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 連第一邪皇都擋不住食為仙一刀!

懷空等人看的頭皮都發麻了!

眼前這人的實力,怎麼感覺比鹿一凡還要強大?

之前鹿一凡與第一邪皇對戰,好像並沒有這麼輕鬆的秒殺?

第一邪皇沒有受傷,雙臂是自己斷掉的。

這麼細細一思索。

眾人心中是更加惶恐了。

食為仙那肥胖的身軀擺動著。

一步接一步的,讓大地都顫動晃動了起來,彷彿是一座移動的肉山一樣。

面對著那可怕的食為仙肉山一樣龐大的身軀和他身上那恐怖的氣勢。

百無忌已經被嚇破膽了。

此時此刻。

他哪裡管鹿一凡是不是什麼高手啊!

直接哭著破口大罵道:

「都怪你!!!

麻痹的全都怪你!!!

要不是你殺了曹駿和曹天陽,我們至於被這種恐怖的高手追殺嗎?

我要是死了,我下地獄都不會放過你!!!」

「無忌!你胡說什麼呢?」

百曉生馬上怒喝道。

「無忌難道說的不對嗎?

確實都怪這個姓鹿的啊!」

面對死亡,游鴻明似乎也不怕鹿一凡了,指著鹿一凡道:

「明明你實力強大!

明明你可以直接讓我父親告訴你想要知道的事情!

為什麼還要我們帶你來趙國,找什麼幾把人?

現在我們要被殺了,全都是你害的!!!」

「你們兩個別說了!」

鈔能力班主任 懷冰冰用極其厭惡的眼神看著兩人:

「若非是前輩,你們兩人早在沙漠里就被人暗殺了!

又怎麼會活到現在?

現在,遇到危險了,又口口聲聲的埋怨前輩了?

你們兩個要不要臉啊?」

百無忌卻不服氣道:

「沙漠是沙漠那時候。

他是護鏢師,保護我們是應該的。

但是現在呢?

他一個護鏢師,居然惹怒了皇族!

把我們也給搭進去了!

你說,不怪他怪誰?」

「反正都要死了。

我就說實話吧!

鹿一凡,你這個裝逼貨!

你不就是有點兒修為嗎?

能耐什麼能耐啊?

居然還惹上人家趙國皇族了,不看看你是什麼東西?

還有你,懷冰冰!」

游鴻明唾沫橫飛,眼神通紅的道:

「你特么一天天的,鹿前輩長,鹿前輩短的。

你發什麼騷呢?

就差把倒貼,寫你臉上了!

要不要點臉啊你?

還寒冰仙子呢?

我看你是碧池仙子才對!!

狗男女一對!

我呸!!!」

「你……你們……」

懷冰冰登時被氣的身體顫抖,臉色發白。

懷空和百曉生是想阻止來著。

可其實他們心裡也是怨氣滿滿。

這個鹿一凡。

實在太傲了!

你能打敗第一邪皇!

能喝退那些高手又怎樣?

你特么得罪的可是一個國家!

一個中級修真國!!!

連二十劫紅塵仙都不敢輕易得罪的中級修真國!!!

之前,若是你不那麼衝動。

等第一邪皇趕來,肯定可以化干戈為玉帛!

現在好了。

天香閣的超級殺手殺過來了!

這已經是把皇族要滅掉他們的信號給釋放出來了啊!

你一個超級高手。

從一開始也不把自己的修為暴露出來。

當初你若是暴露出來,我們把信息直接交給你不就得了?

結果呢?

你又利用我們這些人,來趙國,把皇族得罪一個遍!

你修為高,說不定能逃生。

那我們呢?

我們就活該被你拉著當墊背的啊?

越想。

懷空等人就越氣。

雖然沒說話,但是臉色也不好了。

就在此時.

「哈哈哈哈……」

食為仙的聲音放蕩的笑了起來。

他舉著剁肉刀,對準了游鴻明等人道:

「鹿一凡啊鹿一凡,你的夥伴們。

不是眼光很准嗎?

他們很識時務啊!

很好。

現在我給你們一個機會。

過來,跪下,舔乾淨我鞋子上的塵土。

我可以饒你們不死。」

百無忌聞言。

二話不說。

直接如同狗一樣,飛撲了上去。

在食為仙那骯髒,臭氣熏天的鞋子上舔了起來。

一邊舔鞋子,百無忌一邊還諂媚的笑道:

「前輩,我舔的可還行?

乾淨嗎?」

「無恥!!!無恥啊!!!」

懷冰冰氣的嘴唇哆嗦的道。

身為修真者,居然能做出這種卑微的事情來!

真是給華夏修真界丟人啊!!!

「百前輩,你快阻止他啊!」

懷冰冰憤怒的對百曉生道。

然而……

百曉生卻是沒聽見一樣,默默的低下了頭。

這讓懷冰冰驚愕不已。

他竟然放任自己的兒子去給人舔鞋子……

這……

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百曉生嗎?

此時。

咻的一下子!

游鴻明也飛奔了上去。

抱起食為仙的右邊那個骯髒的鞋子舔了起來。

那樣子叫一個油膩,叫一個噁心!

「前輩,麻煩您回頭跟天香公主說一下。

我已經仰慕她很久了。

不知道她老人家身邊缺不缺一個專門擦鞋的。

我舔鞋可是一把好手呢!」

食為仙低頭一腳踩在游鴻明的頭上,玩味的笑著道:

「你個區區的華夏泥巴種,也配給天香公主舔鞋?

你當一條狗還差不多!」

「是是是……我……我是狗……汪汪汪……我是狗……」

游鴻明不但不生氣,反而汪汪叫了起來。

那種醜態。

讓人看了只覺得恥辱不已。

尤其是身為華夏人。

懷冰冰幾乎心中的怒火,都燒的快噴薄欲出了!

「爸!!!你看看師兄他在做什麼?!

他居然在學狗叫!!!

他好歹是華夏的年輕俊傑,怎麼能做出這等恥辱的事情?」

懷冰冰幾乎是含著淚吼道:

「我們是華夏人。

出門在外,代表著華夏修真界!

他們兩個這麼做,把我們辛辛苦苦攢的一點點名聲。

全給毀掉了!

以後,我們還怎麼敢出來?

別人不得指著鼻子罵我們是狗嗎?」

懷空沉默了很久。

之後,才嘆了口氣道:

「你師兄這麼做……也有他的道理……

畢竟,活下來,哪怕是像狗一樣的活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