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雷娜雙頰緋紅,淚流滿面,眼淚順着眼角緩緩流淌,浸染整個臉頰,在月光的映襯下,投射出一種朦朧的柔美光線,令馬雷娜看上去更加的楚楚動人,她終於發出沉寂多年後的第一聲吶喊:“不!!!”馬雷娜心痛欲碎,本來想玩弄貝利的感情,可是這一刻看到貝利竟然爲了保護自己,不管與玄天聖主強大的實力差距,毅然選擇保護自己,沒有一絲的猶豫。

這樣馬雷娜在貝利面前顯得自己竟然是如此的卑鄙無恥,馬雷娜在內心深處狠狠的咒罵着自己,她突然感覺此時的貝利是萬分迷人的,光芒萬丈,而在貝利身後的馬雷娜則更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卑鄙的小人。

玄天聖主也是大吃一驚,迅速收回戰戟,滿面驚容,他沒有想到自己剛剛認下的沒有幾天的兒子竟然會不顧自己生命安危去救一個才認識幾天的馬雷娜,玄天聖主大感意外,貝利此時忍住胸口傳來的劇烈疼痛,咬緊牙關看向玄天聖主,即使在強大又怎樣,還不是與自己是一個樣子的存在,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玄天太子的眼神令玄天聖主也是暗暗的驚歎,下一秒玄天聖主突然露出豪爽之極的笑聲。

這笑聲響徹天地,久久的在空中徘徊,貝利此時冷冷的凝望着玄天聖主,不知道玄天聖主再刷什麼花招。此時玄天聖主的笑聲突然戛然而止說道:“不愧是我玄天聖主的兒子,忘了保護心愛的女人,竟然連老子也不放在眼裏,小子,你有種,是我玄天聖主的種!哈哈哈哈哈哈!!!”

玄天聖主笑完轉念之間又是一臉冰霜的說道:“好小子,父皇可以讓你喜歡馬雷娜。。。。。。”貝利聽到此心裏是特別的興奮,就連馬雷娜也不瞭解玄天聖主到底是什麼意思,可是玄天聖主再次說道:“不過有一個要求你必須做到!”

貝利惶惑的看向玄天聖主:“不知道是什麼要求?”玄天聖主又摸了摸左耳的銅環說道:“你要你交出水靈獸和木靈獸,我就讓你們在一起!”貝利和馬雷娜同時露出震驚的表情,原來玄天聖主早就預謀好了。

貝利瞪視着玄天聖主:“我要是不交呢?”貝利故意強硬說道,玄天聖主大吼一聲:“你要是不交,我隨時可以要了馬雷娜的命你信不信?”

貝利望向馬雷娜,又忘向玄天聖主,真的是讓貝利左右爲難,不過貝利是真心喜歡馬雷娜的,所以不管怎樣,貝利相信他可以讓馬雷娜喜歡上自己的,貝利深深的吐出一口氣,做出了最後的決定:“好!我認輸,我願意交出水靈獸和木靈獸!”

在無奈之下,貝利終於還是做出了艱難地抉擇,貝利想即使貝利沒有私心想救馬雷娜,但是爲了自己的好兄弟馬雷古貝利還是一樣會出手的,他必須做出抉擇,其實不論那種情況貝利都不會捨棄馬雷娜的。

所以貝利毅然交出了水靈獸與木靈獸:“你可以得到水靈珠和木靈珠,但是你不要傷害水靈獸和木靈獸,不然我即使不敵你也會拼死一戰!”

“呵呵,皇兒,你大可放心,我自有辦法取出水靈獸和木靈獸身體內的水靈珠和木靈珠,絕對不會傷害到兩隻靈獸的!”說完玄天聖主閉目集中心神催動自己雄渾無比氣勢滔天的精神之力,緩緩精神之力慢慢的融入到了兩隻靈獸的身體內。

兩隻靈獸似乎再忍受劇烈的疼痛,,它們感覺體內的能量似乎在飛速的暴漲,原來是玄天聖主利用這個辦法,讓兩隻靈獸非自然進化,進化成爲靈獸的巔峯狀態,靈獸們自己便可以誕下靈珠。

漸漸地水靈獸和木靈獸的身體開始不斷的閃爍耀眼的光芒,貝利聽到了水靈獸和木靈獸傳來的痛苦嘶吼聲,但是沒有辦法,已經答應了玄天聖主,貝利默默祈禱兩隻靈獸不要有事,迅速誕下靈珠。

水靈獸和木靈獸的身體完全被刺眼的光芒遮擋住,身形在萬丈光芒中變得更爲的強大飽滿,體態更是得到了良好的舒展,在兩聲尖利無比的叫聲之後,兩隻靈獸都成功誕下了水靈珠和木靈珠,玄天聖主大手一揮,兩顆靈珠迅速飄飛到了他的手中,玄天聖主臉上立刻露出狂妄無比的笑聲:“哈哈哈哈!多年的夢想馬上就可以實現了!”

貝利發現玄天聖主拿到兩顆靈珠以後,神情突然間變得猙獰無比,可怖之極,就連經常在玄天聖主身邊的馬雷娜也是察覺到了玄天聖主表情的怪異,玄天聖主此時對着馬雷娜露出詭異之極的笑容。

“馬雷娜,你過來,我跟你說最後一件事,然後你就可以和我兒子在一起了,你們可以浪跡天涯,四海爲家,我也不會再追究你們的事情了,你們都大了,也就不用再強把你們留在身邊!”

馬雷娜看了看貝利,慢慢的走向了玄天聖主,貝利望着馬雷娜柔弱無比的身軀慢慢地走向了玄天聖主,不知爲何,心裏感受到強烈的不安,他總感覺馬雷娜怎麼有一種一去不再回頭的感覺。

晚風吹拂着馬雷娜紅色纖細的長髮,舞動的髮絲在夜風中不斷飄飛,有種朦朧飄渺的感覺,貝利感覺馬雷娜與他之前雖然近在咫尺,可是爲什麼看着馬雷娜的背影有種善感的感覺呢?

貝利轉而望向玄天聖主那邊,眼神銳利心思縝密的貝利很快就看出了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眼看着玄天聖主的表情突然變得嗜血般犀利無比,散發出驚人的恐怖神情,渾身暴漲的肌肉清晰的可以看見不斷涌動的血管。

貝利知道事情不妙,大吼一聲:“馬雷娜!不能去!快回來!”馬雷娜聽到貝利的這聲吶喊,走動的曼妙步伐突然一停,轉身看向了一臉憂心沖沖的貝利,馬雷娜心裏想:貝利,其實我也是喜歡你的,爲了救我你可以連性命都丟掉。

可是我是身不由己的,畢竟是玄天聖主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並且無微不至的養育了我這麼多年,我不能做一個背信棄義之人,希望貝利你能明白,馬雷娜看向貝利的眼神也是露出強烈的不捨。

如果自己和玄天聖主沒有這層關係,馬雷娜一定會義無反顧回到貝利身邊,可是事實恰恰相反,馬雷娜沒的抉擇,馬雷娜看向貝利的眼中滾落一滴清淚,一臉決然的轉回頭去,不去看貝利,可是一轉身連馬雷娜自己都感覺到驚訝萬分,背對貝利的馬雷娜竟然頃刻間淚流滿面。

馬雷娜到此刻才徹底明白,自己有多麼希望可以和貝利在一起,堅定的腳步雖然決絕,但是心事沒有辦法改變的,就在轉身的那一刻,馬雷娜感覺心臟如同被一把尖利鋒銳的刀子劃開上面一片鮮血淋漓,馬雷娜幾乎疼到不能呼吸。

但是雙眼看向玄天聖主,毅然的腳步還是向着玄天聖主一步步逼近,貝利顯得焦急萬分,他希望玄天聖主可以信守諾言。 眼看馬雷娜就要走到玄天聖主面前,玄天聖主突然露出極其陰險歹毒的目光,馬雷娜看着玄天聖主如此的目光不由得全身一陣劇烈顫抖,這種表情馬雷娜從來沒有見到過,讓人感覺匪夷所思,汗毛倒豎。

玄天聖主擡起右手虛空一握,馬雷娜立刻感覺自己的喉嚨彷彿突然間被人抓緊,感覺快要無法呼吸,臉色憋得通紅,她不敢置信的看向玄天聖主,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她無法想象玄天聖主會這樣對她。


她對這個世界感到迷茫,爲什麼?這到底是爲什麼?玄天聖主看着馬雷娜痛苦兼詢問的眼神,發出一陣森寒的冷笑聲,這笑聲讓人毛骨悚然:“呵呵,我的娜娜,讓我送你去天堂吧,放心吧,你不會感到一點痛苦的!”


馬雷娜眼神怨恨的看向玄天聖主,心裏那股巨大的無力感吞噬着自己,她匯聚全身所有的力氣奮力喊出一句話:“你問什麼要這樣對我?”馬雷娜雙眼噴發出憤怒的火焰,她不明白,玄天聖主怎麼突然間就要至她於死地,不留一點的情面。

玄天聖主有些鄙視馬雷娜的純潔天真:“呵呵,爲什麼?好吧,反正你此刻就要死了,告訴你也無法,我之所以救你,是有目的的,你應該沒有忘記,你去五界之內爲什麼只找到了四顆靈珠,而單單就沒有找到火靈珠呢?”

馬雷娜疑惑重重,她只好看向玄天聖主等待他的解釋,此是玄天聖主繼續說道:“其實火靈珠一直就在我這,當時我救了你是有目的的,因爲火靈珠所散發出來的火屬性能量讓我寢食難安總害怕被有心人盜取,所以一直是謹小慎微,處處留心,這樣就連睡覺都無法安睡直到遇見你!”

“我看到你奄奄一息的身體,突然想到了一個完美至極的辦法,那就是用火靈珠爲你續命,所以現在四顆靈珠都已經在我手裏了,現在我只需要取出你體內的火靈珠,就可以召喚出阿里那斯天空龍了,不過沒有了火靈珠爲你續命,你應該可以想到會怎麼樣吧!”

馬雷娜此時的身體劇烈的搖晃着,腦子裏昏昏沉沉的,一片空白,馬雷娜這十多年以來都把玄天聖主當做自己的親生父親一般看待,爲了報答救命之恩和養育之恩,馬雷娜幾乎傾盡自己所有的努力回報着玄天聖主。

可是誰會想到到頭來,一切變得面目全非,馬雷娜突然覺得這個世界似乎沒有一個人值得自己信任,她回頭看向了憂心沖沖的貝利,知道只有貝利是對自己最真誠的,此時馬雷娜眼裏含淚,知道自己是深深的愛上了貝利。

可是自己已經沒有機會去享受愛情了,自己鐵定會死在玄天聖主的手裏,按照玄天聖主的意思只要玄天聖主將自己體內的火靈珠取出來,那麼自己的生命也將就此終結,所以在這一刻馬雷娜感覺再死之前能有一個貝利肯捨身相救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可遺憾的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貝利。

要知道貝利的修爲雖然突飛猛進,達到了天魔獸的境界,可是面對玄天聖主玄天獸帝的修爲還是如同雞蛋和石頭一樣,貝利可以捨身救自己,那麼自己在臨死之前爲什麼不能儘自己最大的努力保住貝利一命呢!

馬雷娜此時已經將身體內所有的精神之力迅速凝聚,不斷的匯聚壓縮,最後馬雷娜身體之內所有的精神之力匯聚成爲一個拳頭大小的白色光球,馬雷娜深情地看向貝利,雙手一揮,一道如拳頭般大小的白色光球迅速向着貝利飛了過去。

馬雷娜最後看向自己心愛之人,嘴角綻放出此生最爲燦爛的笑容,眼角卻流出幸福的淚水,心裏默默祈禱道,貝利,你一定要活下去,謝謝你愛過我。

貝利清晰地看到了馬雷娜在柔和月光下灑落的晶瑩淚水,隨之看到一個如同拳頭般大小的匯聚馬雷娜全身所有精神之力的白色光球向自己飛來,貝利很快就明白了,貝利一聲嘯天狼吟震徹天地:“不!不要!馬雷娜我們要一起並肩作戰!”

此時如同拳頭般大小的光球已經進入了貝利的體內,貝利錚錚鐵骨男兒也是雙眼蘊滿了悲慼的淚水,此時貝利竟然看到玄天聖主隔空如同探囊取物一般輕鬆從馬雷娜身體中取出了一枚泛着火焰光芒的珠子,一望之下貝利就知道這就是火靈珠。

馬雷娜的身體迅速的委頓下去,就像是一朵嬌豔的花朵在瞬間就枯萎凋謝了,貝利感受到一股錐心般的疼痛,同時身體內涌動着馬雷娜豐沛無比的強大精神之力,貝利感覺自身當中巨大的能量橫衝直撞。

貝利強忍住五臟六腑傳來的劇烈疼痛,迅速吸收來自馬雷娜的強大精神之力,他知道馬雷娜在最後一刻幡然醒悟,知道玄天聖主是在利用她以後,她爲了保護貝利,在臨死之前把身體內所有的能量統統傳給了貝利。

貝利知道這是馬雷娜對他愛的肯定,對他愛的迴應,貝利知道自始至終馬雷娜都是愛自己的,只不過是因爲玄天聖主的這層關係,馬雷娜還是沒有敢放手一愛,可是就在剛纔短短几秒種的時間,玄天聖主露出了他的醜惡的嘴臉。

這讓馬雷娜萬分的懊悔,追悔莫及,老天竟然讓馬雷娜在臨死關頭才弄清楚玄天聖主精心佈置了十多年的騙局,玄天聖主騙的馬雷娜好苦呀!原來自己只不過是玄天聖主手中的一枚棋子。

明白了這一切之後,馬雷娜才徹底明白原來在這個世界上真正對自己好的人只有貝利一個人,虧自己還想盡心機想要騙他,最後臨死的關頭馬雷娜又變成了原來那個心地善良的女孩,心想相愛的人就是應該互相保護。

於是在最後關頭馬雷娜把自身的能量全部傳給了貝利,只爲了保住自己心愛的人,貝利將馬雷娜傳給自己的能量完全吸收,修爲更是連升三層,從天魔獸提升至了天獸尊的修爲,貝利對玄天聖主產生了極其強烈的憤恨表情,面對馬雷娜的慘死貝利是義憤填膺,惱羞成怒,身體內似乎可以感受得到馬雷娜的存在。

彷彿從馬雷娜的全部精神之力融入到貝利身體之內的那一刻,兩個人便已經合二爲一,貝利可以感受得到,感覺自己在和馬雷娜的靈魂在進行對話一般,貝利發誓一定要親手殺死玄天聖主,爲馬雷娜報仇雪恨。

貝利手握兩隻金燦燦的龍狼爪飛速向玄天聖主刺去,玄天聖主此時已經準備召喚阿里那斯天空龍,豈能讓貝利得逞,手中戰戟光芒萬丈,猛一用力,竟然脫手而出,飛速的戰戟以勢不可擋的驚人力量對着貝利奇準無比的射了過來。

空中奔馳戰戟如同一道從天而降的巨大霹靂,貝利發現看似急速奔馳中的戰戟爲何快刺中貝利的時候速度卻變得相當的緩慢,奇了怪了,以目前降低的速度,貝利完全可以輕鬆之極的抵擋住戰戟的攻勢。

可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爲什麼玄天聖主會這麼做,可是事情已經由不得貝利多想,而此刻正是迫在眉睫的時候,已經不可能再由貝利多想了,貝利什麼也沒想,因爲貝利一向很少閃躲,總想直接面對問題本身。

貝利的兩隻龍狼爪擊在了戰戟的戟尖上,頓時爆起一團晶亮的光芒,鋒利戰戟竟然出人意料的旋轉開來,形成一道密不透風的罩壁,將貝利層層包裹其中,貝利也是大吃一驚,原來玄天聖主的攻擊只是想把貝利困在其中。

當貝利看向不遠處的玄天聖主時,才知道玄天聖主的目的是爲了托住貝利,以此實現自己召喚阿里那斯天空龍的目的,只見玄天聖主依依把五顆靈珠全部拿了出來,在五種顏色的交相輝映下異彩流轉。

光芒萬丈,五顆靈珠紛紛懸浮在了空中,彼此不斷閃耀五色光芒,這五色光芒分別代表了金木水火土五種最基本的自然元素,萬物都是由這五種屬性衍生出來的,五道光芒遮天蔽日,天空中吞天食地的五色光芒勝過彩虹的七彩光華。

在五顆靈珠的映襯下,天空開始騰昇起漫天的霧氣,烏雲滾滾,雷聲陣陣,大地也隨之劇烈起伏。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天上如同雲海翻涌,波濤洶涌,一陣陣閃電亮如白晝,耀眼萬分,一道道霹靂如同魔音穿腦,又如同尖銳武器的刺耳摩擦聲。

天地間混沌一片,隱隱有一陣陣龍遊雲海的嘯音發出,震撼玄天聖主與貝利的耳膜,經過雲海的一陣劇烈翻涌,隱隱已經可以聽到龍吟聲,雖然還遠在千里之外,但龍吟聲感覺卻就近在咫尺一般,威懾力可見一般。

僅僅三四秒的時間,遠在千里之外的龍吟突然就感覺震耳欲聾,貝利沒有猜錯的話,也就是這僅僅的三四秒的時間阿里那斯天空龍便已經近在咫尺了,速度幾乎快要達到光速了,真是變態。

隨着阿里那斯天空龍又一聲咆哮響起,玄天聖主所封印貝利的罩壁應聲瞬間碎裂,貝利沒有傻到迅速衝上前去,因爲玄天聖主勢必要與阿里那斯天空龍較勁一番,貝利躲在了一個巨大的石頭旁,謹慎小心的進行觀戰。

只見天空翻涌的雲海中漸漸冒出一個巨大到駭人的龍頭,我的天,僅僅是整個巨大的龍頭就已經完全佔據了整片巨大天空,兩隻龍角倉勁有力,整個龍頭孔武有力,龍睛透視出一股強烈的懾人精芒。 灰白龍鬚隨意飄揚,不怒自有一股強大威勢震懾人心,阿里那斯天空龍望向下界之人,知道此人就是玄天界的霸主,阿里那斯天空龍雄渾蒼勁的聲音響起:“是你把我召喚出來的對吧!”

玄天聖主表現出臨危不懼的霸者氣息,對着阿里那斯天空龍傲然道:“是我,怎麼樣,你不是說過只要得到五靈珠便可以將你召喚出來,然後你便可以實現我的一個願望對吧!”

玄天聖主毫不客氣的說道,阿里那斯天空龍沉穩的聲音響起:“不錯,我是說過,距離上一次我被召喚出來已經有三千多年的時間了,不知道你這次召喚我出來有什麼願望呢?”

玄天聖主望着阿里那斯天空龍,令玄天聖主奇怪的是就連他也看不出來阿里那斯天空龍的境界修爲,玄天聖主說道:“我的願望很簡單,就是要成爲全世界最強的那個人!”阿里那斯天空龍看了一下玄天聖主的修爲。

竟然是目前這個世界當中最高修爲玄天獸帝,而且據阿里那斯天空龍觀察這個世界的本質,發現此世界當中玄天獸帝的修爲已經就是這個世界的瓶頸狀態了,在強行突破的話恐怕身體根本無法承受超越自身極限的巨大力量。

而引發自爆,這是相當危險的,阿里那斯天空龍把這種情況耐心的對玄天聖主說了一遍,可是玄天聖主心機頗重,自然也不會相信阿里那斯天空龍所說的一切,玄天聖主認爲阿里那斯天空龍只不過是看他實力過於強大不願意讓玄天聖主的實力超過自己而已。

這是玄天聖主的想法,此時阿里那斯天空龍說道:“所以還是請你換一個願望吧!”玄天聖主十分陰險的看着阿里那斯天空龍,心裏惱怒之極,心想雖然說可以實現任何願望,但是還不是怕自己被超越。

玄天聖主露出陰險至極的笑容說道:“我沒有別的願望,只有這一個願望!”阿里那斯天空龍有些不耐煩:“你這個人如此的固執任性,冥頑不靈你已經是這個世界的最強大的存在了。”

玄天聖主望了望阿里那斯天空龍,雙眼透射出犀利無比的光芒:“我要變得比你還要強大!”阿里那斯天空龍臉上露出錯愕的表情,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這個人,一味的追求強大,但是他忘記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句話,強者是層出不窮的,世界上根本就沒有最強的,只有更強的。

阿里那斯天空龍仔細觀察玄天聖主,發現玄天聖主的性感相當偏激,就像是受過什麼刺激一樣,而且感覺此人心中的正義感已經蕩然無存,心裏的邪惡佔據了他的整個身心如果讓他變成全世界最強大的人,估計全世界將面臨一場血雨腥風。

所以根據阿里那斯天空龍再三考慮,還是決定堅決不能實現他這個願望,於是阿里那斯天空龍對玄天聖主說道:“恕我沒有辦法實現你的願望,還是換一個願望吧!”

誰想此時玄天聖主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嘶吼聲,這吼聲竟然令的整個天地天搖地動,玄天聖主身體之上迅速騰昇起一股沖天的黑色氣息,濃濃的黑色氣息迅速將玄天聖主包裹其中,玄天聖主的雙眼也被一層黑霧所遮蔽。

阿里那斯天空龍見多識廣,立刻驚訝的發現玄天聖主竟然修煉了玄天禁書地獄火典,貝利此時躲在巨石後面也是感到了一絲不妙。

玄天聖主全身散發出濃重的黑色氣息,整個人看上去陰邪無比,完全就是一個邪惡的存在,阿里那斯天空龍更是感覺出了玄天聖主強大的邪惡氣息,凜然面對玄天聖主,不會有一絲一毫的退縮。

玄天聖主露出猙獰狠厲的表情說道:“快點實現我的願望,不然不要怪我心狠手辣!”阿里那斯天空龍傲然一聲龍吟響起:“如此傲慢無禮的傢伙,根本沒有一點正義感可言,所以你根本就不配擁有任何的願望,你現在就是一個完全邪惡的存在!”

“什麼!吼!!!”玄天聖主徹底被阿里那斯天空龍的話語激怒了,“是我費盡心思集齊五靈珠把你召喚出來,你不實現我的願望也就罷了,竟然說我不配擁有任何願望,你以爲本王真的怕了你嗎?”

“狂妄的傢伙!你竟然對身爲神龍的我進行挑釁,你不怕遭受神罰嗎?勸你還是立刻停止你那邪惡的想法,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玄天聖主冷冷凝望阿里那斯天空龍,並沒有一點停止的想法,相反右手凌空虛握,一把黑色戰戟憑空而出,看來玄天聖主完全已經是走火入魔,不可救藥,就讓我爲了世界的和平將你剷除。阿里那斯天空龍心裏想到。

阿里那斯天空龍巨大的龍頭大吼一聲,大嘴一張,一道如柱般粗細的閃電凜冽向着玄天聖主劈去,玄天聖主手中黑色戰戟呼嘯出驚天的黑芒,凜然迎去,“嘭!”的一聲巨響黑色戰戟與巨大閃電震懾出驚天漣漪。


天地爲之色變,日月爲之無光,玄天聖主被巨大的反噬力向後震退數丈開外,嘴角流出了烏黑色的鮮血,右手臂更是被震得生疼發麻,彷彿瞬間已經完全失去了感覺,黑色戰戟險些脫手而出,玄天聖主也是相當震撼於阿里那斯天空龍的強大實力。

玄天聖主暗暗想到看來必須要依靠玄天禁書地獄火典的力量將他儘快封印,不然自己很有可能死在他的龍爪之下,此時阿里那斯天空龍還是想給玄天聖主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於是對玄天聖主說道:“玄天!我還可以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如果你現在放下屠刀,我可以和你既往不咎!”

玄天聖主此時毅然看向阿里那斯天空龍,分出憤怒無比的笑聲:“哈哈哈哈哈哈!!!阿里納斯,你不要再欺騙我了,即使我放下武器,你肯定會將我立刻伏誅,不會有別的可能了!”

阿里那斯天空龍哀嘆一聲,真是冥頑不靈,朽木不可雕也,也罷,已經給過你機會了,希望你不要後悔!阿里那斯天空龍怒吼一聲,頭上金色的龍角暴閃出一道金色的耀眼光芒,讓人不敢直視。

阿里那斯天空龍金色的龍角閃耀萬丈光芒,光芒越來越刺眼,突然發出一聲尖銳的聲響,原來是一道有如實質的龍角虛影閃電般向玄天聖主擊去,玄天聖主知道這一擊非同小可,肯定蘊含了十分強大的能量。

所以當然不敢硬接,身影迅速消失在了原地,而就在玄天聖主消失後不到一秒鐘的時間裏,金色的龍角虛影隨即而至,“嘭!”的一聲,大地產生劇烈之極的轟鳴聲,貝利咬牙忍受大地傳來的巨大震盪。

這巨大的震盪讓貝利全身生疼發麻,感覺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了,龍角虛影濺起一片塵土飛揚,沙飛石走,塵煙散去,地面之上赫然出現一道直徑一百多米深不見底的巨大坑洞,玄天聖主躲在十多米開外,也是露出一絲驚容。

果然實力不凡,看來自己只有想辦法逼阿里那斯天空龍上鉤才行,玄天聖主回頭看了一眼自己封印貝利的罩壁,發現罩壁連同貝利竟然都不見了,他知道在剛纔地面劇烈的震盪中自己所設置的罩壁已經不攻自破。

玄天聖主飛身到自己封印貝利的地方,環顧四周,找尋貝利的下落,其實他早就知道貝利並非自己的兒子,只不過當時水靈獸和木靈獸都在貝利的手上,所以只好出此下策,現在貝利已經完全失去了利用的價值。

所以玄天聖主想把貝利作爲人質威脅阿里那斯天空龍,因爲據玄天聖主對阿里那斯天空龍的瞭解,知道阿里那斯天空龍是一條充滿強大正義感的龍,而玄天聖主更是抓住了阿里那斯天空龍的這個弱點。

玄天聖主揮動手中黑色森然的戰戟,對着四周揮動盪氣迴腸的一擊,戰戟的戟芒如同水波一樣激盪開來向四周擴散開去,四周的樹木沙石接觸到這層水波,全都是轟隆一聲巨響化爲漫天齏粉,而貝利此時也是無所循行的出現在了空曠的平原之上。

玄天聖主左右凌空握緊,貝利頓時感覺喉嚨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攫住,轉瞬之間貝利便感覺呼吸困難,臉色憋的通紅無比,玄天聖主右手將黑色戰戟插入腰間,從懷裏拿出那本玄天禁書地獄火典,翻開以後對着天空之上阿里那斯天空龍說道:“阿里那斯天空龍!你給我聽着,你最好給我乖乖的鑽進這本書中,不然你眼前的這個黃毛小子也就是萬獸之神便將會灰飛煙滅!”

阿里那斯天空龍以爲是玄天聖主故意在哄騙自己,騙自己上鉤,阿里那斯天空龍仔細看向貝利,再看了一下貝利額頭之上的獸神印記,知道玄天聖主並沒有說謊,阿里那斯天空龍深知如果貝利現在死去,那麼世代相傳的獸神印記也將隨之消失不見。

失去了獸神印記萬獸之神將如何延續下去,阿里那斯天空龍陷入了深深的擔憂之中,而此刻的貝利也才徹底的醒悟,原來玄天聖主早就知道貝利並非他的親生兒子,而貝利此時已經成爲玄天聖主威脅阿里那斯天空龍的一枚棋子。 貝利怎麼也沒有想到,玄天聖主的心機竟然如此之重,如此的會演戲,就連貝利也信以爲真了,貝利看到阿里那斯天空龍此時的舉棋不定,而自己卻幫不上一點忙,身不由己,此時阿里那斯天空龍一陣嘯天的龍吟響起,那蒼勁雄渾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好!我答應你!”

說完阿里那斯天空龍就要俯頭直衝而下,貝利雖然被玄天聖主所鉗制,可是他心裏不想阿里那斯天空龍爲了他而被玄天聖主封印,他也能感受到阿里那斯天空龍身上所傳來的強大凜然的正義感,所以此時貝利聲嘶力竭的嘶吼道:“阿里那斯天空龍不要管我!快殺了玄天聖主這個混蛋!”

可是貝利的話聲傳到阿里那斯天空龍耳朵裏的時候,奈何阿里那斯天空龍飛行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根本就只能看到阿里那斯天空龍的一道殘影飛快的鑽入了玄天聖主左手中所持的那本玄天禁書地獄火典當中。

“噌!”一聲地獄火典的書面之上閃耀出一道刺眼的白色光芒,書面之上出現了一頁彩色的畫卷,畫卷之上栩栩如生的畫着阿里那斯天空龍的樣子,畫面之中的阿里那斯天空龍似乎正好看向了貝利所在的方向。

嘴角竟然露出一抹神祕的微笑,貝利看着阿里那斯天空龍露出的微笑不知爲何淚意卻在眼眶裏打轉,心中一股強烈的憤怒火焰沖天而起,迅速蔓延至全身,貝利在心中嘶吼:四大神獸聽令!迅速與獸神的能量融合!

只見貝利周身迅速蔓延四道光帶,這四色光芒迅速將貝利緊緊纏繞其中,貝利的修爲更是連升四階,從天魔尊一躍至玄天王獸,貝利感覺身體當中獸血沸騰,全身的肌肉迅速墳起,血管憤張,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大能量在身體中洶涌澎湃,此起彼伏。

手上一對森寒之極的龍狼爪更是在貝利的揮動下,猶如滿天流星雨不斷閃現出晶亮的弧度向玄天聖主如閃電般襲去,玄天聖主見貝利凜冽襲來,氣勢竟比剛纔強大了許多,但是就連阿里那斯天空龍都無所畏懼的玄天聖主又豈會怕了貝利?

迅速揮動黑色戰戟舞動出縱橫跌宕的黑色漣漪,面對如同巨大海浪奔襲而來的黑色漣漪,貝利集中五行之力,兩隻龍狼爪閃現出五色流光,舞動出一道道五色漣漪與玄天聖主所揮舞出的黑色漣漪碰撞在了一起。

兩道漣漪立刻如同驚濤拍岸般發出一陣驚天炸響,兩道漣漪同時消失不見,玄天聖主訝然,什麼?竟然是傳說中的五行之力!據玄天聖主的回憶,五行之力已經消失了上萬年之久,就連上幾任獸神最多也只領悟出了五行中的三種。

想不到這個剛剛上任沒有多久的獸神竟然擁有了五行之力,不過諒你也不可能擁有五行之力高深的技能,玄天聖主黑色戰戟在空中發出一聲呼嘯之聲,大吼一聲:“黑煞戟!”只見揮舞中的黑色戰戟竟然如同一頭黑色鯨魚張開大嘴向着貝利當頭啃食而來。

貝利舞動散發出五色光芒的龍狼爪,氣憤以及的發出一聲嘯月狼吟,在貝利的叫聲之後,皎潔的月亮似乎在迴應貝利的叫聲一般,竟然比之前更加的明亮了,貝利喊道:“五行龍狼破!”

只見貝利的身影迅速化身爲五隻各自代表金木水火土的五隻狼,團團把玄天聖主圍住,玄天聖主一向高傲陰險的嘴臉立刻感覺到五行之力的強大,因爲貝利經過無數次的磨練,已經將金木水火土五行掌握的淋漓盡致。

想起馬雷娜的慘死,還有阿里那斯天空龍捨身救下貝利的英勇瞬間,貝利身體內竟然同時激盪起強大無比的五行之力,爲了整個世界的和平,貝利必須戰勝玄天聖主,現在也只有自己纔可以拯救全世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