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蓁嘆息,眼神微微有些迷茫,說道,「我不是沒想過一直跟著5891項目,這樣就能擺脫現在的處境,可是萍萍,我不甘心吶,我怕舒坦的日子過久了,人會喪失鬥志,會變成自己都瞧不起的模樣。」

所以,她選擇繼續留在這裡,哪怕前路布滿荊棘,哪怕泥濘難行,她也會不退縮的走下去,直至攀到頂峰,達成所願。

羅萍萍看著顧蓁堅定的眼神,看著她眼中閃爍的璀璨光芒,她彷彿也受到了感染,第一次,心中有了目標。

「顧蓁姐,給我三年時間,三年後,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羅萍萍給顧蓁許下這樣的承諾,也是給自己的時間限定,三年,不多不少,不長不短!

顧蓁沒有說話,侍者也已經將菜送上來。

「萍萍,三年後,希望咱們再來這裡時,我面前的你,能遊刃有餘落落大方,今天這頓飯,就當是對過去的告別,此刻,將來,都比昨天更好!」

顧蓁端起桌上的檸檬水,以水代酒,對著羅萍萍舉杯。

羅萍萍不知為何,眼中忽然就起了水霧,她彷彿看到曾經那個自卑內向的她逐漸遠去,看到嶄新的自己正一步步走來,此刻,將來,都比昨天更好!

為了三年後那個目標,為了她自己的明天,加油! 計敏德帶著人騎馬直接朝著前面逃出去的君璟墨他們追了過去,馬蹄紛飛之下,濺起無數塵土,而蔡格則是帶著剩下的人留在關門附近。

蔡格騎在馬上,冷眼看著關卡門前,因為大軍前來而被壓制住的那些人,還有剛才跟著君璟墨他們一起沖關的商人,厲聲道:

「將這些人全部抓起來,帶回營中!」

那些人頓時臉色大變,他們剛才都聽到了計敏德的話,更聽清楚了那句「燕帝」。

想起之前衝出去的那些人,還有那些武功高強身手利落,如同死士一般的人,他們頓時臉色大變,急聲道:

「官爺,我們不知道那些人是誰人,更不知道那是燕帝,若早知道,我們定然不會被他們蠱惑胡來。」

「對啊官爺,我們是被人利用了,官爺饒命!」

「我們不知情……官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蔡格聞言冷喝出聲:「閉嘴!」

他話語一出,所有人都是安靜下來。

蔡格騎在馬上寒聲說道:「不管你們知情不知情,今日只是都已經做了,擅闖永臨關者,就地處決!」

「今日你們所做之事足以被處死,而你們還傷了殺了這麼多駐軍中人。」

「你們如果不想現在就被我就取了你們的性命,那就都給我安安靜靜的閉上你們的嘴,等將軍回來之後,有的是時間讓你們好好解釋!」

蔡格其實心中清楚,計敏德對姜雲卿不在意,如果今天跑出去的單單隻是姜雲卿一人,他或許根本就不會理會,只會將一切罪過推脫給皇城來的人。

可是那逃出去的人裡面,不僅僅有魏寰一直派人搜捕的元安郡主姜雲卿,甚至還有大燕的皇帝,那個被計敏德視為宿敵的原大燕璟王君璟墨。

他們先是亂了永臨關,又是殺了駐軍不少人,如今更是堂而皇之的在自家將軍眼皮子底下逃了出去,計敏德能善罷甘休才怪了。

如果計敏德能把他們抓回來就也算了,這件事情或許還有商量的可能,他不會計較這些被鼓動誆騙了的商人。

可如果真讓君璟墨他們跑了,那計敏德丟了面子又丟了裡子,還損失了這麼多東西,怕是等他回來之後,有這些跟著起鬨闖關的人好受的。

以計敏德的性子,就算不要了他們的命,恐怕也會讓他們脫一層皮。

蔡格說完之後,扭頭看向僅剩的不到十個血鷹軍中之人,寒聲道:「還有你們,仗著是皇城來人,便敢肆意傷人,居然還敢奪了駐軍之權,出手干涉永臨關進出。」

「你們最好期待將軍能夠將人抓回來,而今日的亂局沒有惹出什麼大禍來,否則就算你們是皇城來的人,將軍也定然會要了你們的命,來給我永臨關駐軍之人償命!」

「你!」

那些血鷹軍的人臉色瞬間發白。

其中一人想要說什麼辯駁之言,卻被另外一個人伸手攔住。

之前君璟墨他們那些人的一頓沙發徹底挫了他們的銳氣,他們本來在這關卡前守著的足有近百人,可如今卻只剩下他們不到十個人。 在春節假的前三天,顧蓁的年終獎終於下來,六萬四千多,比她預計的要少,她以為5891這個項目,至少能拿到十萬的獎金。

心中自然是不甘,可是顧蓁明白,就這6.4萬,估計也是沈東潯干預后的結果,否則以葉含蕊對她的敵視,大概連4.6萬都拿不到。

然而不論如何,今年的年終獎比去年翻了一番,這對於她來說,也算是巨大的進步,因此顧蓁也沒有再計較。

有了這筆年終獎,再加上這幾年存的錢,顧蓁心裡盤算著,等過完年回來,可以著手買房了,先前她看中萬科一套90平的兩居室南北通透戶型,手裡的存款,勉強能夠付個首付。

按照李雪彤的說法,顧蓁急著買房幹什麼?倒不如找個男朋友,讓男方買房買車,她到時候只負責拎包入住。

可顧蓁並不這麼想,這年頭,靠誰都不如靠自己,再者,買房與找男朋友也沒衝突,就算結婚,這也是婚前財產,也算是她婚姻存續期間的一份保障。

打定主意,顧蓁趁著春節假期,開始將手裡的理財產品陸續變現,幾個定期存款年底到期后,她也都轉為活期,等著年後交首付。

整個春節假,顧蓁一邊忙著陪父母,一邊在整理自己手頭的錢,整理一番后看了看數字,30萬出頭。

30萬的首付,在津市也能買到房子,只是什麼樣的樓盤,就有待商榷了,總之,顧蓁看中的萬科樓盤,30萬是拿不下的,起碼還差10萬的缺口!

不是沒想過從父母這裡拿一筆錢,顧蓁也知道,只要她開口,父母肯定也會傾盡所有幫她一把,可是她真的不想麻煩他們老兩口了。

媽媽一輩子省吃儉用,手裡存著的錢就是為了養老,用媽媽的話來說,手裡有存款,才會有安全感,顧蓁不想因為一套房,讓父母沒有了安全感。

因此顧蓁決定從同事那裡借錢,而且公司也有購房福利,如果她沒記錯的話,博士買房,公司可以無息借款5-10萬!

春節假結束后,顧蓁一上班,就開始向公司申請這筆錢。

顧蓁從借過款的同事那邊了解到,申請購房福利,不必通過分管副總,可以直接將申請遞交到綜合辦公室,由常務副總簽字審批,財務就可以放款。

如此一來,顧蓁也鬆了一口氣,不必再擔心葉含蕊的為難了,如今,全公司上下都知道,研發二部副總葉含蕊與同部門女博士顧蓁勢同水火。

顧蓁在經歷了這麼多之後,已經不在乎葉含蕊的態度了,她在決定研發新項目的同時,也做好了離職的打算。

如果,如果真的因為葉含蕊,而導致她在利東莎無法長效發展,那麼離職就是她的最終選擇。

節后收假,顧蓁始終沒有見到馮全勇,她向馮全勇項目組的同事打聽過,眾人都表示不知道。

已經有好幾個人給馮全勇打了電話,可無一例外的,都是關機,這樣的情況,著實有些反常了。

這天下午,葉含蕊將顧蓁叫到了辦公室。

「顧蓁,馮全勇去了哪裡,你知道嗎?」葉含蕊的聲音很是冷漠,她眼神帶著不加掩飾的厭惡,掃過顧蓁那張姣好的臉。

顧蓁沒有因為葉含蕊的態度而發怒,她的表情一如往常的平靜,回答道,「我不知道,我給他打了幾次電話,都沒有人接,昨天下班后我去他的公寓敲門,也無人應答。」

葉含蕊眉頭緊鎖,不悅說道,「還博士?有資格做博士嗎?都是一群什麼玩意兒?連一點職業道德都沒有,能幹就干,不能幹,趁早滾蛋!」

顧蓁沒有吭聲,假裝沒聽到葉含蕊指桑罵槐的話,博士怎麼了?博士招她惹她了?何必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你一向不是和他關係好嗎?你是真不知道,還是替他打掩護?」葉含蕊用懷疑的目光看著顧蓁,語氣里滿是質疑。

顧蓁哭笑不得,說道,「我和馮全勇的關係沒那麼好,我倆也僅限在上班時間有交集,下了班,我們也沒有太多聯繫。」

葉含蕊斜眼看著顧蓁,半晌忽然露出個莫測的笑容來,反問道,「真的嗎?公司有傳言,說馮全勇養了個小三,這小三……和你有關係嗎?」

顧蓁看著葉含蕊眼中的嘲諷,看著她故意露出的曖昧笑容,看著她那一張噁心的嘴臉,她也冷冷笑了。

「葉總想說什麼?想說我是馮全勇的小三嗎?那對不起,讓您失望了,我沒有做別人小三的癖好!」

顧蓁不卑不吭開口,心裡卻對葉含蕊越發鄙視,不得不說,她的手段越來越卑劣了!

「沒有這癖好?我看不一定吧?聽說,你和沈總在延市時,關係也不一般?在會議室里,在那麼多人面前,還說讓沈總忘記前一晚的事?我也很好奇呢,你與沈總,那一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顧蓁心裡暗暗罵人,她就知道那次開會前與沈東潯的對話,被有心人添油加醋傳播出來了!

「我與沈總的關係,沒必要向您彙報,如果您實在好奇,麻煩您去親自問沈總!哦,對了,就算我與沈總有關係,也是男未婚女未嫁,和別人沒關係,當然,和您也沒關係!」

顧蓁也不是輕易吃虧的人,左右已經撕破了臉,不妨將這口子再撕大些!

葉含蕊被顧蓁這話堵得心口疼,是,沈東潯對她的態度那麼冷,冷到她渾身上下都如同浸泡在冰水中。

她那麼愛他,她愛了他十年啊,從24歲到34歲,等了他十年啊,她堅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可是,可是來了個顧蓁,就這麼輕易的吸引沈東潯的所有目光?

顧蓁何嘗不憤怒,葉含蕊一而再的將私人情感糾纏在工作中,難道就因為她是副總嗎?所以就可以為所欲為?

「葉總,我勸您一句,工作是工作,感情是感情,您如此分不清主次,遲早會害了自己!也會讓你在乎的人更加看不起你!」

顧蓁說完這番話就轉身離開,職場不是能隨意任性的地方,一個人,如果連自己的情緒都控制不住,那麼她的職業生涯,大概也快到盡頭了。

當5891項目因為葉含蕊的刁難而一次又一次出現問題,顧蓁就明白了一個道理,職場,容不得兒女情長!

劍天子 否則,可能還沒打倒對方,自己就已經一敗塗地了!智商,是個好東西! 那姜雲卿和燕帝是在他們眼皮子下面被放走的。

甭管那些人是用的什麼辦法,反正他們離開這裡是從他們手中逃離的,就算事後追究,他們這些人也逃脫不了干係。

如今閔長樂不在這裡,他們勢單力薄,而駐軍又有幾千人在此。

駐軍死了那麼多人,這事情論真還是他們挑起來的。

這些中州的將士早就已經對他們存了怨憤,他們要是敢多說什麼,怕是等不到閔大人過來,就會直接被眼前這些對他們滿心厭惡,甚至於早就看他們不順眼的人直接取了性命。

那人壓著身旁之人的衝動,低聲道:「別說話,等大人過來再說。」

旁邊幾人聞言都是臉色變了變,壓著怒氣沒再開口。

蔡格自然也聽到了那人口中的話,冷笑了一聲,以他們今天闖出的禍事,別說是閔長樂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那也沒用!

城門前那些原本起鬨的商人見到之前囂張無比的血鷹軍中之人,都是收斂了鋒芒,面對蔡格的冷言冷語時不敢出聲。

他們原本想說的話瞬間便卡在了喉嚨裡面,面露驚慌之色。

他們想要辯解,想要說他們不知情,可是瞧著冷眼看著他們的蔡格,還有後面那密密麻麻的駐軍眾人,卻又怕當真觸怒了眼前這個駐軍將領,被直接當了殺雞儆猴裡面的那隻雞。

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蔡格見狀冷嗤了聲,沉聲道:「將人帶走!」

後面的那些駐軍中人連忙上前,將那些人扣押起來,連人帶貨一起帶著離開了關卡門前。

而等到那些人都走了之後,蔡格才說道:

「你們幾個,帶人去穩定坊市那邊。」

「你們幾個,帶著人去搜查關內,若遇可疑人等,全部抓起來!」

蔡格騎在馬上,直接拿著馬鞭朝著身後那些人指揮著,快速將人分散開來,各自去做事情,以求以最快的速度穩定住永臨關內的情況。

「周立,你帶著人去抓捕那些皇城來的人,全部看管起來,無論誰人,若敢反抗直接動手。」

「二、三、五隊,還有延鋒軍留下來,幫著守住這裡,若有人趁機來犯記得及時關閉城門,等候將軍他們回來,沒有將軍的吩咐,永臨關中任何人不得出關,外面的人也不得進來。」

「若有人強闖,殺無赦!」

跟著蔡格的那些軍隊裡面有幾人齊步上前,高聲道:「是!」

蔡格吩咐完了之後,見他們各自帶人上前守住關門,代替了原本血鷹軍的那些人後,這才高聲道:「除了我剛才點到的這些人外,其他人跟我一起回營!」

「是,副將!」

蔡格抓著韁繩一用力,便驅使著身下的馬調轉了方向,然後一揮馬鞭,領著剩下的人朝著駐軍營地那邊疾馳而去,準備收拾那邊的亂局。

……

計敏德帶兵出了永臨關之後,便一路疾馳。

他所帶著的人裡頭有人擅長足跡追蹤,出城察看之後便說道:「將軍,腳步凌亂,有人朝著各方離開,但是有一批約莫百人騎馬朝著安俞關口那邊去了。」 葉含蕊幾乎失去理智的,闖入了沈東潯的辦公室。

「沈總,我要求辭退顧蓁!」葉含蕊是抖著嗓子說出要辭退顧蓁這幾個字的,她受夠了,實在是受夠了!

沈東潯正在看項目工藝,看到葉含蕊闖進來,聽到她這句話,他放下手裡的文件,眉頭微微皺起。

「辭退的原因呢?除非員工犯了重大過錯,否則公司沒有理由辭退的,《勞動法》你看過嗎?你好好去研究下!」

葉含蕊失控大喊,「她……她頂撞上司,難道還有理了嗎?上下級觀念,她分不清嗎?不辭退她,讓我以後怎麼管理研發二部?」

沈東潯身體往後靠了靠,眼神依然平靜,聲音也波瀾不驚,「那你能說說,她頂撞你的原因嗎?或者,我可以去調監控,你也知道,包括我的辦公室在內,都是有監控的。」

葉含蕊語窒,臉上是不甘心又無法反駁的詭異表情,半晌,她深吸一口氣,說道,「你就這麼袒護她嗎?東潯,你是不是真的喜歡她?」

沈東潯起身,雙臂撐在辦公桌上,身體前傾,看著葉含蕊,一字一頓說道,「首先,我沒有袒護誰,從頭到尾我沒替顧蓁說過一句話!其二,事情的真相究竟怎樣,你心裡很清楚。其三,你問我是不是喜歡顧蓁?」

話到此處,沈東潯忽然停頓下來,他嘴角勾起一抹葉含蕊沒見過的溫柔笑容來,那樣的柔和,那樣的寵溺。

「是,我確實喜歡她,而且,她是第一個讓我有了結婚生子這個念頭的女孩兒,我的回答,你還滿意嗎?」

葉含蕊的眼淚滾滾而落,她努力了十年都沒做到的事,顧蓁竟然在短短半年裡就做到了,就這麼輕易虜獲了沈東潯的心!

「那我呢?你是不是打算為了顧蓁,捨棄我這個為公司付出十年心血的人?畢竟,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愛你!東潯,我愛你。」

冤家路窄:兔子專吃窩邊草 葉含蕊說出「我愛你」這三個字時,一顆心彷彿被無形的手撕成碎片,「我愛你」這三個字,竟然是在這樣的情境下說出口的!

顧少追妻:女人乖乖復婚吧 沈東潯別過頭去,沒有再看淚眼朦朧楚楚可憐的葉含蕊,他最近一直在考慮如何安置葉含蕊,她已經不適合在研發二部副總這個崗位上呆下去了。

不是因為顧蓁,而是葉含蕊自身的問題,過於任性,過於胡鬧,單就5891和4478這兩個項目,說白了,都是因為葉含蕊出了問題!

「你有沒有考慮過轉去別的部門?比如綜合辦公室?比如物流部?」沈東潯在短暫沉默后,開口說道。

葉含蕊踉蹌後退幾步,險些摔倒在地,什麼意思?讓她轉去別的部門?這是什麼意思?這是要逼她離開嗎?

「從去年到現在,各部門對你的意見都很大,我想你也知道其他部門對你的投訴,你就沒想過為什麼會這樣嗎?」

葉含蕊顫抖著嘴唇,半晌才問道,「您能告訴我,其他部門都投訴我什麼了嗎?都有誰投訴的嗎?」

沈東潯坐回椅子上,反問道,「葉含蕊,你心裡當真沒有數嗎?還需要我一樁樁一件件告訴你?怎麼,具體到某個人身上,你去找對方算賬嗎?」

葉含蕊語窒,沈東潯用失望的眼神看著她,說道,「你知道你為什麼是這一批元老員工中唯一的女副總嗎?」

面色蒼白的葉含蕊定定看著沈東潯,啞著嗓子問道,「難道不是因為我做了3361項目嗎?」

沈東潯搖頭,正色說道,「3361項目在同一批項目中,並不算拔尖的!你之所以做了副總,是因為那時的葉含蕊謙和,穩重,肯吃苦,在公司為數不多的女研究員中,你的表現是最好的!」

可是現在的葉含蕊呢?狹隘,尖酸,以一己之私來擾亂公司秩序,利東莎不需要這樣的管理者!

「你付出多少,公司就會多少回報,相反,你揮霍多少,公司也會收回多少,沒有誰可以坐享其成,包括我在內!」

葉含蕊跌跌撞撞坐在了椅子上,哽咽問道,「所以呢?我必須要放棄這個職位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