驀地,蘇薇兒回頭瞪了男人一眼:“你不解釋清楚!我可不知道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男人垂眸盯着懷裏的女人,呼吸凝重的氣息。

看着男人不說話,蘇薇兒開口道:“不說話就算了!我要睡覺了!”

蘇薇兒正側頭,收回視線,只聽到男人開口道:“陪着寶寶長大!”

聽到這話,蘇薇兒只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什麼刺了一下,怔怔的盯着這個男人,一時之間心跳讓她有些沒有辦法控制。

陸少宸就看着懷裏的女人,“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蘇薇兒猛地緩過神來,眨巴眼睛看着這個男人,只見男人突然狡黠一笑道:“你的心跳的很快!”

這話讓蘇薇兒瞬間反應過來什麼,這一刻才感覺某人作亂的手竟然不知道何時就放在她的心口之上,“你……唔……”

就在蘇薇兒發作之時,突然一道溫熱辰脣瓣直接覆蓋而上,蘇薇兒睜大雙眸驚愕的眼神盯着眼前一張放大的俊顏。

整個人已經側身靠在男人結實有力的懷抱之中,一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之上,但是她已經不知道如何去反抗這個男人。

只是這樣任由這個男人吻着自己。

而這一吻如此溫柔,讓懷裏的女人已經完全沉溺在了這溫情之中到,甚至不知道受到什麼控制本能的反應若有若無的迴應着這個男人。

蘇薇兒的反應無不是在刺激某人的吻變得更深。

甚至手開始不安分起來,大掌的熱度刺激着蘇薇兒的肌膚。

突然,蘇薇兒悶聲痛的一聲,腦袋迷離的意識漸猛地恢復,這樣的動作,她又怎麼察覺不到這個男人想要做什麼?

“你……不……不要……放開……”

感受道懷裏女人的掙扎,但某人現在有些不高興了,但最後還是把持住鬆開這個女人,他現在還是有點清醒的意識,若是這個女人不心甘情願,事後生氣起來那絕對是要人命。

蘇薇兒呼吸到了一陣陣的新鮮空氣,喘息了好一會兒平復好心情,就盯着眼前這個男人,一拳頭捶在他胸口之上。

罵道:“王八蛋,你幹什麼?”

陸少宸垂眸看着你懷裏的女人,完全沒有絲毫迴避的什麼的意思直接道:“你說還能做什麼?我也是個正常男人,有需求也很正常了,每天抱着你吃不到我也難受。”

話落,蘇薇兒就盯着他,“那你就別抱!”

說着,男人抱着他的手臂更是緊握了幾分,“如果不抱着你,我會更難受。”說時,一雙深邃幽暗的目光直盯盯的盯着懷裏的女人,那眼神似乎快到看透到女人內心深處你,讓她無處躲藏。

被這樣的眼神看着,蘇薇兒只感覺像是被一股魔力吸引着一般。

四目相對。

片刻之後,蘇薇兒猛地緩過神來,莫名紅透的臉頰,忙的偏側開頭,“睡覺!”

陸少宸倒是沒有繼續逼迫這個女人,伸手抱了抱女人在懷裏,低聲在她耳旁開口道:“你的事情我已經讓人去辦妥,放心,你父親很快就會出獄。”

溫柔低沉的話,無不是在刺激蘇薇兒心一陣陣的顫動着,心更是一陣悸動的厲害,她沒有迴應男人的話,只是安安靜靜的不動。

陸少宸倒是沒有繼續說什麼,只是抱着懷裏的女人。

一夜好夢。

翌日。

蘇薇兒醒來的之時,陸少宸已經沒有在臥室,只有寶寶還睡着的乖巧的躺在一側,看着寶寶瞪着小腿摟在外面,蘇薇兒伸手拉了拉被子蓋在寶寶的身上,真的是個睡得不安分的小東西。 「那個老……蕭老前輩他去哪兒了?」

哈蒙庫克環視一圈,不見蕭峰的人影,心裡有些不快,一時嘴快,險些將「老不死的」脫口而出。

手下面面相覷了半天,方有一人畏畏縮縮地出列稟報:「蕭老前輩去了華容道,吩咐我們不用等他了!」

華容道是通往剛鐸主城的必經之路,蕭峰自到剛鐸之後便帶著人幾乎天天守在那裡,其餘事情一概不管。哈蒙庫克幾次相請,他都置之不理,顯然是不會來幫手了。

「這個老……算了!隨他去吧!」哈蒙庫克又想罵人,可是還要顧著面子,只能就這麼算了。

蕭峰本就是他不能掌控的存在,他肯隨軍過來就已經算是很給面子了。別為了這點小事就跟他對上,這真犯不著!

「算算時辰,他們也應該到了……」

哈蒙庫克看了看天色,嘴角掛出了一抹意味難明的微笑。他對情報的真實性並不懷疑,剛鐸那些骯髒的商人知道如今投靠誰才是最正確的選擇。不過若是就這樣把利威爾庫克想得那麼簡單的話,他也就不是自己印象中那個永遠高大的父親了!

……

「《三十六計》第一計,瞞天過海。比喻用謊言和偽裝向別人隱瞞自己的真實意圖,在背地裡偷偷地行動……」

「父親,您不是教導孩兒,做人要頂天立地,不能撒謊騙人嗎?」

「兵者,詭道也!哈蒙,你要記住,兵凶戰危,只要能取得勝利,以最小的損失達到最終的目的,一切的手段都是合理的!這跟做人不一樣。做人要頂天立地,無愧於心,但是為將者不識兵法,不懂得利用計謀,只會害人害己,讓自己手下的兒郎白白送命,這是萬萬不可取的!」

「父親,孩兒不懂。」

「不懂就學,學到懂為止!哈蒙,你身為我庫克一族的接班人,將來還會作為統軍之將出鎮一方,這些計謀一定要融會貫通,這樣才會成為一個有用的人!」

「父親……」

「夠了!今天晚飯之前,你將這《三十六計》的第一計的註釋抄寫百遍。沒抄完,不許吃飯!」

「是……」

……

哈蒙庫克閉上了眼睛,腦海中又回憶起了當初父親教導自己學習兵法時的場景。

「三十六計》第一計,瞞天過海……嗎?」哈蒙庫克忽然笑了起來。

父親,現在的我可和以前不同了!您的這些兵法計謀,我現在都懂!而且我會讓您知道,什麼叫做「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老公太純良 ……

夜色是軍隊最好的掩護,尤其是這支軍隊即將去做一件隱秘任務的時候。

「停!」

利威爾庫克忽然舉起了手,指揮著部隊停了下來。

眾人面面相覷,都有些奇怪,夜間突襲,首重速度,為什麼要忽然停下來?

「向東。」

利威爾庫克沒有解釋,而是直接下達了轉向的命令。

諸侯聯軍的軍營在正北方向的采石磯,如今向東卻是為何?向東的話,那個地方……不就是烏巢嗎!

某些心裡有鬼的禁衛軍士兵仔細一想,臉色在瞬間變得煞白。

大軍再度開拔,向東賓士而去,看這情形,是來不及把消息傳出去了。

剛鐸的這支精銳部隊,在出城向北朝聯軍百里聯營所在的采石磯趕了一半路程之後,突然轉向向東,直撲烏巢而去。

烏巢就是諸侯聯軍的糧倉所在,聯軍一開始所帶的軍糧,以及這些日子以來劫掠的糧食,都存放於烏巢之中。

利威爾庫克的目標,從一開始就是聯軍的糧倉,之前所說的什麼「夜襲決戰」之類的話,都是在掩人耳目!

他一早便知道在軍中有姦細。多年的征戰讓他的那班老兄弟不可避免地衰弱下來,他只能選用一些年輕力壯的新人補充軍隊,其中混入姦細也是情有可原。不過利威爾庫克能夠堅守剛鐸那麼多年,他又怎麼會不清楚自己軍中的狀況?

想要欺騙敵人,首先就要欺騙自己!

利威爾庫克嘴角勾勒出一抹勝利的微笑,他十分期待他的兒子在知道他老子劫了他的糧倉后,會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

……

烏巢,原先是剛鐸在城外的中轉站,秋收之後來不及運往城中的糧食都會堆積在那裡,等到第二天再去運送。

諸侯聯軍來的速度太快,烏巢中還有大半糧食沒來得及運送便成為了哈蒙庫克的戰利品。

諸侯聯軍因地制宜,將烏巢作為糧倉,把所有的軍糧都囤積在這裡。

這一路的村落都被他們給搶光了,如果烏巢出了事,恐怕諸侯聯軍都不用打仗了,能不能活著回去還是一個問題呢!

原本烏巢的守衛是十分嚴密的,不過今天聽說是有夜襲,調撥了不少士兵進駐主營防衛。烏巢之中走了那麼多人,一下子顯得空空蕩蕩,看起來漏洞百出。

烏巢外,兩個巡邏的士兵一邊巡邏,一邊聊天。

「劉大哥,這鬼天氣可真冷啊!」

「是啊!別看南方的冬天不下雪,可真是凍人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家?」

「主營的那些人吃香的喝辣的,讓我們哥倆在這個鬼地方吃苦受累! 影帝蜜妻:黑化影后煞竹馬 真是……」

「嘿!別看他們現在過的是好日子,一打起來,死的最多的就是他們!我們被調來守糧倉,起碼安全啊!」

「對了,劉大哥。領主大人今天把人都調走了,剛鐸的人不會過來劫糧吧?」

「不會!上頭不是已經說了嘛,今天剛鐸人要去劫主營,所以才把人都調走的。這次剛鐸人傾巢而出,怕是要撞到鐵板上去了!這場仗打完,我們就可以回家了!」

「劉大哥,男子漢大丈夫應該建功立業,怎麼你老想著回家啊!」

「兄弟你不知道,我出來的時候,你嫂子就快生了,也不知道生了個小子還是閨女!我現在的心都在她們娘倆身上掛在,哪兒有心思建功立業啊!」

「嘿!原來是這樣,恭喜劉大哥了!」

「謝了啊!兄弟你還沒成親吧?等回去,大哥讓你嫂子介紹一個給你,她們那兒的姑娘,個頂個的水靈!」

「喲!謝謝劉大哥勒!」

「嗨!咱們兄弟誰跟誰啊!」

「劉大哥,您跟兄弟說說,那兒的姑娘,是怎麼個水靈模樣?」

「我們那兒的姑娘,是……啊!」

「劉大哥!劉大哥!你怎麼了?劉大哥!敵襲!敵襲!啊……」

一陣無情的箭雨落下,奪走了這兩個無辜小兵的生命,同時也宣告了一場屠殺的開始。

……

黑甲騎兵在夜色的掩護向烏巢糧倉發起攻擊。

利威爾庫克拔出了手中的屠刀,向前一指,眼中射出冷酷的光芒。

「殺!一個不留!」 聽到這番話,蘇薇兒好笑的一聲,“郭子珉如果你想求我,就該有個求人的態度,而不是你還氣勢洶洶來和我談條件,我提醒你一下,你現在根本沒有和我談條件的資本,所以郭子珉你最好想清楚之後再來給我打電話。”

說着,蘇薇兒直接掛斷了電話,完全不給郭子敏任何開口的機會。

郭子珉現在這麼着急的給她打電話,她心底當然清楚,這都是他自找的,這一次無論如何她絕對不會心軟,對於郭子珉,現在唯一想要的就是讓這個渣男進監獄。

明天她正式提交訴訟書。

她承認現在有陸少宸,很多事情都已經變得相當容易。

回到房間,看到寶寶躺在牀上睡着小模樣,胖咚趴在一側安安靜靜的睡着守着自己的小主人。

蘇薇兒放緩動作躺在寶寶一側,伸手掀起一側的被子蓋在自己身上,拉了拉寶寶的小被子蓋在他身上。

只要和寶寶在一起,真的所有的煩惱都會煙消雲散。

一下午陪着寶寶。

突然接到陸少宸的電話,讓她去公司一趟,蘇薇兒帶着寶寶一起到了陸氏大廈。

陸少宸讓蕭雲照顧好寶寶,蘇薇兒和陸少宸一同到了會客廳內,。

而見面的不是別人,正是陸少宸給她準備的辯護律師。

年近五十的年紀,交流之間,蘇薇兒完全感受到這位律師超強的業務能力。

將一系列情況重新梳理的一遍,證據確鑿充分,郭子珉幾乎沒有任何勝訴的可能性。

交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律師收拾好資料離開了會客廳。

房間內只剩下兩人。

蘇薇兒看着陸少宸,真的心存感激,看着他,低聲道:“謝謝!”

陸少宸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伸手示意,“過來!”

蘇薇兒一愣,緩過神來,起身坐到一側,“什麼……啊!”

還沒有等蘇薇兒反應過來,手腕突然被一股力道用力一拉,整個人直接被拉起來,下一秒坐在了男人大腿之上。

蘇薇兒睜大雙眸盯着這個男人,“你……”

陸少宸摟着女人腰肢,脣角之間揚起的那狡黠笑意,“如果你真的想感謝我,那今晚就滿足我一次。”

話落,蘇薇兒心口驟然的一緊,她怎麼會不明白這個男人什麼意思。

如果是之前她肯定會沒有任何猶豫的直接拒絕,但是到了現在,她的似乎已經沒有辦法像之前那樣從容的直接拒絕這個男人。

只是這樣盯着這個男人,雙手搭在男人肩頭之上,只聽到陸少宸繼續開口道:“考慮清楚了!”

驀地,蘇薇兒猛地緩過神來,側頭,“我……我需要再想一下。”

陸少宸倒是沒有繼續逼她的意思,“好!到晚上睡覺之前你都可以好好再想一想。”

聽到這話,蘇薇兒心不由得一緊。

只見男人伸手撩起女人髮絲,放在鼻息之間,那貪戀的深呼吸一口氣。

只聽到男人低沉誘人的嗓音開口喚道:“薇兒!”這聲喚道猶如電流一般刺激着蘇薇兒全身在顫慄着,男人的聲音磁性酥耳,讓人似乎有種把持不住的衝動。

“我也是個正常男人,有需求,我想你肯定不願意看到我去找別的女人是不是?”

說話的語氣都撩人酥骨的厲害,那深邃又迷離的眼神看着蘇薇兒,像是帶着一股魔力在勾引着蘇薇兒。

這樣的氣氛,蘇薇兒實在被撩的有些難受,心突然異常跳動的厲害。

就要起身,再被這個男人勾引下去,她恐怕真的要把持不住。

但男人又怎麼會給她逃離的機會。

下一秒,後腦勺一股重力,整個人直接傾身上前,脣瓣直接覆蓋在了男人溫熱的脣瓣之上。

瞬間睜大雙眸盯着眼前這個男人,而陸少宸扣着女人的後腦勺,一手緊緊的摟着她的腰肢,攫取着她口中的空氣。

原本蘇薇兒下意識想要抗拒,但是短暫的親密之後,讓她已經不知道要怎麼去拒絕這個男人。

甚至漸漸在迴應這個男人。

而男人的吻不像之前那樣強迫的逼吻着她,而是如此的溫柔的吻着她,這樣的溫柔讓她貪戀。

原本相吻的兩人,就在這時一陣咔嚓的開門突然響起,伴隨着寶寶激動的喚道聲,“粑粑媽咪!” 離烏巢糧倉不到五里,有一處地形十分隱蔽的山谷。這裡沒有名字,甚至連地圖上也找不到它的蹤跡。原本這個山谷,是屬於剛鐸城中的一個商人所有。這裡太過偏僻,那個商人買下這個山谷的目的也僅僅只是看中了這裡的地理氣候,用來種植藥材,並沒有將它當做居住的場所。

諸侯聯軍到達之後,彩雲南都除了剛鐸主城之外全境淪陷,這個山谷也就此成了諸侯聯軍的戰利品。

可是現在,這個偏僻的山谷卻沒有了以往的那份寧靜……

月黑雁飛高,寒光照鐵衣。小小的山谷,竟是擠滿了全副武裝的軍士!從他們的眼神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們是真正的虎狼之師,每一個都是在戰場上見過血的。他們,正是哈蒙庫克賴以爭霸天下的百戰雄兵,這一次剛鐸之戰,諸侯聯軍真正的主力。

他們沒有去主營,而是潛伏在這個隱蔽的山谷之中,正如同盯著獵物的獵人一般,在狩獵之前都得屏住呼吸,直到放出手中箭矢的那一刻,才會爆發出衝天的殺氣!

諸侯聯軍的統帥哈蒙庫克居然也在這裡,而他所看的方向,卻正是烏巢糧倉!看來他早已看破了他父親那套拙劣過時的計謀,索性來了一招「將計就計」!

「大帥,那老……利威爾大統領進了烏巢了,我們要不要進攻?」一個諸侯得到消息,想要先一步出動,搶奪頭功,以作晉陞之階。

哈蒙庫克卻是不悅地瞪了一眼那個諸侯,將後者看得戰戰兢兢,兩股直顫,這才罷休。 重生之國民男神 利威爾庫克是他的父親,哪怕現在分屬敵對陣營,也不是旁人能夠侮辱的!

時光靜悄然 僅用眼神便收拾了不聽話的諸侯,哈蒙庫克滿意地笑了起來:「再等等。魚兒入網,可還有一拼之力,若是提早收網,魚兒受驚跑了,對我們可不是什麼好事!」

靈氣復蘇之空間楊柳 那個諸侯聽不明白哈蒙庫克的話,但還是乖巧地點頭稱是。經過這一場戰役,哈蒙庫克已經在彩雲之南建立起了無上的權威。只要能夠破入剛鐸,哈蒙庫克就是當之無愧的彩雲之南新王。他要想在哈蒙庫克的朝堂上混下去,就得趁現在把馬屁拍好。

哈蒙庫克卻是沒有時間去理睬這些諸侯心中的想法,他現在心中就只有一件事,那便是完成自己一直以來的夢想——打敗自己的父親!完完全全地打敗他!哈蒙庫克要讓自己的父親在自己面前低下他那高傲的頭顱,承認他自己的失敗!承認是他錯了!

哈蒙庫克的眼中滿是興奮,這一天,他等得太久,太久。幸好,沒有讓他一直等下去,這個理想很快就會實現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