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立夏接過白深深遞過來的紙巾擦臉。

身旁的墨梓翊一張臉黑到了極點,雙眼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顧立夏示意他,不要出手。

「是我潑的又怎麼樣!」王思思一臉氣憤。

白深深取過紙巾,一邊幫顧立夏擦乾衣服,一邊斜斜地睥睨白深深:

「我記得你,你不就是當初設計夏夏坐牢的那個女人嘛,你這是又要鬧什麼幺蛾子!」

「哼!這賤人,你可真是陰魂不散。明明已經嫁了豪門了,居然還和我的少辰藕斷絲連,牽扯不斷!」

顧立夏被她這話震得完全莫名其妙,不悅地半眯著眼睛,看著面前的王思思:「什麼叫做我和少辰藕斷絲連,牽扯不斷?」

「你還想狡辯,我都已經有了證據,證明你和顧少辰藕斷絲連。」

顧立夏好笑地看著王思思:「那你拿出證據來啊!」

王思思一臉氣憤又得意的表情,從隨身包里拿出手機,翻找了大半天,居然真的從手機里找出來幾張身影看上去和自己非常像的照片。

「這是怎麼回事?」

顧立夏驚訝得去搶王思思手裡的手機。

王思思卻急忙將手機收了起來。

「現在你還有什麼可以狡辯!顧立夏,你就這麼賤,是你丈夫喂不飽你嗎?居然到處沾花惹草!少辰只能是我一個人的,和你無關!」

顧立夏心裏面轉了幾圈,大概清楚了,王思思看見的自己,應該是妹妹盛夏吧!

只是,盛夏為什麼會和顧少辰有交集? 顧立夏清冷地看著王思思:「王思思,請你說話注意一點口德!」

王思思如同潑婦:「你做了還不敢承認啊!顧立夏,就你這些年做的這些B事,你有什麼資格嫁豪門?昨天不是還出了你的新聞嘛,呸!居然不分場合,到處和男人摟摟抱抱。依我看,M.E總裁是眼睛瞎了,才會看上你這破鞋!」

白深深看不下去了:「屮,你罵誰破鞋呢!」

「罵的就是這賤人!昨天我閨蜜都和我說了,你那個野種我還不知道,哼,明明是五年前我給你找的那男人的種,你居然能栽贓到M.E總裁身上去,算你本事!」

顧立夏被王思思的話,氣得氣血沸騰!

她微微眯著眼睛,瞪著王思思:「五年前,我坐牢,是你一手安排的,對不對!」

墨梓翊詫異又心疼地看向顧立夏:「傻丫頭,你五年前坐過牢?」

東廠有位爺 顧立夏沒時間和墨梓翊解釋,定定地盯著王思思,等著她的回答。

王思思一副趾高氣揚:「哼!是又怎麼樣!當年,你居然恬不知恥,勾引我的少辰,我自然有的是法子,讓你走向萬劫不復。監獄里那幾年,過得愉快吧,哼,別太感謝我!」

「嗯,確實感謝!」

顧立夏默默將手裡的錄音關掉,露出一抹冷笑。

王思思渾不知覺,站在顧立夏面前,大放厥詞:「顧立夏,就算你三個月前用下流手段陷害我又怎麼樣,如今我還是好好的待在少辰身邊。反而是你,你有什麼好嘚瑟,如果我將你兒子的事情,告訴四少,你還不得分分鐘被四少給踹了。」

「好啊,你去告訴啊,我無所謂。」

顧立夏將錄音保存好。

「你以為我不敢嗎?顧立夏,若不是你,我父母不會被害得破產,孤苦伶仃地回老家。這筆仇,我不會善罷甘休,你給我等著!」

王思思咬牙切齒。

顧立夏笑起來,揚了揚手裡的手機:「你要怎麼對付我,我都會等著,可我的手機里,可是保存了你剛剛的話。欸,深深,你說我要是將這段話,交給警察,至少能判她幾年?」

她好笑地看向白深深。

白深深帥氣地鋝了鋝自己的短髮,故意嚇唬王思思,冷哼道:「咱們有的是關係,這還不是想判她幾年,就幾年!」

王思思錯愕地看著顧立夏手裡的手機:「賤人,你居然錄下我的話,把手機拿給我!」

說著,就要來搶手機。

身形還未動,一個高大的身影,迅速逼近她,輕易扼住她的咽喉。

冷冽無情的嗓音響起。

「用不著送警察局,我直接讓她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墨梓翊身上的氣息變得嗜血無情。

顧立夏看著他高高的側臉,心裡頭咯噔一跳。

果然。

絕色謀國 墨梓翊再不是她從前認識的模樣。

他,變了。

王思思看著扼住自己咽喉的英俊男人,心裡先是驚艷一番,待聽見墨梓翊說的話,頓時寒由心生。

她知道,這個男人說話不是在開玩笑。

「你、你要對我做什麼?你憑什麼制裁我!」

墨梓翊漸漸收緊力度,立馬疼得王思思哇哇大叫。

他寒涼的嗓音,如同從地獄中傳出來:「就憑你敢傷害我的女人!」

顧立夏被墨梓翊這話驚得一顆心猛地攥緊。

身子突然落入一個熟悉的懷抱。

緊跟著,一道熟悉的嗓音,暗啞磁沉地響起。

「墨少爺這話,應該是我的台詞才對!」

所有人,都詫異地看向突然出現的聲源。

墨梓翊邪魅地勾起唇角:「那又如何。我想說就說,你又能耐我何?」

「不怎麼樣。不過就是想提醒墨少爺,夏夏,是我的妻子,請你離她遠點。」

司傲霆佔有性地將手,攏向顧立夏的腰。

顧立夏感受到司傲霆的手,心裡頭突然湧起一股恐懼,彷彿再次看到了那些骯髒的手,面部表情痛苦地側過身子,躲開了司傲霆。

司傲霆這才發現自己居然沒有克制好自己的情緒,居然忘記了夏夏的心病,幽深的黑眸沉了幾分。

場面,變得異常尷尬,唯有王思思掙扎的呻吟聲響起。

墨梓翊看著眼前這一幕,眼裡快速閃過一抹玩味。

顧立夏不敢去看司傲霆,她瞟了因為缺氧臉色憋紅的王思思一眼,對墨梓翊說道:「少爺,你還是將王思思先放下,別真的搞出人命。」

墨梓翊掃了掃被自己掐住,正垂死掙扎的王思思,雲淡風輕地說道:「她害你那麼慘,死有餘辜。」

「那也不能就這樣掐死她啊!」顧立夏急了,「我會提交證據給警方,讓法律來制裁她!」

墨梓翊淡淡地道:「嗯,就這樣死了,確實挺便宜她。」

話是這樣說,卻絲毫沒想著鬆手。

王思思的情況越來越不好了,眼珠子已經在翻白眼。

「少爺,她快不行了,你快鬆開她!」

顧立夏到底心善。

就算王思思曾經兩次害她那麼慘,可真要讓她看著她被墨梓翊弄死,她於心不忍。

「丫頭,你又叫我少爺,叫我名字,我就放了她。」

顧立夏關注著王思思的情況,聽到墨梓翊這樣說,想也沒想,急忙叫出聲:「墨梓翊,你快點鬆開她!」

墨梓翊得意地看向顧立夏身後的司傲霆,揚了揚眉,手心突然一松,頻臨死亡的王思思,虛軟地跌倒在地。

司傲霆看著墨梓翊挑釁的目光,拳頭攥緊,恨不得立刻揮拳而上。

可他知道,想要贏得顧立夏的心,暴力並不是最佳武器。

王思思喘了好半天,才喘過來氣。

她兇狠狠地瞪著顧立夏,眼裡彷彿浸滿了刀子,恨不得將面前的顧立夏戳成馬蜂窩。

「賤……咳咳……賤女人……我才不會感激你。」

王思思抬頭,看向司傲霆:「四、四少,你別被……被這個女人騙……騙了,咳咳,她的孩子……才不是你的種……」

司傲霆陰鷙幽深的黑眸中,滿是冷厲殺伐的森冷殺意,危險地盯著王思思,周身透著不怒自威的帝王霸氣。

「王思思,你找死!上一次僥倖讓你逃脫,這一次,可是你自己撞上來!」

王思思一顆心,猛地被恐懼攢住。

她木訥地環顧了周圍一圈。

難道今天,必死無疑了嗎?

眼神,落到餐廳入口處,突然大睜,神情變得欣喜萬分…… 「少辰!少辰!救我,少辰!」

王思思激動地大喊大叫。

顧立夏順著她的方向看過去,果真看到顧少辰的身影正從門口走來。

軍少夜寵:小甜妻,乖! 顧少辰聽到王思思的聲音,眉心不由得微微一蹙。

環顧這間頂級餐廳,尋找王思思的身影。

待看清王思思的方位,身形不由得一怔。

他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顧立夏。

下意識地想轉身,顧立夏清清楚楚地叫住了他:「顧少辰。」

顧少辰只能深吸口氣,朝顧立夏王思思這群人走過來。

王思思看到少辰,迅速爬到顧少辰腳邊,攀著他的大腿,哭得眼淚鼻涕直流:「少辰,快救我,少辰,顧立夏這個賤人要殺我!少辰,救我,我不想死啊,少辰……」

王思思語無倫次。

顧立夏無故躺槍。

豪門掠奪:強婚 「拜託,王思思,我壓根兒沒想讓你死好咩!要不是我,你早就讓少爺給掐死了,你居然還把髒水往我身上拋,你這女人,還要不要臉?」

王思思抱著顧少辰大腿,朝顧立夏冷哼道:「哼!若不是你妖言惑眾,他們會對我下手嗎?」

白深深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開口:「拜託,你這女人顛倒是非的本領倒很強。可你這看臉色的本領,真的是極差。麻煩你看看你家什麼『少辰』的臉色,再掂量掂量說話,好嗎?」

顧少辰看著面前的司傲霆,和另一位一看就是上位者氣場的不知名男人,早已嚇得面色蒼白。

白深深這番話,原本是想提醒王思思,說話別這麼不過腦子。

雖然依照司家和墨家的本事,就算真的在這餐廳鬧出人命,也不會傳出一點半點不好的傳聞。

可真的要鬧出人命,她心裏面和顧立夏一樣,並不想看到這種場面。

結果,人家王思思和白深深愣是不在一個頻道。

王思思看到顧少辰蒼白的臉色,倏地站起來,不裝柔弱了,氣急敗壞地罵道:「少辰,是不是我罵這個女人賤人,你心裏面還捨不得?你是不是還喜歡這賤人?她可是你的親妹妹,你居然還在喜……唔……」

顧少辰陰翳地突然捂住王思思的嘴。

他雙手遏制住王思思的唇鼻,歉意地朝著眾人鞠了鞠躬:「對不起司少,立夏,還有這位少爺,王思思得罪了你們,我代她向你們道歉。我這就帶她離開,就不吵你們吃飯了。見諒!」

拖著王思思,急速往門口走去。

顧立夏和白深深面面相覷。

剛剛,顧少辰話里的意思……她們到底有沒有聽錯?

墨梓翊微微挑了挑眉,眸底閃過一抹玩味兒。

司傲霆幽深的黑眸底,看上去,似乎波瀾不驚。

他說道:「老婆,回家吧!」

王思思走了,鬧劇結束了,顧立夏想起之前司傲霆接觸自己,自己突然閃開,害他尷尬的事情,急忙跑到司傲霆的身邊,狗腿地說道:「嗯嗯,老公,好,我們回家。」

一臉的笑意。

墨梓翊神色瞬間淡了下去。

「丫頭,咱們飯都還沒有吃完呢!」

顧立夏聽著墨梓翊的聲音,狠狠心,轉過身,笑容天真地看著墨梓翊:「少爺,對不起,你和深深吃吧,我要回家了。深深,對不起,我先回家了,你陪少爺一起吃飯吧,有事咱們電話聊。」

然後忍著心裡頭的不適,牽著司傲霆的手,急急地往餐廳出口走去。

餐廳內,就剩下墨梓翊和白深深。

白深深帥氣地坐下來,遞給墨梓翊一根女士煙。

墨梓翊沒有接,自己從口袋裡掏出來自己的煙,利落地點上。

白深深也不在意,笑了笑,自己給自己點了一根。

裊裊的煙圈中,她甩了甩帥氣的短髮,精緻的下巴微微抬起,看著對面不同於和顧立夏一起相處時陽光的墨梓翊,此刻的他,格外深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