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可彧靜下來之後,就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今天發生的這些事情,她想要正面詢問一下唐黎佳,這些事情一天不知道真相,她就一天不得安穩。

唐黎佳和顧可君之前那段讓人完全聽不懂的對話,她們共同的金主是誰?這些她都想要知道。

唐黎佳顯然也知道顧可彧此刻心裡在想什麼,喝了幾口水就把水杯放在了一邊,淡淡的說道。

「估計你心裡有很多疑問想要問我吧?沒關係,你直接問就好。」

顧可彧沉默了半響,有些猶豫,但還是問了出來。

「我想問你,你和顧可君……你們的……額,是不是一個……」

「是!她現在的金主就是我之前的那位。」唐黎佳有些漠然的說道,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那個人……是不是有些特別的愛好?喜歡折磨人之類的?」

顧可君身上的累累傷痕,今天確實把顧可彧嚇到了。

唐黎佳沉默著,並沒有立刻回答顧可彧的這個問題,目光也很是深沉,似乎在回憶著什麼,許久之後,她才慢悠悠的開了口,聲音有些嘶啞。

「也不算是特別愛好,他那個人就是那樣,對誰都一樣的漠然。」

唐黎佳的眼神有些黯淡,只是語氣卻是一如既往的平靜。

「他是那種佔有慾極強的人,只要是他感興趣的,他都要抓在手裡,人也好物也罷!可若是他沒什麼興趣的人,他都不會多看對方一眼。」

顧可彧對於唐黎佳此刻的反應有些難以理解,在她看來,唐黎佳應該對她之前那位金主厭惡至極才是,畢竟她之前對於那個男人幾乎是閉口不談,可是這番話卻並沒有讓她感覺到唐黎佳對他的憎惡。 這張表格拿出來的時候,這個傢伙的臉上也沒有了笑容,看起來應該是個十分正式的東西,國安局的另外一項大職能,那就是要監管所有的特異人士。

「李先生,不要多心,這僅僅是一個登記,雖然說我們會監管所有人,但是這只是一個說法…」這傢伙詳細的給李天解釋一下,其實也就是建立一個特異人士檔案,如果以後發生了什麼事情跟你有關係,也有個地方能夠找到你。

建立檔案之後,會有很多的好處,最好的一個就是可以法外治權,比如李天犯了什麼錯誤?地方公安局是沒有權利把李天給抓起來的,只能是把這樣的事情移交給公安局,並不是說國安局會包庇李天他們,實在是地方公安局沒有那個能力,如果弄得太過分的話,很有可能會引起某個地方暴亂的。

十幾年前的時候,在西北地區有一個小鎮,當地有一個特異人士,力氣力大無窮,但是腦子卻只相當於四五歲的孩子,就因為地痞流氓調戲他的姐姐,這人一連殺害了三個地痞流氓,當公安局抵達的時候,這人又跟公安局發生了衝突,最終造成了六死六傷的慘劇。

如果當時這件事情移交給國家安全局,那麼去的人肯定就不是普通人了,就算是不能夠制服這個傢伙,至少可以把他給控制起來,可以向上面求援,讓上面派遣更厲害的人過去辦事。

這是其中的一個好處,另外一個好處就是可以在國安局內部累積積分,完成國安局交給你的任務,可以獲得一部分的積分,這些積分可以兌換各種各樣的東西,也可以要求國家幫助你做一些事情,當然這些事情會有專門的人來跟你談價值多少積分。

基本上國安局內部十分的好說話,但只有一個鐵律是不能碰的,那就是不得賣國。

聽了這些事情之後,李天倒是覺得國安局的這些東西不見得都是壞事,也就拿過表格來看了一下,這個表格沒什麼過分的地方,全部都是讓你自己填寫。

姓名年齡什麼的那些東西國安局都是知道的,並不需要李天特別填寫,就是在功能那一欄,需要李天自己填寫了,就看看你自己有什麼本事,當李天把筆放在這裡的時候,旁邊這個傢伙也伸直了脖子。

李天想了想,還是在裡面填上了武者兩個字,雖然自己會的東西很多,但是只有這兩個字才能代表自己。

至於後面的級別,你願意寫就寫上,不願意寫就拉倒,反正國安局的工作人員會幫你寫上的,只不過他們寫上的那個級別是你所顯露出來的最高級別,很多人隱藏實力,並沒有顯露出自己的最高實力,所以最終也只能是被別人誤會。

很多人吃了一些潛力激發的藥品,讓自己在一定時間內非常厲害,可這場戰鬥結束之後,基本上整個人也就算是廢了,這樣的寫上也沒啥用處。

寫完之後,這個傢伙就交給了李天一部手機,這是一部特製的手機,裡面存上了大量的電話號碼,如果沒有李天的指紋的話,其他人就是砸爛了也不可能解開的,這些電話號碼都是各地國安局的聯絡方式,一旦李天出了什麼事情,可以就近聯繫。

「這是你在國安局的郵箱,每個月你可以登錄郵箱看看,裡面會給你發送一些新聞,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用積分兌換裡面的一些東西,如果你有好東西,也可以跟國安局進行交易的。」這傢伙又給了李天一個郵箱賬號。

「這麼看來,你們國安局就好像一個平台一樣?」原本李天認為國家安全局是一個強力的領導部門,現在看來他們並不是跟自己想的一樣,反而是處處為這些特異人士著想。

「嘿嘿,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國家安全局成立之初,我們的老大們也想著把這些人都給圈起來,可無奈有本事的人都是有個性的,為什麼要在自己的腦袋上加一個枷鎖呢?所以他們經歷了很多的失敗,最後不但沒有給自己把屬下招來,反而是弄來了很多的仇人,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國家安全局改變了策略,開始為所有的特異人士服務,這樣平時你們欠我們的人情,一旦我們有什麼事情,你們也不好意思不幫忙不是?」這傢伙有些尷尬的說道。

難怪國家安全局會如此的人性化,原來是在歷史上吃過虧呀,如果那次沒有吃虧的話,恐怕不會有這麼好的規定吧。

「您老人家這早飯也送完了,表格我也給你填了,郵箱我也收下了,不知道您還有什麼事情?」談完了所有的事情之後,李天發現這個傢伙還沒有動,難道準備在這裡吃午飯嗎?自己可不想跟這個傢伙吃午飯。

「小弟也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有點事情想要請您幫忙,確切的來說是想要請那個鬼魂幫忙,當然了,按照我們國安局的一項原則,我們絕對不會讓你們白幫忙的,這項任務可是價值五個積分的。」這傢伙笑呵呵的說道,剛才李天也打開郵箱看了,國家安全局的積分十分值錢,如果是想要換成錢的話,一個積分兌等於1000萬。

雖然每個積分十分值錢,但基本上沒有人願意用積分去換錢,倒是有很多人拿錢去換積分,這一點國安局做的就不怎麼厚道了。

如果你有一個積分的話,你可以在國安局那裡隨時換成1000萬人民幣,可如果你想換一個積分的話,那就必須得拿出2000萬來。

反正人家就是這麼規定的,如果你不想用錢換的話,隨時可以去做任務呀,國安局每天都會不停的發布任務,完全可以靠自己的身體吃飯。

去美國駐湘江總領館,翻看幾個電子代碼,這就是這一次李天的任務,這可真是夠愛國的了,都要到駐湘江總領館去「拿」東西了。 李天自己盤算了一下,才五個積分就想要讓自己去拚命,那還是算了吧,並不是咱不愛國,實在是這傢伙開的價格有點低。

根據李天的估計,這傢伙費那麼大的勁找上門來,肯定在其他地方碰壁了,要不然的話也不會讓咱出手,坐地起價,這個事兒咱還是懂得的。

「我可是個正經的合法商人,美國大使館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方,我想進去就能進去嗎?而且我對那些代碼什麼的也不明白。」李天並沒有說拒絕,也沒有說不拒絕。

國家安全局對李天做了詳細的調查,認為五個積分已經可以了,李天最近在瘋狂的斂財,5000萬讓他去做個事情,那還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嗎?

如果不是李天收服了鬼魂的話,他們也不會找上門來,這個任務如果僅僅是看幾個代碼,恐怕很多人都能做了,甚至一些黑客在外面都能做了,但問題是這幾個代碼不是一般的代碼,屬於那種閱后即焚的,需要在那一刻輸入,只有在輸入的時候才能夠看到,除了鬼魂之外,其他人沒有那個可能在那一刻潛進去。

但是這些事情不能夠給李天說,如果全盤告訴李天,這傢伙肯定會知道事情的重要性,沒準到時候會獅子大開口的,國家安全局也不見得能夠滿足。

「李先生先別急,我們是有作戰計劃的,您當然是沒辦法進去了,美國領事館的防禦非常嚴,除了湘江方面的保護人員之外,美國領事館有一部分的帶槍軍人,他們負責領事館內部的安全,所以我們必須得智取,您身上有能夠進去的東西。」對於這個事情,李天還是第一次聽說。

「在我們的領土上,也允許美國人帶槍?」李天雖然對外交方面的事情知道的不多,但也知道大使館是要讓人家國家來保護的,自己帶著槍在人家的領土上牽扯到的問題比較多吧。

「美國人跟其他國家有些不一樣,他們這些人就是有些蠻橫跋扈,不管是在什麼樣的國家,在他們的領事館內部,都有一隊海軍陸戰隊,但是我們也跟他們簽訂協議了,帶槍的這些人不可以走出來,這也是無奈之下籤訂的協議,誰讓人家是世界老大呢。」這傢伙有些無語的說道,很多人都說這個事情有些喪權辱國,但美國在全世界就是這麼乾的。

「你們的那些代碼到底是幹什麼用的?」這些國家間的事情,李天雖然也鬱悶,但現在還輪不到自己插手,眼下這個事情到時需要問問的,剛才李天打開電腦看了看,國家安全局的網站上,的確有不少的好東西,那些都是用積分交易的。

比如國家查抄的一些貪官財產,就有很不錯的,升值潛力也很大,如果李天可以用積分兌換的話,那完全可以轉化為現實當中的財物,比直接賣錢要好的多。

李天剛才瀏覽的時候,沒有在任何一頁上停留,每頁只有十幾個東西,對於李天來說,記住很容易,旁邊這傢伙看了半天,就希望李天有什麼中意的東西,那要李天就可以接這個任務了。

「這些代碼涉及國家機密,我沒有辦法告訴你。」這傢伙說道。

「那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我也不想和國家機密扯上關係,沒準隨時都有消失的可能,我今天還有些其他的事情,那就恕不招待了。」想要讓咱給你辦事,你這裡還啥也不說,哪有這麼容易的事情,萬一要是原子彈的代碼,被美國人以後查出來,自己還能活得了嗎?

「別呀,咱什麼事情都好商量,實話告訴你,這幾個代碼到底是幹什麼用的,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他們只是給我傳達了這個命令,我把命令的原文給你看看。」這傢伙一聽李天要送客,立馬就慌了。

發下這個命令已經三天了,現在除了李天這裡有可能之外,其他的方案全部都被否決了,如果在被李天拒絕的話,那自己這個處分肯定是少不了的,重點是誤了上面的事。

李天接過手機看了看,的確沒有說明是幹什麼的,就讓他們在特殊的時間段潛入美國大使館,看清楚操作人員寫入的代碼是什麼?只有三個阿拉伯數字。

「只有三個阿拉伯數字,沒準兒有可能是123呢,你們回去挨個試一遍不就是了嘛,還用那麼麻煩嗎?」李天無語的說道。

「我的大哥,事情要是你說的這麼簡單,我們何必費那麼大勁呀?你說的是三個數字,可這三個數字有999種可能,如果是輸入密碼的話,人家允許你這麼輸入嗎?」這傢伙對李天的這個腦子更加無語,機密內容如果都跟你想的這樣,那世界上就用不到機密這兩個字了。

「防禦森嚴的,我進去也不容易,我想你們應該是看上鬼魂了,但是現在有些不湊巧,上一次我把他放出來,這傢伙傷了元氣,至少得休養半個月,要不我半個月之後進去吧?」關於鬼魂的事情就只有李天自己知道,想怎麼說就怎麼說。

「半個月之後,黃花菜都涼了,你沒看見命令嗎?就是只有那一刻,他才會輸入這個數字,以後連一點痕迹都沒有,而且這組數字的有效期只有20分鐘,我們得到以後也得快點傳上京城,原來我們也想著綁架這個傢伙,可美國方面也不是傻子,這20分鐘后肯定對他嚴謹保護,連個蒼蠅都進不去。」一停半個月的時間,立馬就急了,有那麼長的時間還要你幹啥?

「想讓我去也可以,我有幾個條件,你自己掂量一下。」 兄臺一起同過窗 李天沉吟了一會兒,這個事情不接是不行的,以後想要混的好,必須得跟國家有聯繫,要不然的話三天兩頭的找你麻煩,自己只能是移民國外了,對於國外那幫大鼻子,李天可是一點好感都沒有,既然不得不接那隻能是多要點好處了。 可是這怎麼可能呢?唐黎佳如今可是被拋棄的那個人,不僅如此,她還被打壓,娛樂圈的資源幾乎被人截的七零八落,要不是她有實力,怕是這條演藝之路就要就此終結了。

顧可彧捫心自問,要是這些發生在她的身上,她是會怨恨憎惡那個男人的。

可是剛剛唐黎佳在說那番話的時候,語氣雖然冰冷,可是眼神里卻帶著落寞,甚至顧可彧能在其中看到一絲溫柔。

「你……是不是真心喜歡那個男人啊?」

顧可彧實在是好奇,也就直接詢問出口。

她仔細的觀察著唐黎佳的反應,果然在聽到她的問話后,唐黎佳的身子微微的顫抖了一下,臉色有些尷尬。

「其實,我自己都不知道對他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感,畢竟他是那樣高高在上的人,我們之間談感情,似乎有些太過可笑了。」

唐黎佳的態度果然如顧可彧所料的那樣,雖然沒有直接回答,但是似乎也沒有否認。

「那,當初你為什麼要離開他呢?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之前顧可彧一直是覺得唐黎佳是被拋棄的一方,那個金主對她沒有了興趣就轉而去喜歡顧可君,可是今天酒吧里發生的事情又讓她有了不同的想法,事情恐怕並不是她想的那樣!

一臉淡漠的唐黎佳,一如往常的神色漠然,忽的轉過頭看著顧可彧。

「我只屬於自己,不屬於任何一個束縛我的人。」

顧可彧獃獃地看著她,想過千萬種理由,卻唯獨沒想過會是這樣簡單的願望……自由,讓唐黎佳奮不顧身。

要是普通人這是唾手可實現的,但是像她這樣委身於金主靠山的女人來講,那簡直難上加難,如何又能掌控自己的人生呢?

顧可彧垂下眼眸思索片刻,最終還是忍不住想問那個最想知道的問題,唐黎佳整了整身上的衣褶,梳理了自己的妝容后,準備離開房間。

唐黎佳徑直的朝著門口的方向昂走去,並不准備等顧可彧,無論顧可彧是打算留下來還是準備離開房間。

「今天已經很晚了,差不多的話,你早點睡吧。不然明天工作效率不好,又會被杜亞生導演批評教育了!」

顧可彧心裡明白這其實是唐黎佳轉移話題,她不願意別人關注於她自己更何況是她難以言說的秘密。

唐黎佳已經走出了房間,還把房門輕輕關住,可顧可彧卻沒有起身的意思,司念這一次喝的不省人事,所以,顧可彧打算在司念身邊照顧她。

天知道司念這丫頭到底喝了多少酒,長夜漫漫,為了以防萬一,身邊還是有一個人才比較讓人安心,晚上無論是再酒吐還是難受,還得是有個人照料。

整個劇組訂的房間都是是單人單間,除了張床,也只有沙發可以供人休息了,顧可彧坐在沙發上,回憶著今天發生的事情,但是畢竟這黑夜寂靜,只有司念醉酒的呼吸聲,不一會兒,顧可彧就在這靜夜裡打起了瞌睡,蜷縮在沙發上睡了過去。

夜裡畢竟還是有些冷的,也不知分針饒了多少圈,顧可彧在夢醒之間覺得身上多了一件厚的外衣,她瞬時間清醒,才發現原本床上的司念已經不知幾時起來,還幫她蓋上了一件厚外衣。

見顧可彧被自己弄得醒了過來,一身酒氣的司念,臉頰泛起了紅暈,嘴唇也微微發白不好意思的眨巴著眼睛看著顧可彧。

「顧可彧,今天多謝了你的照顧,真是不好意思,我……我現在酒醒了不少,夜裡這麼涼,多虧了你的照顧,現在你快睡吧。」

司念說完就拉起在沙發上的顧可彧,走向了床邊,更是把自己睡過得枕頭被子都像顧可彧的方向扯了扯。

「沒關係的,反正我明天也沒有事情,我也不著急,還是你好好休息吧。」

顧可彧輕輕搖頭拒絕了司念的好意,她站起來活動了一下,全身上下的每一根骨頭都像被人砸過一般的痛,在提醒著顧可彧夜裡的寒氣。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啦?頭還痛嗎?」

司念又加深了幾分不好意思,臉上愈發的紅了起來,想起自己身上的的臟衣服已經換新,又多了幾分尷尬。

「我好多了,頭也不疼了,真的是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這次多虧了你,昨天晚上把我從酒吧帶出來肯定很麻煩吧,謝謝你啊……給你添麻煩了……」

司念見著顧可彧徹夜照顧她,再加上昨天晚上的醉酒,顧可彧為了她長夜也只蜷縮在沙發,本就社會經驗淺,小孩子心性的司念,不僅已經忘記了生氣,更是對顧可彧不僅有了感謝還有些許的抱歉。

「把你從酒吧裡帶回來的,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除了我,還有唐黎佳呢。」

聽著這話,司念立刻變了臉色。

顧可彧站起來,把昨天晚上自己和唐黎佳怎樣把喝醉的司念,從酒吧裡帶出來,遇見什麼人,發生什麼事,簡單的說了一遍。

最後更是強調了,如果沒有唐黎佳,她自己一個人是不可能把司念完好無損的從酒吧帶出來的。

司念雖然見顧可彧徹夜照顧自己,不再生她的氣,可始終對唐黎佳沒有什麼好感,一提到唐黎佳三個字,司念表情又冷了不少。

豪門遊戲ⅰ天才寶寶十塊錢 「她會照顧我?在我這邊裝的假惺惺,誰知道打的什麼如意算盤?」

面色冷漠的司念,冷聲冷氣的對顧可彧說著,也少了些客氣的樣子。

「她不過是想在別人面前,表現自己而已,照顧我?哼!」

顧可彧聽了,眉頭微皺,心裡不禁想到,司念可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連基本的是非都分辨不清。

「司念,你不能這樣說唐黎佳,你沒有想過唐黎佳是有難言之隱嗎?況且你這樣在大庭廣眾之下給她難看,這對她很不好,再說了,她作為娛樂圈裡的一員,面相不錯,演技在線,與人相處也很好,你昨天那樣做,實在有些過分,如果可以的話,我覺得你應該給她道個歉。」 五個積分只是投石問路,這樣的任務如果交給老手,至少得是15個積分以上,只不過想著李天是新手,能坑一把是一把。

「說出來聽聽,只要不違背大的原則,我可以立馬答應你,如果需要請示的話,幾分鐘也能給你個答覆。」這傢伙有些警惕的說道,在調查李天的過程當中,他也知道李天這個傢伙習慣於獅子大開口,自己這一刀肯定是要挨的,但絕對不能砍的太厲害。

「把跟蹤我的人全部都撤掉,這是第一個條件,第二個就是給我的保安公司弄一批槍牌兒,數量不能低於30個,第三個就是我要發展房地產,回頭我給你幾塊地,都是肥桃縣周圍的,不會太讓你難做,你得想辦法讓我拿到,還有就是在央視的廣告上,給我留出一個黃金時間,我要做酒廣告,最後就是這個積分的問題了,不能低於20個。」李天一下就把條件都說出來了。

每多說一句話,對面這個傢伙就顫抖一下,這實在是太過分了,你老人家想要幹什麼呀?

李天做完了這件事情,那也就是國家安全局的自己人了,撤掉監視的人那是可以的,這一條當場就可以答覆。

槍牌兒的事情也沒什麼,對於別人來說,在華夏的大陸地區,弄一個槍牌那是很麻煩的事情,但是對於國家安全局來說,那就非常容易了,直接把保安公司弄為下屬企業,多少個槍牌兒還不是咱一句話的事情。

最要命的就是後面兩條了,這牽扯到地方衙門的事情,那可不是咱們能夠管的,拍地暗中打個招呼,應該是能夠過去的,可央視的廣告咱能插得上手嗎?

央視的廣告費那是好幾百億來計算的,天下不知道多少人在那裡盯著,你現在說要黃金時間就來個黃金時間,你這不是開玩笑嗎?就算是央視也不敢隨意更改,那都是有合同的。

「大哥,你也體諒一下我們的難處,我們是國家安全局,不是文化部的,根本和他們不是一回事兒,別說是我了,就算是我們上面的上司也沒這個能力。」這傢伙都要被李天弄的抓狂了,這人出牌完全沒有套路,還以為國家安全局是萬能的呢。

「那這就是你們的事情了,如果能夠完成這些事情,我隨時聽候你們的調遣,我在湘江的時間可不多,只有這麼幾天的時間,如果還想要那幾個代碼的話,就看你們怎麼辦了,鬼魂上一次受到重創,我強行把她拉出來,可能以後就沒辦法存活,我的犧牲也是很大的。」李天絲毫都不讓步。

國家安全局就是國內一個特殊機關,沒有什麼事情是他們做不成的,只要自己這邊強硬一點,他們會協調各部門的,這一點李天還是有把握的,就看這些代碼是不是真的那麼重要了。

「這是我的聯繫方式,我現在沒辦法給你答覆,你說的這個事情牽連到好幾個部門,我儘快給你答覆。」這傢伙扔出了一張卡片,正面寫著水星兩個字,後面就是一個電話。

看來水星就是這個傢伙的代號了,國家安全局的代號五花八門,李天也懶得去管,反正名字就是個稱呼方式,最重要的就看這個傢伙能不能把事情給辦成,如果真的同意的話,那讓鬼魂去跑一趟也沒什麼,反正李天只要待在美國領事館周圍500米的範圍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就跟咱沒關係了。

「我在國家安全局那麼長時間了,還是第一次看到你這樣的,你可真是敢開牙呀!」臨走的時候,水星有些無可奈何,臉上的表情也是有些自嘲。

「奇貨可居,如果這件事情所有人都能夠做,你何必跑到我這裡來遭受這種冷嘲熱諷呢?以後咱們日子長著呢,我沒準還能幫你辦更多的事情。」李天笑呵呵的說道,其實水星現在的表情,李天已經明白成功了一半兒了,剩下的事情就看他如何說服上面了,畢竟牽扯到好幾個部門,水星自己是做不了主的,但如果代碼比較重要,那恐怕自己開價開少了呢。

京城某機關。

跟繁華的京城相比,這裡十分的安靜,表面上整個院子里沒幾個人,而且行色匆匆的,但如果有高手在這裡經過,就會驚嘆於這裡的防務,這裡甚至要超過國家一號領導人所在的地方,因為這裡掌管著整個華夏大部分的國家機密。

「華老,所有的事情都準備完畢了,就差那個代碼了,如果代碼準時拿到手,我們就可以實行我們的計劃了,至少可以讓整個華夏的導彈技術前進十年。」一個中年科學家在對一位滿頭銀髮的老者作報告,如果有人在這裡的話,就知道這位老者是誰了。

曾經這位老者活躍在華夏的政壇上,是有數的幾個高層之一,但現在已經是退休了,不過卻還在發揮餘熱,尤其是在國家安全方面。

雖然他不是國家安全局的局長,但卻是國家安全局的創建者,在這裡擁有一言九鼎的威信,就算現在的一號首長見到這位老者也得老老實實的。

「湘江那邊怎麼樣?」老人威嚴的聲音傳了過來。

「有八成的把握,但是那個小子提出了一些過分的要求,我們也有兩種應對方案,一種就是給那小子施加壓力,讓他知道我們國家安全局的厲害,另外一種就是…」站得筆直的中將回答道,雖然已經官至中將,但年輕的時候是老人的警衛員,現在見到老人,那也是恭敬的很。

「這個小傢伙胃口不小,不過很會找機會,換成別的時候我們不能答應,但現在為了這十年的時間,什麼都是可以妥協的,不要動不動就去威脅人家,這樣會給我們帶來太多的敵人。」老人拿起報告看了看,的確是有些過了,不過誰讓我們沒這個本事呢,有本事的人就該吃這碗飯。 這幾年華夏發展的非常快,一些技術已經佔據到了世界前列,但是在一些軍工技術上,給美國和一些西方國家的差距還有些大,所以我們只能是彎道超車了,美國人也在探聽我們的技術,雙方就看誰的本事高了,在這一方面,那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啊。

前一段時間,華夏在湘江的諜報人員探聽到了這個消息,因為一次偶然的原因,需要在這裡傳輸一部分技術,我方的研究也到了平靜兩年都沒有什麼突破,就差其中的一個數字代碼,如果能夠得到美國的這個數字代碼,絕對可以節省我們十年的時間。

所以就有了這項任務,制定了數十種的可能,最後全部都被推翻了,本來早就放棄了這個事情,所以大家也都無所謂了,後來湘江方面把李天的新資料給更新了,他們就想到了李天掌控的鬼魂。

鬼魂在華夏出現,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可是並沒有人能夠命令他們,甚至跟他們溝通都是一個很困難的事情,每次發現都只能是直接幹掉,李天這裡突然收服了一個,讓上層人士真是有很多的驚喜。

上面用最快的速度重啟了這個計劃,現在一切就緒,就等李天那邊點頭了,原本他們以為李天沒見過世面,隨便甩出點東西去,李天就會屁顛兒屁顛兒的幹活去了,沒想到這小子這麼難纏,可是到如今,光是做準備工作就花了幾十億,如果不把這個計劃完成的話,那損失也實在太大了。

很多人都說華夏的機關做事慢,但今天讓李天改變了這一看法,水星出門不到30分鐘立馬就回來了,這命令可是從京城傳過來的,先不說一級一級的上報,光是研究這個事情,那也得有一段時間吧,可上面30分鐘就做出了決定,誰敢說華夏的機關做事慢吧,這效率絕對可以超過世界任何國家了。

「你們這個效率真是驚人呀,以後誰再敢說咱們的機關單位做事拖,我立馬上去抽他一巴掌。」李天樂呵呵的給水星倒上茶,現在是咱低姿態的時候了,條件都達成的話,這一把可真是賺大了。

「你就別得了便宜賣乖了,要不是這個事情真的牽扯到國家機密,上面怎麼會那麼容易就聽你的上面答應了你的全部條件,並且還給你多了一條,你現在就是國家安全局的中校了,以後比我的官還大呢,相應的軍裝和證件會稍後送過來。」這倒是一個意外驚喜,原本李天以為自己鬧騰的厲害,上面不會把自己拉進去了,沒想到上面還是發下來了。

「你這話說的,就算我當了將軍,你也是我的領路人呀,吃水不忘挖井人的道理,咱懂得的。」李天笑呵呵的說道,加入這種國家強力部門,雖然對自己有束縛,但是在其他的方面也是有很大的方便的,總的來說是利大於弊。

「醜話我給你得說在前頭,買地的錢和做廣告的錢你自己準備好,上面只能是幫你協調一下,你可不能占人家的便宜,尤其是央視廣告那邊,你得有個心理準備,上面給你協調到兩個月之後,這已經是非常快的了,價格方面咱們就不能多說了,那得人家央視說了算,回頭他們會有人給你談的。」水星指著后兩條說到。

「這個道理咱明白,不就是花點錢嘛,沒問題的。」李天高興的說道,事情都讓人家辦了,難道還能讓人家花錢嗎?尤其是央視的廣告位,那可是一年甚至是兩年以前就在運作的,咱這裡給壓縮到幾個月,這已經是非常不錯了。

「那咱們就準備行動吧,明天上午10點,你就得讓他潛進去,10:35的時候,代碼就會進行輸入,只有那一瞬間,如果代碼正確的話,咱們什麼都好說,你的條件全部都能夠答應,如果代碼錯誤的話,那咱們兩個承擔的責任就大了…」水星看了看錶說道,怪不得上面會研究的那麼快,剩下不到24個小時了,這邊還得有一系列的準備。

因為李天跟鬼魂的距離不能脫離500米,所以李天必須得在美國總領館周圍500米的範圍內,也為了不讓美國人懷疑,華夏這邊準備了一輛計程車,在總領館附近,有一個計程車,經常吃飯的地方,到時候把車子往那裡一塞,就算美國人懷疑的話,也絕對不會懷疑到這方面。

本來李天在湘江還有很多的事情呢,但現在必須得把其他的事情都推了,什麼事情也沒這個事重要呀。

回去之後就要開啟房地產了,如果手裡沒有地的話,那你幹個屁的房地產呀,李天點出的那幾塊地都是肥桃縣發展最好的幾塊地,如果是按照正規手續去買,並不是說李天買不下來,實在是時間太長了,現在先拿下來,就等於給所有的人一個定心丸,李天干房地產並不是玩票的,而是真正的開干。

國家安全局在湘江的總部,讓李天沒想到竟然是距離他只有一千米,國家安全局的總部不應該在比較安靜的地方嗎?竟然在湘江的鬧市區?

「你隨便找個地方坐就行了,這裡是我們的總部,沒有什麼大問題的,原本這裡是一個冷庫,後來我們買下來之後進行改裝的。」既然計劃已經確定,水星就沒有那個工夫搭理李天的,之前做的那些功課都要複核一遍,絕對不能出任何的錯誤。

其實在李天看來,完全沒有必要那麼謹慎,不就是讓鬼魂進去溜達一圈嘛,還能有什麼岔子了?剛才李天跟鬼魂交代了一下,那傢伙現在對李天是言聽計從,體內空間靈氣足,空間大,怎麼著也比原來那個墳頭要強的多,如果還想要繼續在這裡生活,那就得滿足李天所有的要求,僅僅是進去看一個代碼,對於鬼魂來說就是舉手之勞的事情。 「憑什麼要給她道歉?」

司念聽完就像被踩著尾巴的貓一樣炸毛,立馬就跳起來了。

「顧可彧,你根本就不知道她的那些難言之隱有多讓人不齒!可我卻清楚她到底是個什麼人,我和你說啊,她……」

這一次,顧可彧沒有打斷司念的話,況且她本來就想知道被唐黎佳隱藏起來的難言之隱,更是認真聽司念接下來的話,畢竟這些話,有許多自己不知道的隱情。

司念本來就大大咧咧的性格,平時說話也無遮攔,或許別人不知道唐黎佳的事情,也打探不到的消息,她沒準能說出些什麼。

但是,偏偏這次司念話說一半就馬上閉了嘴,更是像怕別人聽到一樣,眼睛向四周看了看,心虛的還摸了摸鼻頭。

「總之無論我做錯了什麼我都不會道歉的,更何況還是對唐黎佳那樣的人,絕對不會!」

司念看向別處,憋了半天說出了這麼一句話,隨後又低下頭打理著自己皺巴巴的衣服,總之,就是不抬起眼睛看顧可彧。

顧可彧也清楚,這件事情可能不是那麼簡單,也可能牽扯著陸家的家事,自己也不好再多打問。

「好吧,我知道了,你的脾氣也一向不好,如果不道歉的話,我也不能再說你什麼,那至少以後見面不要和她那麼針鋒相對了,畢竟人家昨天晚上不光和我找了你,又照顧了你不少,千萬不要再和她呈口舌之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