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安娜笑道:「葉修,你既然取了我們的妹妹,我們也算是一家人,沒有人會取笑你的哦!」

「好!」葉修拱手謝過。

七個公主來了,六個王子來了,他們的一群王子妃也跟著來了,所有人都到齊之後,國王大人終於來了。

國王帶著她的一個王后和兩個王妃下車,喵蓮臘立刻邁著步子過去迎接,喵靈娜吐了吐舌頭,拉著葉修一起走了過去。

魯達卡老頭兒艷福不淺啊,找了一個王后,三個王妃都是國色天香之輩,男人活到這份兒上,真是讓人咋舌!

畢竟人家是國王!

不用葉修親自端菜,國王來的時候,把王宮的內侍也帶來了。

內侍等候在廚房門口,做好之後,葉修把東西遞給內侍,內侍再轉交到指定的餐桌上。

因為這一頓飯是要讓葉修「親手」來做的,所以葉修就不用陪宴了。

……

葉修搬個凳子坐在廚房,看著王芬和毛靚在廚房忙活。

國王大人親自到場,王芬怕毛靚一時緊張廚藝發揮失常,所以就頂這個大肚子親手在做,毛靚只是呆在一旁幫廚而已。

周櫻櫻做傳菜員,別人都沒有進廚房,王宮的侍者是在廚房門外等候的。

廚房空間很大,還有帘子,外面的人看不到裡面的情況。

這一頓飯非同小可,葉修也得親自把關啊,要是一次做不成的話,寧願讓他們等一會兒,也不能湊合!

這不單單是賺錢不賺錢的問題,而是牽扯到自己的面子,要不做就乾脆拍手不做,要做就一定做好!

家宴不是飯店,理論上說,參加家宴的都是自己一家人才有資格過來的,所以不管好吃不好吃,都得坐到底的。

王宮正常的家宴,都是三十三道菜,十二份兒湯,不過葉修今晚給折騰的這個,明顯是寒酸了一點兒。

就只有八個菜,兩個湯。

這明顯是不合乎規矩的,大家都吃的正爽,突然被告知,菜上完了。

如果不夠的話可以重複點其中你喜歡吃的,單獨再給你做。

魯達卡國王很不開心!若不是喵蓮臘王妃勸阻,他已經拂袖而去了!

我說你小子廚藝不錯,想見識見識你的新花樣呢,結果這一張桌子都沒有擺滿,你就說菜上完了?

喵蓮臘給解釋道:「國王大人,葉先生說了,他這並不是正餐,而是來自東方的特色美食。如果大王一定要吃正餐的話,他可以在帝國酒店擺宴……」

「算了算了!」國王回道:「擺什麼宴?帝國飯店就那幾個菜,一天到晚反覆吃,我都膩了!」

「是啊。」王后說道:「我覺得這一個晶瑩剔透的東西味道很好,再給我單獨來一份兒吧。」 「覃總,你自己看熱搜。」顧閱滿頭黑線地跑進總裁辦公室。

風玫身體后靠在老闆椅上,手上轉著筆,漫不經心地看著他:「你家總裁上熱搜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顧閱眉心一跳:「你說的輕巧,這次能一樣嗎?」

自從覃暢與顧知樂出事,媒體一直不停地對其做相關報道,而覃知知這個失去父母,繼承億萬家產一躍成為暢樂總裁的大小姐,更是各家媒體爭相報道的對象。

最近覃知知上熱搜的頻率簡直超過了許多當紅明星。

可是以前那些內容都是千篇一律的報道覃知知的悲慘遭遇以及如今的身份地位,這次卻是風流韻事!

#覃總男友疑現身#

#覃總疑與男友酒店共度良宵#

#喪心病狂!父母剛去世,她卻……#

#論覃總的男友力#

……

除了頭條之外,其他各種報道應有盡有,五花八門,相同的是配圖——

覃知知抱著一個身形纖細的少年從某酒店出來,少年埋首在她胸前看不清臉,甚至抓拍的身影都是模糊的。

洪荒之焚天帝君 但是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個人確實是暢樂新任總裁覃知知,她抱著的也確實是一個男人就夠了。

若是其他時候倒也罷了,可是這個時候,覃知知父母才去世沒多久,她就與男人去酒店被拍到了,這意義自然又不一樣了。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覃總啊,你要記得,你現在是暢樂的總裁,你的一舉一動都被人關注著,你身上若是傳出不好的消息來,影響的是整個暢樂!」顧閱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他怎麼就掉進了這個神坑裡了!還能爬出去嗎?

風玫瞅著顧閱著急的模樣,聳了聳肩:「難道總裁就沒有喜歡一個人的權利?若真如此,你們公關也該換人了。」

公司養一群人不是讓他們吃白飯的,該幹活的時候還是要行動起來。

顧閱咬牙:「我不是負責公關的,我是你請來的副總!」

「請?」風玫挑眉,「我記得是我拐來的吧。」

顧閱:「……」你還有臉說!!!

「難道副總不需要管公司的公關這一塊?」

顧閱:「……」他是一個需要管公司所有內容的副總!

深吸一口氣,顧閱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問:「公關需要根據你的態度來做回應,那個蘇黎……你是怎麼想的?」

「不是介紹過嗎,我打算養他當小白臉。」風玫笑吟吟地看著顧閱,繼續道,「是要養一輩子的,懂了嗎?」

顧閱神情有些複雜:「你認真的?他是長得好看,但是他身後的麻煩太多。」

風玫低頭,拿過桌面上的文件翻閱著:「只要是他,就不是麻煩。」

「我知道了,我這就去聯繫公關部門。」 嫁給全城首富后我飄了 顧閱聲音微沉,這哪裡是養小白臉,分明就是真的看上了,認定了一輩子的。

那個蘇黎,究竟給她下了什麼蠱?雖然他不否認蘇黎長得好看,可是他也不認為覃知知是為被美色迷惑的人。

想著,臨出總裁室的門前,他不由回頭看了一眼總裁室的休息室,蘇黎就在那裡面…… 「咳咳。」國王咳嗽一聲,示意王后大人注意身份。

「哦……不用了,我已經吃飽了!」王后急忙改口道:「我只是開個玩笑。」

國王說道:「讓葉修給我們再來一份兒他的涼粉宴,我很喜歡!」

這才對嘛,國王大人在場,哪兒輪的上你王後點菜。

你單獨點了,老子怎麼辦,難道和你一個女人一樣胡吃海喝,我可是國王!

國王重新讓來了一桌,這讓葉修十分高興,沒想到這種小把戲,還能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

之前葉修讓毛靚做的烤肉串兒,連毛靚最好的朋友魯安娜王子妃都拒絕食用!

說是太油膩了,她非常討厭!

六個菜反覆上了三遍兒,一口子折騰到晚上九點半,國王下令讓葉修過去一起陪他喝兩杯。

威士忌,一人一杯,葉修和國王以及幾個王后王妃碰了一杯。

而後,喵蓮臘王妃起身,喵靈娜又給她搬來一個座位,她坐在葉修後面,讓葉修坐在她的位置上。

這就是規矩,一張桌子上只能做四個人,東南西北都是有講究的。

國王說道(翻譯語):「葉先生,東方的美食味道非常不錯,我聽說你特意從大陸帶來了一位廚師,她很厲害!」

老賊,竟然發現了這個,這飯菜的確不是我做的,但沒有我你就吃不到。

葉修回到:「大王,這位女士就是我的姐姐,是她傳授我廚藝的。」

「很好!」國王豎指贊道:「葉修你很不簡單,喵靈娜跟著你一定很幸福,我希望你以後天天做給她吃!」

「好!」葉修點頭敷衍道:「我會努力做好的,請大王放心!」

簡單客套幾句之後,國王帶著他的幾個美艷婆娘走了,喵蓮臘卻還沒有走。

喵蓮臘母女在王宮住了十多年,實在是太悶了,難得出來一次,她們真就不想回去。

喵靈娜現在是葉修的未婚妻,喵蓮臘是葉修的丈母娘,她們住在這兒都是合理的。

除非國王大人特別要求喵蓮臘王妃回宮,不然喵蓮臘可以一直在這兒住著。

……

接下來的幾天里,喵蓮臘王妃天天都邀請國王過來吃晚餐。幾個王妃都沒有來。只有王后一個人跟著來的。

喵蓮臘,王后,國王,喵靈娜公主,四個人正好湊一桌兒,葉修因為要做飯,就沒能和國王一起用餐。

可是葉修心中卻非常鬱悶啊!

毛靚學習廚藝的目的,是為了賺錢,可喵蓮臘王妃天天搞這種家宴,雖然國王大人來吃了,可是沒錢啊!

這一天,毛靚給葉修出了一個注意。

她說道:「葉修,我們可以在別墅內開個飯店,這樣以來國王再來吃飯就得給錢了!」

掌心洪荒 「你這也太勢力了吧!」葉修眉頭大皺,「不管怎麼說,有喵靈娜公主在這兒,我怎麼好意思找他要錢。」

「行了行了!」毛靚獰聲說道:「要不要錢你自己看著辦,要是明天再不給錢的話,我就不下廚房了!」

正好,王芬明天也要走了,毛靚再不下廚房的話,那還做個毛線的涼粉兒啊?

讓葉修下廚房做兩份兒涼粉,國王明天吃了之後,那以後可真就不再回來了!

葉修苦思冥想之際,毛靚突然一拍腦門道:「葉修,我有一個好辦法,你現在要不要聽聽呢?」

你說!葉修現在也在為此事頭痛呢。

毛靚一番話說下來,立刻引得葉修一陣兒點頭,這的確是一個很不錯的主意。

……

清晨時分,葉修把頂著大肚子的王芬送上船,周櫻櫻現在不想走了,可是王芬頂著大肚子一個人走葉修不放心,便強制把她推走了。

想來玩的話,以後有的是機會,先把人送回去再說。

王芬頂著大肚子,一直不願意和葉修交往,葉修也不想讓她為難,索性就這樣悶著頭把她送走。

上船之後,王芬特意說道,孩子生下來之後,她還會來。到時候希望看到葉修把她的涼粉發揚光大。

回到別墅,葉修直奔喵靈娜公主房間,抬手按響了門鈴。

小公主還穿著睡衣呢,不過她是葉修的未婚妻,她並不需要避諱那麼多。直接就把房門開啟了。

葉修也沒有進屋,站在門口說道:「七公主,我想邀請和我一起出去旅遊,不知道你有時間嗎?」

「旅遊?」喵靈娜驚異道,「你準備去哪兒呢?如果是我喜歡的地方我會過去的。」

「我準備去非洲大陸!」葉修說道:「我想去領略一下非洲大草原的風光!」

「啊!」喵靈娜大喜,「那真是太好了,我也想去非洲大陸,我要去非洲大陸看雄師!還有大象,還有斑馬。」

哎呦?葉修本來是胡謅一句,沒想到歪打正著,還他媽對了七公主的口味。

「好!」葉修說道:「七公主,我準備徒步橫穿非洲的撒哈拉大沙漠,你要和我一起嗎?」

「啊?」七公主臉色微微一變,「為什麼要徒步穿越,我們可以開車橫穿過去的!」

「咳咳。」葉修回道:「如果公主無法承受的話,公主還是在家呆著吧,我自己去。」

「我去,我去!」公主急忙出手保住葉修的手臂說道,「事實上我很喜歡野外運動的,不過我擔心我母妃她恐怕承受不了。」

「那就讓她留在別墅吧。」葉修說道,「我走了之後,別墅裡面會留人照顧她。」

「不不不。」喵靈娜搖頭說道:「母妃一天到晚悶在宮中,我很擔心她的身體,我想讓她和我一起出去鍛煉鍛煉,享受一下外面的新鮮空氣和廣闊天空!」

我去,葉修滿腦袋黑線,這一次麻煩大了!

按照毛靚的意思,就是要用非洲這個炎熱的地方震住喵靈娜。

然後葉修和毛靚坐飛機去非洲南非共和國住上幾日。

毛靚和葉修離開這幾天,讓魅兒和香兒動手,把別墅改造成餐廳,回來之後餐廳已經開門了,國王以後再過來吃飯,就得給錢了。

不然國王,王后,王妃,公主,還有王子,王子妃,等一大群人天天過來免費蹭翻,的確是讓人鬧心啊。

葉修只是虛偽的讓讓,沒想到……

喵靈娜拉著葉修來到喵蓮臘王妃門口。

敲門等了五分鐘,房門才開啟,喵蓮臘王妃已經打扮妥當。

只要有「客人」在場,王妃就必須要注重自己的容貌,絕對不會像喵靈娜這般穿著睡衣出來見人的,成何體統!

喵靈娜示意葉修說,葉修只得硬著頭皮說道:「母妃大人,我想帶著喵靈娜公主去非洲的撒哈拉沙漠越野旅行,我邀請你和我一起過去同行。」

「天吶。」喵蓮臘王妃被嚇了一大跳,捂著嘴巴儘可能不讓自己露出來醜態。

葉修順勢說道:「母妃大人身體嬌貴,如果不方便的話,你可以留在別墅,我帶著七公主過去就行了。」

葉修根本不想帶著她過去啊,這可是王妃大人,萬一出要是個什麼意外的話,責任誰來承擔啊?

「不不不。」喵蓮臘搖頭笑道:「葉修,你能邀請我一起出去旅遊,證明你把我當親人了,我就算是身體嬌弱,也不會拒絕你的邀請!」

嗡,葉修直覺的腦袋裡面一團兒漿糊,我早知道你們這麼給我面子,我就不應該說去非洲大陸!

我去國內景區遊玩幾天不好嗎?那裡可比非洲好玩多了。

都怪毛靚,給出的這是什麼餿主意!

丁薇記事 但是話已經說出去,無法更改,葉修只得硬著頭皮點頭。

喵蓮臘王妃退回房間,然後她坐在座位上,撥通了國王的電話。

王妃也有手機,但她的手機從來不打電話,只是一個擺設,她打電話接電話,用的都是固定電話。

七公主說的,這也是她們王室的規矩。說拿著精緻的電話,看起來更加有風範。

的確,王妃用的電話非常精緻,光是上面的幾顆鑽石,都能買十幾個愛瘋六了。

很快,喵蓮臘王妃便掛了電話。

她說道:「國王大人已經同意了我的請求,不過他擔心我的安全,先給我派遣幾個保鏢和侍女,侍奉我的人身安全和飲食起居。」

喵靈娜說道:「母妃,我們是去越野旅行的,又不是去國事訪問,帶這麼多人幹嘛啊!」

「額……我也是這麼想的。」喵蓮臘回道:「可是我們萬一遇到危險怎麼辦?」

「葉修啊!」七公主說道,「我的青王大人會保護我們的!」

「他一個人不行的哦,萬一我們遇到很多壞人怎麼辦?」喵蓮臘這簡直是杞人憂天。

七公主勸解半天之後,喵蓮臘決定帶著七公主和葉修,一起去王宮見國王。

當面和國王說清楚,不用拍保鏢和侍女了,不然的話沒法兒玩啊。

葉修終於第一次來到了九江國的王宮。

王宮雖然花麗,但是佇立在高樓大廈群中,已經被徹底埋沒了。

這根本就顯示不出來國王的威嚴,因為王宮只有九層,最高的塔頂,也才只有三十五米高。

九江國隨便拉一座大樓,都是三十層以上的高層,普遍樓層高度都有八十多米以上。

王宮……太寒酸了!

喵靈娜對王宮輕車熟路,直接拉著葉修來到了威嚴的國王大殿。

國王正在大殿等候,他的身後站著兩個身強力壯的魁梧漢子。

國王的意思是,讓葉修和這兩個侍衛比武,只要葉修能夠戰勝兩個侍衛,那就代表葉修有能力保護好王妃大人不被侵犯。 簡單客套一番之後,比賽開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