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澤的話,讓身後的人瘋狂的大笑起來。可那些村民看到楊柏出現,卻都一愣,都再次議論紛紛。

「你嘴噴糞了嗎?羅彩嫁給你就是瞎了眼。你不是要彩禮嗎?多錢,我楊柏給了,從今往後,羅彩跟你一點關係沒有。」

「呦呦,心疼了?你還錢,你算個屁。楊柏,我改變注意了,我不離婚了,我還要白玩羅彩幾年,而且還要跟我的兄弟一起玩。」

黃澤的這句話,徹底激怒楊柏,就看到楊柏突然朝著黃澤抓去。而黃澤早就防備楊柏,一揮手,朝著身後的人喊道:「給我廢了他!」

黃澤一嗓子,讓這二十多人,朝著楊柏就撲去。羅彩驚恐的尖叫起來,羅德才跳腳罵著,可是被羅宏鵬攔著。

「轟!」

楊柏猶如猛虎一樣,一腳就把當前的一人踢飛出去。慘叫一聲,眾人就是一愣,然後看到楊柏舉起拳頭,一拳一個,無人能夠抵擋楊柏一拳。

就算棍棒砸在楊柏的身上,楊柏悶哼一聲,依舊瘋狂的揮動拳頭。這樣一幕,讓塘子村村民看到楊柏的彪悍。

「怎麼可能?」黃澤有點傻眼,這麼多人打楊柏,楊柏居然一拳一個,就這麼眨眼功夫,自己帶來的人,一個個都倒在地上。

「我跟你拼了!」

就在楊柏砸到最後一人的時候,黃澤突然返回車上,一腳油門,朝著楊柏就撞了過去。

「啊呀!」

所有人都捂上眼睛,轟鳴聲中,眾人都以為楊柏會被撞死。可是令人心驚的一幕發生了,楊柏怒吼一聲,居然雙手抓在保險杠上,捷達車輪胎黑煙冒起,楊柏居然擋下了黃澤的衝撞。

「不可能,怎麼可能有人這麼大的力氣。」楊柏也就擋了這一下,感覺雙臂要碎裂,嗓眼一甜,也覺得不好,身形朝著旁邊閃去。

「轟隆隆!」

方向盤一轉,黃澤的車,直接就撞在村委會牆上,直接就報廢。濃煙滾滾,黃澤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楊柏死死抓著脖子,從車裡拖了下來。

「楊柏,你給我放開!」

黃澤還要掙扎,就看到楊柏一腳就揣在黃澤的屁股上。黃澤感覺自己括約肌都要裂開了。

「你放開我!」

此時的楊柏也打瘋了,騎在黃澤的身上,一拳就砸了下去。恐怖的力量,砸在黃澤旁邊的水泥地上,當場就讓水泥地碎裂。

「我只給你一個機會,現在寫下文書,羅彩的彩禮錢我給了。」楊柏還是冷靜下來,雖然內心想要殺了黃澤這個混蛋,可是這麼多人看著。

「嘎嘎嘎,有本事你打死我?哈哈哈,你弄不死我,我就弄死你。」黃澤不愧是混蛋,明明畏懼楊柏,可是依舊噁心的說著。

「林嬌的魚塘被人放毒,是你做的吧,我如果把這件事告訴警方,你就等著進去吃窩窩頭吧。」

楊柏冰冷的說著,這句話,讓黃澤就是一愣,雙目瞪圓,不敢相信說著:「怎麼可能,你怎麼知道的,你,你到底是誰?」

「哎呀!」

就在此時黃澤就感覺自己的肋骨一疼,楊柏的手狠狠抓在肋骨之上。楊柏的力量都能夠砸碎水泥,黃澤更加驚恐起來。

「你弄不死我,但我現在能夠弄死你,你有家,老子可沒有。」楊柏可是二愣子,突然的發狠,加上黃澤投毒的事情,讓黃澤徹底尖叫起來。

「楊柏,好商量,真的好商量,不就是一個女人嗎?」黃澤都疼哭了,那種疼痛,讓黃澤都無法呼吸。

「你個混蛋,你給我等著,等著回去的,我一定讓我老爸弄死你。別忘記了,林嬌的魚塘還在蓮花村。」

黃澤已經打定注意,好漢不吃眼前虧。雖然知道林嬌的帝王魚已經得到縣裡的承認,一些領導都會安排人去林嬌的魚塘,如果有人知道自己下毒魚塘,這樣的事情,一定會鬧大的。

「現在就給我寫,寫離婚書!」

楊柏再次狠狠踹了黃澤一腳,其他的躺在地上哀嚎的人,剛要起來,就看到楊柏拿起旁邊的棍子,一個個敲了下去。

「啊呀!」

黃澤看到楊柏再次動手,明知道楊柏是嚇唬自己,哆嗦的跑進村委會,拿起紙筆就寫下離婚協議。

羅德才都看著呢,所有人都看著楊柏一個人拎著棍子,朝著蓮花村的人砸去。 「趙以諾,你給我閉嘴!我沒有被人利用!」黛兒歇斯底里的亂喊著。

此時的她,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

「天翔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比你清楚,黛兒,醒醒吧,你只不過是他的一個棋子而已。」趙以諾不淡定的說著。

是的,天翔一直都是一個在商業上極其殘酷的人,而生活中,他為人處事的方式也是極端的很。

「趙以諾,閉上你的臭嘴,我不會相信你的!」黛兒的聲音很是恐怖。

「啊!」突然,李玲驚恐的喊了一聲。

趙以諾蒙了,緊接著,李玲被兩個男人直接帶進了小木屋裡。

「臭丫頭,竟然還敢和我們作對!」

兩個男人直接將李玲扔到了旁邊。

此時的李玲,已經渾身是傷,可是她的眼睛里卻流露出一股倔強。

「你們這群混蛋,竟然敢對老娘動手!」李玲不滿的吼道。

「呦呵,你還來勁兒了!」說著,一個保鏢直接走向她,渾身充滿著野蠻的氣息。

「你最好給我老實一點,否則,他們兩個究竟能做出什麼事情,我也不知道。」黛兒看著面前的李玲,攔住那個保鏢,不悅的說道。

「李玲,你沒事兒吧?」凌辰一邊關心的問著一邊將她扶了起來。

「黛兒,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插足人家的感情,做小三,趙以諾都沒有在乎過這些,你憑什麼還要來到這裡找她的麻煩?」李玲的語氣很是不客氣。

「小三?」黛兒哈哈大笑起來。

「據我所知,顧忘和趙以諾並沒有復婚,那我憑什麼不可以追他?再說了,現在都什麼年代了?自由戀愛,睡都有權力……」黛兒一本正經的回答。

還真是一個不要臉的女人! 黑幫冷少的霸寵嬌妻 都什麼時候了,她竟然還能說出這麼一番厚臉皮的話來!

「是,你說的對,你確實有權利追求顧忘,但是作為一個合格的人,最起碼的羞恥心,你應該有吧?俗話說得好,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姻,你可倒好,毀了別人的姻,成就自己的姻……」李玲不停地說著。

她李玲最看不得這種三角戀!就像她到現在都痛恨著她的前男友一樣。

「啪!」

突然,一個巴掌直接落在李玲的臉上。

瞬間,她的臉,通紅一片。

全場的人,都驚呆了。

誰都沒有想到黛兒竟然會打人!

李玲緩緩抬起頭,狠狠的看著面前的黛兒,表情很是兇殘。

「李玲,你沒事兒吧?」趙以諾立馬跑過去,摸著她的臉頰,擔心的問道。

「沒事,放心吧。」李玲搖了搖頭,輕聲回答。

怎麼會沒事,痛的要死!李玲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隱忍著內心的情緒。

「黛兒,你瘋了么?」凌辰一個沒忍住,直接吼了出來。

「我沒瘋!是你們!是你們瘋了!我只是想讓趙以諾給顧忘打一個電話而已,你們卻搞出這麼多動靜……」黛兒指著面前的幾個人,喋喋不休的罵著,喊著,情緒很是激動。

她的淑女形象,已經消失了,她的商業氣場,也已經不見了蹤影。

難道,她以前都是裝出來的么?趙以諾看著面前的黛兒,神情有些恍惚。

這世道還真是複雜!男人是表面一套,背後一套,女人其實也不過如此。

「我告訴你們,不要妨礙我的好事,不然,你們就只能去見閻王!」

黛兒的聲音,讓面前三個人的身子顫了顫。

所有的人都知道,黛兒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自然也不會將她的話當做玩笑。

「趙以諾,我再問你最後一次,到底要不要給顧忘打電話!」

一下子,趙以諾後退了三步,眼神里透漏出一股恐懼的光芒。

為什麼事情會演變到這種地步?為什麼黛兒要如此狠心?

「黛兒,你這樣做,帶來的並不是快樂,不是么?」

趙以諾的一句話,引起了黛兒的重視。是的,她並不快樂!就算她如願真的得到了顧忘,也不會開心。只是現在的她,就是想要打敗趙以諾,對,徹徹底底的打敗。

「究竟是什麼讓你變成這副模樣?」趙以諾低下了頭,有些惋惜。

「到底打不打!」黛兒不耐煩的說道。

看了看兩個保鏢,又看了看旁邊的李玲和凌辰,趙以諾有些猶豫了。

她若是打了這個電話,顧忘一定會傷心,她若是不打這個電話,凌辰和李玲就會有危險……

看著趙以諾的為難模樣,黛兒一直在偷偷的幸災樂禍著。她倒是想看看,面前的這個人究竟會作何選擇!

愛情和友情,趙以諾只能選擇一個!當然,相對而言,兩條人命肯定要比愛情重要的多!如果她足夠聰明,就應該很清楚,這個電話,她必須打!

「咚!」

突然,小木屋的門被狠狠的踹開了。

「大爺?」李玲失聲喊了出來。

「大爺,你怎麼來了?」凌辰也驚訝的問道。

旁邊的幾個人看著老人的進來,有些蒙圈。他是誰?哪個大爺?

趙以諾看著旁邊的凌辰和趙以諾,期待著他們的解釋。

「這是我的小木屋!」老人突然喊了出來。

他這是在搞笑么?黛兒緩緩走到老人面前,露出一個諷刺般的笑容。

「老頭,這個小木屋,是我租來的!」黛兒提醒著面前的老人。

「這是我的小木屋!」老人繼續重複著剛才的話。

他是瘋子?神經病?黛兒狐疑的打量著面前的老人,很是費解。

老頭,我勸你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否則,你也不會好過的。」黛兒無情的威脅著她。

「你這個臭女人,竟然敢搶我的小木屋,這是我的小木屋……」

突然,老人就像瘋了似的抓住黛兒,不停地搖晃著她的身體。黛兒拚命的喊叫著,旁邊的保鏢立即上前扯開老人……

「這是我的小木屋,你們快給我滾!」

凌辰像是聽懂了老人的話一樣,立即拉著旁邊的趙以諾和李玲跑了出去。

小木屋裡,老人依舊和他們在爭吵著,喧鬧著,好像幾個孩子在玩過家家一樣……

「他是誰?」看著裡邊的老人,趙以諾不解的問道,表情有些疑惑。 此刻山莊農家樂裡面趙一博趕忙對趙山河道

「直接要唄!你這樣還弄得我們好像很怕他似的」

「萬一他當場給我們弄埋伏呢?」

趙山河趕忙小聲道

「怕啥!我們派人去就是了,我們又不去」

「那行!」

說著趙山河挪開了捂住手機的手就對姜天龍道

「行!現金就現金我警告你可別玩什麼花樣,到時候下午的時候我會告訴你交易地點」

說著便掛斷了電話,之所以他安排交易地點,就是讓姜天龍不要提前給自己布局,就算他另有所某,這是自己臨時選著的地點是自己的主場他也不可能準備充分。

說罷趙山河立馬安排自己的兒子去準備人,現場準備幾十個牛高馬大的壯漢看姜天龍要幹嘛。

而姜天龍這邊也通知了冷月,冷月則回答自己立馬準備工具和武器隨時準備待命,雙方都各懷鬼胎,一方是想要錢,一方是想要人和錢,而只有姜辰胃口最大全都要。

七個殺手姐妹花已經全部集結完畢,他們都穿著修身的緊身服帶著面具看上去無比的性感。

「到時候我會準備胡椒粉和催淚瓦斯,以及閃光彈,等他們檢查完畢準備開車離開的時候我們便行動,我和玫瑰負責開車,你們其他人攔住後面的人」

冷月開始安排著作戰前的指令。

「請問需要帶槍在身上嗎?」

「不準用那個玩意兒,我們離開了殺手組織發誓了不在殺人的,我們這次主要是搶奪現金,現場千萬不能弄出命安,對了這是姜辰先生為我們準備的麻痹吹管針,只要吹在人身上很快就會四肢僵硬,動彈不得完全可以當手槍用了,大家都把無線耳機帶好,然後開始聽從那邊的地點做好隨時出發的準備。而至於姜辰先生你就在家裡看這場我們的表演好戲便是了」

「我們的每個人胸前都是放了隱形攝像機的,你到時候可以從各個鏡頭角度觀看一場好萊塢的大片」

冷月看著姜辰笑道

「那你們可要好好演哦,這可是20個億的票房別到時候演砸了!」

「放心吧!保證完成任務」

下午3點的時候趙山河給姜天龍發來了消息,在南區的廢氣廠庫交易,姜天龍說好然後立馬安排他手下的4個人開著大型皮卡車前面一個小車帶路便出發了,也在同一時間通知了冷月,讓冷月辦利索點。

姜天龍之所以帶這麼少的人去,是因為他的身後還有一個金牌殺手,不在乎人多,只要到達了此行的目的便即可。

冷月他們也開著兩輛商務阿爾法出發了,而辦公室裡面黎胖子買來了可樂爆米花,真的跟看電影似的,準備欣賞這場表演把姜辰都給逗笑了。

「你們去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可能趙山河的人已經在那邊提前布置好了,你們最好等他們交易的時候才進去」

在耳機里姜辰對冷月他們一行人友情提示道

「你放心姜先生這個可是我們的專業,你就慢慢的在家裡欣賞便是了」

很快商務阿爾法行駛在了離廢棄廠庫還有半公里的位置便停了下來。

幾個女孩兒開始下車,冷月直接拿出了一個鐵盒子開始拿出了超遠距離的望遠鏡,然後小心的無人飛行器也開始升空準備飛在廢棄廠庫的上方視線監視下面的情況。

「我去!果然是專業的啊?」

看到這裡黎胖子喝著可樂不由得比著大拇指。

「開玩笑差點都把我給暗殺的人,你覺得會差到哪裡去」

看得出對於冷月的智商和實力姜辰還是無比認可的,就跟自己在天下大陸的好友歌賽一樣。

很快無人飛行器便監視到一輛大型卡車朝著廢棄廠庫這邊行駛而來。

「大伙兒注意了,雙方開始會和了,等他們交易的時候,小心翼翼的摸進去,把隨身準備的傢伙帶好,一會兒我去搶卡車你們掩護我」

聽著視頻裡面傳出冷月的聲音,黎胖子激動了起來,因為好戲馬上就要開始了。

隨著皮卡車開進廢棄廠庫,一下子從廠庫角落湧現出幾十個牛高馬大的壯漢,頓時把車上的4人嚇得不清。

「你們幹啥呢?誰是趙山河叫他來領錢?」

開卡車的司機是一個30多歲的光頭也算是姜天龍手下的得力幹將之一。

「我們老大說先看錢是不是真的?」

彼年錯愛 這邊一個一米八幾的大胖子吼道!

「錢就在車上,放心少不了你的」

「那你就先別廢話我們先驗錢」

說著便拉開了車門,只見裡面一捆捆堆積如山的錢,這群人開始拿著驗鈔筆大致的檢查了一遍,然後立馬拿著手機撥通了電話。

「趙先生錢檢查過了,是真的數量應該也差不多應該有20個億」

「那行吧!拉走吧!」

趙山河在電話裡面發話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