是我一個朋友,今天就是過來串門子呢,您逛超市回來啦?”

張阿姨有些失望,她可是一直想撮合她遠房侄女兒和黃道生的好事呢,沒想到一個多月前在老黃面前提了提,後來不知怎麼就沒了消息,結果這一個多月見到正主兒了,旁邊還多了個美若天仙的姑娘,那容貌,打扮,氣質,修養,看起來比她那衛校畢業的侄女兒條件好多了。

“啊是啊……”張阿姨胡亂回答了幾句,就看着黃道生推開院門,帶着喬嵐進去了,趕緊的快步上前,躲在院門後偷聽。

一陣狗叫聲傳來,接着就是黃道生的怒吼:“哎兄弟~好兄弟~別撲……我呸……別添臉啊!”

“你這熊孩子!說了多少回別喊狗當兄弟……這位是……?”聽見動靜的老媽穿着圍裙,拍着滿手的麪粉,舉着擀麪杖跑了出來,正要和黃道生親熱毆打一番,冷不丁看見了站在一旁掩嘴而笑的喬嵐,一下子就被她跟震住了,乖乖,這女娃兒,長得這麼美,身材也高挑,氣質更是不俗,怕是天上的小仙女兒下凡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