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嘯:“這就是大長老你的不對了,如今神魔兩界都已消失,我們還分什麼仙呀妖什麼的,你看二長老多麼明智,我像你保證,只要你肯加入我們,我一定保舉你得到一個地位不低的位置。”

雲無跡聞言眼角瞟了眼打的火熱的雲無痕,眼中怒火更甚,正要怒罵出口,突然他看見對方的瞳孔明顯縮了一下,像是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無獨有偶另外兩人的表情也一下子變的嚴肅起來。雲無跡急忙尋着視線看去,不知何時那北溟無雙和鬼小丫已經來到了廣場! 本就是勢均力敵,突然對方冒出兩個來歷不明的女子,尤其是那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女子給人的感覺捉摸不透,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又像是一望無際的大海,傲視天下的青年人也生出一股無力感。

“她是誰,是雲蹤的人嗎?”幾人快速用眼神詢問了一下,但都沒有答案。

“姑娘什麼人?”風雲嘯客氣地問了句。

無雙:“過路人。”

風雲嘯:“……”

風雲嘯突然笑道:“若是姑娘是爲了看一場好戲,我仙妖聯盟非常歡迎,等此間事了還望姑娘能賞個面子移駕戲水鴛鴦閣做客。”

風雲嘯這話看似客氣,卻先後搬出仙妖聯盟和戲水鴛鴦閣,根本就含有威脅之意。

那無雙當然聽得出對方的意思,不過她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當下只是輕輕一笑,也不置可否,這樣對方卻反而拿不定主意了。

正在這時,廣場下方突然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衆人循聲看去,只見那段紹峯已經倒在了血泊中,雲無痕則渾身是血一臉猙獰地站在那裏。

一向與左護法交好的右護法遮天眼怒吼一聲就向雲無痕猛撲了過去。

南昆叔:“二長老恐怕不行了,翎兒你去攔下那右護法。”

南昆翎點點頭,一句話也沒有就直奔遮天眼而去。

風雲嘯一臉慎重,低聲道:“我來牽制那女子,南昆兄儘快解決了那大長老。”

南昆叔:“那女子不是好惹的主,我看我們還是靜觀其變的好。”

風雲嘯:“我知道她不好惹,但是我不與她正面交鋒,牽制一時半會兒應該還是可以的,倒是南昆兄可有把握在最短的時間內擊殺那大長老。”

南昆叔笑道:“二十招之內必取其人頭!”

風雲嘯:“好,那就這麼決定了。”

二人商議完正準備有所行動,忽然聽到南昆翎傳來一聲喝罵聲,心裏一驚,急忙循聲看去,原來卻是另有一個女子加入了戰局。

南昆翎道行雖高,但同時面對右護法遮天眼和擅長玄音攻擊的鬼小丫已漸漸力不從心,看樣子不出二十招必敗。

南昆叔和風雲嘯對望一眼,心裏都已明白那個自稱是過路人的女子鐵定會出手,而且是在他們想不到的時刻。

“南昆姑娘,我來助你!”修養了一會兒的雲無痕兇猛撲上替南昆翎接下了鬼小丫。這樣一來形勢逆轉南昆翎火力全開,打得遮天眼節節敗退幾乎無還手之力。

“該我們了。”南昆叔和風雲嘯相視一笑,閃電撲向自己預定的敵人。

南昆叔的對手雖然是雲蹤第二高手雲無跡,但他相信自己,在靈力運轉到極限,火力全開的情況下對方根本就撐不了幾回合。而且他還計劃好了,等一解決了雲無跡,再和風雲嘯聯手對付那個女子,如果運氣好,說不定真能擊殺了對方。

此等高手過招,普通弟子根本不敢靠近,這也是對方敢明目張膽闖進來的原因之一吧。

南昆叔一動,雲無跡也跟着動了,他心裏清楚這個年輕人的修爲還在自己之上,半點輕視不得,尤其是半空相遇對了一掌,體內被震的氣血翻滾,一連後退了三丈之遠,而反觀那南昆叔,竟是輕輕晃了晃身體。

“呵,雲蹤的大長老就這麼一點本事麼。”南昆叔輕笑一聲,正要上前,忽然不遠處傳來一聲慘叫,心神一寧,急忙看去卻是風雲嘯口吐鮮血倒飛而出,手中長刀更是斷成了三節。

風雲嘯的修爲與自己不相上下,沒想到竟是一個照面就被那女子打的吐血而飛,這仗根本沒法打,換着自己結果也是一樣。

南昆叔果斷吹了聲撤退的口哨,接着身影一閃已到了風雲嘯身後,二話不說一手抱了就跑。

南昆叔一跑,那葉火爾和南昆翎也毫不戀戰地御空而去。

雲無痕在與段紹峯作戰時就受了不輕的傷,後面對鬼小丫的玄音攻擊也是勉強而爲,此時聽到撤退聲立馬用盡全力在笛聲中的尋着一絲縫隙落荒而逃。

然而逃出昇天的他心裏剛鬆下一口氣,卻不料耳邊突然傳來一聲輕微的弓鳴聲,心下大駭,立知必死無疑。

弓鳴聲由耳朵進入內府,立時震的他七竅流血、五臟俱粉、一聲慘叫,身子更是四分五裂。

跑在前面的葉火爾和南昆翎聽到聲音,回頭一看嚇的亡魂皆冒靈力全開真恨爹媽給自己少生了兩條腿。

功力深厚的南昆叔飛退中拿眼瞟了下後方,見到雲無痕左後方三百公尺處正有一個身着鵝黃玄衣手拿一張大弓的女子靜靜地站在那裏,心頭不由納悶了,暗道:她竟還沒有死!當然也同時慶幸自己的決策是對的。

*********************************

突入起來的變故令雲蹤子弟無不大感驚喜,在雲無跡的帶領下紛紛向那徐徐而落的女子參拜並齊齊喊了聲:掌門!

聽到衆人的參拜聲,鬼小丫驚訝地張大了嘴,喃喃自語:“掌門,沒想到她竟是這雲蹤的掌門。”

無雙走上前來,低聲說道:“以她的修爲,當這雲蹤的掌門一點也不奇怪,不過我倒是很好奇剛纔你爲何要出手幫他們?”

鬼小丫:“我們是客人,主人有難,我們當然應該幫他們了。”

無雙不以爲意地笑了笑,道:“好了,這裏沒我們什麼事了,走唄。”

鬼小丫點點頭轉身正要離去,忽然一聲悅耳的女聲不急不緩地傳入了她耳朵:“兩位請等一等。”

無雙嘆了口氣,低聲道:“哎,又有麻煩事了。”

鬼小丫:“不一定就是麻煩事。”

女子,也就是雲蹤的掌門雲巧兒快步來到兩人身邊,先是對兩人出手相助表示感謝,後又對二人問道:“我聽大長老說兩位準備去女媧聖地紫氣閣。”

無雙不言語,鬼小丫點頭笑了笑,道:“是的,我們正準備去紫氣閣呢。”

雲巧兒:“不知我是否可以冒昧地問一下,你們和女媧是什麼關係?”

鬼小丫聞言毫不猶豫便要回答出來,卻不料被無雙前先一步答道:“不好意思我們趕時間,有什麼下次再問吧,告辭!”說完根本不管鬼小丫錯愕的表情,一手拉了她就走。

雲巧兒不甘心,又急切地問了句:“你們是不是飄渺御風閣的人?”

“不是!”

無雙的聲音遠遠傳來,身影早已消失在雲端。

望着對方快速消失的身影,雲巧兒雖心有不甘,但也無可奈何。低頭回走間卻意外地發現地上有一封信,撿起來打開一看,署名是老七老八,再仔細看信的內容,其平靜的臉上終於流露出一絲不自然。

“哎,沒想到你們兩還是走到了那一步!”雲巧兒長嘆一聲,隨即叫過雲無跡,開始着手清理門戶!

**********************************

有了雲無跡的指點,無雙二人很快來到紫氣閣對面不遠處的一座山上。她們之所以會在對面停下完全是因爲她們感覺到紫氣閣所在的山下妖氣和仙氣沖天,那裏不知聚齊了多少人馬,再聯想到先前逍遙讓她兩快速趕到紫氣閣,不難猜出山下的仙妖聯盟正準備強攻女媧聖地。

一路之上鬼小丫都想問無雙爲什麼要阻止她說話,只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時機,現在她兩休息,索性便問了出來。

無雙的回答也很簡單,只有五個字:我不信任她!

五個字乾淨利落,卻使鬼小丫啞口無言。

鬼小丫:“無雙姐我說不過你,現在那山下那麼多人,你說我們如何闖過去?”

無雙笑了笑,道:“明目張膽的話我可沒那個實力,好在天快要黑了,嘿多少可以隱藏我們的行蹤吧。”

**************************************

入夜

無雙和鬼小丫收斂氣息,趁着黑夜在樹林裏飛速前行。眼看就要到達山頂,忽然一男一女兩條人影從一旁竄了出來,擋住了去路。

從這兩人身上散放出的氣息無雙可以十分清晰地感覺到對方是仙靈,而且是高修爲的仙靈。

鬼小丫察覺不到對方身上流露出來的仙氣,但是用腳丫子想此時出現在這裏的人絕不是什麼善類,當下快速摸出玉笛暗自凝神戒備。

“兩位是什麼人,怎麼老夫從未見過你們?”對面的老頭漫不經心地問道,眼睛卻一直停留在無雙身上,直覺告訴他這個女子不簡單!

無雙淡淡一笑,道:“我也沒有見過二位啊,在詢問對方來歷的時候是不是應該把自己介紹一番呢。”

那老頭聞言哈哈一笑,道:“這倒是老夫的不是,老夫乃戲水鴛鴦閣閣主宋仁,旁邊這位乃老夫拙荊怒萍,這下不知二位可否相告你們是什麼人。”

無雙聞聽此言,心裏暗道:“原來又是戲水鴛鴦閣的,看來這個門派當真沒什麼好貨。”她心裏這麼一想,隨即笑道:“南昆神殿的朋友——妮耶無雙。”

鬼小丫聞言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接口道:“她妹妹妮奶無雙。”

宋仁笑道:“原來是南昆的朋友,好好好,無雙姑娘你們來的正好。”

一旁原本默不出聲的怒萍此時忽然接口道:“好是好,不過要想當我夫君的爺爺奶奶,恐怕你們還嫩了點。”

宋仁聞言,把對方叫出的名字稍一尋思,立馬反應過來,對方竟是在耍自己!

宋仁怒道:“黃毛丫頭好大的口氣,今夜就讓你嚐嚐老夫的手段!”

隨着宋仁的大怒出口,周圍瞬間就冒出了數十個仙族子弟,個個目露兇光,明顯來者不善! 見周圍的敵人越圍越多,無雙心裏清楚,此地不可久留。當下祕密傳音給鬼小丫,讓其在自己出手牽制宋仁夫婦時以最快的速度殺出一條血路。

無雙盈盈一笑,道:“口氣大不大我不知道,不過你的命倒是長不了!”

‘了’字剛落,無雙整個人就已閃電撲了過去,目標竟是宋仁夫婦!

無雙一動手鬼小丫也立馬吹響了手中玉笛。

一曲‘風雷動’隨即使出,以鬼小丫爲中心方圓數十丈之內狂風呼嘯,電閃雷鳴,好似一個世界末日!在一旁圍觀的仙族子弟修爲本就參次不齊,被玄音攻擊也就千奇百怪醜態畢露,頭暈目眩天旋地轉是小,七竅流血五臟俱粉則大了。

鬼小丫玄音攻擊是厲害,但有三個人在她攻擊範圍內卻毫髮無損,戰鬥起來也絲毫不受影響,這三人自然是北溟無雙和宋仁夫婦了。

身爲戲水鴛鴦閣的閣主宋仁一身修爲放眼整個仙界可以說是數一數二的,唯一可以被他視爲敵人的也就雲蹤的掌門雲巧兒一人而已。這次仙妖聯盟他的地位比南昆神殿的殿主南宮孤傲還有高上一分,能讓他重視甚至忌憚的也就那混沌界的主人!

但是當他面對無雙時,他的心神竟受到一絲震盪,一股無力感從心底悄然冒了出來。

“面前的女人很強,而且不是一般的強!”宋仁心裏嘀咕一聲,隨即靈力全面運轉強行把心裏剛冒出的無力感驅逐了出去。

“老頭子,一起上!”一旁的怒萍看出不對勁兒,嬌喝一聲便搶先攻了出去。

沒有徵得他的同意而貿然出手,他宋仁鐵定會大發雷霆之火,但此時他卻沒有發火,因爲他心裏明白要對付眼前這女子只有他們夫婦聯手纔有一絲勝算!

無雙知道不可戀戰,所以一出手她便鎖定了宋仁。狠招怪招齊出,本打算十招之內殺了對方,可沒想到他們兩夫妻聯手戰力增強了一倍不止。

“天地一刀斷!”

“分身斬!”

宋仁與怒萍同時大喝一聲,雙雙舉刀向無雙兇猛無比地劈斬了過去,刀未到,刀勢卻以雷霆之勢閃電之速逼近無雙,刀勢所至周圍樹木紛紛而斷,餘波所及周圍衆弟子紛紛躲避。



看着這要把自己劈爲兩半的刀勢,無雙嘴角勾起一絲冷笑,紫紅色的眼瞳瞬間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光芒之盛更蓋過了兇猛而來的刀勢。


“刀法不耐,但還缺些火喉。”無雙淡淡說完,一腳輕輕踏出,身子隨即進入到了對方聯合刀網中。

“咦,很好。”

無雙在外面早已看出刀網中藏有怒萍,知道她想趁刀勢一盡立馬破網而出,殺自己一個措手不及。所以她才仗着自己修爲高深進入刀網打算先結果了怒萍,只是沒想到一進來才發現刀網後面竟只是怒萍的一具分身。

“老婆子,修羅斬!”

宋仁見對方輕鬆進入自己兩人聯手鉤織的刀網,而且毫髮無損,心下着實震撼,不及多想連忙招呼自己妻子一起施出研習多年,威力強大的絕招。

風聲大作,塵土飛揚,遮天蔽日,刀勢更猛!

無雙眉頭微微一皺,心神一寧,知道自己元神已被眼前其中一道刀勢鎖住,看來自己還是有點小瞧了對方。

嘿,不過若對方認爲就憑這其中一記魂斬就可以打敗自己,那也太天真了。

紫紅色的光芒瞬間收縮到無雙週身二十釐米處,形成了一個密不透風的保護圈。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