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車飛馳到了公路口,方逸天他們紛紛下車,都在耐心的等待著,約莫二十多分鐘后,一陣陣車子轟鳴飛馳而來的聲音響起,便是看到足足有二十多輛類似於軍用吉普車飛馳而來。

這一列車飛馳而來之後便是停了下來,銀狐與幽靈刺客迎了上去,當先一輛車子跳下來了幾個神色冷峻而又內蘊殺機的年輕男子,看到銀狐與幽靈刺客之後紛紛致敬,臉色顯得極為的恭敬。

他們都是國際殺手聯盟的精銳殺手亦或是刺客聯盟中的頂級強者。

「很好,你們全都來了。」銀狐開口說著。

「武器全都運送過來了嗎?」幽靈刺客開口問著。

「武器已經是運送過來,重型機槍、輕機槍、狙擊步槍、微沖、手槍,全都運送了過來。」一個男子對著幽靈刺客恭聲說道。

「很好,那麼我們先過去駐紮地那邊吧。都上車。」幽靈刺客開口說著。

而後,方逸天他們也紛紛上車,一輛輛車子便是組成了一條長龍般的朝著那片山林飛馳而去。

…………

很快,方逸天他們已經是驅車來到了這片荒野山林中。

前方已經是有著眾多人在迎接著,侯軍他們一幫弟兄看到又來了一百號國際殺手聯盟與刺客聯盟的頂級殺手與強者,熱血早已經是沸騰了起來。

毫不誇張的說,國際殺手聯盟與刺客聯盟這一百五十個殺手與強者,再加上方逸天、銀狐、幽靈刺客以及小刀、劉猛他們,這股力量組合在一起,足以給予整個緬甸政府軍一次沉重的打擊,更別說區區一個烏爾曼軍隊了。

「先把武器都抬出來,所有的人根據自己的需求拿好自己的武器。戰鬥即將來臨,做好一切的準備!」

回到了這片荒無人煙的山林后,方逸天便是開口大聲的說道。

瞬間,小刀、劉猛與雷蒙都組織人手從一輛五輛吉普車上將一箱箱密封著的大箱子都抬了下來,而後將箱子打開,裡面成立著的都是一柄柄各式各樣的火力武器,此外配備著的一排排彈藥更是激起了所有人心中的沸騰熱血與無限殺機。

隨後,現場的人都紛紛根據自己的需求選擇了適合自己的槍械,重型機槍、輕機槍、狙擊步槍、手槍等等都被一個個人一一選擇而去,都拿上了槍跟子彈,他們的臉上更是亢奮了起來。

特別是國際殺手聯盟與刺客聯盟的那些殺手與強者,從他們身上散發而出的那股尖銳殺機足以讓人為之膽顫。

眾人都拿好了槍械之後便是排列著隊伍,猶如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般,一雙雙目光都看向了前面的方逸天與銀狐她們。

「這一次,我們行動所要對付的是緬甸邁扎央的克欽第十六軍營,由烏爾曼率領。我們的目標就在這座閃的後面,隔著一條河。」方逸天開口說著,繼續說道,「傍晚六點鐘開始,所有人分成四支小隊,一支隊伍從烏爾曼駐紮的軍營後方包抄過去;第二支隊伍從右邊的山坡包抄過去;第三支隊伍從左邊的山坡包抄過去;第四支隊伍直接渡河從正面衝擊過去。第四支隊伍的任務最重要,起到的作用就是將烏爾曼軍隊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而後另外三隻隊伍直接出其不意的包抄殺過去。我力求在最短的時間內將烏爾曼的軍隊全部殲滅!記住,是全部殲滅,一個不留,都聽清楚了嗎?」方逸天喝聲問著。

「聽清楚了!」

一聲聲吶喊聲響起,殺氣衝天,士氣高漲,那股凝聚在一起的殺機足以讓人為之心驚擔顫。

「很好。具體的任務一會兒銀狐與刺客都會給你們安排,每支隊伍都會有人率領。這一次的行動務必要給予對方雷霆一擊,絕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方逸天開口說著。

「媽的,那幫緬甸佬,就該殺個片甲不留!」小刀咕噥了聲,臉上滿是殺機,目光更是顯得炙熱無比。

「對方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總要為他們這一次愚蠢的舉動付出血的代價!」劉猛也是說道。

而後,方逸天便是讓銀狐與幽靈刺客給所有人的進行分隊,下達具體的任務要求。

方逸天則是將侯軍喊了過來,侯軍應了聲,走到了方逸天身邊,說道:「方哥,什麼事?」

「我跟你還有小刀、劉猛過去見見這個烏爾曼。一探虛實的同時也是在穩住他。就現在你應該可以見到此人吧?」方逸天問道。

「可以。只需要先聯絡對方的委派代表,而後提出跟烏爾曼見面談判相關贖金事宜就可以了。」侯軍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目光一沉,說道:「那麼你現在就去安排這件事。對了,對方的話你能不能聽得懂?」

侯軍一笑,說道:「當然聽得懂,也都會說,在這邊走軍火做生意都七八年了,這要是不會說緬甸語那怎麼能行。」

「好。那麼就你跟我與小刀他們過去一趟便可。」方逸天說著,便是接著說道,「你去聯繫對方的人吧。就說現在我們要去見烏爾曼。」

「好,方哥我這就去安排。」侯軍說著便是走開了。

方逸天深吸口氣,眼中精芒閃動,嘴邊泛起了一絲森冷的笑意,他倒是要看看這個烏爾曼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是否三頭六臂,竟然跋扈到了如此地步! 嘩啦啦的大雨傾盆而下,韓若樰和韓小貝一大一小兩個人站在門口處仰臉看著雨點從天上砸落。

「唉!」

韓若樰嘆了一口氣,韓小貝也跟著嘆了一口氣,不一會兒兩個人便長吁短嘆了數十聲。

「娘親,這雨什麼時候才能停呢?」

過了半響,韓小貝突然抬手輕輕拉了拉韓若樰的衣袖,滿臉期望:「娘什麼時候才能雨停呀!」

韓若樰聞言,頓時有些無奈。

他們從山上回來的第二日,忽然下起了暴雨,連續三天都沒有停止的跡象。

外面光線昏暗,雨聲陣陣,明明是正午時間,卻像是傍晚的天氣一樣。

她還想著把山上採下來的藥材儘快處理好,帶著韓小貝去寧靈雲那裡看看,現在這天氣也不道什麼時候才能放晴,真真是急死個人。

依照往常的規律,但凡氣溫下降,天氣變冷醫館里的病人也會越來越多,到時候半夏他們恐怕是忙不過來。

而且她之前承諾的煉製藥丸的事情也得趕緊完成。

看來,她要去看寧靈雲的計劃勢必就壓擱淺。

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韓若樰低頭看向韓小貝:「或許明天就會停了吧?娘親也不能確定。」

「唉!」

聽了這話,韓小貝像是一個小大人一樣又嘆了一口氣:「娘親,要是明天還下這麼大的語,王叔叔是不是就不回來了?」

韓若樰聞言忽然一愣,這次才明白韓小貝和自己擔心的根本不是一個問題。

容初璟回來之後接到王府消息,冒雨離開之後,一連幾天沒有回來,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娘,你別擔心,王叔叔一定會回來的,現在他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急需處理。」

就在此時,韓小貝安慰一般的聲音忽然傳來,頓時讓韓若樰露出了驚訝之色。

說起來,在山裡的兩日她明顯發現韓小貝對容初璟的依賴。

莫不是這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

韓若樰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下韓小貝,忽然伸手捏了捏他滑嫩的臉蛋。

「小寶貝兒,您和你的王叔叔兩個人之間是不是有什麼情況啊?我記得你從前可沒有這樣像今天這樣,替他說過話啊?」

「沒,沒發生什事兒啊?」

韓小貝一愣,下意識的搖頭,絲毫不知道他這個模樣看在韓若樰的眼睛里有多有趣。

韓若樰眨了眨眼睛,忽然彎下身子:「小貝啊,你還記得娘跟你講過一個長鼻子的故事嗎?如果小孩子他說謊,鼻子就會越來越長,越來越長,最後長的……」

「娘,你別騙人了,我早就知道那是騙人的了!」

韓若樰正要哄著韓小貝把他們兩人之間發生的事說出來,結果一下子就被韓小貝猜到了心思。

眼見韓小貝面有得意的看著自己,韓若樰只得無奈的摸了摸鼻子。

這個破小孩,現在竟然越來越不好騙了!

「那你告訴我,為什麼會突然想起你的王叔叔總可以了吧?」

韓若樰一想到韓小貝與容初璟之間有什麼秘密,便越發好奇,連忙彎下身子誘哄:「你若是告訴娘,今天我就給你做好吃的。」

聲音一落,韓小貝的眼睛立刻變得亮晶晶的:「好吃的什麼?」

「你想吃什麼,娘都給你做。」

「真的嗎?」

韓小貝眼睛軲轆轉了一圈,立刻對韓若樰點點頭,揚起臉蛋兒笑得無比燦爛:「那就等娘做好我再告訴你吧!」

「你這個小東西,竟然還跟娘討價還價起來了!」

韓若樰將韓小貝眼底的一抹狡黠看在眼裡,好笑的捏了捏他的耳朵,當真親自去了廚房。

「你今天中午要做什麼呀?我聞著好香呢!」

半夏從韓小貝口中聽到韓若樰今天中午要親自做飯,一溜煙便跑到廚房,眼巴巴看著灶台上的大鐵鍋,嘴角似乎還有晶亮亮的液體。

韓若樰回頭看了一眼探頭探腦的半夏,嘴角又揚起了幾分:「馬上就好了,你去把人都叫過來吃飯吧!」

半夏偷偷掀開一個蓋子,發現裡面盛滿了剛剛炸好的素丸子,臉上一喜正要偷偷捏一個,忽然聽到韓若樰的聲音,嚇了一跳

他也不怕燙,慌忙把手裡的丸子塞進自己嘴裡,一面捂著嘴巴一面退著往外走:「嗯嗯!待會兒醫館也沒什麼病人,我這就去叫人!」

半夏做賊心虛,生怕韓若樰責備他偷吃,一時沒有注意,竟一下子撞到身後的門框,險些摔倒。

而韓若樰聽到身後「砰」的一聲巨響,轉頭看見半夏狼狽的樣子,頓時忍不住笑出聲。

半夏很快就把韓小貝、林浩峰、韓遙微、青墨等人全都叫了進來,其他人還未坐定,半夏期待的坐到桌前拿起筷子。眼睛像是看到了,一大堆的寶石一樣閃閃發光。

「哇!韓姐姐你真是太好了!今天我終於能大飽口福了!」

眾人被他這副貪吃的模樣笑得絕倒,韓小貝也忍不住道:「這是娘專門給我做的,你可不要都給我吃完了!」

「不用擔心,我做了很多,足夠你們吃的。」

說著便將已經分好的一些丸子和其他事物拿給碧玉紅綢分下去。

她原本只是想著簡單做幾道菜和韓小貝一起吃個飯,但又覺得好不容易這幾天暴雨,醫館里並不是很忙,索性就做了好大一桌的飯菜,權當是和醫館的人同樂了。

外面大雨還沒有停,房間里的眾人圍坐在大圓桌子上一片其樂融融。

「若樰,今天這麼多的食物,辛苦了,我敬你一杯!」

林浩峰想到剛才韓若樰今天又做了這麼多飯,額角處還沾著灰塵的模樣,忽然舉起手裡的酒杯向她表示感謝。

其他眾人一聽亦是紛紛向韓若樰道謝。

「師傅,你做飯這麼累,以後還是不要做這麼多了,我們以後只在廚房吃就可以了。」

韓遙微聽得林浩峰的話,又看了看桌上擺的慢慢的飯菜,忽然一陣心疼。

「若是天天這麼做,我當然受不了,但今天也沒有什麼事,我也高興做飯給你們吃。」

韓若樰一臉笑意的看著韓遙微,充滿了笑容。

說起來連她自己都不相信現在身邊,竟然圍了這麼一群關心愛護她的人。

想起她當初在韓家村的事,真是恍然入夢,幾乎都有些記不太清楚了。

那個時候,她整天想的也不過是怎麼賺更多的前,怎麼讓韓小貝健康長大。

「韓姐姐,你真是太好了……要……不是……我,已經有了師傅……我……說什麼也要認你為師!」

半夏嘴裡塞著一塊紅燒肉,筷子上夾著一塊蜜汁排骨,眼睛還看著桌上的糖醋鯉魚挪不開眼。

想從前,他和師傅在一起的時候,整天能有頓吃的都已經不錯了,現在,跟了韓若樰,他真是覺得每天幸福得冒泡兒,竟然還隱隱期待,自己的師傅千萬不要回來。

如果他一回來,自己肯定要隨他離開,哪裡還能吃到今天這樣美味的食物?

一時間,半夏在心裡暗暗發誓,若果師傅真的回來,他一定要說服他,留在益生堂。

半夏相信,不說其他的,單憑韓若樰的這個廚藝一定會讓他師傅甘拜下風。

「還好你沒有認我娘為師,否則我看咱們這益生堂就要被人吃沒了!」

韓小貝看見半夏手如閃電,動作極快的在餐桌上一通掃蕩,趕緊站起身子拿碗撥了一部分進自己碗里。

眾人聽見這話,轟然大笑,就連半夏的臉都染上了一抹紅暈。

「小貝你去哪了?」

韓若樰一個下午沒有看見韓小貝的人影,到了晚間睡覺時,忽然瞧見他鬼鬼祟祟的從外面跑進房裡。

「娘,你在寫字啊?」

韓小貝蹦蹦跳跳跑到韓若樰書桌前,歪著腦袋發現他是在登記賬目,便自覺地缺了床上。

韓若樰瞧見他似乎有些躲閃的模樣,眼睛一轉,忽然放下筆,轉過身子。

「小貝啊,娘怎麼覺得,你今天似乎還有什麼事沒有告訴我呢?」

韓小貝麻溜的跳上床,看見韓小貝縮在被子里露出兩個黑溜溜的眼睛,像極了某種可愛的小動物。

「娘,碧玉已經幫我洗過腳了,我今天很乖哦!」

韓若樰抿了抿嘴,眼睛里劃過一抹笑意:「娘當然知道你今天表現的很好,但是你是不是忘了什麼啊?」

「我沒忘啊?」

韓小貝又往被子里縮進去了一點。

韓若樰見此,忍不住發笑,故作嚴肅的提醒他:「難道忘了中午答應了我什麼嗎?」

果然,韓小貝聽了臉上頓時閃過一抹慌張。

「娘親,你不是小孩子要早睡早起嗎?你看我都已經困得睜不開眼睛了,我要睡覺了。」

韓小貝乾笑了兩聲,哧溜鑽進被子里,將自己小小的身子全都裹了進去,頭也蒙了起來。

這個小破孩兒!

韓若樰被韓小貝的反應弄得一愣,頓覺一陣無語。

這個小破孩什麼時候心眼這麼多了,他到底還是不是自己的孩子呀?怎麼胳膊肘一直往外拐呢?

但見韓小貝縮在被子里,動也不動,像是真的睡著了一樣,韓若樰無奈的轉過頭,繼續提筆繼續寫自己的賬本。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桌上的蠟燭越來越短,等韓若樰將賬本整理完,已經到了夜裡亥時。

房間內一片安靜,簡微語桌子上的賬本收拾好,一回頭髮現韓小貝不知什麼時候竟然把被子給踢開了。

「你這孩子,現在長大了,睡覺也不老實了?」

韓若樰嘴裡念叨了一句,輕輕伸手給他重新蓋好被子。

此時韓小貝閉著眼睛睡的正熟,但卻像是在做什麼美夢一樣,臉上還帶著笑意。

韓若樰輕輕摸了摸對方的滑嫩的臉蛋,想到這孩子臨睡前慌亂的模樣,不禁忍不住彎起了嘴角。

韓小貝還從來還沒有在他跟前隱瞞過什麼?今天這般躲躲閃閃,不願意告訴自己,分明是和容初璟有了什麼小秘密,不過他既然不願意告訴自己,那也罷了。

若是他們父子關係和睦一點,也是一件好事。

如此想著,韓若樰不由輕輕的摸了摸自己還未隆起的肚子。

現在肚裡孩子月份尚淺,韓若樰還不能確定他究竟是男孩還是女孩?

也不知這裡面的孩子將來又是一個什麼樣的性格…… 約莫過了二十分鐘左右,侯軍已經是返了回來。

「方哥,一切已經是安排妥當了。對方的特使傳達了我們這邊的意圖,烏爾曼同意跟我們見面。我們可以先開車到前方與果敢的一條交界線上,會有烏爾曼派人的人帶領我們過去烏爾曼駐紮的軍營中。」侯軍過來之後便開口對方逸天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而後便是沉聲說道:「小刀、小猛,準備好了嗎?五百萬美金清點出來沒有?」

「大哥,準備好了。」前面小刀應了聲,他與劉猛一齊走了過來,手中提著一個密碼箱,說道,「這一箱子裡面就是五百萬美金。」

「好,我們走吧。」方逸天說了聲,而後與銀狐、幽靈刺客打了聲招呼,便是與侯軍、小刀與劉猛坐上一輛車子離開了。

「大哥,這五百萬美金就是穩定那個烏爾曼不成?」小刀問道。

「不錯。當做是定金給他。謊稱其餘的現金要到晚上九點鐘左右到齊,到時候一起交貨。這五百萬美金作為定金會給我們爭取從現在到晚上九點鐘這段時間,從而讓我們做出足夠的進攻準備。」方逸天說道。

小刀點了點頭,眼中殺機隱現,整個人顯得亢奮不已。

很快,前面開車的侯軍已經是將車子開到了前方的交界處,處在緬甸果敢區域的地方停著七輛軍用吉普車,足足有二十個手中持著AK47的士兵站成了一排。

侯軍停下車后與方逸天他們走下來,朝前走了過來,這時對方一個三十多歲左右的軍官迎了上來,目光冷冷的盯著他們。

而後這個軍官便是用著緬甸語說道:「就是你們要見烏爾曼將軍嗎?」

「對,就是我們。我們希望與烏爾曼將軍面對面的談話,希望能夠釋放我的朋友。」 華山劍氣 侯軍說道。

這個軍官目光一冷,盯向了方逸天手中拿著的密碼箱,問道:「這個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