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三跟張揚兩個都是滿臉鮮血倒下,當場昏厥。

陳寧吩咐王知行:「把他們抓起來,嚴加看管,不得再出現被李閥劫走的情況。」

王知行沉聲道:「是,陳先生。」

王知行立即吩咐身邊的特警們,把李子揚幾個傢伙,全部帶下飛機,帶回警方治療跟羈押。

王知行還當場對現場的乘客們表示歉意,說明是有重要罪犯在飛機上,才導致此次飛機返航。

他表示會雙倍賠償大家的機票損失!

乘客們早看不慣李子揚的惡行,不但表示諒解,還紛紛鼓掌支持。

千千 楊禕收起珍珠項鏈后把那個魚人獵手叫了過來。

他原本打算讓老瞎眼跟着魚人獵手一起去看看海藻的規模並帶些人採集海藻,可是老瞎眼卻是目前整個魚人村中唯一能指揮建造魚人小屋的魚人。

於是老瞎眼不得不留下來,楊禕只好自己跟魚人獵手走一趟。

海魚還剩下三條,邊上還有一頭大海龜正仰著頭等著餵養,楊禕把三條海魚都餵給了海龜。

似乎龜縮在龜殼中對於大海龜的傷勢恢復有奇特的加速效果。

經過一天多的修養,大海龜的傷勢已經好了許多,原來的傷口已經結疤,連精神也高昂了不少。

「可以載着我活動了?」楊禕走到海龜面前溫聲問道。

大海龜點點頭,示意沒有問題。

「好!」

楊禕早就想騎着大海龜去兜風了,明明自己擁有一頭這樣拉風的坐騎卻不能騎,他的心裏早就發.癢了。

楊禕蹬蹬兩下迅速爬上大海龜的龜背,一直趴在地上的海龜感應到主人的心思,它馬上把四隻大腳撐直起來。

「哈哈,這居高臨下的感覺真是不賴。」楊禕笑着地俯視着自己魚人村的魚人。

「走!魚人獵手帶路,我們朝大海出發!」楊禕站在龜背上意氣風發地下令。

於是魚人獵手舉著草叉跑在前面帶路,楊禕騎着大海龜安逸地看風景,大海龜的身後還有兩個魚人緊跟着。

為了順路採集海藻楊禕帶上了兩個魚人,一個普通的魚人一個是有採藥技能的魚人苦工。

海龜坐騎在路上爬行的速度不慢,雖然比不了迅捷的戰馬,但是跟上奔跑的魚人卻是綽綽有餘。

很快魚人獵手就帶着眾人下了海。

進入大海之後,海龜坐騎的水中遊行的速度就顯露了出來,四隻大龜腳在水中往後一劃,海龜就帶着楊禕如水箭一般竄了出去。

「這速度,不愧是本領主的坐騎,哇哈哈!」楊禕大讚。

魚人可以在海水中自由的呼吸,而且魚人身體的流線型構造和天生的水性讓他可以在海龜高速遊動的時候穩穩的伏在龜背上不至於被水壓沖走。

見識到海龜坐騎水中的速度,楊禕為了節省時間讓三個魚人手拉手然後抓.住龜尾巴,於是魚人們搭著水下的免費巴士快速駛向目標站。

海水之下可以看到海藻叢生的場景,但是適合魚人食用的海藻並不多,魚人獵手發現的可食用海藻叢的位置是在棘齒海灣的東北面海岸。

棘齒海灣的東北面海岸被一條綿延的山脈格擋,光禿禿的山脈覆蓋着赤紅色硬土石。

這一邊的海岸線上多是海崖峭壁並不適合定居,因此人跡罕至。

海龜坐騎帶着眾魚人來到魚人獵手所指的淺海處,一大.片海藻覆蓋在礁石上形成深紫色的海藻叢。

「很好,速去采海藻。」楊禕下令,面對着唾手可得的食物,他這個正為食物發愁魚人村村長怎能不高興。

三個魚人快速游向海藻開始採集。

楊禕在一旁看了一下海藻叢的規模,他也對海藻也不大了解,但是以單單以數量上來看的話大概能供應十個成年魚人十天的食量了。

魚人村的魚人越來越多,這裏的海藻加上捕獲的海魚搭配着食用也只是解決一下燃眉之急而已,食物問題還是得想其它辦法。

食物供應不足是制約著眾多魚人村的頑疾,因此商旅海岸上的魚人村大都只形成小規模的魚人聚集點,很多的老弱的魚人都被魚人村排除在外。

留下三個魚人在此地採集海藻,楊禕騎着海龜坐騎回到棘齒海灣的西南海岸—商旅海岸。

楊禕打算再去找找流落到此地的長灘魚人,畢竟人才才是魚人村快速發展的基礎。

一個魚人騎着大海龜看起來顯得太過獨特,楊禕決定要低調行.事。

他讓海龜潛在海水下遊行,只露出騎在龜背上的魚頭觀察海岸上的情況,這樣一來即使有人看過來也只會認為是有一個魚人在海面上快速游過。

這一次有了快速的海龜坐騎又有了比上一次更充足的時間,於是楊禕騎着海龜一直沿着商旅海岸往南遊去。

一路上看見魚人就查看屬性信息,一直到全天黑下來的時候楊禕才停了下來,而這個時候大海龜的身後已經有十一個魚人跟着了。

「已經跑的夠遠了,看來尋找長灘魚人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

楊禕知道仍然有流落在此的長灘魚人被自己遺漏了,但是這樣的尋找太費時間,而且經過兩次搜索后剩下的長灘魚人估計也不多了。

看着十一個找回來的長灘魚人楊禕點了點頭,這十一個魚人中包含這幾個長灘魚人的寶貴人才,其中更有兩個魚人族的戰鬥職業者──魚人灘行者和魚人招潮者,而且還是兩個有名字的魚人。

能夠經歷颶風而活下來的除了運氣之外還得靠自身實力,這倖存下來的魚人大多有所長。

【名字】:布拉克(B)

【種族】:長灘魚人(雄性)

【等級】:1級魚人灘行者

【能力】:專精(長柄武器+7)

【專長】:急速奔跑(B),三叉戟(B),健壯(B)

【陣營】:棘齒村

——

【名字】:斯拉克(B)

【種族】:長灘魚人(雄性)

【等級】:1級魚人招潮者

【能力】:專精(冰霜魔法+8)

【專長】:頑強意志(B),潮汐法術(B),調製藥水(B)

【技能】:1級:水箭

【陣營】:棘齒村

布拉克和斯拉克是一對魚人兄弟,兄長布拉克是一個藍紫色魚人,弟弟斯拉克是個黑鱗魚人。

如果說魚人灘行者在魚人族中類似戰士職業者的稱號,那麼魚人招潮者則是魚人族中的類似法師職業者稱號。

法系職業在艾澤拉斯世界上是稀有的存在,更何況是魚人族的法系職業者。這個魚人招潮者是個大寶貝,還有着「調製藥水(B)」的專長,以後有機會可以試着把他培養成一個煉金師,正好棘齒村裏還有一個煉金台。

除了兩個戰鬥職業者這十一個魚人中還有兩個魚人獵手和三個值得關注的魚人。

【名字】:魚人苦工(F)

【種族】:長灘魚人(雌性)

【等級】:1級剝皮工

【能力】:手藝(剝皮+4)

……

——

【名字】:魚人苦工(F)

【種族】:長灘魚人(雌性)

【等級】:1級伐木工

【能力】:手藝(伐木+4)

……

——

【名字】:魚人商人(D)

【種族】:長灘魚人(雄性)

【等級】:1級商人

【能力】:手藝(經商+12)

【特長】:估價(D)

……

這一天的遠行出來找回十一個魚人之外,楊禕還有另一個收穫,那就是他發現大海龜傷好后可以自己捕魚。

只要找個安全的海域大海龜就可以自給自足,這可是大大減輕了魚人村的糧食負擔。 秦天沉默了一下,道:「我知道,我的手下,用了非人的手段折磨你。」

「你也算是條漢子,一直沒有開口。」

「但是現在,我勸你最好把知道的,全都告訴我。」

「因為我保證,我的手段,比我手下,要痛苦一百倍。」

「你會恨不得讓我立刻殺了你,但是又偏偏死不了。」

「那種滋味,真的不好受的。」

秦天的聲音很平靜,似乎在說一件跟自己無關的事情。

但是聽了之後,男子的眼中,露出一抹驚恐之色。

冷雲的手段,他已經領教過。他已經後悔過無數遍,不應該來到人世間做人。

他經受過專業的訓練,總算咬牙挺了過來。

但是此刻,面對秦天平靜的眼神,他忽然慌了。

「我說我只是一個小角色,奉命行事,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你信嗎?」他無力的笑道。

嗯?

秦天想說什麼,便在此刻,忽然臉色大變。

外面,寂靜的夜空,傳來了幾個悶悶的聲響。

殘劍和冷雲也聽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