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志安笑了一下,然後用力在我受傷的後背拍了一巴掌。

「啊…」

我疼得叫了一聲。

「男鬼,住手!」黃志安沖那邊的商璟煜喊道。

那邊,商璟煜已經殺了五六隻圍攻他的黃皮子,可是仍然有不少的黃皮子圍著他,張牙舞爪的,似乎隨時想把商璟煜撕碎。

商璟煜拿著他的短刀,看著黃志安。

「別動她!」商璟煜陰沉的說了一句。

黃志安的臉湊近我,在我脖子上又吸了一口氣:「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

「你想怎樣?」商璟煜問。

黃志安看了看東方:「太陽快出來了,你們這種東西最怕陽光了!不是嗎?「

商璟煜沒說話。

黃志安又說:「把我的珠子還給我!然後跪下給我磕三個頭,我就放了你們!」

壕,別和我做朋友 我狠狠的瞪了黃志安一眼:「卑鄙!「

「比起你們搶我的東西,我這點伎倆不算什麼!」黃志安在我耳邊輕說。

商璟煜冷笑了一聲。

「你覺得可能嗎?」

黃志安的手忽然變成了爪子,尖利的指甲刺進我皮膚的一點。

「不照做,我就在這吸干她的血!」

說完他又聞了聞我的血:「這麼香,不是血的味道,難道是肉嗎?」

我感覺自己要玩完了,商璟煜廢了那麼大力氣得到的珠子一定不會輕易讓出來,即使他願意讓出來,跪下磕頭這種事,對於高傲得商璟煜來說,是根本不可能的。

「珠子可以給你!」商璟煜從懷裡把那顆黃豆大小的珠子掏了出來。

我一怔,他真願意拿珠子換我?

黃志安眼睛瞬間就亮了,盯著珠子一動不動。

「一手交珠子一手放人!」商璟煜說。

「你還沒有磕頭呢!」黃志安的聲音帶著幾分貪婪。

「我商璟煜不會給你磕頭!」商璟煜把玩著珠子說。

黃志安想了想,又看了看我,最後說了句好。

約定之後,黃志安將我推了一把,商璟煜也把珠子扔了出來。

在黃志安拿到珠子的時候,我突然轉身接住了珠子就往商璟煜身邊跑。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黃志安愣了一下,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跑到了商璟煜身邊。

商璟煜一把圈住我就跑。

「給我追!」黃志安氣急敗壞的說。

商璟煜速度雖然快,可是帶著我終究沒有那些黃皮子的速度快,很快我們又被圍了起來。

「凌安,把珠子給我!」黃志安顯然是生氣了,一雙眼睛陰鷙的盯著我。

我悄悄的把珠子放進商璟煜手裡。

「不能給他!」商璟煜睜著漆黑深邃的眼睛看了看我,最後還是接了過去。 「給我上!」

見我們沒吭聲,黃志安下了命令。

一群黃皮子得到命令后朝我們撲來,商璟煜護著我與它們周旋,可是黃皮子越來越多,商璟煜廢了好大的勁才保住我。

而他自己似乎也受了傷。

黃志安已經等不及,與商璟煜纏鬥在一起,那些黃皮子便將我團團為主,我撿起旁邊的碎石朝那些圍著我的黃皮子扔去。

一時間,周圍一片混亂。

不過黃志安沒了珠子,顯然弱了不少,很快就被商璟煜打倒在地,捂著一隻胳膊,鮮血直流…

「男鬼,我不會放過你們!」黃志安捂著胳膊惡狠狠的說完就跑了。

而剩下的黃皮子也跟著跑了。

他們走後,商璟煜也搖晃了一下,我這才注意到太陽已經升起來了,我跑過去:「快,進玉里!」

商璟煜看了看我:「你關心我?」

我瞪了他一眼:「這個時候還說這種話!」

「說你關心我!」商璟煜倔強的看著我。

我真的很無語,不過看他樣子我不說他肯定就要一直站著了。

「好,我關心你!」

商璟煜沖我彎了一下嘴角,飛進了玉里。

我有些無語,這是霸道總裁嗎? 王府空房候嬌娘 明明就是幼稚寵物。

不過我還是鬆了口氣,看了看地上的黃皮子屍體,這下雖然得到了珠子,可黃志安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了。

我也不知道當時為什麼要搶那顆珠子,或許是不想商璟煜的辛苦白費了,又或許是明白,即使把珠子給了黃志安,他也不會放過我們,相反,有了珠子,他能將我們徹底的趕盡殺絕。

因為耗費了太多的體力,我累的不行,好在往回走了沒多遠,就遇到了開車來的司機和張遠。

我上了車,就靠著車窗睡著了,等醒來的時候,已經回到了申城,到了商璟煜別墅已經是傍晚了。

朱嬸煮了一大桌的飯菜,我狼脫虎咽的吃完。

朱嬸笑:「凌小姐,你這是多久沒吃飯了?」

我想了想:「一天一夜了!」

朱嬸就瞪了張遠一眼:「你們都不知道叫凌小姐吃飯嗎?」

婚婚戀戀:總裁的失憶前妻 張遠有些無奈:「路上我們吃的時候叫了,可是怎麼也叫不醒!」

「不怪他們,是我自己太累了!」我說。

朱嬸就沒在說什麼了。

吃過飯,我去了洗了個澡,出來后,我躺在床上,一直在想黃志安的話,他為什麼總說我好香?而且同樣的話商璟煜也說過。

我想問問商璟煜,可他一直沒出來,我就睡著了。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他依舊沒出來。

我也沒多問,有黃志安的珠子在,他不會出事!我沒什麼事就想回念念看看。

朱嬸見我要走,極力的挽留我,我搖搖頭:「我已經很久沒回去了,店裡始終要開門的!」

朱嬸也不好再說什麼,讓人送我回去。

到了念念,一種熟悉親切的感覺包圍著我,我感覺這裡的空氣才是屬於我的。

我開了門,又把屋子裡裡外外的打掃了一遍,這才心滿意足。

到了晚上,商璟煜還是沒露面,我不知道他在做什麼,所幸也不想管。

就這麼休息了幾天,渾渾噩噩的,彷彿日子回到了從前。

左右閑著沒事,我去了趟奶奶家,很意外的是,奶奶居然在家。

只不過態度一如既往的冷漠。

「奶奶!」我高興的跑過去。

奶奶看了我一眼:「好幾天沒開門,你去哪了?」

我「…」

「我去幫事主做媒了!」我說。

奶奶凌厲的看著我,彷彿能看穿的心。

「什麼事主?」

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奶奶商璟煜的事,正遲疑的時候,奶奶開口問我:「我柜子里有個盒子你看到了嗎?」

我一個哆嗦,我怎麼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我支支吾吾不知道該怎麼說。

「說實話!」奶奶的聲音忽然變得很嚴厲。

我只好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說了,原以為奶奶會罵我,沒想到她聽完久久的沉默。

我大氣都不敢出。

過了許久奶奶問我:「把男鬼找來,我和他談!」

我點頭。

摸了摸自己的玉,可是商璟煜毫無反應。

「他沒在,一定是去消化那顆珠子了!「

奶奶看著窗外說:「等他徹底消化了那顆珠子,就更難對付了。」

我沒吭聲,心裡有些隱隱的害怕,難道奶奶要對付商璟煜嗎?

「奶奶,其實他也沒做什麼傷害我的事情!」我支吾著說。

奶奶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是我看不懂冰冷,就跟我7歲剛被接回來的時候她看我時一模一樣。

「你別告訴我你喜歡上那個東西了!」

「我…」

「我沒有!」我急忙否認,卻忍不住心虛的低下了頭。

「沒有就好,今天晚上把他招來,我倒是要看看是個什麼東西!」



從奶奶房子里出來,感覺空氣都悶悶的,回到念念,前幾天不覺得有什麼,這時在看見念念的東西,都是商璟煜換過的,就連床都是他躺過的,我忍不住替他擔心,他剛剛受了傷,會是奶奶的對手嗎?

好不容易捱到晚上,奶奶早早的來了,還拿了她招魂的工具,奶奶的道行比我高多了,她出馬,商璟煜不來也得來。

進來后奶奶就依舊是一張冷臉,根本沒看我一眼。

我嚇的一句話都不敢說。

「生辰八字,頭髮!」奶奶沖我說。

君主獨寵淡漠妻 我只好把商璟煜的生辰八字和頭髮給了奶奶,奶奶拿了招魂鈴,搖了搖,很快的,門口來了一陣陰風,卻不是商璟煜,是幾個遊魂,都被奶奶趕走了,大約半個小時后商璟煜才出現。

看到奶奶的時候,他的眼眸也沉了沉。

「安安,你上樓去!」奶奶對我說。

「奶奶,他真的沒有做什麼壞事!」我急忙說。

「上樓去!」奶奶的聲音變得嚴厲。

我只能聽話,然後忍不住看了商璟煜一眼,和奶奶說的差不多,他應該是去吸那顆珠子了,明顯的感覺到他身上的陰氣加重了。

我看著他,他也在看我,那眼神似乎在告訴我,叫我放心。

我上了樓,坐在床上,心始終靜不下來,在猜奶奶要和商璟煜說什麼?是要警告他不許纏著我嗎?

可是商璟煜他會聽嗎?

一定不會。

那他們會不會打起來。

如果打起來我要怎麼辦?我應該是要站在奶奶這邊的,只是…難道就要對商璟煜下手嗎?

我心中忐忑,一分一秒都過的格外的漫長。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門開了,我看到商璟煜走進來。

「我奶奶呢?」我問。

「回去了!」他說。

我狐疑的看著他。

商璟煜看了我一眼:「別這麼看著我,難不成我會傷害一個老太太嗎?」

穿越八零幸福生活 我沒吭聲。

「你們說什麼了?」我問。「你很想知道?」商璟煜眯著眼睛看著我問。 「嗯!」

我點頭,商璟煜的確不會說這個謊。

商璟煜邁著長腿坐在我旁邊,伸手一把圈住我的肩膀。

「你幹什麼?別動手動腳的!」我不悅的看了他一眼。

商璟煜說:「我也很奇怪,你奶奶她什麼都沒說,她只是看了我半個小時就自己走了!」

我一怔!

狐疑的看著他。卻發現商璟煜的樣子並沒有說謊。

我想不通奶奶為什麼一句話都沒說,只是看了商璟煜半個小時?難道長得好看就可以這樣?

奶奶不像是老不正經的人啊!

看來只能明天問問奶奶了。

商璟煜摸了摸我的頭髮,深深的嗅了一下。我一個哆嗦,瞬間想到了黃志安。

「怎麼了?」商璟煜感覺到我的異樣。

「為什麼你和黃志安都說我好香?」我問。

「沒什麼,你就是很香!」商璟煜說。

我才不信他的說辭,直直的盯著他。

商璟煜想了下說:「我說了,想知道我的秘密,必須先成為我的人,你做好準備了?」

我一個哆嗦,趕緊搖頭。

商璟煜眯了眯眼睛,一張帥臉上寫滿了明顯的不悅。

我當然沒有。

於是我轉移話題似的問:「那顆珠子不錯吧!」

商璟煜彎了下嘴角:「很不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