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這挖掘通道的人很懂這個道理,隔了一段距離,就有一個出口,保證自己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夠全身而退。

當然,這樣也有風險,那就是容易被人發現通道。

比如現在,許豪就摸進來了!

許豪沒有絲毫的猶豫,立刻選擇了往上的通道,準備先獲得獎勵再說。

嘎吱。

掩蓋在通道口的蓋子被許豪以蠻力掀開,他用力一躍,整個人已經衝出通道。

許豪立刻環顧四周。

這裡是一座庭院的林蔭地,四周的雜草很深,需要整個人跳躍而起,才能看到外面的情況。

很隱蔽。

許豪環顧四周,也沒有發現自己處在什麼地方,但他能夠感覺到東面傳來陣陣的轟擊聲,顯然,那邊就是他剛剛暴露的區域。

許豪將蓋子蓋好,脫掉黑袍后,小心翼翼地朝外走去。

可沒有走幾步,甚至都未走出這片荒草地,隨即,許豪瞳孔一凝,透過雜草的縫隙,視野裡面竟然出現賈貴的身影。

此刻的賈貴,龍行虎步,快速穿過巨大庭院的小道,走向庭院深處,帶著急迫神色。

……

成績不太好,有能力的給點打賞,給點月票,提升一下成績,謝謝。 錢永安面色也變得很是難堪,他們的處境真的很危險啊。

趙天元緊皺著眉頭,他的處境比起錢永安蠱尊好不了多少。

現在蘇省廣省十大家族的人都在追殺他,他也一樣危機四伏。

就在三人陷入沉默的時候,旁邊公路上突然有一輛車疾馳而來。

三人嚇了一跳,連忙躲在樹叢當中,不敢讓車裡的人發現他們。

車輛從樹林旁邊急速衝過,速度極快,看上去好像很是著急似的。

錢永安看了一眼,突然驚呼:「那不是謝千軍嗎?」

「他……他好像受傷了啊!」

趙天元和蠱尊也都看到了,坐在後座上的人正是謝千軍。

他捂著手臂,面色慘白,渾身是血,看樣子傷勢很是嚴重。

蠱尊顫聲道:「謝千軍這樣的實力,是誰打傷他的?」

錢永安:「那還用說嗎?」

「肯定是竹葉青啊!」

「除了竹葉青,誰能傷得了他?」

蠱尊面色再次一變:「這竹葉青的實力,也太強了吧?」

錢永安面色也很是難堪,被這樣一個強者追殺,那可真的不是什麼好事啊。

趙天元沉默了一會兒,突然道:「我有個主意!」

錢永安和蠱尊立馬看向他:「什麼主意?」

趙天元看了看兩人,沉聲道:「你們說,如果謝千軍死在了廣陽市,會是什麼結果?」

兩人皆是一愣,旋即面色大變。

錢永安顫聲道:「你……你想殺了謝千軍?」

「這可萬萬使不得啊!」

「謝千軍是謝家的人,在謝家地位極高。」

「如果他死了,謝家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謝家肯定會派出大批人來追殺咱們,為謝千軍報仇的。」

「而且,謝千軍算是武帝的徒弟,武帝的那些徒弟,說不定也會替他報仇。」

「還有,謝家與納蘭家聯姻。納蘭家如果也派人出手,那……那咱們可就真的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

趙天元瞥了他一眼,輕聲道:「可是,如果沒人知道謝千軍是死在咱們手裡呢?」

錢永安愣了一下:「你……你什麼意思?」

趙天元慢悠悠地道:「這裡是廣陽市,是林漠的地盤。」

「謝千軍是被竹葉青打傷的。」

「結果,謝千軍死在了廣陽市。」

「你說,謝家到底會把這筆賬,算在誰的身上?」

錢永安和蠱尊同時瞪大了眼睛,兩人同時驚呼:「你……你打算嫁禍給林漠和竹葉青?」

趙天元:「不管是嫁禍給誰,只要他們查不到真正的兇手,那林漠和竹葉青,就脫不了關係。」

「謝家追究下來,就得是他們承擔這件事。」

「這麼一來,林漠和竹葉青,就不得不面對謝家了。」

「他們哪裡還有時間和精力來追殺咱們呢?」

錢永安和蠱尊互視一眼,兩人都有些意動了。

錢永安深吸一口氣:「你這個提議是不錯,可是,想殺謝千軍,也沒那麼容易吧?」

「謝千軍受傷雖然很重,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而且,他身邊還有幾個高手隨從。」

「單憑咱們三個,說不定還得死在他手裡呢!」

趙天元輕笑一聲:「直接殺他,肯定不容易。」

「可是,如果能讓他對咱們失去戒心。」

「比如說,你以給他治傷為借口,對他下毒,或者是直接封了他的穴位,控制住他,這樣不就容易了?」 溫初柳站在原地片刻,手機突然響了一聲,拿出查看。

【社會我家男閨蜜:到了給我發信息。】

【世界最萌老溫:了解!】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時竹溪發來的信息,溫初柳心裏很甜,就像是浸在蜜糖里,忍不住想要上揚嘴角。

她一上飛機就坐下,把手機調為飛行模式,眼罩耳機裝備好,也不管身邊人是誰,直接進入睡眠狀態,如同一頭死豬。

所以她沒有看到,一道黑色身影坐在她身邊,沉沉地嘆了口氣,並說了句。

「給我條毛毯,謝謝」

……

十小時后,飛機降落。

時竹溪睜開眼,見到身旁的那頭豬睡得沉迷,藏在口罩下的嘴忍不住勾出肆意的弧度。

伸手,推了推,結果對方卻無動於衷,甚至伸出手,把時竹溪伸來的手拍開。

啪——

一聲肉體的拍擊聲,清脆響亮,回蕩聲響徹狹小的頭等艙。

時竹溪先是發怔似的看了自己手上的紅腫三秒,深吸一口氣,催眠自己。

自己找的媳婦,要寵著,要寵著!要寵著!!

然後,忍着耐性,又推了推,開口:「起床了。」

回應他的,依舊是無動於衷。

#竹式必殺!!#

「吃飯了。」

然後,下一秒,躺在沙發上熟睡的女孩蹭的一下蹦起,同時還大聲喊出:「我要糖醋排骨!」

「噗嗤。」站在一旁看着這一幕的空姐忍不住笑出了聲。

時竹溪見狀也忍不住彎了眼,隔着口罩,低沉着嗓子,道:「你除了知道吃還會幹什麼?」

溫初柳懵懵地摘下眼罩,揉了揉眼,「不是說吃飯嗎?飯呢……卧槽!竹神?!」

#場面似乎有點尷尬#

時竹溪起身,看着她,聲音清冷:「別驚訝,抓緊點,待會趕不上大部隊。」

「哦哦。」

當他們兩個走過空姐身旁時,空姐柔柔地對時竹溪說了聲:「小哥哥,你女朋友很可愛。」

時竹溪沒有回話,只是讚許地看了空姐一眼。

而溫初柳就不是這樣了,連忙搖頭揮手否認:「不不不,小姐姐你看錯了,我不是大竹子的女朋友。」

空姐聞言,略驚訝:「真的嗎?」

「真的。」這次開口的不是溫初柳,而是時竹溪。

「這樣啊。」空姐面上呈現失落之色,喃喃道:「我還以為帥氣的小哥哥和漂亮的小姐姐會是一對呢。」

由於空姐呢喃聲音太輕,兩人沒聽見,於是離開這裏。

時竹溪低頭看着那顆黑色頭顱,嘴角微勾。

現在不是,誰說以後不是呢。

……

時光酒店內。

參加這期海島生存的人除了君十一,其他全部到齊。

「十一近期在宣傳《楊柳》,可能要明天才到。」導演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姓楊,面上總是掛着和藹的笑容,但凶起來也是真的可怕。

「哈哈,第一天錄製都是享福的,十一沒來是她的損失。」君奕汝笑道。

導演聞言,揮了揮手,嗔怪了句:「瞎說什麼大實話,好了好了,都回房休息,明早可有大禮包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